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權壟斷利益集團:中國最大的禍害

胡星斗

人氣 4
標籤:

【大紀元12月20日訊】特權壟斷利益集團已經發展成為中國最大的禍害,破除特權壟斷利益集團是擺在中國政府面前的首要任務,也是清除中國現代化障礙的工作重點,是中國人民在新時期重中之重的艱難使命。

越多的特權壟斷的國有企業進入世界500強,中國的經濟現代化就越沒有希望。目前,中國的國有企業資產利潤率僅相當於發達國家大企業資產利潤率的1/10~1/100.國有企業的高成本、低效益極大地損害了國民的福利。

據鍾偉等人的《中國金融總體風險評估報告》:2002年,中國工商銀行的資產利潤率為0.13%,農業銀行為0.01%,中國銀行、建設銀行為0.14%,而花旗銀行為1.5%,滙豐銀行為1.77%.中國國有銀行的利潤率不及發達國家大銀行的1/10~1/100.2002年,中國四大銀行的不良貸款率為25.37%,如果使用國際通行的「五級分類法」,不良貸款率估計在35~40%.這還是在1998年財政向四大國有銀行注資2700億元,1999年通過四大資產管理公司剝離1.4萬億不良資產,2003年向銀行注資450億美元之後。2000年,世界前20家大銀行的不良貸款率是3.27%,花旗銀行2.7%,滙豐銀行3%,亞洲金融危機前東南亞國家銀行的不良貸款率也在6%以內,也就是說,中國國有銀行的不良貸款率是發達國家大銀行的10倍以上。

另據《法制日報》2006年11月30日報導,目前中國各銀行僅車貸呆壞賬就達1000多億,有的騙貸者從銀行騙取汽車消費貸款29筆,共計2000餘萬元,大多數都是內外勾結作案。29次騙貸竟然成功,並不能以銀行內控制度不嚴密來解釋,只能說明國有、官本位體制的醜陋本性。中國銀行香港分行總裁劉金寶,在擔任上海分行行長時,一年的交際費就達1個億,其車隊由10輛賓士車組成,經他批出的貸款壞賬高達960多億元。

不僅國有銀行憑藉特權壟斷,尚且壞賬累累,而且國有券商、國有基金、國有股市皆是黑幕重重。據袁劍《中國證券市場批判》(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4.12.1):至2002年5月,中國118家證券公司擁有淨資產917億,但不良資產比例達50%;至2002年11月,各證券公司年度虧損220億,而按照百富勤的估計,虧損為400億,至2004年券商壞賬已達900億,中國券商實際上已經破產,只不過,地方政府在為破產的證券公司兜底,萬國證券倒閉了,上海市財政兜著。即使現在隨著股權分置改革,券商又可挽回一點敗局,但「掙錢了歸自己,賠本了歸國家」的體制註定了證券公司未來仍然是虧本的命運。

據2005.11.16《今日關注》:2005年上半年中國基金六成虧損,但基金管理公司的管理費收入猛增,具有可比性的31家公司的管理費收入同比增長幅度達67.8%,有7家超過100%.中國採用的是有別於發達國家公司型基金的契約型基金,按基金淨值1.5%提取固定比例的管理費,不管基金賺錢賠錢,只要錢過手,就留下巨額費用。基金管理者成為不受利益相關者監控的特殊群體,沒有規範的資訊披露,沒有任何措施制約內部人的交易。

另據報導:美國上市公司每年紅利大大超過從股市中的融資額,而中國上市公司大多不派發紅利,上市公司的利潤率僅為發達國家的1/10~1/100.由於中國股市是為幫助國有企業脫困而建立的,十幾年來,上千家國有企業得救了,但數千萬股民90%多賠得血本無歸,損失上萬億元。美國安然公司醜聞曝光後,在特定時期購進安然股票者可獲得總額近40億美元的賠償,可誰會為被誤導、被欺騙、被坐莊操控的中國股民賠償呢?

