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人物專寫:張戎談毛澤東

張戎說:「沒有共產體制,就沒有毛澤東。這個共產體制,是毛澤東得以發揮他的性格中的醜惡的東西,得以給中國和中國人民帶來巨大災難最重要的原因。」(大紀元記者吳璉宥攝)

人氣: 69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10月21日訊】(大紀元記者吳雪兒香港報導)英藉華人女作家張戎與丈夫喬.哈利戴完成了一本讓世界驚訝的書——《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毛》書並非一般的毛澤東傳記,因為哈利戴懂得多國語言,也因為張戎之前的一本著作《鴻:三代中國女人的故事》中英文版本都很暢銷(全球銷量達1,200萬冊),容許夫婦兩人可以花12載專職研究毛的故事。最近張戎專程來香港,介紹《毛》書中文版。她認為,《毛》書的中文版比其它語種版本更重要。沒有追問張戎為甚麼,可能是出於民族自救的心情:唯有知道真實的歷史才可能避免歷史重演,才可能放眼未來。

來香港第二天(18日),張戎召開了記者會,會上她暢談了對毛的觀察。張戎說:「毛的能力是很強的,可以說是很有遠見的。毛澤東早在1923年就說:中共革命要成功,要由俄國軍隊由北邊帶過來。他的這個預言在22年後成為現實。1945年,抗戰結束後,蘇聯軍隊大舉進入中國。我們也確實可以說,沒有毛澤東就沒有共產黨的中國。」

共產體制發揮人性醜惡

談到中共體制與毛澤東到底是一種甚麼樣的關係時,張戎說:「沒有共產體制,就沒有毛澤東。這個共產體制,使毛澤東得以發揮他的性格中的醜惡的東西,得以給中國和中國人民帶來巨大災難最重要的原因。」

張戎指出,毛剛參加共產黨的時候,他並不是狂熱的追求共產主義的理想,他參加共產黨是在恰好的時間、恰好的地點,有一份恰好的工作,也就是陳獨秀在莫斯科派人組建中共的時候。毛澤東去拜訪陳獨秀,陳就給了毛澤東一個工作,就是在湖南開了一個書店,賣剛剛成立的中共的宣傳品。從此,毛澤東和共產黨結了緣。

張戎到達記者會(大紀元記者吳璉宥攝)

利用共黨控制全國人民

張戎說:「實際上中共體制是非常符合他(毛)的需要……他發現共產黨實際上是一個極好的工具,因為共產黨是一個專制的黨,極權的黨,一般黨員說話都不算數,只有最上面的少數幾個人說話才算數。毛澤東特別精於運籌帷幄之間,怎麼來控制這些人。有共產黨這架機器,他就可以控制全中國的人民。」

對於毛澤東的人格形成有甚麼看法,張戎說:「1927年毛澤東已經是34歲,所以他不是一生出來就是這樣。但這些東西都潛在成熟的人格中,也不是在一天之內,就起了變化的。這個很難把他分開。我覺得27年可能是一個分水嶺,他找到了自我。從前可能有些跡象,他以自我為中心,完全不負責任,不講良心:只要他要的,就是道德的,後來在他早年的生活中有了一個跡象。」

非理想主義者殺千萬人

有一點令張戎夫婦「很吃驚」的是,她發現毛澤東並不是一個理想主義者:「我們研究了所有的文字,就是他和別人結識談的話,沒有發現任何材料,表明他關心中國農民的命運,他開始參加共產黨,並不是他出於要改變中國農民的命運。他說,農民是易於致富,很容易發財。他對農民並沒有同情。」她舉例指出,毛澤東在1930年打AB團,早於史達林在蘇聯搞的大清洗,殺了成千上萬的自己人,都是為了個人的權力。

