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郭國汀:我為法輪功抗辯的真實心聲(下)

郭國汀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1月14日訊】【南郭點評:由於注意到在自由中國論壇上有一批包括文人,偽反共人士,共特在內的人大惡意攻擊詆譭法輪功。我特意將《我為甚麼為法輪功抗辯》一文作為這些無端指控的正面答覆,由此引發網友們的熱烈爭論,其中不乏無知共特的誹謗攪亂,愚民憤青的勇敢指責,及以偽民主反專制戰士的拚命然而顯然虛弱無力的抵抗。為保留原貌茲將所有爭辯包括純屬漫罵之貼集結,供公眾一閱長長見識,對認清真假民運,真假知識份子及識別共特應有益處;也期望那些長期受中共黨文化毒害受中共惡意抹黑宣傳誤導而對法輪功懷有嚴重誤解的公眾能有個客觀公正清醒的認識。同時南郭聲明,我的觀點僅是一家之論,儘管我相信自已的理解推論與結論,也公開聲明完全是我的真實心聲,南郭仍竭誠歡迎任何理性的批評批判論戰。】

郭國汀答mironet:何謂真正的中國人權律師?

你上述援引的話確實是我真實的儘管不成熟的想法,儘管你有斷章取義之嫌。我於2003年1月因劉荻事件開始關注人權,2003年6月成為鄭恩寵律師的辯護律師而正式介入人權案件,2004年2月成為清水君的辯護律師後,給自已定位於主要為政治良心犯辯護的人權律師。原因在於,通過瞭解楊天水、張林、鄭貽春、師濤、胡適根、顧則徐及陳泱潮、魏京生、徐文立等政治良心犯的感人事跡,我認為他們是當代中國人最高貴的群體。因為他們完全是為了中國人整體根本長遠利益奮不顧身,勇於犧牲;他們均是學識豐富,精神高貴,勇敢無畏之志士仁人。如果他們為了一已或小家庭的幸福完全可以過上相當不錯的物質生活,甚至只要稍作妥協就會有相當大的生存空間,然而他們義無反顧選擇了為民族的未來自我犧牲,這是何等高貴的精神!他們獲得人權大律師的辯護是理所應當的。因為為他們辯護也就是為全體國人的根本利益辯護,為一個政治良心犯辯護實質上等於為國人整體權益辯護。然而當時全中國唯有張思之和莫少平律師為政治犯辯護,他們堅持了十餘年然而效果並不理想,因為幾乎從無勝訴的先例,且社會影響不大,連律師界法律界均知詳情甚少。而時代的發展對人權律師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我認為中國不中國不缺海事律師,但極缺人權律師,而我對政治哲學法學均學有心得,最適合任人權律師,儘管人權律師風險極大收入十分有限,因而幾乎無人敢於問津,正是在此背景下,我自告奮勇願意從收入前景頗可觀,幾無任何風險的海事律師轉向成為人權律師。我不下地獄,誰下?!我之所以如此選擇還有一項考慮,即我認為自已在法律界已有相當知名度,只要依法辦人權案件,比沒有名氣的律師介入人權案件要安全些。事實上我也堅持戰鬥近兩年;當然這一切在無情的事實面前證明均屬一 廂情願的良好願望而已。根本原因在於中共政權是一個已病入膏肓無可救藥的典型的極權專制流氓暴政!

為何我個人不將為上訪戶拆遷戶辯護作為主業?主要基於以下原因:他們是為個人權益抗辯,而非為整體國人的根本長遠權益抗爭;其次,這些個體權益受害者由法律強制規定每位律師每年免費辦理三個義務法律援助來解決,對全體律師最公平,也對上訪戶拆遷戶公平;再次,我主張年青律師多介入此類案件,一則他們沒有案源,二則他們初出茅廬需要樹立名聲,儘管是低費甚至免費案件,他們往往會投入大量時間精力將案件辦好,甚至決不亞於知名大律師的辦案質量,因而實質上對當事人最有利。如果由知名大律師免費辦理此類案件,實踐證明他們往往不可能投入大量時間與精力,結果反而遠不如年青律師。儘管如此,我並不排除為這些受害者個體抗辯,僅是不當作主業而已。例如我為王水珍、馬亞蓮辯護,為蘇州歷史文化街區強遷案,煙台歷史文化街區強遷案辯護即是明證。

