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耿松:中共官僚的「雞的屁」主義

呂耿松

人氣 7
標籤:

【大紀元12月8日訊】「雞的屁」主義是中共官僚向上爬的敲門磚,是產生腐敗的源泉,也是老百姓受苦受難的根源。為了它,官員們信口雌黃,把沒的說成有的,把白的說成是黑的,把黃的說成是紅的,把圓的說成是方的;為了它,農民祖祖輩輩耕種的土地被強圈,工人幾代人賴以生存的工廠被拍賣,市民傾其一生積蓄購買的房產被強拆。可以說,為了「雞的屁」,喪心病狂的官僚們什麼傷天害理的事都做得出來。

「雞的屁」是GDP 的諧音,老百姓為了對其表示蔑視和憎恨,用了這個諧音,藉以調侃。GDP 即英文(gross domestic product )的縮寫,也叫國內生產總值。這是一個經濟學的專用名詞,是指在一個國家或地區範圍所有居民在一定時期內生產與經營活動的最終成果和提供的勞務價值。它是反映經濟活動的綜合性指標,其增長率也就是經濟增長率。GDP 由第一產業即農業、第二產業即工業和建築業、第三產業即服務業、交通業、郵電通訊業、商業、金融保險業、房地產業、科教文衛、體育、國家機關、社會團體等三次產業增加值組成,將三次產業增加值加總即為GDP 。一般來說,國內生產總值有三種形態,即價值形態、收入形態和產品形態。

GDP 是宏觀經濟中最受關注的經濟統計數字,因為它被認為是衡量國民經濟發展情況最重要的一個指標。我國國家統計局每年公佈GDP 數據是怎麼得到的呢?據國家統計局國民經濟核算司司長許憲春博士說,GDP 計算需要經過以下幾個過程:初步估計過程、初步核實過程和最終核實過程。初步估計過程一般在每年年終和次年年初進行。它得到的年度GDP 數據只是一個初步數,這個數據有待於獲得較充分的資料後進行核實。初步核實過程一般在次年的第二季度進行。初步核實所獲得的GDP 數據更準確些,但因仍缺少GDP 核算所需要的許多重要資料,因此相應的數據尚需要進一步核實。最終核實過程一般在次年的第四季度進行。這時,GDP 核算所需要的和所能搜集到的各種統計資料、會計決算資料和行政管理資料基本齊備。

據有關專家估計,我國市場交易中的無效成本占GDP 的比重至少為10 %—20 %。國家統計局作為GDP發佈的權威機構至今從未公佈過這一數據。無效成本是經濟學名詞,國家統計局在統計GDP 時從未使用過這個術語。有關專家指出,我國每年因為逃廢債務造成的直接損失約1800 億元。又據國家工商總局統計,由於合同欺詐造成的直接損失約55 億元,還有產品質量低劣和制假售假造成的各種損失至少有2000 億元,由於三角債和現款交易增加的財務費用約為2000 億元,由於不合理的稅外收費和不必要的審批造成的各種費用約3000 億元,另外還有逃騙稅款損失以及發現的腐敗損失等,正是這些因素造成無效成本佔了國內生產總值的比重至少為10 %—20 %。這些統計還不包括各級政府官員的弄虛作假。因此,GDP 雖然是衡量國民經濟發展情況最重要的一個指標,但中國的GDP 虛假的成份太多,說它是「雞的屁」(即空穴來風)也並不過份。

有個笑話,可以加深人們對「雞的屁」的理解。有兩個經濟學研究生某甲和某乙,兩人在路上走,發現一堆狗屎。某甲對某乙說:你把它吃了,我給你 5000萬。某乙一聽,這麼容易就賺 5000萬,臭就臭點吧,大不了拿了錢去洗胃,於是就把狗屎吃了。兩人繼續走,心裡都有點不平衡,某甲白白損失了 5000萬,什麼也沒撈著。某乙雖說賺了 5000萬,但是吃了狗屎心裡總感到不是滋味。這時兩人又發現一堆狗屎,某乙終於找到了平衡,對某甲說:你把它吃了,我也給你 5000萬。某甲一想損失的 5000萬能賺回來,吃就吃吧,某乙不是也吃了嗎?於是也把狗屎吃了。按理說這下兩人該平衡了,但是他們越琢磨越覺得不對勁: 鬧了半天什麼也沒有得到,白白的吃了兩堆狗屎,資本卻一點也沒有增加。 他們怎麼也想不通,只好去請他們的導師。導師聽了後,舉起兩根手指頭,無比激動地說:”1 個億啊!1個億啊!我親愛的同學,我代表祖國和人民感謝你們,你們僅僅吃了兩堆狗屎,就為國家創造了一個億的 GDP!” 沒有生產,沒有創造,沒有開發,有的只是虛無的資本累積—— 這就是當前中國的GDP 神話。

