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羽良:石門夜雨

張羽良
【字號】    
   標籤: tags:

夜闌漫步石門道,孤星漸隱新月微;壩堤邊上倚欄立,人語正寂。

遠火連天景依舊,風不定,雨相和。

思前事,不記離別為何因;紹華總難留,歡情終易老。

緣生緣滅迷中人,紅塵深處忘真心;情深必墜今方悟,說與誰聽?

雨歇,殘葉才掩落花徑;回首望天涯,不醒來時路。@*

2005年7月12日成稿,2006年2月16日改寫(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臘梅將謝,山櫻花接下花神從臘梅交遞的棒子,喜氣洋洋地開的正鬧。雖然還是農曆大寒的節氣裡,怒放的山櫻卻帶來了早春的消息,也告訴人們一年即將復始,萬物又將更新。
  • 【大紀元時報記者張羽良綜合報導】21日下午宣布參選下一任台北市長的台北市副市長葉金川表示,他已經打電話向市長馬英九報告參選意願。葉金川說,歐晉德的長處他都有,和其他目前有意願參選台北市長的人選相較,自己也毫不遜色,因此參選台北市長,是當仁不讓。
  • 「再見了,小弟。多保重呀!」隨著公車遠去的聲音,仍在記億中縈迴,未曾消失。算來是20多年前的事了!那時獨自在彰化求學,初次離家也說不上是自閉些或是不適應,有點不太習慣與人交往和說話。總是活在一個人的世界裡,一個人用餐、一個人踩街、一個人看電影、一個人彈吉他或胡思亂想。
  • 向來將「謊言說多了,就變成真理」奉為圭臬的中共政權,絕不敢也不願意放鬆對輿論的監控與箝制。因為從它起家到今天,所有在中國走過的歷史,無一不是建構在它編造的謊言之下,它要敢放鬆言論自由,那得等到它培養出,面對「亡黨」的勇氣才行。
  • 初到朋友的朋友家作客,一下車在門口庭院見到這幅天然的山水畫景,我如獲至寶般的拿起相機按下了快門。
  • 在烏雲蔽日的時候仰望天空,你會覺得天空是灰色的;一樣的場景你若正坐在剛起飛的飛機上,不一會兒,當飛機穿過厚厚的雲層,你會看見天空是耀眼的藍色,陽光正燦爛。從雲的上面與下面,你看到不同的兩種景色。
  • 踏入校長室,掛在辦公室牆上的「人為善福雖未至,禍已遠離;人為惡禍雖未至,福已遠離」這幅對聯即迎面而來,就和初見張美貞,見她在主持會議發言中,首先就對全校老師們表達感恩之意,感謝有老師們的認同與配合,才能順利推展自己的教育理念一樣,這兩件事都令人印象深刻。
  • 匪為強樑土匪之義,在台灣出生,歷經兩蔣統治時期成長,對海峽對岸的大陸政權向來被教育以共匪稱之;如今台灣早已走出戒嚴時期,海峽對岸的經濟環境也因外資的加持而似乎移形變貌,共匪一詞在台灣已少有人提起,但共匪真的不存在了嗎?
  • 偕妻走在人潮熙攘的內灣小城,沿途的叫賣聲和逛街的人潮與往常並沒什麼不同,正因為沒什麼不同,才讓手提著狗狗造型燈籠的妻顯得與眾不同。從某個經過的店家裡傳出這樣的聲音:「今年總算看見有人提燈籠了!」這句話頗堪玩味,在元宵節的前夕又是週末夜晚,我們似乎真是小城裡唯一記得提燈籠的人!
  • 寒流來襲細雨紛飛,擋不住我們誠摯的熱情,路邊摘採的竽葉成了臨時的雨傘,那感覺好像又回到了沒有雨傘的小時候,我們開懷大笑一如兒時。這一切只因今天是北河村這個小山村的大日子,土地公的新家落成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