正因為當時我是個執業已經18年的有相當水準和知名度的律師,而且是擁有教授、仲裁員資歷的學者專家型律師,將重大人權案件作為主業理所當然,這難道還有疑問嗎?而選擇政治良心案作為我的主業,正是選擇了風險最大的業務,實質上這是我與高智晟律師最初的區別所在。高智晟當時主要是為底層貧民代理辯護,他之所以每年花三分之一時間免費為貧窮的上訪戶拆遷戶或個體打官司,決不是他樂意主動為之,而是他被動接受;因為他剛出道當律師時沒有案源,故通過打免費官司另劈蹊徑,結果歪打正著而成名成功;高智晟律師的可貴之處在於,他沒有因為成名成功而拒絕窮人,這與他不平凡的人生經歷相關,也與他平凡而偉大的母親言傳身教使他有與生俱來的善良有關;他的更可貴之處在於,儘管他也有人的弱點,然而在決心為民請命,為法輪功抱不平為正義而戰之後越戰越勇,他的思想、品德、智慧隨之不斷昇華提高,終至達到了動地驚天的高度,最終成為一代英雄偉人。決非所謂別人利用鼓動下他才如此,而是他內心真實的動機使然。劉路再次貶低高智晟律師的那些荒唐評論及建議以高有精神病為由救他,多少反映了劉路的思想境界的確不高,因而根本不能理解真英雄的真實心聲。那些故意貶低甚至詆譭高智晟和袁紅冰者,大體上有三類人:一類是共特奉命行事,其實不少共特內心是敬重高智晟律師和袁紅冰教授的;二類是那些頗有成就才華成就者然而由於強烈的嫉妒心作祟而為之;三類是那些鼠肚雞腸之輩,燕雀安知鴻鵠之志哉?!

潭嗣同:人權律師墮落為專制打手,是非常悲哀的。律師費是付給人權律師打人權官司的。如果人權律師拿了這個錢,就為當事人的政治觀點辯護,這就不地道了。其實,律師在民主國家的聲譽是很臭的。比如說天氣冷,有人說,「冷得律師的手都縮回去了」。也就是說,律師在平常,總是一隻手在別人口袋裡偷錢的。中國人學好很難,學壞就很容易了。郭國汀拿了幾個輪子的錢,甚麼道德良知都不要了。輪子論壇禁止反對輪子的聲音,可是,這個論壇允許他為輪子辯護,如果有一點基本民主素質的人,意識到這一點,應該無地自容。這個郭國汀真的不知寡廉羞恥了。關於本人共特問題,郭國汀曾經是專業律師,本人與他同在加拿大,而共特是違犯加拿大法律的,郭國汀不循法律途徑,你們大家說說,這是啥意思?請按下列連接看看本人是如何邀請這個偽律師循法律途徑解決問題的。(因為郭國汀還沒有加拿大律師證,我暫時稱他為偽律師)。

郭國汀:潭先生,我說你有嚴重共特嫌疑是有充分依據的。「我注意到你對法輪功的深仇大恨,也注意到你對《未來中國論壇》的荒謬攻擊,還注意到你故意攻擊詆譭中國人權律師的言論,更注意到你的民運人士99%都已墮落的荒唐至極的無端指控!儘管你口口聲聲民主反專制,面對貨真價實的中共極權專制流氓暴政,你卻說你從不反中共!你到底是甚麼人?!小罵大幫忙挨或大罵大幫忙者?

一個在幾乎所有重大問題上均為中共無恥辯護,反之,卻對所有真正反抗專制暴政的民主進步力量大加詆譭攻擊的人,如果你不是共特,至少表明你政治上已到了白癡程度。我這樣說你可能會覺得冤枉,但你要好好想清楚再發表你的高見不遲。不要信口開河。迄今我還不認為你就是共特,但你的言論實在太像共特。」

你以汝之鼠肚雞腸毫無根據地指責我是因為拿法輪功的錢故為之辯護,因此郭國汀「甚麼道德良知都不要了」「真的不知寡廉羞恥了」,只能證明你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不能證明任何問題。郭大律師坦蕩的心胸豈是汝這種小人能理解的。吾實話告訴你,確實有兩位素不相識的法輪功朋友在我抵加拿大後不久,主動提出慾贊助我,我確驕傲地婉拒。我對他們說:堂堂郭大律師還沒有到活不下去的地步,謝謝你們的好意!當然如果我真活不下去了,我會開口求助的。然而這決無可能!

