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蜀:中國式資本原罪的真相

笑蜀

人氣 2

【大紀元11月29日訊】因為近期幾個民營企業家被調查或者被審判,沉寂未久的民營企業家的原罪問題,又成了社會關注的焦點話題,一時輿情沸騰。

  資本原始積累時期的財富,來路往往不正,這是一個世界現象。作為後發國家的中國,在這點上不僅未能免俗,而且後來居上,讓人觸目驚心。當代中國之資本原罪,完全可稱之為中國式資本原罪。

  中國式的資本原罪,最大特色,與其他時代其他國家之資本原罪的最大區別在於,資本往往與權力形成程度不同的共謀關係、分贓關係。個中緣由,主要因為發達市場經濟國家往往先經濟後政治,即在市場經濟充分發育的前提下,自然生長出與之完全協調的種種政治制度、法律制度。資本無須也很少依附權力。中國則不然。市場經濟進程是在歷史給定的、極其狹窄的空間中展開的,是在巨大的體制存量不可撼動、巨大的權力迷宮無法繞開的前提下展開的。而利益正成為權力新的信仰,我們便不能不面對世界上最沒有節制、最為貪婪的權力。

  中國的市場經濟地位迄今仍未得到國際社會的公認。主要原因,就在於權力對於市場經濟進程的干預。可以發現這樣一個有趣的現象:越是針頭線腦的產業、附加值低的產業,市場化程度越高,真正的民營企業越多,民營企業家的發家史也相對比較清白。越是主導產業、附加值高的產業,市場化程度越低,要麼乾脆形成為壟斷產業,要麼雖有一定程度的市場化,但僅僅是下游和中游的市場化,產業上游盡歸權力之手掌控,要素資源盡歸權力之手調度。如此,則民營企業在相關產業中立足空間甚小。細細點檢,但凡屬於主導產業、附加值高的產業,並不存在真正的民營企業和真正的民營企業家。

  只有利益過於微薄、權力不屑於介入的針頭線腦,和剛剛冒頭、權力的哨兵尚未發現其尋租空間的新產業,市場化才有較大空間,民營企業才有比較健康地發展的可能。但凡附加值比較高的產業,市場化都必然遭遇權力的扭曲乃至阻遏,市場化都不可能不部分甚且完全變形。

  從這樣的背景,來考察所謂民營企業家的原罪,是是非非一目瞭然。但凡你要進軍附加值比較高的產業,就不能不向權力俯首稱臣,以巨額租金和自身尊嚴為代價,置換准入證,置換要素資源。趨利之心,人皆有之;相關產業的席位永遠有限,想進軍相關產業的人則近乎無限。這就注定了尋租成本的居高不下;注定了高踞產業上游的權力之手,與奔走於產業中下游的民營企業家之間絕對的不對等的地位,他們除了死心塌地地為權力之手充當苦力,幾乎就沒有別的選擇。他們光鮮的衣著和燦爛的笑容的背後,該有著怎樣的辛酸和屈辱。

  知名學者吳思近年在推銷一個概念,叫做官家主義。

  套用吳思的概念,這樣的市場化,毋寧稱之為官家市場化。

  可見,民營企業家的原罪問題,孤立地考察是沒有任何意義的。民營企業家的原罪問題,本質上是官家市場化的原罪問題。民營企業家固然要為其原罪承擔其自身的責任,但若將其原罪僅僅歸咎於民營企業家,則未免是一種淺薄或者怯懦。

--原載:《每日經濟新聞》,2006-11-10
http://www.nbd.com.cn/_NewShow.aspx?D_ID=52347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中國窮人平均收入惡化  貧富差距持續擴大
世銀報告:中國10%人口平均收入下跌
寧方毅:論中國經濟問題
加中貿易獲利是誰
最熱視頻
【菁英論壇】江澤民之死 誰拔的管子
【晚間新聞】傳胡鑫宇血型罕見 大官急需器官
【新聞大家談】王維洛:中共濫採稀土釀惡果
【百年真相】無孔不入 蔣介石身邊藏「最大共諜」
【未解之謎】被刻意隱瞞的人類與UFO之戰?!
【馬克時空】B-21突襲者選擇性披露 意在「威懾」中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