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同:台灣需要的信仰——舉頭三尺有神明

李家同
  人氣: 48
【字號】    
   標籤: tags:

有一位受刑人告訴我一個故事,他說有一位非常著名的牧師在他被判死刑以後去看他,他對牧師說:「牧師,我很慚愧,我沒有聽你的話,才弄到這個樣子。」那位牧師沒有一點責備他,反而說:「是我才該慚愧,是我做得不夠好,才使你沒有接受福音!」

前些日子,單樞機主教寫了一篇文章,強調以台灣的亂象來看,我們的社會需要宗教信仰,我們可以想像得到單樞機寫這篇文章的心情。每天,我們只要打開電視,或者打開報紙,就會看到可怕的新聞,貪汙、綁架、殺人、嚴重汙染環境等等。樞機主教知道這些亂象都不是制度的改善所能解決的。如果我們社會裡大多數的人都有某種宗教信仰,在「舉頭三尺有神明」的警惕之下,又有誰會去犯下這種可怕的罪行呢?

我同意樞機主教的觀點,過去我們民間雖然沒有什麼共同的宗教信仰,但在農業社會,大家總有「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想法,因此大多數的人多半不會做壞事。在國家工業化以後,這種觀念逐漸淡化,如果我們能恢復我們某種程度的宗教情懷,對於社會安定,絕對有所助益。

我要補充的是:宗教情懷的最大好處,並不是在於我們一定會不做壞事,而是在使我們更加愛人。我們不妨看看社會上多少默默行善的人,這些人中間,有宗教信仰的佔絕大多數。

清大盲友會有四千多位義工替盲友們錄音,我曾經作了一次抽樣調查,發現百分之七十是有宗教信仰,其中最大宗教是佛教,基督教和天主教其次。

我在新竹寶山鄉的德蘭中心工作,有很長的時間,對那裡的情形非常熟悉。那裡的孩子最幸福的地方,就是他們有修女們二十四小時地照顧他們,這些修女們自己沒有家,卻將孩子們視為己出,關心他們的功課,關心他們的健康,關心他們的情緒,更關心他們長大以後的學業與婚姻,她們不拿一分錢薪水,將她們的一生都奉獻給了孩子們。是什麼原因使她們有如此的愛心?一定是因為她們的宗教信仰,沒有宗教信仰,這一切都是很困難的,一旦有了宗教信仰,心中自然會有愛。要成天照顧這些頑皮的孩子們,也就輕而易舉。

有一天,我看到一位佛教老法師到德蘭中心來,他實在是非常老了,連轉個身都很困難,走路更是舉步維艱,令我感動的是他親自走來,據我的估計,他起碼走了一個小時之久。是什麼力量使他有如此大的愛心?有多少老人會拿小包的食物,走一個小時的路程,去將愛送給一些需要愛的小孩子?一定是宗教。

有那麼多慈濟功德會的會員肯替社會服務,當然是因為他們有信仰的原因。

我們如果心中有悲天憫人的情懷,很多壞事自然就不會做了,任何一個有悲天憫人情懷的人,都不會做出強暴、殺人、綁架、搶劫等等的事情,一個有悲天憫人情懷的領袖當然不會發動戰爭,他一定會同情國內的弱勢團體,全心全意地為老百姓謀福利,當然不會做出貪污這類的事情。我們看到有人將有毒溶液傾倒到河流的事件,一個有悲天憫人情懷的人是不會做這種事情的。

我們有時候花了很大的精力來宣傳某一種宗教的教義,卻沒有什麼結果,其實宗教教義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宗教的精神。我們基督徒可以對於基督的教義一知半解,我們卻不能沒有愛人的精神。如果全世界的人都感到基督徒是愛人的,即使他們沒有完全接受基督的教義,也會接受基督的精神。就因為基督徒不夠有基督的精神,這個世界才沒有照基督的精神來做。

我們天主教徒都有悔罪的習慣,抬頭三尺有神明,我們不僅應該檢討我們有沒有做了足夠的好事!我們不該常常研究為何這個世界如此之亂,社會風氣如此之壞,而應該捫心自問:我們有沒有照著天主教精神而愛人如己?

有一位受刑人告訴我一個故事,他說有一位非常著名的牧師在他被判死刑以後去看他,他對牧師說:「牧師,我很慚愧,我沒有聽你的話,才弄到這個樣子。」那位牧師沒有一點責備他,反而說:「是我才該慚愧,是我做得不夠好,才使你沒有接受福音!」樞機主教的文章,使我想起這個故事,社會亂,社會風氣不好,社會日漸沈淪,我絕對要負起一些責任來。@(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希望新政府能夠注意到一個基本原則:一切的措施都要顧及到考生的權益,尤其弱勢考生的權益,我也希望各大學的校長和教務長們注意一件事,以大學目前教務處的人力,能夠將入學招生事務做得十全十美嗎?
  • 有一部老電影叫做「鹿苑長春」,劇中女主角是農夫的太太,窗外下著大雨,女主角一臉無奈地說「又下雨了」,對很多文人而言,雨是極有詩意的。對於中部災區的人來說,我們看到窗外的大雨,想到的是更多山坡樹木的消失,更多的坍方和土石流。
  • 我們應該互相勉勵,不要太拘泥於面子,以致於我們不能放下身段來替別人服務,不要忘了,我們人是有一個愛人的慾望的,這種慾望一旦得到滿足,我們就會感到快樂,這種慾望如果不能得到滿足,我們就不會快樂。
  • 台灣地方很小,處理廢棄物很困難,所謂合法的公司也有可能最後會做不合法的事的。
  • 也許我們應該在公民教育中,將這種有關人權保障的觀念講清楚。如果整個社會都期盼警方辦案要講證據,一案兩破的事情就不會發生了。
  • 我們不該苛責政府,他們也盡了力。可是政府也不妨檢討一下,如此大的災難,幾乎等於戰爭,如果真的是戰爭發生了,我們的反應也是如此,那才真的是大災難呢。
  • 要使升學壓力減輕,唯一的辦法是將校與校之間的差距減小,如果各所學校的經費差距不大,考上那一所學校都差不了太多,升學的壓力就會降低很多。
  • 所謂回歸基本面,就是一切從基本做起,這本來應該是天經地義的事,可是並沒有人喜歡聽這些想法,理由很簡單,因為這種作法是相當不耀眼的。
  • 我們曾經以腳踏實地的態度建設了國家,現在又面臨考驗,我們希望在科技和教育上有更好的表現,更應該勇敢地面對現實,打好基礎,才能有進步。打好基礎的工作不光鮮耀眼,但是如果全國上下,都肯從事這種不耀眼的工作,我們的科技一定會有很大的進步。
  • 一個國家的人民,如果只想到自己的利益,只想到自己的權益受損,只想到替自己伸張正義,就一定不會在心靈中有慈悲的情懷,這種缺乏慈悲心腸的靈魂,可以被稱為已經硬化了的靈魂,也是一種病態的靈魂。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