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大躍進的黑色故事

人氣 4
標籤:

【大紀元10月8日訊】頌毛可以,非今也行,因為毛有可頌之處,今有可非之事。然而,借頌毛而非今就叫人心生疑竇了:是不瞭解那個時代,還是想回到那個時代?是想用毛的辦法解決今天的問題,還是想假死人之手毀掉今天的成就?我不想和左派們爭論,只想讓青年們知道,今天的問題再多,也比那個充滿鎮壓、恐怖、邪惡、謊言、飢餓、死亡的時代要好千萬倍;也想告訴青年們,毛的辦法解決不了今天的問題。這就是我記下這些故事的目的。故事發生在豫西南某縣的幾個公社,有本人親歷的,有家人和同學親歷的。

1 花季少女——大躍進神壇的祭品

妹妹給我講過一個公社社員戰天斗地、改造山河的故事,令人不勝唏噓。 1958年下半年,大躍進之火越燒越旺,社員們的革命幹勁也越來越高,因為眼見要超英趕美,進入共產主義天堂了。領導們更不用說了,他們要在比學趕幫超,大辦食堂,大煉鋼鐵,畝產萬斤的運動中一展身手,扛上大躍進的紅旗呢!話說有一天,縣領導要下來視察工作,大隊領導便集中全體積極分子,開展挖墳填塘造田地的大會戰。戰場上,紅旗招展,戰歌飛揚,大喇叭裡播放著豪言壯語:「我就是玉皇,我就是龍王。喝令三山五嶽開道——我來了!」老黃忠戰鬥隊、趙子龍戰鬥隊、穆桂英戰鬥隊、花木蘭戰鬥隊你追我趕,好不熱鬧!一位挑土的老年婦女心裡熱,身上也熱,便像男社員一樣脫掉上衣,來了個半裸鬧革命。

這一新生事物被具有敏銳革命嗅覺的書記發現了。他立刻召集小隊幹部下達命令:什麼叫甩開膀子干革命?這位穆桂英做出了榜樣。全體社員都要向她學習,破除封建思想、陳規陋習,不分年齡,不分男女,脫掉上衣幹活。要讓上級領導看看革命群眾的革命覺悟、革命幹勁。你們要告訴社員們,真革命,假革命,脫不脫衣是分水嶺。你們,各位幹部聽著,扛紅旗,扛白旗,就看婦女脫不脫衣。書記把話說到這個地步,小幹部們不敢強嘴,回到工地,把書記的話作了一番發揮,道理更深刻,口氣更強硬,並加進了「如果…就…」的表彰和處分措施。表現革命忠誠、大躍進熱情的時刻到了!年紀大的婦女響應黨的號召脫掉上衣,為「穆桂英戰鬥隊」爭了光。但由年輕婦女組成的「花木蘭戰鬥隊」可就亂了套。要知道,那個年代而且是農村,可沒有以露為美的觀念,再說了,當時還沒有文胸,衣服裡要麼光著,要麼用布條束著,上衣一脫,就……

於是,堅決抵制者有之,偷偷溜走者有之,脫掉一隻袖子裝裝樣子者有之。領導一見,氣得兩眼冒火。這時候,故事的主人公出場了,是大隊書記把她推到了舞台中央。她,不到20歲,大隊團支書。黨的書記要求團的書記以實際行動給花木蘭們做榜樣,挽狂瀾於既倒的使命就這樣歷史地落到了幼稚小姑娘的肩上。她碰到了奧賽羅一樣的難題:脫還是不脫,這是個問題。對她而言,脫與不脫,意味著太多的東西:革命還是不革命?黨的話聽還是不聽?共青團書記當還是不當?偉大光榮的黨入還是不入?等等等等。她,先進青年,共青團書記,黨的後備軍,即使一千個不願意,也不能作出落後群眾那種同黨對抗而逃離戰場的選擇啊!牙一咬,眼一閉,脫!晚上回到家,爹媽可沒有她那樣革命,指著她破口大罵:你丟了全家人的臉!丟了祖宗八代的臉!你還怎麼見人?你還怎麼嫁人?你還有臉活在世上?姑娘沒做任何辯解。第二天早上,媽媽推開她的房門,看到的是……掛在屋樑上的女兒的屍體!媽媽瘋了,書記升了,花季少女被人遺忘了。

