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尼日爾河三日游

麥克格瑞枸(Patricia Mcgrego)

尼日爾河:漁夫每日的交通工具(麥克格瑞枸提供)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月28日訊】到廷佈克圖(Timbuktu)的方法有三種:陸路、河運和空運,而其中最有趣的就是搭乘動力化的松木筏順著尼日爾河旅行。冒險從馬利(Mali)的科那(Konna)港口開始,船上裝載了野營和烹調的設備、食品和行李,而上船的梯板只是塊厚木板。

這松木筏是當地製作的小船,船上有擋陽光的蓆子棚頂。前面四分之三是放著坐墊的座位區,踏腳處比在飛機上大。小船的剩餘空間則是一個烹調區、引擎「室」和在很後方的倉庫間。唯一可以行動的方式是沿著外圍只有腳板寬的狹小通道走動。熟悉沿著船邊行動以後,很重要的要訣是握住連接至船頂的竹竿,然後像螃蟹般爬到船的後方。

有時候水波會起伏不定,「如果您跌入水中,您可以爬上最近的岸。」這句話是真的,但它絕不適用于所有狀況。位在船身最後方的「廁所」門很難打開,而且和第二艘船相距甚遠,所以沒有人進廁所會關門,因為哪個人會看你?

這項旅行最好的時間長度是兩天半,所以廚師會在船上準備早餐和午餐。當食物和開水壺互相傳遞時,二艘小船會儘可能地緊靠在一起。簡單的法國麵包、果醬、拿提拉(Nutella,巧克力榛果起士凍餅)以及「微笑母牛」的乳酪(”Laughing Cow” cheese)當早餐,各式各樣的魚罐頭則是加在午餐中。導遊沿著船的邊緣為我們傾倒滾燙的開水來泡茶或咖啡。由於我們旅遊時剛好是西瓜季節,因此我們總以它為點心。

在尼日爾划船是一種風景旅行。那裡有草、低樹和大量鳥群。令人驚訝的有胸前藍綠色的歐亞金絲雀(Eurasian roller)、非洲獵鷹(African herrier)、牛背鷺(cattle egret)、到處飛撲的黃色主教白鷺(yellow bishops)和少數藍白色翠鳥(kingfishers)。

孩子從岸邊的村莊泥地上揮手、大聲問候。因為他們沒有「外國人」的詞,導遊對我們最貼切的翻譯是「白人」,這與我們的膚色相關。婦女停止搗小米向我們揮手,在獨木舟上的漁夫揮著手卻毫不影響划船。緊鄰岸邊,漁夫爲了吸引尼羅鳥類而撒網,但這些網通常會攔住鯰魚。另外,他們還會用發動機的泵浦來載運水灌溉稻田。班巴拉族(Bambara)的農夫站在深及腰部的稻田裡收割稻米,有多少人從那裡傳染到麥地那龍綫蟲(Guinea worm)?

當我們路過時,大家正準備回家,漁夫用漿划叫做「你好」(Ca Va,法文)的獨木舟。在黃昏時到達露營地是很重要的,帳篷和烹調區域必須在太陽下山之前架設好。晚餐總是有美味的湯、法國麵包、肉盤和點心。在星空下有好夥伴的陪伴, 品嚐起來特別可口。帳篷頂為網狀,方便我們躺在床上看星星。這將是個豐沛的雨季而且河水水位很高。對我們而言不幸地,河馬會游到淺池塘。要是在旱季,我們可以開車橫跨代比湖(Lake Debu)。

根據部落人說法,尼日爾河是「河的母親」、「命脈」或「母親」,所以他們很尊敬它。撒哈拉大沙漠正慢慢地侵入尼日爾河,最終將堵塞這個生活的來源。每次國際會談都沒什麼建設性,但肯定的是-現在就需要做些事,而事情需要某人來做,這樣又回到了老掉牙的的問題,那就是:誰來做?(蘇非雅編譯)

英文原文網址:http://www.theepochtimes.com/news/6-1-26/37398.html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6-02-28 3:2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