土改男女平等乃權宜計

對於有西方學者舉例指毛澤東幹的好事包括土改和改善婦女的地位,張戎說:「土改,實際上毛澤東的土改,和土地並沒有任何關係,毛澤東和中共領導人都知道這只是一個權宜之計,暫時讓農民支持共產黨,實際上他們都知道幾年後,土地就可以全部國有化,沒收掉,不存在一個真正土改的問題。」

她續說:「毛澤東選擇的,實際上就是大家所熟知的鬥地主,用恐怖和暴力來恐嚇農民,使農民乖乖聽話。」

「至於改善婦女生活,的確,毛澤東使中國婦女和男人在關係上更加平等,但這不光是毛一個人的意思,在其它地方,比如香港、台灣,別的地方,婦女的地位都提高了,而沒有經過中國大陸所經受過的從事非常繁重不堪的工作,挨打受鬥的遭遇。

拋妻棄子 見死不救楊開慧

因為研究毛的故事,張戎形容過去10年的生活,每天都充滿了使夫婦倆感到驚奇的細節:「而這些細節湊起來,就是讓我感到驚奇的這本書。其中一個就是大飢荒。還有很多,比如他(毛)對他第二任妻子楊開慧,但我們發現他實際上遺棄了楊開慧,他最小的兒子才4個月,他遺棄了他們。在楊開慧快要被國民黨逮捕,要被槍殺的時候,毛澤東很容易就可以救他們,他就是這樣舉手之勞也沒有這樣做。最後楊開慧被捕又被槍殺。但楊又是這麼愛毛,我們從她的遺稿發現的,這也使我感到很震驚。因為很多暴君還有一個溫暖的角落,他的家人還在這個溫暖的角落中間。毛澤東真是鐵石心腸。中共歷史上主要的事變,西安事變、皖南事變,這些主要的歷史事件,我們都有全新的發現和解說。」

張戎又提到很多共產黨的幹部,包括她爸爸,在年少的時候,到延安抗戰,那時候他們都是滿腔熱情,是抱著理想主義去的,有很多人投奔共產黨是因為看不慣當時社會的不公平、不平等,想要有一個新的、好的社會。

張戎發現毛澤東並不是一個理想主義者:「我們研究了所有的文字,就是他和別人結識談的話,沒有發現任何材料,表明他關心中國農民的命運,他開始參加共產黨,並不是他出於要改變中國農民的命運。他說,農民是易於致富,很容易發財。他對農民並沒有同情。」(大紀元記者吳璉宥攝)

不抗日 延安變恐怖基地

張戎說:「我們的書中間發現了一點,就是毛澤東是怎樣改變這一批人的,是甚麼把這一批充滿了理想主義,又有獻身精神的人,變成了中共機器中間的螺絲釘的。其中最重要的一個環節就是延安整風,毛澤東在抗戰的時候,不打日本,從1942年到1945年幹的就是這個事;他就是為中共的未來準備幹部。」

毛在這幾年中間,把延安變成一個大監獄,把這些年青的共產黨員、充滿熱血的自願者們,都關在裏面,誰也不能離開,用恐怖來給這些黨員洗腦,把他們變成這個機器中間的一員,在歷史上很少有像毛這樣的人,用恐怖在建設自己的權力基地。

「飛奪瀘定橋」欺騙中國人

被問及《毛》書中、英文版的分別時,張戎說,基本上是一樣的,但中、英文版本有兩點分別是讓她很高興的:「一是飛奪瀘定橋,這是一個長征神話的核心,(中國)小學課本裏都有記載這件事,當我們得出結論是瀘定橋上根本沒有打過仗的時候,非常多的學者都反對得很激烈,認為不可能沒有打仗,結果在網上有一個人發現了一份(前)美國總統卡特的國家安全顧問布熱津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的一篇講話,講話中他(布熱津斯基)說,在80年代到中國去訪問的時候,他對鄧小平說,他都到長征的路上看了,特別去看了瀘定橋,飛奪瀘定橋的地方,鄧小平便笑著對他說,其實瀘定橋上根本未打成仗:我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宣傳的材料,來鼓舞我們的士氣。這是鄧親口說的,有人就把它放到網上,於是在中文版出版的時候,得以把這段話引到中文版裏去。」

