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生遇冥使

一斗
font print 人氣: 52
【字號】    
   標籤: tags:

唐朝時,有牛生從河東去長安參加科舉考試,過華州時,在一個鄉村小店裡投宿。

那天下大雪,牛生讓店主人燒湯、烙餅,一會兒有一個人衣衫襤褸,也來投店。牛生憐憫他,要和他一起分吃,那人說:「我窮得弄不到錢,今天空著肚子走了一百多里路了。」連著吃了四、五碗,之後躺在牛生床前的地上睡著了,鼾聲象牛叫。到五更天時,那人搖醒牛生,連連催促說:「請相公到門外來一會兒,我有重要的事要說。」

牛生出門後,那人說:「我不是人,是閻王的一個使者。昨晚吃了相公一頓飽飯,現在想報答相公:請相公為我拿三張紙和筆硯來。」得到筆紙後,那人讓牛生遠遠的站著,自己坐在樹下,從懷中取出一卷書來,翻到某處,看一會就寫兩行,很快就寫了三封信,封好後交給牛生,說:「如果相公遇到災難相信無法解脫時,就請焚香後,按次序打開來看。」說完那人就走了。牛生雖然接了那三封信,卻不大相信。

牛生到了長安,住在客戶坊,盤纏不久就用盡了,絕境中想起那人的話,於是燒香後,打開第一封信來,見上面寫著:「可於菩提寺門前坐。」從客戶坊到菩提寺有三十多里地,牛生忍著飢餓,冒著大雪,從大清早走到晚上才趕到寺門前,到了剛坐下,從裡面出來一個僧人,喝斥道:「如此大雪寒天,你到這裡來幹什麼?如果你要凍死在這裡,我們不是要受牽連嗎?」牛生說:「我是舉人,到這裡正好天黑了,想借貴寺門前住一夜,明日就會離開。」僧人說:「原來是個秀才,那就請到院裡來吧。」

進了寺院,僧人給牛生燒火做飯,跟他談了很久後,問:「不知道晉陽牛長官和相公關係遠近?」牛生說:「那是我叔叔啊!」僧人拿出晉陽牛長官的手筆,讓牛生辨認,牛生說的分毫不差,僧人很高興,說:「晉陽牛長官從前曾經把三千貫錢寄存在我這裡,我等了許多年也不見他來取,我老了,無法保管這筆錢了,不如現在把這些錢交給你吧!」牛生得到這筆錢後,娶了妻子,置辦住宅、車馬,添了僕人,成了富戶。

牛生參加考試沒有靠中,求取功名又沒有門路,於是燒了香,打開第二封信。見上面寫著:「西市食店張家樓上坐。」牛生按照信中所說果然找到了那個張家食店,進去後在樓上靠牆邊的地方坐下。一會兒有幾個年輕人上樓來坐下,其中有一人說:「我自己只有五百千錢,勉強可以湊到七百千錢,再多我就力不能及了。」

一個穿白袍的人說:「進士能及第,你還吝嗇千貫錢嗎!」牛生從他們的談話中知道是關於考試的事,忙上前向眾人拱手見禮,這才知那白袍人就是來年省試主考官的兒子。牛生說:「我有千貫錢相送給,另有二百千錢送與諸位作酒食錢,不知諸位意下如何?」那白袍人答應了。第二年牛生果然考中了頭等。留在長安任職,後來居然做到了河中節度副使。

又過了幾年,牛生病重,就打開第三封信,見上面寫著:「可以交待後事了。」 於是牛生洗了澡,寫完遺書,就死去了。

牛生能和他人分食,才能得到那三封信;張良能給老人下橋取鞋,才能成就漢朝大業,所以說奇遇都是善心化來的。

(《會昌解頤錄》)

【正見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陳寔,字仲弓,任太丘縣的縣令。一天,有人伏在他家屋樑上準備行竊,陳寔見到了,把他兒子喊過來教導說:「不好的人,不一定本性就不好,而是由習慣養成的,屋樑上的那位就是這樣的人。」一會兒,小偷就跳下來,跪在地上向陳寔認罪。陳寔說:「看你的模樣不像是個壞人,之所以行竊應該是由於生活貧困造成的。」於是送他兩卷布,叫他改過,此後那人再也沒有行竊。
  • 《論語》記載子貢詢問孔子對富有而不驕橫的人評價時,孔子說自己贊同富而不驕,同時認為富而愛好禮儀更應該成為富人的操守。
  • 「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遇事時人們如果能相互禮讓、相互包容,那麼自然就會和諧相處了。
  • 重義之人為維護道義可以不顧自身安危,不計個人得失,為了正義就算是失去生命也在所不惜。墨子,名瞿,春秋時期墨家學派創始人。他主張人與人之間平等相處,反對侵略戰爭。墨子懷抱救世的願望行義天下,認為只有義才能利民、利天下。所以,他以一個苦行僧的形象周遊列國,不僅極力宣傳他的學說主張,而且盡力制止一切不義之事,真可謂見義勇為。
  • 天才老爹比爾寇斯比發起捐款活動,呼籲每個美國人捐款八美元,興建國家奴隸博物館。美國建造國家奴隸博物館的計畫,已經構想超過十多年,里奇蒙市在美國南北戰爭時發生過許多戰役的「拉帕漢諾克河」河畔,劃了一塊博物館的預定地,現有經費只有五千萬美元,和預定的工程款兩億美元相差很遠,天才老爹除了自掏腰包捐助一百萬美元之外,還發起全美捐款,募款目標一億美元,比爾寇斯比呼籲美國人一起參與這項為後代子孫建造一個歷史故事館的工程。以文找文
  • 清朝乾隆時代,無錫有個孝廉叫秦瀛。有一年乾隆皇帝東巡泰山,秦瀛去趕赴乾隆皇帝的召試大典。過清江浦時,偶然在書市中見舊書一本,裡面都是些零星典故,花了五文錢買了下來。路上信手亂翻,裡面有一條說:「東方三大者,謂泰山也、東海也、孔林(指孔子和他家族的墓地)也。」
  • 唐朝至德初年,是安史之亂最猖獗的時期,肅宗皇帝在靈武避難。當時由關東獻來俘虜一百多名,肅宗詔書命全部處死,俘虜中有一人仰天歎了口氣,被經過的司膳員外郎李勉聽見了,過去問,那人說:「我是被威脅在那裡做官的,不是真心反叛的。」
  • 這是一則在明代轟動朝野的“還魂退金”的故事。
  • 縣令讓他帶路到了後園采蘑菇的地方,在周圍又發現了二枚蘑菇,其大如扇,鮮艷無比,摘去蘑菇,發現下面有穴道。縣令命眾人持鍬橛沿著穴道發掘,挖了一丈多深,見有幾百條赤練蛇,大小各異,有幾丈長的,有頭大如碗的。大概那兩穴是眾蛇出入的地方,蘑菇被蛇的毒氣所噓,恰好掩蓋了穴口。眾僧人吃了那蘑菇湯,所以無一生還。這個小和尚僅僅嗅到氣味,所以幸能復甦。縣令命眾人儲火種,發鳥槍,一舉搗毀了那洞穴和那些毒蛇,而寒山寺自此也廢掉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