中國的特權壟斷企業還有中國國電、中國石油、中國石化、中國航空、中國煙草、中國電信等。據《南風窗》2006.1.1報導:國電公司等以不提供輸電通道等為要脅,對地方水電上劃、代管,地方電力資產被低價甚至零價格收購,鄉村小水電被無償移交,不准地方發電自用,只准發電後低價上網高價買回,上網下網的價格差有時能達10倍以上,地方一年損失幾百萬甚至幾千萬元,電力壟斷已經嚴重地侵犯了老少邊窮地區的合法利益,地方上再也沒有了發展小水電的積極性了。中國國電、南方電網在特權壟斷、電費普遍上漲的情況下,每年只有200多億的微薄利潤,資產回報率僅有1%,而發達國家乃至巴西的電力企業資產回報率也在9~11%.據南方都市報2004.6.27報導:國家電力公司一次內部幹部會議,3天的會議花了304萬元,平均每人每天8000多元。一個已經倒閉的電廠抄表工年收入10萬元,而他做的工作僅為每天抄4次電錶。

另據《南風窗》2006.11.16:國家電網公司正在以地方「倒逼」中央的方式推行特高壓輸電網,已經同24個省區直轄市簽定了電網發展和農村戶戶通工程紀要,以發展特高壓電網為條件,國家電網公司許以巨額投資建設地方電網。如此,試圖從技術上、體制上堵死地方電網發展的可能性,形成牢不可破的壟斷局面。但是,全國形成一張百萬伏特高壓電網隱藏著巨大的國家風險,一旦遇到軍事打擊或者事故,全國電力將陷入癱瘓,世界上沒有哪個大國是風險如此集中的,美國有三大電網、十大安全管理區,發達國家早已中斷了特高壓電網的研究,日本、俄羅斯等國的少量特高壓電網也在降壓運行。但中國發改委卻已經批准了特高壓試點專案,估計全國推廣後動態投資在8000億元,是三峽工程的3~4倍,卻不需要經過全國人大的討論與批准。

中國石油、中國石化憑藉國家政策優惠和石油開採權煉製權的壟斷,獲得巨大的不公平的利益。國際上原油資源從價稅率為10%,而中國僅為1.5%,石油公司不僅少交稅,而且成品油出口退稅,僅此一項,每年就有上百億元進賬。前段時間,中石油倒原油掙了1200億,接著成品油提價晚了,虧本了,國家就給補貼100億元,掙錢的時候是企業,陪了錢算國家的。而按照1994年實施的《國務院關於實行分稅制財政管理體制的決定》,1993年以前註冊的國有全資企業稅後利潤不上繳,因此,中石油等企業壟斷全國的資源,稅後利潤卻可以留著自己用。

中國國有航空公司機人比為1:300~400,也就是每架飛機養著300到400人,發達國家僅為幾十人。儘管國有航空企業長期虧損嚴重,但仍然高工資高福利,管理人員年薪高達20萬~30萬元,解決虧損的措施僅僅是發文提高燃油附加費標準。某航空公司在長期虧損的情況下又為數萬名員工換制了價值達幾千元一套的新服裝,不知道這筆生意又誕生了多少富翁。

目前,世界上僅有十餘個國家實行煙草專賣制度,日本韓國等原來實行專賣制度的國家也早已改變。中國各地的煙草專賣局與煙草公司是「兩塊牌子一套人馬」,政企合一,既當運動員又當裁判員。煙草公司家底不清,連自己有多少贏利、多少虧損都弄不清。不允許煙農自由交易,以超低價剝奪煙農的利益;一些地方的煙草管理人員以檢查、涉嫌銷售假煙為名隨時查扣香煙,說罰就罰,銷售者有口難辯。許多地方煙草管理中層幹部的年收入達30萬元。
鐵路具有運力大、能耗低、污染小、占地少的比較優勢,屬於資源節約型、環境友好型產業,在中國理應高速發展,但中國目前鐵路運營里程僅7.2萬公里,尚未達到孫中山《建國方略》中憧憬的10萬公里,中國目前人均鐵路不足一支煙的長度,怪不得老百姓坐火車猶如受難旅程。美國有14家鐵路公司,他們按照市場機制合作運營鐵路,而中國的鐵道部就是全國唯一的壟斷性鐵路公司,各個鐵路局只是官僚體系中的行政下級,都不是獨立的法人,全國鐵路由鐵道部集中調度,統一核算,網運一體,業務混同,交易規則缺失,交易程式不透明,沒有明晰的財務清算規則,沒有透明的調度指揮系統,成本收益說不清楚,令外資和民資望而生畏,個別膽大的冒險而進,巨虧而出。