張戎還透露,另一點是毛死活不進四川,怕跟率領紅軍的張國燾會師,失去個人權力,於是帶著中共中央紅軍(他管轄的紅軍)繞了一大圈,使長征多了四分之一或三分之一的路程,使數萬名紅軍死亡,跟張國燾會師後,他又千方百計破壞張國燾率領的紅軍,最後把張國燾甩在四川西藏的邊界,自己到北邊去打通了蘇聯,跟莫斯科建立了關係,被莫斯科認定為中共的領袖。這也是以前聞所未聞的。

親口承認殺張國燾軍隊

張戎指出,在英文版出來後,去年最新解密的俄羅斯檔案裏面,就有毛自己親口對史達林的使者米高洋說的一段話,毛說:「遵義會議後,我處在很不利的地位,那時候張國燾和他數萬大軍正要前來吃掉我,我就保持冷靜的頭腦,轉危為安,最後還消滅3萬多張國燾的隊伍。」張戎說:「這是毛自己親口說的。所以我也能把這一段加在中文版裏。」

有人說《毛》書是張戎為了自己的經歷要報復,張戎回應說:「如果中國人,在毛澤東統治的期間死亡的7千萬人,他們要報復的話,完全是無可非議的。我家裏,我的父親,我的姥姥在文革中去世,如果我要毛澤東尋求報復,也是無可非議的。」

張戎說:「實際上我寫書不是為了報復,因為我喜歡生活,喜歡開朗,喜歡樂觀,不會鑽在報復裏面。對我來說,尋求報復,可能受傷害的也是我自己,我並沒有要報復的念頭。所以我最大的動力,是解開毛澤東這個謎,找出真實的毛澤東。而且我再補充一點,我們家遭受的苦難,在中國也算是很幸運的,特別我本人,也算是很幸運的,和中國絕大多數人比起來。」

也有人指教科書已經開始淡化毛澤東,問道新紀元是怎樣的紀元,張戎說:「新紀元就是一個政治改革,把毛的畫像從天安門(城樓)拿下來,也是政治改革的一個標誌。我覺得這種淡化還不足以和毛澤東遺產決裂,因為淡化還有一個前提,前提是毛還是三七開,還是一個英雄,淡化並不是真的和毛澤東遺產決裂,中國還是需要一次反思。這個淡化本身,一個人給中國人帶來這麼大的災難,人民還可以說,可能有幾千萬人死,可能還是一個英雄,犯了一個小錯誤,如果還處在這樣的心態中,這只能是一個不幸的中國。」

張戎表示,《毛》和其它傳記不一樣,他們發掘了大量鮮為人知的故事,這和其它傳記不同。他們發掘第一手的資料期間,包括非常多的文獻史料,特別是俄羅斯檔案館,包括新解密的材料中,他們從檔案材料中得出結論,而不是先入為主的印象。

中共官方檔案最須解密

至於下一步最需要解密的是甚麼檔案,張戎認為中共官方的檔案需要解密。此外,她說:「每個人的記憶也是一個檔案。中國無數家庭都有毛時代的記憶,很多人的家庭都有非常痛苦的記憶。這些記憶都應該保留下來。」

有媒體問張戎為甚麼中國人會相信毛澤東這個神話,張戎回答說﹕「毛澤東基本上是靠武力征服中國的,中國百姓並沒有說話的權力,如果那時中國人允許能夠投票選舉的話,通過我們的研究,我可以說,即使百姓再不喜歡國民黨,再恨貪污腐敗的國民黨大員,他們也不會選舉中共。在那個不民主的國家,專制的國家,百姓沒有權力。」

張戎將於21日下午2時到4時在銅鑼灣富豪香港酒店宴會廳就其新書舉行座談會。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6-10-21 12:1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