夏日的田園組曲—專訪水墨大師李轂摩

謝育潤,黃嫣華採訪報導 攝影:敏茹
  人氣: 19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9月1日訊】在炎炎夏日的午後,筆者一行人來到水墨大師李轂摩 「依山田舍」的門口,車子在小路邊停下來;一旁剛翻過土的田地上, 間歇飛來烏秋、白鷺鷥等鳥兒輪番串場,看似熱得慵懶的午後,在原野間依然生意盎然。

一舉手才按下門鈴,就看到兩個很熟悉的典雅景緻,這些景是被蒐集在一本叫鄉居品味的書中的畫作,水彩畫家孫少英到此做客時畫的兩張畫,孫少英還一直讚賞說那是很有品味的設計──有唐竹陪襯的大門,及站立在彎曲行道上的百年木棉老樹。

迎面而來是在午休中被吵起來的李夫人,仍然不以為忤的招呼我們這一群不速之客;李夫人一面趕走了兩隻示警的大黑狗,一面轉身帶我們進入門內,挑高設計的大廳顯得明亮寬敞;接下來李夫人一面泡茶款待,一面閒話家常,聊著、聊著終於聊到水墨大師下樓來了。

1941生於南投縣草屯鎮農家,童年牧牛的李轂摩,婚後八年的時間,一面從事裱背書畫及篆刻印章行業,一面不斷的參加各種畫展、書法競賽,直到拔得了許多頭籌,成了大獎的常勝軍;數十年來以能畫、能書的高超手藝聞名於台灣畫壇。


李轂摩  百吉圖
李轂摩 百吉圖


李轂摩  自己譜曲自己唱
李轂摩 自己譜曲自己唱

一邊喝茶、一邊欣賞大師的得意之作,隨意擺放的瓷畫、書法、水墨畫作散落在各個角落,其中最顯眼的是一幅名為百吉圖的大型畫作,畫中有一百隻精神奕奕的雞聚集在竹林中,看起來有點像學校的朝會一樣,有的在訓話、有的乖乖站在那裡;一個磁盤上,兩隻蝸牛緩緩的爬行在一條彎彎曲曲的小路上,這只磁盤的名字是「少言多行」;一個圓滾滾的陶罐,上面畫了五圈形態各異的小鳥,取名為「自己譜曲自己唱」;六隻白鵝站在一片黑色字碑的前面,脖子伸很長長的、看起來好像有點智慧的樣子,取名為「亦將有感於斯文」。

在「以小見大」的詼諧、戲謔的畫作中,這些取材自生活中隨處可見的景物,看了令人發出會心一笑;然而畫家成功的背後或許不像畫作那麼的輕巧,對於被問到三個兒子都沒有走畫家的路,會不會覺得可惜時?李轂摩表示當畫家太苦了,在眾多的藝術工作者中能畫、能寫者多,但能冒出頭的、成名的又有幾人?可見這一位人稱傳奇的全才畫家,走過了許多不足與外人道的辛苦路程。

李轂摩表示最近大多是忙著南投藍田書院主任委員的工作,雖然是義務性質,但卻投入了大量的心血,致力於推廣書法、台灣鄉土文學、美術等等文化工作;這或許是畫家有感於社會風氣日漸敗壞,想要盡一己之力從基層紮根、重塑道德及美學的使命感吧。此外,他籌創及領導南投縣美術學會十幾年之久,對南投縣的美術發展有很大的貢獻。

如今李轂摩大有歸隱山林的心境,他說到了這個年紀,一切隨緣,有空來坐坐、喝喝茶、聊聊天倒也高興,至於要安排一些什麼的那就免了,因為那很麻煩。雖然擁有崇高的聲譽與地位,在談笑中水墨大師李轂摩顯得非常的平易近人、親切誠懇,這一趟豐碩的藝術大師專訪,讓我們覺得有如服用了夏日的清涼湯,感到無比的清新舒適。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江面布滿粼粼波紋,細看發現他是用毛筆以中鋒一上一下、很富韻律感地把水波描繪出來,似乎這樣才足以反映風勢緊冽的吹拂,也營造出江面森森遼濶、大自然威嚴得令人摒息的一面。
  • 關仝,是五代後梁著名的山水畫家,陝西長安人,北方山水畫派之祖------荊浩的弟子,畫史上「荊關」被並稱為北派山水畫耆宿。和李成、范寬在北宋並稱為「三家山水」,褒為「三家鼎峙,百代標程」。 古代畫家
  • 到了北宋徽宗年間,宋朝新巧精緻的「點茶」發揮到了極致,成了全民的茶遊戲。這其中,建盞扮演著什麼關鍵角色?美在何處?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