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風風雨雨 (7)

陳建國
font print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

七.釋放數天後再次被拘留

11月22日,新城派出所再次把我關押——留置。他們說我和沈雪梅串聯,有什麼密謀。事實上我和她只通一次電話,只說了三句話,也沒有涉及法輪功的,完全沒有什麼密謀。說我借錢又準備去北京或廣州九運會鬧事,借錢是我個人的事,去那裏就還沒有計劃。他們最主要的原因是九運會賽期,怕我們走出去,所以把我們關起來。當時我家人很緊張,剛剛從三水回來,什麼事也沒做,無名白事又抓了去,他們為我去公安局,市信訪辦要人,把意見反映到省人大。他們解釋是雲浮市委書記溫耀深、羅定市委書記鍾德標(現因貪污受賄被判監入獄)和羅定市長李堯坤的意思,主要預防我們再走出去,如果再走出去的話,江澤民都要點名批評羅定,雲浮市委書記、羅定市委書記可能都要下臺。這不是將他們的壓力轉到我們的痛苦之上嗎?這樣不合法、不合理的處罰我當然不接受,這樣簡直無法無天。當天我開始絕食。

11月24日,公安局定下行政拘留我們十五天。當時見到沈雪梅,她也是這樣嫌疑抓來這裏留置的。中午,我們被送進行拘所。

11月26日,被強制灌粥水。

11月27日,公安局譚伯勇和我父親來看我,父親說公安局給他看了中央文件,要嚴厲打擊法輪功,如果我不轉化就會被判刑十五年。譚伯勇也說:「我只要在法院、檢察院上簽字你不轉化就可以了。」這樣使我更加要絕食下去,抵制判十五年。但是拘留所的幹警就勸我吃飯。不會判十五年的。

11月28日,公安局譚伯勇向我解釋,不會判十五年,因為我剛剛勞教回來,行拘期滿就會釋放。晚,恢復進食。這次絕食時間持續六日。

12月2日,公安局提前釋放我,將我交給家人。叫家人看好我,說以後再叫我去雲浮洗腦班二個月,叫那些專家、教授給我們上課。這不是又把我關押起來。我不知道政府是不是隨隨便便關押一個人,剝奪公民的人身自由。

12月4日,沈雪梅也從行拘所釋放出來,和我一樣受監控。@*
(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3月28日,我和周潔蘭被公安局決定勞動教養一年和二年。下午送三水勞教所。
  • 3月31日,下午,我被分到七大隊二中隊,賈國棟分到七大隊三中隊。我到那裏時,原來已經有一個梅州的黃宇天在這裏了,他是二年期限(2000年2月25日至2002年2月24日)他比我早到這裏二十多天,有時也煉功,但要被吊在籃球架上。
  • 6月17日早,黃宇天叫我不要怕,把心定下來就會沒事的。但我始終邁不出那一步,只有痛在心裏,覺得自己沒做好,連這一點痛苦都有忍受不了,對不起師父,特別想到師父辛辛苦苦來度我們,自己卻不行,禁不住掉下眼淚。
  • 12月11日,我調到二大二中專管隊。到這裏後,那些轉化的人就過來講他們那套邪悟。
  • 節後陸陸續續有個人清醒過來,認識到轉化是錯誤的
  • 3月29日,他們要我紮馬,蹲紮四平馬,說要強健我的身體。說不能讓我有好日子過,除非是轉化。不過,這一切他們沒有使我屈服,反而使他們都很佩服我的忍耐能力。
  • 4月中旬,廣州槎頭婦教所的女的帶到這裏被幫教,中隊的攻堅組去做幫教轉化工作,都做不動,原因是師父在4月10日出一篇《建議》的經文。
  • 6月3日晚,謝純澤從禁閉室出來,調到四分所二大隊,和我同一個分所。聽說他在禁閉室也是絕食,馬立明所長找過他談話,他要求解除禁閉才進食。所以所部就調他出來了。
  • 5月28日,由於受已轉化的提醒我,說我的期限不能任由勞教所延下去,到七、八月快到期時要向所部報告,因中國政府曾經向世界承諾過,不會抓單純修煉法輪功的勞教或判刑,他們是沒有理由無限的延長你的勞教期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