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傳漢字之謎之十四:「人」

武漢仁
font print 人氣: 9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9月16日訊】在農村裡,我們經常看到一個穿破襠褲的放牛娃(說文雅點叫牧童),可能還不到十歲,他用繩子牽著一頭比他大多少倍的牛。他隨隨便便的往哪兒牽,那頭牛就老老實實地跟著他往哪兒走。我們都習以為常,毫不覺得有甚麼希奇。如果不是上帝有規定,人是大自然的管理者,人是大地的主宰,別說一個小孩,就是一個大男人,你敢牽牛?那頭牛不一腳把你踹幾丈遠,不用角把你挑在水田裡才怪!它不是怕你牧童,它不是怕你人,它是怕上帝,它是怕上帝的規定。所以,幾丈長的恐龍、鯨魚也好,再兇的 獅子、老虎也好,成了精的癩蛤蟆、大蟒蛇也好,都歸咱們人管。但古人開始時並不知道這一點,他征服(其實是上帝給我們的安排的,我們以為是自己在征服)大 自然,是從馴服野牛開始的。他用繩子穿著野牛的鼻子,牽著野牛。慢慢地野牛變得馴服了,變得聽話了。最後,野牛變成家牛了。古人非常高興,才漸漸地意識到 自己作為一個「人」的威風。
  
「物,萬物也。牛為大物,天地之數,起於牽牛。故從牛,勿聲。」(《說文解字》)現在的科學家、工程師都覺得開發宇宙空間,開山導河,研究原子、中子、質子、電子,才叫征服自然,他不知道我們的老祖宗是從牽牛開始征服自然的。「天地之數,起於牽牛。」一直到今天搞甚麼超高速計算機哪,發現甚麼一百多少號元素哪,發射甚麼宇宙飛船哪,……。
  
上帝在創造世界的第六天用泥土按照自己的形象(不同人種都有自己的上帝,所以造的人的形象也不同,這裡不談)造了人,並且對他們說:「你們要 生養眾多,使人口遍滿地面;你們要治理這地,管理海裡的魚類、空中的飛鳥以及在地上走動的一切活物。」(《聖經‧創世記》)人是大自然的管理者,人是大地 的主宰,上帝就是這樣任命的,上帝就是這樣規定的。所以,不管你天上飛的,水裡游的,地上跑的,還是地下爬的,都得聽咱們人的!
  
有個謎語說:「小時四條腿,長大兩條腿,老了三條腿。」這個謎語的謎底就是人。小時後我們在床上爬,在地上爬(「四條腿」),長大了我們可以直立和走動(「兩條腿」),老了彎腰駝背,只好拄根枴杖 (「三條腿」)。特殊情況我們不談,人的一生中,恐怕還是兩條腿的時候居多,科學上也說我們是「直立人」。幾乎所有的動物都是爬著走,魚也是橫著游,只有 人可以站直,古人叫「戴圓履方」。古人以為天是圓圓的,而地卻是方方的,「戴圓履方」就是頭頂蒼天,腳踏大地的意思。你看,咱們人多麼偉大,多麼自豪!中 國人呢,說這是老天爺的安排,外國人呢,說這是上帝的安排。世界上兩條腿的動物也還有,但沒有一種是像人這樣站得直直的。猴子、猩猩、狒狒等都伸不直,伸 直就站不穩。人是按神的形象造的,人是大自然的管理者,人是大地的主宰,是地球上所有動物、植物和一切一切的主人,所以才這樣地特殊!「三界」“六道」、 天象四時為人所造,五穀六畜為人所食,絲麻棉皮為人所穿,斧鋸舟輯為人所用,豺狼虎豹為人所服,所以人才被稱為萬物之靈。
  
「人,天地之性最貴者也。此籀文,像臂脛之形。凡人之屬皆從人。」 (《說文解字》)籀文(大篆)、篆字(小篆)中的「人」字是側影,「像臂脛之形」。「大,天大,地大,人亦大。故大象人形,古文大也。凡大之屬皆從大。」(《說文解字》)「大,籀文大,改古文,亦像人形。凡大之屬皆從大。」(《說文解字》)古文(壁中書)和籀文中的「大」(「大象人形」)字,直到現在楷書中的「人」字都是正面照。這幾個「人」字都多少表現出人與任何動物不同的特點——「直立人」的特點。
  
在古代,天、地、人叫「三才」,「人」為「三才」之一。老子說:「故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域中有四大,而人居其一焉。人法地,地法天, 天法道,道法自然。」(《老子》第25章)道、天、地、人叫「四大」,「人」又為這「四大」之一。有的書中將前兩個「人」字寫成「王」字,我覺得都應該改 寫成「人」字。因為接下去,「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如果前兩個「人」字寫成「王」字,就不大通了。不過,不改也沒甚麼大關係, 「王」也是「人」嘛,「王」是「人」的代表嘛!當然,有些所謂的「王」很卑鄙,他的王位和權力既非「君權神授」,又非「全民公決」,又非「子承父位」,而 是偷來的、搶來的、騙來的(甚至有的漢奸也去騙!),那他不算「王」,他不是「人」的代表,他不是真王,他只是個「竊國者侯」,藉機騎在我們頭上的強盜頭子而已。
  
為了給人正常的生活和修煉的環境,上帝為人造就了「三界」和「六道輪迴」。「三界」是人的一切物質存在的地方,「六道輪迴」 也是為人的轉世而造。《聖經‧創世記》告訴我們,在這個世界上,上帝分開了光暗,分開了天地,造就了地球上的陸地、海洋、山水、氣候、植物、動物和物質 等。上帝並規定把種子和果子給人作食物。人是用高層空間的物質(上帝玩的那種造人的「泥巴」很高級耶!)造就的,而動物、植物等都是用地球上的物質造就 的。只有人才能修成佛、道、神,而動物、植物、阿修羅、鬼等都不可能。地球上和「三界」內的一切為人而生,為人而成,為人而來,為人而造就,而人又是為大 法而生,為大法而成,為大法而來,為大法而造就。
  