2 糧票——斷了妹妹學業,救了爸爸性命

五九年下半年,我在外省一所城郊中學教書。讀初中的妹妹從家鄉來信說,家裡生活困難,已經失學了,希望到我這兒讀書。這裡糧食還是隨意吃,就讓她來了。哪知不久,我這兒也定量了。一人的飯兩人吃,時間一長都得餓死。問了派出所,回答說,從家鄉辦戶口遷移證和糧食供應證來就行了。很快,家裡寄來了戶口證,卻沒有糧食證。信上說:「轉戶口沒費事兒,人家巴不得有嘴巴的都遷走;供糧證也可以開,但要用100斤全國糧票換。咱哪兒去弄糧票啊?」我這邊,再求派出所,沒用。苦熬一段時間,實在撐不住了,妹妹只好怏怏離去。十幾歲的妹妹受教育、進城市的夢被100斤糧票給擊碎了!然而,妹妹的禍卻是父親的福。還是因為糧票!後來得知,妹妹一回到家,就看見媽媽和弟妹正圍在父親床前流淚。父親已氣若游絲,就要成餓死鬼了。原來,家裡靠野草、爛菜充飢已經好多天了。妹妹忙拿出我給她路上用的幾斤全國糧票,到大隊開的油坊買回半塊「芝麻餅」(壓搾芝麻油剩下的渣滓形成的大圓餅),掰一小塊,碾碎,用開水調和,給父親灌下去。就這麼簡單,父親活過來了。幾斤糧票換來的芝麻餅不僅救了父親的命,還成了全家人好長一段時間內苦澀的野菜湯裡僅有的糧食香味兒。等到小麥、豌豆灌漿,全家人和鄉親們一樣過上了幸福生活——到地裡偷麥籽、豆粒吃。先是真的偷,後來,幹部善心萌發,不再派民兵抓人打人,就演變成公開地「偷」,全民皆「偷」。廣大社員們這才榮幸地體驗了一把久違的「干群一家親」、「軍民魚水情」。糧票,改變了妹妹一生,救了父親一命!

3 用臉盆蒸包子的幸福

除夕在學校,我餓得不行,想回家補充營養並「吃公攢私」,六一年新年就不聲不響摸回了家。您可能覺得奇怪:難道不知道家鄉的情況嗎?不知道!他們來信雖沒說鶯歌燕舞,也絕不提餓殍遍野。怕影響我的進步吧。一進河南境內,我就嚇出一身冷汗:公路邊、村子裡不見一棵樹,田埂上光禿禿很少野草,田地裡禾苗稀稀拉拉不成樣子。突然間腦子裡冒出偉大領袖的詩句:千村薜荔人遺矢,萬戶蕭疏鬼唱歌。接著又罪惡地想道:鬼唱歌?死鬼們怕是餓得唱不動歌了吧!汽車向前飛駛,一座座「土地廟」閃過,鄰座告訴我,那裡頭供奉的不是土地爺,是毛主席;一條條大標語閃過,除了「三面紅旗」、「超英趕美」、「共產主義天堂」之類,最具獨創性的要數「勒緊褲腰帶,支援亞非拉」了。驚心動魄!家裡是什麼景象?無門、無窗、無床、無桌、無櫃、無鍋、無鋤、無鐮……它們都和樹木一起為大煉鋼鐵做貢獻去了。不是過去一年了嗎?一貧如洗、飢寒交迫的農民,哪裡有錢有心去置辦傢俱、農具呢?不過還好,人民政府愛人民,從外地調來了救濟糧,每家發了一點兒讓過個幸福年。我也不虛此行,年三十晚上,媽媽用臉盆蒸包子,蒸了一「鍋」又一「鍋」,我就吃了一個又一個。十幾個包子下肚,才感到香,感到飽,感到生之幸福。父親說:「怎麼,不過了?」母親說:「哎,兒子幾年才回來一次,讓他過個飽年吧!」我應當勸阻,但沒有,我實在是太餓太饞了。不過「吃公攢私」的計劃沒能實現,大年初二就匆匆離家,還「賠」上了幾斤糧票。

4 誤吃了同學那碗肉

其實,回家的第二天,我已經幸福過一次了。到鎮上的中學去拜訪一位老師,我的小學同學。多年不見了,他自然高興。我們談工作,談經歷,但不談災荒。我曾提起途中和家中所見,他忙搖頭,示意我迴避這個話題。像我的也當著教師的堂兄一樣,對眼前的一切諱莫如深。中午,同學從食堂端來一碗「熬菜」,裡面有豬肉、蘿蔔等,份量不少,外加一個大饅頭。他說,下午放假,所以加餐,你運氣好,碰上了。我邊吃邊說:「還是你們在農村當老師好啊,伙食真不錯!」眨眼工夫,菜和饃被我消滅乾淨了。我催他去食堂吃飯,他說,不忙。我心滿意足地回到家。說起在同學那兒吃飯的事兒,堂兄說,你傻呀,那種飯菜一年就這麼一回,一人就那麼一份,你吃了他吃什麼?我後悔、羞愧自不必說。但後來幾次問自己:如果知道實情,你會拒絕嗎?不會,再怎麼也會吃一半,找出充分理由,心安理得地吃一半。青年朋友,別罵我虛偽,在那個以能吃飽一頓飯為人生最大幸福的年代,人性,能不變異嗎?

