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欣賞】 集賢賓.退隱(二)

(之二:逍遙樂、金菊香)
作者:歲寒
font print 人氣: 172
【字號】    
   標籤: tags: ,

王實甫《集賢賓.退隱 之二:逍遙樂、金菊香》

第二支曲[逍遙樂]:

江梅並瘦,
檻竹同清,
巖松共久。
身外何求?
笑時人鶴背揚州!
明月清風老致優,
對綠水青山依舊:
曲肱北牖,
舒嘯東皋,
放眼西樓。

第三支曲[金菊香]:

想著那紅塵黃閣昔年羞,
到如今白髮青衫此地遊。
樂桑榆酬詩共酒,
酒侶詩儔,
詩潦倒酒風流。

【作者簡介】

王實甫,一說名德信,大都(今北京)人。中國著名劇作《西廂記》的作者。散曲今存的只有小令一首、套曲三套(其中一套不全)。

【字句淺釋】

商調:


責任編輯:王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煉丹 中國畫
    人生短暫,每天都在消耗著生命,得有一個長治久安的辦法。因此作者希望有一天能自由地進山修道,煉成仙丹,永離煩惱。至於常人不能理解、譏諷嘲笑,那又何足掛齒,由它去吧!
  • 登高望遠,臨風觀濤;青山綠水,極目迢遙。人生能有幾多回?此曲作者在登臨此景時生出歸隱的念頭,也是自然的事;並且最終能在七十三歲時「告歸」,則正應了此曲中歸隱的念頭。
  • 擺脫官場桎梏,遠離世間囂塵;在白雲中自由呼吸,在林泉中陶冶性情;一身輕鬆,心曠神怡。如此種種,又全都融入意蘊深長的「一笑」之中。平生得此一笑,從古至今,世上能有幾人?
  • 山水畫
  • 雁 中國畫
    沒有典故和華豔文詞,只用白話口語作白描,淺近平易、自然流暢;加之巧妙的比興、淋漓盡致的鋪排,確如後人評價的「如空谷流泉」一樣帶著天籟似的天然純真之美。
  • 在元曲領域,最有趣的作家組合莫過於「酸甜樂府」。一個喜食酸而號酸齋,一個好甜食而號甜齋,恰巧又都擅長散曲創作,因而後人習慣將二人合稱。多姿多彩的元曲,就這樣增添了幾分酸酸甜甜的奇妙滋味。
  • 古人常用飲食味道評論文學作品,那麼元曲屬於哪一種味道呢?《錄鬼簿》將其比作「蛤蜊味」,形容元曲輕靈活潑、自然不造作的風格。《曲論》則概括為「蒜酪味」,一股辛辣刺鼻而又香甜醇厚的混合風味,瞬間撲面而來。
  • 元曲界有一句名言:「樂府之有喬、張,猶詩家之有李、杜。」[1]說的是元代後期兩位以散曲留芳後世的大作家,「喬」即喬吉,「張」便是張可久了。
  • 元代文人,不乏風流倜儻、博學多才之輩,喬吉卻是難得的「才貌雙全」的翩翩才俊。《錄鬼簿》中讚他「美容儀,能詞章」。而翻遍整部書,幾乎再無人因顏值得到類似的評價。
  • 元曲四大家關、馬、白、鄭,其中鄭光祖是後起之秀,唯一一位元雜劇後期的代表作家。元曲的發展,也有個自盛而衰的過程,總體上來說,元朝初期的作家成就要高於後期,因此四大家的人選也多集中在早期文人。不過鄭光祖一點不比前輩遜色,幾乎要搶了元人之最關漢卿的地位。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