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世浮塵】那些當「火車生」的日子<下>

圖文/楊紀代
【字號】    
   標籤: tags:

由台北往南下行駛,不到五分鐘就是「萬華」站,這兒沒人下車。火車加足馬力再開動,這時視野就寬廣了:稀稀疏疏的農舍,茂茂密密的菜圃;間或夾雜著一、兩畝稻田與水池,成群的鷺鷥,舞動潔白的雙翅自在飛翔;陣陣的清風徐徐吹拂,傳送著大地特有的氣息!這時會行經兩條不算小的溪流,火車跨越鐵橋時發出特有的沉重、空曠的聲響:「匡隆!匡隆!……」,聽音辨位,你會知道到了此處啦!

橋下的溪水清澈見底,喃喃的低吟著!漸漸的磚造平房多了起來,於是就到了「板橋」。同班的王惠珠家住這兒,那時挺羨慕她這麼快就回到了家。記得是初二吧?板橋地區建醮大拜拜,我們幾個同學到她家湊熱鬧吃流水席,那火車上真是擠爆了!回家時是半邊身子吊在車門外才勉強擠上的!得了這種教訓,以後任何同學邀約也絕不敢再存非分之想。

過了板橋就是「樹林」了,這兩站之間距離較遠,中間經過一條很寬的大河,河床邊大小石頭遍布!如今才明白是專採砂石的大漢溪哪!這一站又下去了不少火車生。漸漸的田園少了,車速開始緩慢起來,小坡小丘不時閃現,就到了「山子腳」(如今改名為「山佳」),這名兒起得好!因為由此往南就開始了爬坡,鐵道兩旁是丘陵,中間經過一個短短的隧道,驟然一陣漆黑,過後天光再現!火車吃力的往上爬著,那煤灰因兩旁山勢的阻擋就更無孔不入!這一段山路不僅長而且更無景觀可言!觸目所及全是禿黃的小山!盼著盼著,轉過一個彎兒,那矗立在山頭上的鸚哥石巍然聳立,這也是「鶯歌」站名的由來。由於附近地區盛產黏土,陶瓷業很發達,站裡的鐵道上,經常停放著載運黏土的車廂,那土黃色有別於見慣了的黑色煤塊,因此吸引了我的注意。

再往南開,漸漸的由上坡改為下坡,兩旁迎面而來的山壁稀疏了,斷斷續續的小丘陵出現了,隨著車速的加快,一片片綠野平疇飛閃而過。不久,煙囪多起來了,工廠林立、平房密集……啊!「桃園」站到了!「家」到了!這時幾乎所有的火車生全下光了!月台、地下道裡擠滿了歸心似箭的男女學生!再望望緩緩啟動的火車,車廂裡空蕩蕩的,只餘下少數家住「中壢」或遠從「新竹」北上求學的學生。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在火車與煤渣的陪伴下,各自成就著不同的人生閱歷,各自渲染著迥異的人生色彩!

那年頭兒,火車的故障率不小,一耽誤就是一、兩小時!經常到校時,大夥兒得先到訓導處報備,以免被記遲到扣分!回家的時間也不準,誤點半小時、一小時是常事,久而久之,父母也就習以為常,不再過分擔心。當時並無電話、手機之類的通訊設備,只能坐在家中胡思亂想與苦等!幸好當時民風尚稱純樸,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事,只是埋怨著鐵路局的無能!

有這麼一天傍晚,火車開到「鶯歌」站時就不再啟動了,說是前頭鐵軌發生事故得修理!一等就是三個小時,都夜裡十點多了,飢腸轆轆就別理會了,怎麼回去呢?那時沒時興什麼睡火車上的事兒,結果由一位年長些的同學發起——走路回家!我們大約將近十來人,跟著她到處問路,當時再熱鬧的城鎮也不過一條主要大街,再走就是山間小道!摸黑在陌生的路上前行,不知是否會迷路?每個人的心裡像揣個兔子似的,腳步既顫抖又沉重,急得直想掉淚!正當大夥兒徬徨無依時,老天就適時的伸出援手了,一輛軍車突然出現,在兩道前燈的照射下,那位年長的同學高舉雙手攔車,請求允許我們搭個便車回家。當時男女授受不親的,而且大人有意無意中總灌輸給你「阿兵哥」不好的觀念!可在那漆黑無助的夜晚,「阿兵哥」卻成了我們的救星!直把我們送到「桃園火車站」,每個人才雀躍的奔往家的方向,到家已是凌晨,焦急萬分的父母,從此改變了對「阿兵哥」的錯誤印象!

