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欣賞】集賢賓.退隱(五)

(之五:青哥兒、尾聲)
作者:歲 寒

圖為清 顧澐《山水冊.小靈鷲山館圖》。(公有領域)

  人氣: 86
【字號】    
   標籤: tags:

王實甫《[商調] 集賢賓.退隱 (之五:青哥兒、尾聲)》

第十支曲[青哥兒]:

呀!
閒處歎蜂喧蜂喧蟻鬥,
靜中笑蝶訕蝶訕鶯羞。
你便有快馬,
難熬我這鈍炕頭。
見如今蔬果初熟,
濁酒新篘,
豆粥香浮。
大叫高謳,
睜著眼張著口盡胡謅,
這快活誰能夠!

恬靜裡,我竊笑蝴蝶們的譏諷、黃鶯們的嬌羞。圖為清 馬元馭《花卉冊.蜂蝶虞美人》。(公有領域)

第十一支曲[尾聲]:

醉時節盤陀石上眠,
飽時節婆娑松下走,
困時節布衲裡睡齁齁。
偶乘閒細將玄奧剖,
把至理一星星參透,
卻原來括乾坤物我總浮漚。

【作者簡介】

王實甫,一說名德信,大都(今北京)人。中國著名劇作《西廂記》的作者。散曲今存的只有小令一首、套曲三套(其中一套不全)。

【字句淺釋】

商調:元曲宮調之一。
集賢賓:曲牌的名字,也是這首套曲的名字和其中的第一支曲子。這首套曲包括十一支曲子,我們分五次向讀者介紹。
退隱:這首套曲的題目。
解題:這首套曲真實而形象地描述了王實甫晚年退隱後的閒適生活,表現了他當時的思想和情趣,不但在藝術上有很高的欣賞價值,在文學史上也有很高的參考價值。
訕:毀謗,嘲諷。
篘:讀抽,竹製的濾酒器;作動詞用即濾酒。
謳:歌唱。
謅:信口編造。
盤陀:形容石頭不平。
婆娑:(指樹時)枝葉茂盛分批的樣子。
衲:即「衲衣」或「百衲衣」,用許多小布片縫綴成的衣服。
齁齁:熟睡時的鼻息聲。
漚:讀歐,水泡;浮漚就是浮在水面上的水泡。

【全曲串講】

喝醉了時,不平整的大石上也能安眠。圖為明 錢穀《松陰趺坐軸》。(公有領域)

呀!
悠閒中我悲歎蜜蜂們的喧鬧、螞蟻們的爭鬥,
恬靜裡我竊笑蝴蝶們的譏諷、黃鶯們的嬌羞。
就算你騎上疾馳的馬,
也比不過我坐上這房裡的熱炕頭。
現在你看我的蔬菜瓜果剛好成熟;
家釀濁酒剛才出篘;
豆子稀粥香溢氣浮。
我大聲叫喊高聲歌唱,
睜著眼睛、張著口即興亂講,
像這樣快活的事情有誰能夠!

喝醉了時,不平整的大石上也能安眠;
吃飽了時,枝葉扶疏的松樹下走一走;
睏倦了時,裹著一身布衲襖睡得鼾聲齁齁。
偶有閒暇,把玄妙深奧之理細細研究,
直到一點點的把至高的法理參悟個透,
卻發現宇宙間一切事物和自我都只是海面上的浮漚!

【言外之意】

圖為清 顧澐《山水冊.小靈鷲山館圖》。(公有領域)

在第十支曲[青哥兒]裡,此曲作者在悠閒與恬靜中旁觀塵世中人,發現他們都像蜂爭蟻鬥似的爭奪名利,像蝶訕鶯羞似的互耍心機;他們就像騎著快馬整日奔馳,而作者卻毫不著急地坐在自己的熱炕上,誰更能持久呢?有些「如將富貴比貧賤,他在奔馳我在閒」的意味。作者又如數家珍似的把自己簡樸生活中的收穫大讚了一番,並且想說就說、想唱就唱,覺得自己的快樂真是誰也比不上。

在最後一首曲[尾聲]裡,作者向世人展示了一個隱者在言行和心靈上的昇華:歸隱是要求得身心的解脫,而作者是真正得到了這種解脫的人。閒適自然,隨遇而安;看透了小至人生、大至宇宙的極高法理的奧妙,明白了人生短暫、無常的理:就像那海面上浮著的水泡泡,一會兒浮現、一會兒又消失了。

人生如此短暫無常,它有什麼永恆的目標和歸宿嗎?作者似乎是有了肯定的答案了,但願每一位讀者也都有自己肯定的答案!

──轉自正見網(內容有刪節)


責任編輯:王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煉丹 中國畫
    人生短暫,每天都在消耗著生命,得有一個長治久安的辦法。因此作者希望有一天能自由地進山修道,煉成仙丹,永離煩惱。至於常人不能理解、譏諷嘲笑,那又何足掛齒,由它去吧!
  • 要做好人,從來就是受歡迎的事,因爲那樣對所有的人都有利啊!可今天就有人專門打殺好人!
  • 世間人心險惡,人海風波濁浪翻滾;世人對未來的奢望,乃至已在手中的榮華富貴,實質上與南柯一夢沒有兩樣。但真能參破這白日夢的又有幾人呢?
  • 陶弘景「山中宰相」式的處境並非他的意願,更非他的追求。他是一個道家的真隱者,從青少年時代就決心修煉、成道。後來受皇帝信任和委託,也不過是天命使然,自己順應天命而已。
  • 杏花村、瘦竹疏梅,烘托出一種田園風韻和清新恬淡、飄逸高雅的隱居情趣。自耕自種、自己收穫,完全的自食其力。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