我為法輪功強力抗辯完全出自道義良知及我的內心真實意願,是因為我成為六名法輪功學員的辯護律師之後,特意精讀了《轉法輪》及李洪志的全部法會演講,並通讀了《靜水流深》《穿越生死》《為你而來》以及網上所能找到的有關法輪功的正反兩方面的文章四百餘篇;來加拿大後我完全是無條件的義務為法輪功抗辯。法輪功由於不存在組織,故並沒有法輪功組織來出面支付郭律師分文報酬,同時,大紀元時報,大紀元網,新唐人電視,希望之聲廣播電台均是由學員們各自自願出資出力創辦支撐的。正因為如此,我不願意過多給大紀元投稿,因為稿費儘管微不足道確是編輯們個人掏腰包支付作者的!我認識一位生物學博士,收入頗豐,每月自願將1/3收入奉獻給法輪功。另一位商人也是每月出巨資贊助。這與基督信徒自願捐贈出於同一道理。你們這種被中共洗腦洗得一無所知的無神論者根本無法理解他們那種高貴的奉獻精神。

西方一般商業律師的確名聲不怎樣,商人型的律師其實就是商人。而商人一切以盈利為目的,唯利是圖的人不可能有好名聲。然而西方的人權律師,與中國人權律師一樣均是偉大的律師。例如David Matas;David Kilgour律師均是德高望重的人權大律師和國會議員前檢察官。你故意將「律師」取代「人權律師」,進而貶損人權律師,甚至杜撰所謂人權律師為專制辯護之聳人聽聞的指控,用心良苦然而純屬徒勞。潭先生,你到底是甚麼人,很快便會有清楚的答案。決非我無端任意懷疑你,而是你的所做所為證明了你自已。

潭先生你為甚麼在大敵當前的嚴峻局勢下,極力詆譭法輪功、《未來中國論壇》、民運人士、中國人權律師?我僅是懷疑你是共特,因為你極力站在中共專制流氓暴政一邊言說。我可以負責任地告訴你:自出國後,我婉拒了法輪功朋友主動的資助,更未收過他們分文。我為之抗辯為之呼籲,是因為我比你更了解法輪功真相。我現在主要時間是學英語。是全加拿大最貧窮的人,也是全世界最著名的一文不名的窮大律師。至於你是否共特無關緊要,你既然自稱是民主反專制鬥士,那就不要再幫中共瞎辯,更不用再干任何破壞民運事業的事。是為忠告。我的人格如何,公眾自有判斷。你的真名實姓敢告知否?

郭國汀:張鶴慈先生:首先,我並非對所有批評法輪功或未來中國論壇的人均懷疑為共特,而僅是懷疑那些小罵大幫忙,同時故意詆譭法輪功,《未來中國論壇》,民運,九評,退黨,高智晟,袁紅冰者。我不是說不能批評,而是對他們的動機目的持疑。包括閣下,似乎也是對上述人士多有指責。我於2003年1月至04年2月間在中國律師網上先後與幾乎一個加強排的共特有過長期論戰,發現共特的共同特點乃是:平時也無關痛癢地罵罵中共,但在所有重大原則問題上均無一例外地詆譭中共最害怕最仇恨的人和事。這也正是中共專制暴政必定滅亡的根據之一。因為共特也要靠罵中共才能偽裝自已,證實了中共之名聲已臭不可聞也。

潭嗣同:你可以壞疑我是共特,難道不允許我懷疑你是土匪?憑甚麼要我告訴你,我的個人情況。

我要你向加拿大聯邦法院起訴,你不聽,還一口咬定我是共特,而共特在加拿大是犯罪的,你又不起訴我,這在光天化日之下,把一個律師的臉面都丟盡了。所以,你越輸越多,不能怪我,我對獨裁專制是毫不留情的。胡錦濤被我冠以「邪惡軸心總司令」已經有兩年的歷史了。憑甚麼要我嘴下留情。

甚麼大敵當前?獨裁專制才是中華民族千年大敵,你所維護的那個集團,不折不扣是一個獨裁專制集團。中共早已被我定性為「殺人搶劫集團」,一個專制獨裁集團去對抗一個殺人搶劫集團,當然是把水往坡上趕。這能怪我壞了你的反共大業嗎?再說,就算是把水趕上山了,轉輪聖王來了,還是一個專制獨裁集團,那叫我們怎麼看待大敵當前的問題?

就算是大敵當前,那為甚麼要把我們從《未來中國論壇》一腳踢開?我們也只是談論法輪功民主改革,政教分離的事啊!搞來搞去,還是以中共以革命壓倒民主的那一套!只不過換成了,以反共壓倒民主。

況且,我們認為,當前大敵當前,完全是法輪功功專制獨裁,高智晟,袁紅冰、郭飛雄等人政治上不成熟,被法輪功功誘導到了專制的陷阱裡,才造成當前大敵當前的局面。如果當時堅持民主方向,不上神權專制的賊船,形勢也不至於如此被動。

所以,根據你的意見,大敵當前就往專制獨裁的路上再跨一步?眼看就要成立中國塔裡班政權,再跨一步就要與賓拉登結盟了!得了吧!都像你那樣情人都搞不定,還能搞革命?