5 莊嚴的吃飯儀式六二年新年前,家裡來信說,情況有所好轉,叫我回家過年。我於是回去了。確實有些變化,田野有了綠色,屋子有了門窗,廚房有了鍋碗瓢盆,但糧食仍然是天下第一寶貝,吃不飽也餓不死了。到家的當天,黃昏時分,一陣歌聲傳來,很雄壯,仔細一聽是《東方紅》,便沒在意。妹妹提示我注意歌詞。可惜第一段過去了,只聽清了後兩段:毛主席,毛主席,共產黨,像太陽,端起飯碗想起了你。 端起飯碗想起了黨。幸福生活是你給的,共產主義是天堂呼兒嗨呀,呼兒嗨呀,我們永遠熱愛你!我們永遠跟著黨!妹妹說,大、小隊幹部在公社開會,這是他們的吃飯儀式。天天如此,頓頓如此。場面究竟怎樣莊嚴,我沒去觀看,雖然就在窄窄的馬路對面。河南幹部的偉大創舉啊!比文革中的會前、飯前念語錄、唱語錄歌、祝萬壽無疆,早好幾年呢!
6 外婆在紅薯窖裡大約是正月初三吧,我不顧媽媽的阻攔,去30里外給舅父母拜年,給外婆上墳。隨著舅舅家的房子映入眼簾,一股濃烈的臭味刺入鼻腔。您知道我看到了什麼?舅舅家房子外的空地上平鋪著一層糞肥,人糞、牛糞、豬糞混合而成的糞肥。那是一個比籃球場稍小的打麥場,糞鋪得滿滿的,僅門口留下一條可供兩個人走的通道。舅舅家一排平房,沒有院子,這就是說,堂屋的大門,臥室、廚房的窗子離糞場僅幾步之遙。就舅母一人在家。我說:「叫人怎麼生活?誰幹的?太欺負人了!」舅母說:「生產隊。誰叫咱出身不好呢?」我說:「什麼叫出身不好?是你娘家成分不好,又不是你!舅舅的右派帽子不是早摘了,現在還找當著校長嗎?」舅母說:「下雨就堆起來,天晴了才鋪開曬,忍忍就過去了。」天哪,一個曾經上過縣城女子中學的十分講究的人,對生活的要求居然降到如此地步了!臭味太濃,我噁心得厲害。舅母說,快回去吧!我樂得就坡下驢,說,我去給外婆上墳,領我去吧!舅母說,別去了,哪有什麼墳哪?前年,你外婆餓死以後,隊幹部就叫人把屍體丟到紅薯窖裡了。不能怪他們,樹在大煉鋼鐵時候砍光了,哪有木材做棺材?人們都餓得不行,誰有力氣挖坑?」

我問後來重新埋葬沒有。舅母說:「紅薯窖裡不知道丟了多少人,隊幹部乾脆叫人把紅薯窖用土填滿,封死了。沒地方燒紙,你就別去了。」外婆,您就在紅薯窖裡住下去吧,有熟人一起,不會孤單的!舅母說:「快走吧,不留你吃飯了!」我這才明白,媽媽為什麼不讓我到舅舅家了。
7 吃豬肉——回族幹部革命化六三年新年回家,才第一次聽到有著「公家人」身份的的同學和堂兄談論大躍進。在我家的飯桌上,我這位在供銷社工作的回族同學說:給我炒盤豬肉!你小時候不是嘲笑過我嗎?「羊肉膻,牛肉頑,想吃豬肉沒有錢。」我今天要吃一頓免費豬肉。我忙說,不行,我哪能破壞你們伊斯蘭的教規呢?同學說,兄弟,你不知道吧,我早就不講究這些了,回族幹部都跟我一樣。五八年,縣裡開幹部大會,書記在會上說:「回族幹部要和漢族幹部團結一心干革命。團結一心干革命,就要破除宗教迷信;破除宗教迷信,就要改變陳規陋習;改變陳規陋習,就要從吃豬肉做起。簡而言之,要團結就要吃豬肉,要革命就要吃豬肉。大躍進就講一個『敢』字,敢想、敢說、敢幹,一個幹部連豬肉都不敢吃,還敢革命嗎?」回族幹部吃不吃豬肉成了革不革命的分水嶺了,你說,我們能不吃,敢不吃嗎?不過,說實話,味道還不錯,可心裡總不舒服。在家裡不吃,在你這兒吃最後一次吧!我說,那就給你炒一盤吧!他卻搖搖頭說:還是算了吧!