中國公路交通也是壁壘森嚴,企業要想異地開闢新線路,必須到異地審批,而出於保護本地區利益的考慮,各地交通部門總會使得外來企業知難而退。如果本省市客運企業想將線路延伸至外地,政府又擔心稅收外流,如此不但不能形成大交通的格局,而且老百姓不得不承受高票價、擁擠客運的苦楚。

特權壟斷還表現在電信、農用生產資料、殯葬等行業。中國電信曾經被世界組織評為競爭力倒數第一,服務質量倒數第一。中國農用生產資料的壟斷使得農民不堪忍受化肥、農機等的高價格,農業生產成本高昂,農民增收困難。中國農民要購買一台拖拉機,要比日本農民多付出10倍的糧食。據國家稅務總局一位副局長透露:中國的第一大稅種——增值稅的60%是由農民通過購買農業生產資料承擔的。

另據北京市殯葬管理處一位副處長對央視表示:壟斷的殯葬業利潤可達1000%~2000%,骨灰盒利潤300%.

據國家統計局2006年初公佈:電力、電信、金融、煙草等壟斷行業的平均工資是其他行業的2~3倍,加上工資外收入和福利,是其他行業的5~10倍。這些壟斷企業經常以虧損為由漲價,以維持壟斷收入,而成本由群眾買單。現在部分壟斷行業面對輿論的壓力,搞起了「減薪風暴」,但往往是明減暗增,譬如一些電力系統為職工繳存的住房公積金基數超過當地社會平均工資的3倍,因為個人繳多少,單位再補貼多少,職工的暗收入反而增加。

特權壟斷、官僚主義還造成了國有投資和國有企業的大浪費。據《南風窗》2004.8下報導:2003年經過對526個使用國債資金的城市基礎設施項目審計發現,在已經建成的320個專案中,有32個沒有運營,18個試運營,開開停停,69個沒有達到設計生產能力,34個存在嚴重問題,各項問題率達到50%.據世界銀行估計,中國從「七五」到「九五」,投資決策失誤率在30%.

一個個的國有投資黑洞數不勝數:廣州乙烯工程投資80億,無法形成規模;中州鋁廠投資19.8億,負債35.2億;中原制藥廠投資13.26億,負債30.6億;珠海機場投資95.6億,可沒有多少乘客;湖北荊襄化工投資40億,無人收場;二灘電站過木機道工程耗資12.6億元,被廢棄;川東天然氣氯堿工程損失13億元;黑龍江政府投資5.6億元的牡丹江煤氣工程因盲目建設、管理混亂而停產;黑龍江子午胎項目投資十幾億,建成後每年虧損3億元;瀋陽投資幾十億的渾南市場報廢;投資5億元建成的遼寧輪胎廠載重子午胎項目一運行就陷入了困境;吉林化工花幾十億元建成的阿爾法—高碳醇專案,產品沒有銷路,4萬職工下崗;投資30億的吉林1號工程「大液晶」專案剛建完即陷入困境……。

特權壟斷行業不僅包括國有壟斷企業,還包括權貴化的房地產企業。一些房地產商依靠官商勾結,大發利市,同時大規模地偷逃稅收。據財政部2006年發佈的第22號會計資訊質量檢查公告:2005年度檢查的39戶房地產企業少報收入84億元,少報利潤33億元,會計報表上的平均利潤率僅12.22%,而實際達26.79%,平均每戶少報利潤8500萬元,少交稅3800萬元(《深圳商報》2006.11.8)。從2002年至今,房地產業連續入選「中國十大暴利行業」,2004年大陸百富榜,房地產老闆占45%,2005年胡潤富豪榜前50位富豪中24位涉足房地產。但中國納稅500強中,房地產企業數僅占0.6%,納稅額僅占0.3%.國稅總局的調查顯示,偷漏稅中房地產企業占90%,北京欠稅企業所欠稅金的80%是房地產企業所欠(《法制晚報》2006.9.6)。在房地產的開發中,政府是無本萬利者,稅費成本占房價的50%,房地產商是一本萬利者,房地產利潤占25%以上,由於房地產的資金80%來源於銀行貸款,使用了極高的財務杠杆,所以房地產商的資本利潤率在100~200%以上。

