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蛋捲小弟 代排隊賺小費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9月28日訊】〔自由時報記者趙慧容、王鈺淳╱嘉義報導〕嘉義市一名十三歲的李小弟,因為家境清寒,兩年多來,以幫人排隊買蛋捲方式,賺取微薄跑腿費,成為附近小有名氣的蛋捲小弟,李小弟的志願是,希望以後能成為福義軒蛋捲門市的員工。

嘉義市成功街福義軒蛋捲門市前,每天清早總有人排隊等著買蛋捲,在排隊的人群中,經常可以看到這名穿著國小制服、背著書包的十三歲李小弟,穿著學生制服的他,在成人隊伍中顯得特別突出,也令人好奇。不過,李小弟並不是自己要買蛋捲吃,也不是家人要他去買,而是專門接受附近不想早起,又想吃蛋捲民眾之託,代為排隊買蛋捲。

福義軒蛋捲店以生產手工蛋捲聞名,由於產量有限而採每人限量販售方式,想吃蛋捲的人,得一早到場排隊才買得到。因此每天清晨六、七點,店還未開,就有人排隊等著拿號碼牌,過年過節時購買人潮特別多,甚至清晨四點多就已出現人們排隊等開門的情形。

排隊買蛋捲,讓李小弟找到賺零用錢的方式,他靠著代為排隊買蛋捲,賺取小費,平時因要上學,能代買的件數不多,寒暑假或年節假日買的人多,他也不用趕著到校上課,可以接受較多人委託代買,因此,經常是清晨四點多就到場排隊等著領取號碼牌,拿到號碼牌後,再跑到後面重新排隊,一天下來,最多曾代六人買蛋捲。

代買蛋捲的小費,沒有公定價格,從五元到五十元不等,一個月下來,總可賺到幾百元,兩年多來,他已成為附近知名的蛋捲小弟,想買蛋捲的人會找他,碰到曾託他代買的人,他也會主動問一聲:「阿姨,要我買蛋捲嗎?」

看著福義軒做出的蛋捲讓那麼多人喜愛,讓他相當羨慕,加上和門市人員混熟了,於是李小弟有了志願,希望長大之後,也可以成為福義軒蛋捲門市的員工。

由於蛋捲上午七時五十分才開始出售,可是七時四十分未到校即算遲到,李小弟如果早上幫人排隊代買蛋捲就會遲到,擔心老師知道後會禁止他再代買,因此總是向老師佯稱睡晚了,後來老師發現實情,要他以課業為重,並指若遲到就要接受處罰,要他做選擇,李小弟也心甘情願地選擇被罰當值日生,做沒有小費的服務。

李小弟除以代排隊買蛋捲賺取零用金,也曾撿拾廢紙或寶特瓶等,到附近資源回收場變賣,鄰居有時也會請他幫忙搥背、跑腿買東西,再給他一些小費獎勵。小小年紀就以自己的方式,正當賺取零用錢,加上聰明嘴又甜,目前已成為當地家喻戶曉的蛋捲小弟。

正當賺錢繼母覺得不錯

〔記者趙慧容、王鈺淳╱嘉義報導〕蛋捲小弟從小就知道以服務來賺取小費,在同儕中相當罕見,在老師眼中,他算是塊璞玉,卻也擔心未能好好雕琢而走偏;李小弟的中國繼母則表示,因為家境不佳,他能以正當方式賺取零用金,也相當不錯。

國小是人生成長求學過程中,最為純真的年代,多數學童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蛋捲李小弟打從三、四年級起,就開始以排隊代買蛋捲的方式來賺取小費,小小年紀就懂得如何賺錢,雖被誇「很聰明」,但也令人心疼。

曾教過李小弟的王老師說,李小弟雖不大喜歡念書,但很機伶、好動,也善於察言觀色,嘴巴又甜,又能主動幫忙,所以很得人緣,有一次中午找不到人,後來才發現他跑到幼稚園幫忙搬椅子,累了就躺在幼稚園睡著了。

王老師說,李小弟的父親是油漆工,父母已離異,父親再娶中國新娘,繼母管得較嚴,生活作息時間也有規定,讓他不太喜歡待在家裡,後來老師規定聯絡簿一定要給家長簽名,增加他和繼母的互動。

李小弟的中國媽媽認為,小孩只要不是做壞事,幫人排隊買蛋捲賺取零用金,也是一種正當的賺錢方式。

一技之長才是長久之計

〔記者王鈺淳╱嘉義報導〕針對蛋捲小弟另類賺取零用金一事,身兼嘉義大學輔導學系教授的副校長王以仁認為,李小弟為了滿足自己的需求,肯付出勞力來賺錢是值得鼓勵的,但畢竟這只是短暫的,因此,他建議李小弟能在師長的協助下,習得一技之長,才是長久之計。

此外,對於李小弟為了排隊而遲到一事,王以仁認為,這只是單純的一個現象面,無所謂對或不對,無法苛責李小弟為此荒廢學業,畢竟他選擇的處罰方式是為大眾服務的值日生工作,這也是一種付出。

不過,他認為李小弟為了賺錢而排隊,單純只是為了自己而不是為了大眾,作法不夠積極正面,而且只能解決李小弟的暫時性需求,尤其李小弟目前已屆青春期,明年即將升上國中,這樣的孩子最需要的是人生的大藍圖,應儘早找到一個生涯目標。

因此,他建議在師長協助下,能夠導引李小弟去挖掘自己的興趣,從課業以外的球類、藝術類或運動類方面習得一技之長,讓李小弟從中找到未來,藉以發揮所長,才是長久之計。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