小女生撐死在豌豆地裡堂兄一直在小學、中學、公社干,不是官,可也是正兒八經的公職人員。因此,我前兩次回家,他都閉口不談大躍進的事。這一次,他開口了,一開口就不同凡響。六0年,我在河東一所小學教書。周圍幾個村子餓死人真多,究竟多少,沒人統計過。幾乎家家都有人餓死,死了也沒力氣埋,往野外一丟了事。有的村莊死的死逃的逃,空了。有一家七口人,一天早上被人發現八具屍體。咋回事兒?想到舅舅家混口飯吃的小外甥女一塊兒餓死了。我那時當五年級班主任。一天早上,發現一個女生沒來,我並沒當回事兒。因為常有學生不打招呼就不來上學,跟大人出外逃荒去了。

下午,班上一個男生告訴我,女孩撐死了。我批評他胡說,他說,真的,我和她是鄰居,在她家堂屋看見她了,像睡著了一樣。她上午來上學,看見一塊地裡的豌豆角「飽」了,就躲進去吃,拚命吃,吃多了就撐死了。我上完課忙奔女孩家,沒見到女孩的屍體。她媽說,埋了。表情木木的。她爹說,不該這時候死啊,莊稼眼看就熟了。口氣裡只有淡淡的遺憾。她媽說,這娃有福氣,當個撐死鬼。我不知道怎麼安慰他們,只說了句不合時宜的話,閨女聽話,愛讀書,功課又好,把她的課本在墳頭燒了吧!

9 幽默的憶苦思甜會哥哥接著又講了一個故事,黑色幽默故事。去年,半饑半飽死不了人了,當然就要搞運動了,叫社會主義教育運動,就是教育農民和學生認識社會主義優越性,憶苦思甜是主要形式。講一件有趣的吧。有一次,公社組織兩所中學開憶苦思甜大會,請一位苦大仇深的貧農老奶奶作報告。大會領導首先講話:舊社會害得老奶奶家破人亡,新社會讓老奶奶過上幸福生活。老奶奶的血淚控訴,將充分揭示一個真理,只有社會主義才能救中國!老奶奶在一片「學習、致敬」的口號聲中走上講台,說:「舊社會,我大兒子被民團土匪拉去當壯丁,(口號聲:打倒民團土匪!打倒國民黨反動派!)在外地挨了槍子,死了。(口號聲:牢記階級苦!不忘血淚仇!)六0年,我家一口氣餓死四口人,就剩下……」幹部們一聽,壞事兒了,連忙攔住老奶奶:「老人家,您累了,快下去喝茶休息!」老奶奶說:「不累不累……」幾個幹部連拉帶推地把她弄下台去。我連忙低下頭來,因為想不出臉上該作出何種表情才算合適。憶苦思甜會不了了之。

學校領導被留下來,要求對學生進行消毒,並注意老師的思想動向。那時,我在中學當副校長,分管政治思想工作。這之前,我也搞過憶苦思甜活動,但從不請老貧農做憶苦思甜報告,怕他們口無遮攔,胡說八道,給黨和社會主義抹黑。而這樣的事在其他學校卻發生過幾次。例如,有老貧農說,舊社會,麥收時候,長工吃白麵饃,東家吃花裡卷(一層小麥面一層紅薯面捲到一起蒸成的饅頭)。有的說,舊社會,過年時候地主要請我們喝酒吃肉,管飽。比現在的書記隊長可好多了。有的說,過去的地主屁福也沒享過,哪裡比得上現在的幹部……我們學校因為沒出過這種事兒,我就當上了正校長,他們說我政治覺悟高,政策水平高。屁!我是怕整到農村修地球。這樣的事兒多了。哥哥最後恨恨地說,什麼天災?放屁,騙鬼鬼都不信。完全是人禍,浮誇加浪費帶來的災難。史無前例啊!

 

本文轉自互聯網,僅為讀者提供更多信息,如果您發現有版權疑問,請及時與我們聯絡。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中共崛起」是第二場「大躍進」神話
「中國崛起」是第二場「大躍進」神話!
煤礦慘案682人亡 塵封38年
1960年餓死人的時候修建的避暑別墅區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張姍姍真相 中共海外一大陣地失守
【晚間新聞】鎮壓風暴將至 中共政法委緊急定性
【新聞看點】中共或封鎖鎮壓 黑客出手強力反制
【中國禁聞】民間抗爭第四天 多地警察暴力清場
【新聞大家談】新疆火災頭七 中共為江發喪
【時事金掃描】趙立堅呆立當場 北京建集中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