為了使人能夠認識修煉,歷史上造就了人的文化,老子、孔子、釋迦牟尼和耶穌等大覺者為人傳了道、儒、佛和基督教等修煉文化。近代產生了一個 「氣功熱」,也是為了人能夠修煉,為了人能夠認識法輪大法舖路的。人類的語言、文字、文化、藝術等也都是為了法輪大法的洪傳而神有意為人所造就的。
  
對神而言,人是最下賤的生命。神把人當作獸類,從來沒有把人看作自己的同類,人不過是宇宙中不能缺少的一個很低的生命層次而已。但在地球 上,人卻為萬物之靈,人是大自然的管理者,人是大地的主宰。這是不同空間的差異,其實兩者並不矛盾。人這個空間很苦,很迷,但它有個非常大的好處,就是人 在這裡能夠修煉上去。高層空間太舒服了,太幸福了,那裏的生命就無法修煉,無法提高。
  
中共惡黨頭目毛澤東表面上說:「世間一切事物中,人是第一個可寶貴的。在共產黨領導下,只要有了人,甚麼人間奇蹟也可以造出來。」實際上他把成千上萬上億老百姓的生命視如工具、視如炮灰、視如草芥、視如糞土,根本就不把人當人。中共的高級幹部、 高級軍官一開口:「老子斃了你!」甚至對自己的太太和孩子也是這個口板。他們之間常說你有多少「炮灰」,我有多少「炮灰」,他有多少「炮灰」。人民、士 兵、群眾,不過是他們爭權奪利的一種手段,達到他們政治目的的一種工具而已。清末說當官的是「人血染紅頂子」,中共就是用犧牲人民的生命、流人民的血來奪 取政權的,有了政權他們就有了一切。中共是黨管國家、黨管軍隊、黨管經濟、黨管文化、黨管一切(甚至戀愛、結婚都要政審,生孩子還要計劃指標),達到立黨 為私,結黨營私的目的。為了達到他們那個黨的政治目的,至於我們中國死多少人,完全是無所謂的。毛澤東常說:「我們有這麼多人,死個一、兩千萬算得了甚麼?」“中國就算死了一半人口(三億人)也算不上甚麼,我們可以再製造更多的人。」(皆見李志綏《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這種蔑視人民生命的「毛澤東思想」,從中共的高級幹部、高級軍官,一直毒害到各級政工幹部、政治課的老師、農村的生產隊長、城市居委會的老太太,最後直到我們每個中國人,直到每個小學生。大家一開口:「我們中國人不怕死。中國人多,死不完。」有意無意地你就做了毛澤東的留聲機、錄音機、擴音機、放大器。你知道毛澤東怕死怕到甚麼程度嗎?不管是理髮師還是牙醫,他不讓任何不放心的人攏身,怕他們拿刀子、剪子或牙醫器具害他,他理髮只 允許一個六十多歲的王老師傅理。「我們中國人不怕死。中國人多,死不完。」死別人家的人你不在乎,死你家的人,死你自己,你也這麼勇敢?你也這麼大度?你 也這麼瀟灑嗎?世界上還有比這更荒謬、更離奇、更變異、更滑稽、更自私的「思想」嗎?世界上還有比這更不合邏輯的「邏輯」(——甚麼「唯物辯證的邏輯」)嗎?
  
人不是自然而生,自然而滅,如野草一樣。人來在世界上都是有目的的,在哲學上這叫「目的論」。人類社會的發展,宇宙中的一切狀態都是神安排的,都是有規律的,神牢牢的掌握著、控制著人類社會的一切。那麼,人來在世界上有甚麼目的呢?人來在世界上,就是為了修煉,就是為了返本歸真,就是為了鍛練鍛練, 吃點苦,然後回到我們原先的天國,回到我們原來的老家去。所以古人說:「視生如寄,視死如歸」。「寄」,活著時臨時住個旅館,可以馬虎點。「歸」,你要想 真正修煉回家,就不能太馬虎。但在這個大舞台似的「紅塵」中,我們太「入戲」了,我們常常本末倒置,完全迷在常人中了,常常忘記了我們生存的根本目的。就像一個酒鬼,他快活逍遙,甚至可以在大街上睡覺。他呆在外面的旅館裡,「樂不思蜀」,完全忘記自己要回家了!人身難得,人身珍貴,不是讓我們來當大官、發大財、光宗耀祖,或留下一個甚麼好名聲,而是幾百、千把年才轉生一次人身,此生不修煉回去,更待何時?你如果壞事做得太多,下輩子連人都當不成了,搞得不好就形神全滅了,就永遠沒有回家的機會了,那我研究的這個「人」字也就與你沒有甚麼關係了。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法輪佛法告訴我們,「真、善、忍」是最高宇宙特性,是最根本的佛法,是宇宙萬物產生的原因之所在,是衡量任何事物好壞善惡的唯一標準。我認為,這就是所有「天機」中最高的「天機」,這就是所有秘密中最後的秘密。所以,「真、善、忍」是我們最偉大的法寶,不僅對某些個人或某些團體是如此,而是對任何個人、任何團體、任何教派(包括佛教——佛教中原先是將「佛、法、僧」稱為「三寶」)和法門(包括法輪功)、任何層次的生命、修煉者和大覺者都是如此。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