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歷史走過這一頁時(45)

玉劍
font print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 ,

第四十五章

秘書從外面走進來。

「局長,查清楚了。姓韋的帶著六個員警去抓法輪功,警車翻到溝裏去了。別的人啥事沒有,只有他一個腦袋轉到後面去,而且眼睛瞪得大大的,死不瞑目。把員警全嚇壞了。現在,那個部門的員警都在消極怠工,不肯去抓人了。」

聽到這裏,傅的臉色急劇變成灰暗色。手有點哆嗦。他揮揮手,示意秘書出去,然後把眼睛閉上,眼前突然出現了警車在飛馳中翻到溝裏的情景,韋廣征脖子翻到後面,恐怖的瞪著大眼的樣子就在眼前,那眼珠突然變成了車輪在轉,傅親自帶隊去查抄辛晨家的情景出現在眼前……傅急忙睜開眼睛,驚慌的去摸煙,把煙盒碰到地上。又急忙去夠地上的煙,碰著了桌上的報紙,報紙把茶杯碰翻到地上,瓷杯摔了個粉碎。

「劉秘!」看到劉秘書跑進來,他煩惱的指指地面,然後,抄起旁邊的公事包,站起身來,匆匆走出去。

汽車在疾駛中,車上後座的傅紹年不斷的抽著煙,墨鏡遮掩著眼睛,煙霧在其面前繚繞。

「老弟呀,您現在是國際知名人士啦。」饒分先一邊為剛剛進來的傅紹年倒茶水,一邊說。

「你還拿兄弟我開玩笑呢,我就是為的這個找你來了。」

「是因為法網恢恢網站惡人名單裏面有你的大名吧。連你的手機號碼都在上面。」

「那些本來都是公開的,上了網到沒什麼。可我冤哪,我沒幹什麼呀。聽了你的勸,610那我也躲過去了,就藉口海鮮公司的大案給搪過去了。可怎麼還上了惡人錄了?而且追查國際調查員居然用了我的絕密號碼來警告我,你說這是怎麼回事?」傅一口喝光了茶水,用手擦抹著嘴邊。

「追查國際警告你什麼?」

「說是對我剛剛破獲了法輪功資料點的事立案追查。這可是剛剛的事,怎麼他們就立刻知道了呢?這肯定是我身邊的人出賣了我呀!」

「許多人都看出了,碰上法輪功,這回姓江的算是栽了。這節骨眼上你怎麼還上趕著往前湊啊。還來抓我的人……」

「哎,我可是事先通報過了。再說了,那是610下的命令,我也沒辦法。」

「你留神啊,公安內部裏過去有好多煉功的。而且,我聽說,現在有一些人看出來了,江可能快不行了,都得給自己留條退路。聰明人現在就開始暗暗搜集證據了,將來即使不能立功,好歹也是推脫責任的藉口啊。對了,你這麼著急來找我一定是無事不登三寶殿吧?」

「你不是有公安部報送中央政法委的密件嗎?」

饒從抽屜裏拿出密件。傅急不可待的讀起來。

「……什麼?今年以來,公安內部非正常死亡案例超過往年的十幾倍。其中絕大部分死者都與執行解決法輪功問題有關……你怎麼會有這個?我都不知道。」

「不是告訴你了嗎?政法委中也有我的鐵哥們兒。」

「這裏的好多事情其實我都是知道的。」

「那麼就是說這裏提供的案例和資料還是比較可信的?」

傅略略點點頭。

「法輪功總是在講,善惡有報。你說,這突然多出來十多倍非正常死亡的員警來,這會不會說明了什麼?」

傅臉色蒼白,點上一顆煙,「我……我看是偶然吧?」

「但願。」香煙的煙霧又一次繚繞起來,遮住了對話人的臉。@*

(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今年的夏天十分的熱,熱浪席捲著全球的每一個地方。美國、加拿引發了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大大面積停電事故,法國熱死12000多人,肆虐的森林大火 使英國許多的森林被毀,成千上萬的人們離開自己賴以生存的家園,在香港,出現了歷史以來的最高氣溫,大都市上海也出現了電力供應緊張的局面,不得不拉閘限 電……據有關專家指出,今年全球的平均最高氣溫比往年上升了2-3℃。地球在發著高燒,各種令人恐怖的新聞、資訊不斷出現在我們的報紙上、網路裏和電視鏡 頭中,我們的賴以生存的地球,她究竟是怎麼啦?
  • 【編者按】:或許你(妳)聽過或看過「慢活」這個名詞,卻不了解「慢活」是什麼?它是全球正刮著的一股新風潮,有群人極力鼓倡、推行著慢食、慢工、慢動、慢性、慢療,和慢閒運動,以一種正常而平衡的速度生活著………..