從理論上來說,一個地區的GDP 代表著這個地區的經濟增長率,也代表著這個地區的官員的政績。也正因為如此,創造GDP 也就成了官員們追逐的目標,成了他們向上爬的敲門磚。於是,國計民生被拋到九霄雲外,GDP 真的成了「雞的屁」。我們不止一次從國內媒體上看到過、聽到這樣的報道:某某鄉的書記鄉長向縣裡匯報該鄉的GDP ,第一年如實匯報,結果書記鄉長因”不稱職”被撤職;第二年新來的書記鄉長匯報時加了點水分,雖然沒有被撤職,但也受到警告處分;第三年書記鄉長吸取”教訓”,把GDP 誇大三四倍,結果受到表揚,但與別人比起來,仍嫌不夠膽大;第四年書記鄉長”與時俱進”,把GDP 提高到五倍以上,於是書記鄉長雙雙陞遷,他們所任職的鄉也一躍成為億元鄉、十億元鄉,如此等。遼寧省阜新蒙古族自治縣在考核春季造林成果時,採用先進的GPS 衛星定位測量儀進行實測,結果顯示,全縣35 個鄉鎮100 %存在虛報現象,其中虛報率在20 %以內的鄉鎮有10 個;在21 %至40 %的鄉鎮有12 個;41 %以上的鄉鎮多達13 個(植樹造林是該縣GDP 的一項指標)。湖北省監利縣棋盤鄉原黨委書記李昌平幾年前在上書國務院領導時說:”現在真話無處說,上級領導只聽農民增收就高興,匯報農民減收就批評人……作為一名基層幹部,不出假典型,不出假數字,不違心做事,做實事求是的幹部,真是太難太難了。”他認為出現這種現象的根本原因就在於”政績”可以保官,”政績”可以陞官。下級幹部如此,上級領導也是如此。”共同的利益”產生了一個虛假的”政績”鏈,一方面是下級官員虛報”政績”,一方面是上級官員明知有假也相信,甚至還幫著吹噓。在去年的”兩會”上, 國家統計局局長李德水披露, 2004年中國國內生產總值按國家統計局的統計為 13.65萬億元,比上年增長 9.5%。但是,各省區市上報的全年 GDP——國內生產總值匯總數據,卻比國家統計局公佈的數字高出 3.9 個百分點,總量差距高達26582 億元。

國家以GDP 來考核各地經濟發展的情況,這本來也是國際上通行的一個方法,但各地歪嘴和尚念錯了經,把虛報GDP 作為陞官發財的一種手段。現在虛報GDP 一般都是”一把手工程”,由上到下,層層下壓,層層下指標,只要敢吹,什麼都可以吹。所以GDP 成了官場的一時尚,一種”主義”,老百姓輕蔑地稱其為”雞的屁主義”。

(原載《民主論壇》2006 年12 月7 日)(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天網快訊:朱虞夫、王富華、程阿惠已獲釋
呂耿松 : 政府豈能充當「護污保鏢」
呂耿松:反對「官員經濟適用房」 杭州農民再次進京告狀
中國維權大事記:2006年09/20~10/20
最熱視頻
【微視頻】企圖拐走白紙革命 海外左派失敗
【晚間新聞】武漢大學學生冒雨聚集 抗議封校
【全球新聞】布林肯訪中將支持中國抗議群眾
【軍事熱點】烏軍跨越第聶伯河 俄羅斯人開始厭倦戰爭
【秦鵬直播】習悼江? 四大盤算恐落空
【菁英論壇】中國足球自毀三階段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