特權集團消耗了中國巨大的國力。據《檢察風雲》2006年第19期報導:目前,幹部公費出國消耗財政費用3000億元,2004年公車財政支出4085億元,公款吃喝3000億~3500億元。以上「三公」消費占中國財政支出的1/3以上。據《新快報》2005.3.29報導:廣州市政府辦公廳177人,擁有172輛公車;科技局日常公用支出1.58億元;交委的行政編制81人,車輛保險費就達113萬;工商局的臺式電腦預算竟達2.5萬元一台。鄭州市惠濟區耗資6億元建成「世界第一區政府」的六幢辦公樓,而該區年財政收入僅2億元。浙江安吉縣透支十年財力,建成30萬平米的政府大樓,縣城中心的廣場投資1.2億,面積相當於天安們廣場的3/5.

在芬蘭,僅總統、總理、外長、內務部長、國防部長5人配備專車,而且公車僅限於公務使用。在韓國首都首爾市,僅有4輛公車。義大利一個市長乘公車到百里之外辦私事,被判刑6個月。在北歐國家,任何一位政府官員公務宴請的功能表和費用以及出差的報銷清單都可以在網上查到。有一位高官僅僅因為公務宴請時多上了一道鵝肝,就被媒體揭發而丟官。3名英國議員到日本出差,為了觀光東京,多住了一夜,被報紙揭發,3人不僅全部吐出了住宿費,而且全部辭職。德國央行行長韋爾特克攜家人赴柏林出席歐元誕生儀式,住進了豪華酒店,費用由德累斯頓銀行埋單,媒體披露後,輿論大嘩,韋爾特克馬上道歉,支付了一半的費用,並且辭職。美國俄亥俄州州長塔夫脫因為收受價值5800美元的禮物未向監督部門報告而被起訴,禮物包括兩趟價值100美元的高爾夫旅行,接受了曲棍球賽的門票和免費的宴會。
而在中國,一方面特權壟斷造成了巨大的損失,另一方面醫療、教育、環保等成為無米之炊。中國的衛生公平性在世界191個國家中位列倒數第四,政府曾經提出的「到2000年人人享有衛生保健」、「到2000年在多數地區建立農村合作醫療制度」,皆沒有實現。2005年,政府投入的醫療費用中80%被850萬黨政幹部所佔用(《社會科學報》2006.11.9)。從1991年至2000年,政府撥付的合作醫療經費全國農民分攤下來每人每年僅1分錢(《當代中國研究》2003.No.4)。據北大醫學部2005年對河北的調查,農民從新型合作醫療中得到的報銷額僅為大病花費的8%(《社會科學報》2006.2.2)。衛生部一位副部長在新聞發佈會上說:在中西部地區,因為看不起病、住不起醫院、死在家裏的人估計有六到八成(《深圳商報》2005.7.30)。

2005年之前,慈善事業也被特權壟斷著,2005年8月中國才有了第一家私立基金會——「香江社會救助基金會」。美國現有慈善機構超過120萬家,每年慈善公益捐款6700億美元。而中國過去只有官辦慈善機構100餘家。中國人均捐款是美國人的萬分之二點四,中國的捐款中企業家捐款僅占15%,99%的企業從未捐過款。

目前,中國的社會保障支出占財政支出12%,而且其中相當部分用於維持官僚機構的運轉,而歐美社會保障支出占財政支出都在45%以上。中國的低保,2004年中央財政負擔105億元,地方財政支出173億,還不及公款吃喝費用的1/10.

在教育方面,根據2004.10《「我國教育公平的理論與現實」學術研討會論文集》中的研究:國家重點院校黨政幹部子女與工人子女、農民子女的入學機會差距是31.7:4:1,也就是說,幹部子女的實際入學機會是農民子弟的31.7倍,是工人子弟的7.9倍。

據《南風窗》2005.7上報導:2004年的調查顯示,超過50%的農村中小學基本運行經費難以保證,超過40%的小學使用危房,40%的小學缺少課桌板凳,接近40%的農村小學交不起電費,有電不敢開電燈。

目前,中國人口占世界的22%,中國的教育經費占世界的1%,衛生經費占世界的2%.中央黨校的一位教授指出:中國的國家民生支出占GDP的比例為全球倒數第一。儘管如此,中國財政預算內教育經費占GDP的比例近幾年仍然連年下降,2002年為3.32%,2003年為3.28%,2004年為2.79%(《法制晚報》2006.6.27)。