三年初中畢業之後,因家境關係,一部分人無法繼續讀高中、大學,於是在競爭激烈的角逐下,考入了僅一牆之隔的省立台北女子師範學校,當國小老師,即人人皆知的所謂「吃飯」學校,我也是其中之一,如此又延續了三年的「火車生生涯」。那六年裡,日日與火車為伍,同學休戚與共,情同手足。車廂裡熟悉的一切,車窗外天天飛馳不斷的景物,那匡噹、匡噹的振動節奏,那嗚嗚的長鳴汽笛,那瀰漫的白霧蒸氣,時時在發癡出神裡浮現,在午夜夢迴中閃光……。@*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今早上陽台曬衣服,忽然有件事兒,讓我眼睛一亮,因為不知怎麼的,飛來一隻褐底紫斑點的蝴蝶,在那幾盆有限的花花草草間,緩慢穿梭,有個翅膀還殘缺不全,裂了個小口呢!我覺得它意興闌珊,沒啥勁兒,似乎知道在這十里洋場、萬丈紅塵的都市一角,是找不著什麼花蜜的!哪有山林野地裡,那姹紫嫣紅的盛況呢?可能是迷路了,姑且抱著一線希望找找看吧!好可憐好無奈啊!這些小時伴我成長的昆蟲們……!
  • 這小學的最後兩年,就在讀讀讀、背背背、算算算、考考考、寫寫寫……中,飛快的流逝:那金露花的金黃果實掉落一地,那翩翩的蝴蝶來了又去,那黑底黃橫條紋的蜻蜓在我眼前一再的穿梭,那知了聲嘶力竭的鳴唱……,在在都與我無關,樣樣都視而不見!儘管季節嬗遞、歲月更迭,對我而言,都無法與初中入學考相提並論!天天在成績的高低與名次的前後裡拼搏;日日在參考書與考卷的背誦和訂正中打滾;而全家,也為我這個長女的人生第一道關卡而開足馬力!那大自然離我越來越遠,那大自然在貪得無饜的人們破壞下,正一點一點的改變著,而我卻渾然不覺……。
  • 鳳凰花盛,驪歌唱罷,考卷隨著時間的腳步,越摞越高,那「上戰場」的日子終於到了!我們這一批初生之犢不畏虎的畢業生,可是越區報考的外地大軍,目標當然全瞄準台北市的男女前三志願!老師們與家長代表再三蹉商的結果是:所有的考生,前一天先抵達台北,在旅館住一宿,第二天才有充裕的時間應考,中餐由旅館代備便當,帶入考場食用,免去奔波之苦。

  • 朦朧的遠景以及近處光禿的枝幹,昭示著秋天的腳步到處溜噠。河岸的枯草延伸至盡頭,曲曲折折的倒影,賦予水面輕微的動感,這些全浸潤在暖暖的夕暉中,名之曰:「溶溶秋水浸黃昏」。
  • 這是張日本北海道旅遊景點——「積丹」的照片,我依樣畫葫蘆的彩繪下來,用了這種暗沉的紫色調,展現退休後此刻的心境——濃重的暮色籠罩,宣告一天即將落幕,那浪漫又璀璨的餘暉,也只能在天邊一角和海上一隅悄悄地做消逝前最後一刻的迴光返照了!既無眷戀,也沒有不捨,一如那海面上的浪花,依然翻飛如故。走過了波濤洶湧,渡過了惡浪疾風,如今擁有的只是慵懶的腳步與澹然的心胸。思惠!這本小冊子,算是奶奶生命終止前,最後一瞥的回眸吧!

  • 記得奶奶水彩畫首展時,一位多年知交來了好幾趟,一來陪伴我解解悶,二來熱心的提供各方意見,其中她有這麼一個看法,讓我印象深刻:「你看!哪有紫色的風景呀?我怎麼找不到呢?妳這種畫法不切實際!」奶奶淡淡的回了一句:「妳浪漫點嘛!」她無言以對!因為她是數理方面的高手,和我真是南轅北轍。
  • 古今中外大多數的文學作品,不管是詩、詞、曲、賦或是小說、散文,述說的總是人生是一場空夢;描繪的也是夢醒後的嘆世傷懷:

    「夢裡不知身是客,一晌貪歡!」(李煜.浪淘沙)

  • 民國四、五十年代,台灣開始了社會結構的全面變革,古老道德維繫的傳統農業社會,漸漸的分崩離析,被工商社會所取代,「客廳即工廠」的口號,使家庭主婦在繁忙的家務之餘,開始加入了廉價的加工、代工行列。慢慢的經濟掛帥,一切向「錢」看,隨著所得的增加,奢侈豪華之風也大行其道。下面所記述的片片段段,只不過是這巨變中的些微浮塵,隨著回憶的思緒,翻飛遠颺,但仍保有道德尚未全面瓦解時的一點純真、樸實與淡淡的甘甜!

  • 因為每班越區就讀的人,為數不少,學校體諒通學遲歸之苦,於是組織編排成隊伍,特准放學時,提前二十分鐘排隊離校,趕搭火車,把這一幫學生名之曰:「火車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