我建議你好好學習美國憲法權利法案,公民的核心權利是甚麼?再學習美國獨立宣言。再通過考查美加社會,公民的權利是通過甚麼機制保障的。為甚麼美國兩百年來沒有走向獨裁?當你明白了保障公民權利的機制後,你就會明白,法輪功的政治運作,正好是與此相反的。只有一無反顧,反抗一切形式的獨裁專制,公民的權利才你得以保障。

郭國汀:潭嗣同我僅要求你公開真名實姓,你連這個膽都沒有,我不與匿名者論戰。因為共特無所事事,可以整天泡網。

獨裁專制暴政是中華民族的大敵,此點我們沒有異議,問題是誰是獨裁專制?我認為是中共極權專制獨裁暴政,你則不反共卻固執地毫無根據地指責法輪功是該獨裁專制。一個鐵的事實乃是:法輪功無槍無軍隊也無黨,並未用暴力威迫人們信仰之也未強迫人們學法輪功,反之其完全來去自由。我不知道你認定法輪功是獨裁專制的依據與標準是甚麼。我不知道何時何地你冠胡錦濤如何如何,共特罵中共那是特權,不能因為你罵中共就證明你不是共特。小罵大幫忙甚至大罵大幫忙者不乏其例。反之,我從來是論證陳述事實來證明中共政權是極權專制流氓暴政。我僅認為胡錦濤是言行極度背反的政客、法盲、人權惡棍、根本不具備治理13億人口大國必備的才與德。

政教合一的是中共,法輪功僅是個修身養性的精神修煉團體,根本不存在政教合一之說。本質上言法輪功是遠離政治的,李洪志也多次公開宣稱法輪功不問政治。我相信李洪志對政治不感興趣,因為他有那麼多真誠信仰他的信徒,那是遠比總統幸福百倍的神仙般的事,他又何苦為市俗的虛榮而爭鬥。至於法輪功如今成為中共的頭號敵人,那是愚不可及的中共黨魁自已逼出來的,法輪功群雄因此成為中國民運天然的民盟軍,那是上天助中國民運的偉大事業一臂之力。你若主張民主反專制,卻在此種明顯敵強我弱之際,拚命詆譭攻擊民運的天然盟友法輪功「獨裁專制」,除了奉命行事,或是政治白癡難道還有其他更合理的解釋嗎?!

《未來中國論壇》並未將你趕走,至少我主持的憲政法律籌備專欄你是完全自由的。你的塔裡斑政權之無端指責實在離譜,典型地反映了你的氣急敗壞的論辯風格。

「大敵當前,完全是法輪功功專制獨裁,高智晟,袁紅冰、郭飛雄等人政治上不成熟,被法輪功功誘導到了專制的陷阱裡。」高智晟、袁紅冰、郭飛雄等人實質上正在成為一代政治家。他們也必將在為自由正義而戰的戰鬥中成長成熟起來,好像輪不到你來對他們指點江山。至於個別法輪功學員缺乏政治經驗那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因為法輪功本身並無組織,也沒有如中共那種鐵的紀律,學員僅是根據各自學法的心得理解按自已的心性去做事,因而個別學員可能好心辦了壞事,諸如向同一個國會議員贈送幾十本上百本《九評共產黨》之類的事。然而這並不能因此怪整個法輪功。事實上我瞭解的不少才德學識遠勝於我輩的法輪功學員,他們身上表現出的安祥從容不迫理性與寬容善良關懷,那是遠勝於一般常人的。

至於美國憲法,獨立宣言,人權,憲政,我推崇備致。你口口聲聲民主,其實你的民主觀念到底如何,從你的言論中不得而知。中國的問題根本解決出路在於首先必須徹底唾棄拋棄中共,徹底推翻中共極權專制流氓暴政,最終實行聯邦共和民主憲政體制,這正是未來中國維一正確的方向。中共不跨台,由中共主導的所謂政治改革或修憲肯定不可能成功,因為中共早已病入膏肓無可救藥。我已浪費太多時間於此,況且你是個匿名者不符合我的論戰條件。故就此為止恕不奉陪,或許你真如自稱的是民主反專制人士,然而由於你的無神論信仰,導致你無法理解法輪功。無論如何請你先暫停無端攻擊法輪功,共同對付真正的大敵,才是明智的。

郭國汀:謝謝樓上各位批評包括漫罵!我來此並非想說服共特,因為共特在我眼裡一文不值。是因為我想盡一點中國人應盡的義務,把顛倒的真相重新扶正。我反復重申:法輪功精神運動是中華民族新生的希望,是中華傳統道德文明復甦的象徵,也是中華民族復興的基礎。這是我深入觀察瞭解眾多中外法輪功信徒後得出的深信不移的結論!@

——第28個接力絕食抗暴日初稿
2006年11月10日第37個接力絕食抗暴日修正(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6-11-14 4:2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