在中國,不僅教育倍受特權坑害之苦,而且學術也成為特權的奴僕。55年來,北大物理系培養了22位元院士,不帶官職的僅4位。以51屆入學的為例,4名院士中3名是部長(范良藻《如何辦好大學——致母校清華、北大的公開信》)。

在環境、資源方面,中國同樣受到特權的威脅,如果不能改變官本位的制度,建立公民社會、公民文化,那麼環境惡化的狀況是不可能從根本上改變的。改革開放以來,中國還沒有哪一年完成了生態環境方面的指標。2005年瑞士達沃斯公佈的環境可持續指數,中國在144個國家中位列倒數第12位。

中國已經清查出3000多座「四無」(無立項、無設計、無驗收、無管理)的水電站,幾十年來水庫移民近2000萬人。一些特權單位利用農民的不知情和弱勢地位強行推進各項工程,工程上馬、竣工之時,往往就是當地百姓受苦、上訪之日。建一個工程,留一堆社會後遺症。大多數工程沒有像樣的「可行性報告」,唯有長官意志,下級的設計院、研究院不可能得出不可行的報告。一些地方對不同意見的專家也進行排斥打擊。而農民在各項工程中失去了土地,得到的補償僅為賣地款5~10%,村集體得到25~30%,由村幹部掌握。農民因失去土地,十多年來損失10~20萬億元。

目前,北京有5000餘家各級政府駐京辦,如果加上國企等的駐京辦超過1萬家。這些駐京辦都是為特權人員服務的,老百姓是沾不上邊的,駐京辦每年用在疏通關係上的灰色經費在200億元以上(《法制晚報》2006.9.4)。

特權壟斷也使得中國淪為世界的打工崽。由於國有大銀行不屑於為小企業服務,不給小企業貸款,而能夠為小企業服務的中小銀行、私人銀行又不允許存在,加上小企業沒有技術創新能力,沒有自主知識產權,企業稅賦之重居世界第二,企業的利潤率微薄,沒有資金投入到研發之中,因此,中國只能成為世界廉價的加工業基地,小企業無法發展壯大。據報導:美國擁有中小銀行7000餘家,中國企業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僅為萬分之三,擁有專利的僅為百分之一。所以,中國一方面是國有壟斷,越來越多的壟斷國企進入了世界500強,使得國民福利受損,另一方面是漫山遍野的小企業,整個珠江三角洲上百萬個企業的產值之和也僅相當於一個跨國大公司的產值。

特權壟斷還可能造成新農村建設的失敗。農民應當是新農村建設的主體,但目前由於農村處於金融真空的狀態,國有大銀行不願意也不可能為農民貸款,農村的土地、宅基地由於是集體所有,實質是國有壟斷,不能夠抵押,承包的土地也不能改變用途,所以,農民已經沒有了創業的可能。新農村建設只能淪為地方政府的政績工程。臺灣有農會,農會有信用部,信用部可以給農民貸款;美國有信用合作社11500家,可是中國目前有誰給農民貸款?農村合作信用社也產權不清,壞賬率達56%,而且一直為地方政府所控制。農民已經無法在農村創業,只能流落到城市,成為苦力和打工崽。而由於戶籍制度的藩籬,農民工又只能年復一年地回到農村。

特權壟斷已經成為中國劇烈的心痛。國家權力部門化,部門權力利益化,部門利益法制化,目前醞釀中的反壟斷法由於權貴們的遊說已經刪除了反行政壟斷的內容,而廣大的平民百姓又憑什麼去跟權貴們博弈呢?憑什麼去阻止立法擴權、立法侵權、立法違憲呢?

破除特權壟斷是胡錦濤溫家寶政府的第一任務。中國對之寄予厚望。

轉自《新世紀新聞網》(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討論:中共政權不改革 年輕高官難作為
胡星斗、任華:廢除信訪制度建議書
討論:中國的教育走出危機的出路
胡星斗:中國——動亂的威脅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北京疫情炸開 清零一大圈後回原點
【菁英論壇】江澤民之死 誰拔的管子
【晚間新聞】傳胡鑫宇血型罕見 大官急需器官
【新聞大家談】王維洛:中共濫採稀土釀惡果
【百年真相】無孔不入 蔣介石身邊藏「最大共諜」
【未解之謎】被刻意隱瞞的人類與UFO之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