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同:兇殺案是大環境必然的結果

李家同
font print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美國人讓槍枝氾濫下去,結果是無辜的人受害。我們如果不能剷除黑道的勢力,我們如果不能大量減少暴力色情電影的流行,我們如果不能執行公權力,以阻止人們用不正當方法取得財富,我們就會看到接二連三的兇殺案件,我們應該知道,下一個受害人就可能是我們的家人。

前些日子,美國國會發生了槍殺案,兩位警衛殉職,柯林頓熜統發表談話,一方面稱讚警衛,一方面嚴詞譴責暴行。相信幾天後,美國人會在電視上看到令人感動的葬禮。

這一切,對美國人來講,都是在電視上常常可以看到的鏡頭,一年內,美國發生了多少次青少年槍殺案,小孩子殺了父母,又殺了老師和同學。事後,柯林頓照例發表談話,令人感動的葬禮照例舉行。遺憾的是:事隔不久,又有青少年拿了槍去殺人了。

要研究為什麼美國有如此多的槍殺案,不妨注意美國有多少支槍,最新的統計顯示美國民間有二億支槍,美國一共有二億人口,平均下來,連才出生的嬰兒都有一支。有這麼多支槍,難免總有一兩個精神不正常的人會拿了槍亂殺人的。

我們看到一個社會現象,應該知道這常常是大環境的必然結果,大學裡有很多有學問的教授,非常傑出的世界級大師就會脫穎而出,全國年輕人重視運動,就不可能沒有傑出的運動員。好事如此,壞事也如此,假如社會的大環境壞了,社會裡各種可怕事情都會發生了。

我們國家前些日子又發生一起綁架小孩而又撕票的案子,也又發生了一起一群青少年集體虐待另一位青少年致死的事件,這些事件發生了,報紙上只作報導,連檢討事件發生原因的文章都沒有了,也難怪,誰也沒有勇氣來檢討了。

在我看來,絕大多數的兇殺案都起源於大環境的敗壞。

首先,讓我們來看看暴力和色情電和錄影帶的氾濫,我們正常人是不會喜歡看這種錄影帶的,可是萬一有一位本來就有問題的人看了這種電影,他會不出問題嗎?

我曾經在一次電視節目中,看到一件怪事,主持人是一位年輕女性,三位被問的全是年輕人,其中一位是女性,現場觀眾全部都是大學生模樣的人,主題居然是有關A片的常識,回答得最好的是那位女性。年輕人看A片,已經看到可以應答如流的地步,我們還能希望社會不出亂子嗎?

還有一次,我在HBO這個頻道上看了一場電影,這場電影是一部絕對無聊的暴力電影,一群五十六個男性流氓所組織起來的團體,大家拿了槍去圍攻一棟郊外的屋子,屋子裡全是女性,幾次進攻,全都失敗。問題是:為什麼HBO這種號稱「家庭電影院」會在晚間八點演這種電影?

我們社會另一個嚴重問題是財富的取得,我們絕大多數的人都是用正當的方法賺錢的,可是過一陣子,我們就可以看到一個炒作股票的新聞,那些炒作的少數人當然賺到了錢,可憐的是那些被套牢的人。國家明明有法令可以防止這一類炒作,可是政府就是不敢執行公權力,這是一個錯誤的示範,也鼓勵了社會上很多的人想用不正當的方法來賺錢。

我們過去沒有這麼多的兇殺案,更沒有這麼多的虐待致死案,是因為當年我們的社會純樸得多,沒有這麼多的暴力色情的電影,更沒有如此多貪婪的例子。當年很多人的生活也不是很好,可是大家沒有想要用不正當的方法取得財富。在過去,我們沒有那麼多的黑道,我們從來沒有看到黑道喪禮中,出現國中生的場面。

我最擔心的是我們的社會好像不敢大聲地反對一些應該反對的事,整個人類都是如此,很多人不敢反對那些不好的電影,因為這牽涉到了言論自由。其實保障言論自由,是為了保障人民批評政府的權利,絕對不是為了保障製作暴力色情電影的權利。這種電影,使某些商人大發其財,使某些人行為對社會有害,為什麼我們要繼續保護他們呢?

美國人讓槍枝氾濫下去,結果是無辜的人受害。我們如果不能剷除黑道的勢力,我們如果不能大量減少暴力色情電影的流行,我們如果不能執行公權力,以阻止人們用不正當方法取得財富,我們就會看到接二連三的兇殺案件,我們應該知道,下一個受害人就可能是我們的家人。@(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我們曾經以腳踏實地的態度建設了國家,現在又面臨考驗,我們希望在科技和教育上有更好的表現,更應該勇敢地面對現實,打好基礎,才能有進步。打好基礎的工作不光鮮耀眼,但是如果全國上下,都肯從事這種不耀眼的工作,我們的科技一定會有很大的進步。
  • 所謂回歸基本面,就是一切從基本做起,這本來應該是天經地義的事,可是並沒有人喜歡聽這些想法,理由很簡單,因為這種作法是相當不耀眼的。
  • 要使升學壓力減輕,唯一的辦法是將校與校之間的差距減小,如果各所學校的經費差距不大,考上那一所學校都差不了太多,升學的壓力就會降低很多。
  • 我們不該苛責政府,他們也盡了力。可是政府也不妨檢討一下,如此大的災難,幾乎等於戰爭,如果真的是戰爭發生了,我們的反應也是如此,那才真的是大災難呢。
  • 也許我們應該在公民教育中,將這種有關人權保障的觀念講清楚。如果整個社會都期盼警方辦案要講證據,一案兩破的事情就不會發生了。
  • 台灣地方很小,處理廢棄物很困難,所謂合法的公司也有可能最後會做不合法的事的。
  • 我們應該互相勉勵,不要太拘泥於面子,以致於我們不能放下身段來替別人服務,不要忘了,我們人是有一個愛人的慾望的,這種慾望一旦得到滿足,我們就會感到快樂,這種慾望如果不能得到滿足,我們就不會快樂。
  • 有一部老電影叫做「鹿苑長春」,劇中女主角是農夫的太太,窗外下著大雨,女主角一臉無奈地說「又下雨了」,對很多文人而言,雨是極有詩意的。對於中部災區的人來說,我們看到窗外的大雨,想到的是更多山坡樹木的消失,更多的坍方和土石流。
  • 我希望新政府能夠注意到一個基本原則:一切的措施都要顧及到考生的權益,尤其弱勢考生的權益,我也希望各大學的校長和教務長們注意一件事,以大學目前教務處的人力,能夠將入學招生事務做得十全十美嗎?
  • 有一位受刑人告訴我一個故事,他說有一位非常著名的牧師在他被判死刑以後去看他,他對牧師說:「牧師,我很慚愧,我沒有聽你的話,才弄到這個樣子。」那位牧師沒有一點責備他,反而說:「是我才該慚愧,是我做得不夠好,才使你沒有接受福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