    現代人熱愛速度,執著於用更少的時間做更多的事,不斷加快腳步,成為跟上時代的方式。因此「快速」無疑成了一個癮頭、一種崇拜。透過回溯人們被時間搞得筋疲力竭的歷史,探討如何因應那讓全人類著魔沉淪的快速文化,釐清為追求速度所付出的代價。

    「慢活」運動於焉成型,但它並不是將每件事牛步化,而只是希望活在一個更美好而現代化的世界。一言以蔽之:慢活便是平衡──該快則快,能慢則慢,盡量以音樂家所謂的tempo giusto(正確的速度)生活。沒有一成不變的的公式,也沒有萬用守則。每個人都有權利選擇自己的步調,如果騰出空間容納各種不同速度,這個世界會變得更加豐富。這不僅遊說讀者採取一種全新的生活方式,也是一場正在全世界實實在在發生著的運動。或許可以讓我們由此一窺「慢活運動」如何對現代文明與現代化進行反思。

  • 我的第一篇政治評論文

    大字報《院黨委拋出「死老虎」,是為了轉移鬥爭大方向》,大約可以算是我的第一篇政治評論文。一九六六年六月一日,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廣播了北京大學聶元梓等七人的大字報後,各大學都停課「鬧革命」了。當時是東北工學院三年級學生的我,本來是抱著「工業救國」的理想才投考工科專業的,所以非常喜歡讀書;想到四年級就開始學習專業課了,心情十分激動。可是,當年想把書讀好也不容易,因為有「只專不紅」的危險。我雖然是共青團員、系學生會的幹部,但因為讀書成績比較好一點,加上父親有所謂「歷史問題」,便成了「問題學生」。常受到「政治輔導員」的旁敲側擊:要注意「又紅又專」。他經常炫耀他在反右派鬥爭中「火線入黨」並提前畢業而成為黨的政治工作者的光榮歷史,以及一年一席在畢業生中抓「反動學生」的戰績。我隱約覺得,我就是他心目中的反動學生的「候選人」。後來文革中有人抄了他的辦公室,果然發現他收集了很多我的「反動言論」:例如上政治課時奉命模擬反派的發言;例如《海瑞罷官》是政治問題還是學術問題;對資產階級法權的看法等等。

  • 曾參的母親在家紡線的時候,忽然有個人跑來對她說:「不得了了,曾參殺人了!」曾參的母親非常驚訝。她想到曾參是個非常善良的人,是不可能做出殺人的事情的,於是她馬上說:「不可能的,曾參是不會殺人的。」
  • 宋代楊萬里的妻子七十多歲了,每到天寒時都早早的起床,然後徑直走進後院的廚房裡,熟練的生火、燒水、煮粥。滿滿的一大鍋粥要熬上很長時間才行,楊夫人靜靜的等著。過了一會兒,清甜的粥香順著熱氣漸漸充滿了廚房,飄到了院子裡。
  • 范仲淹晚年被貶之後,用自己多年的俸祿積蓄在故鄉蘇州買了一千畝良田,用收來的租米賑濟同族中貧困的人。有人很不理解他的做法,就勸他說:「你這樣做,讓子孫後代怎麼辦呢?他們會因為這個原因而怨恨你的。」
  • 唐朝貞觀末年,蒲州人羅道琮因為上奏章,違背了皇帝的旨意,被流放嶺南。和他一起流放的還有一個人。當他們走到荊州和襄陽之間時,那人病重,臨終時大哭,說:「我知道人總要死的,可上天為什麼讓我孤零零的死在異土他鄉啊?」
  • 柳宗元和劉禹錫是詩文方面互相欣賞的好朋友。唐代順宗永貞年間,二人共同參與王叔文集團的政治改革。後來革新運動失敗,柳宗元被貶職到邵州任刺史,赴任時還沒走完一半路程,又被貶職到永州任司馬。
  • 【大紀元10月24日報導】(中央社記者黃淑芳台北二十四日電)經濟部投資審議委員會今天通過英商渣打銀行投資新竹商銀案,今年迄今經核准僑外投資金額已突破百億美元大關,達107億2158萬美元,創下歷史新高紀錄。經濟部政務次長施顏祥表示,今年全年僑外投資可能達110至120億美元。
  • 台北二二八紀念館明起將展出二二八事件中,花蓮受難者「張七郎父子受難紀念特展」,將不幸於同日冤死的父子三人生平事蹟公諸於世,張七郎父子的死亡證明書也在特展中首度曝光,提供民眾歷史憑弔與人文省思。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