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文化】海的女兒(3)

── 安徒生童話
  人氣: 10
【字號】    
   標籤: tags:

當她看到那王子的宮殿的時候,太陽還沒有升起來。她莊嚴地走上那大理石台階。

月亮照得透明,非常美麗。小人魚喝下那服強烈的藥劑。她馬上覺到好像有一柄兩面都快的刀子劈開了她纖細的身體。她馬上昏了。倒下來好像死去一樣。當太陽照到海上的時候,她才醒過來,她感到一陣劇痛。這時有一位年輕貌美的王子正立在她的面前。他烏黑的眼珠正在望著她,弄得她不好意思地低下頭來。這時她發現她的魚尾已經沒有了,而獲得一雙只有少女才有的、最美麗的小小白腿。可是她沒有穿衣服,所以她用她濃密的長頭髮來掩住自己的身體。王子問她是誰,怎樣到這兒來的。她用她深藍色的眼睛溫柔而又悲哀地望著他,因為她現在已經不會講話了。他挽著她的手,把她領進宮殿裏去。正如那巫婆以前跟她講過的一樣,她覺得每一步都好像是在錐子和利刀上行走。可是她情願忍受這苦痛。她挽著王子的手臂,走起路來輕盈得像一個水泡。他和所有的人望著她這文雅輕盈的步子,感到驚奇。

現在她穿上了絲綢和細紗做的貴重衣服。她是宮裏一個最美麗的人,然而她是一個啞巴,既不能唱歌。也不能講話。漂亮的女奴隸,穿著絲綢,戴著金銀飾物,走上前來,為王子和他的父母唱著歌。有一個奴隸唱得最迷人,王子不禁鼓起掌來,對她發出微笑。

這時小人魚就感到一陣悲哀。她知道,有個時候她的歌聲比那種歌聲要美得多!她想:“啊!只願他知道,為了要和他在一起,我永遠犧牲了我的聲音!”

現在奴隸們跟著美妙的音樂,跳起優雅的、輕飄飄的舞來。這時小人魚就舉起她一雙美麗的、白嫩的手,用腳尖站著,在地板上輕盈地跳著舞──從來還沒有人這樣舞過。她的每一個動作都襯托出她的美。她的眼珠比奴隸們的歌聲更能打動人的心坎。

大家都看得入了迷,特別是那位王於──他把她叫做他的“孤兒”。她不停地舞著,雖然每次當她的腳接觸到地面的時候,她就像是在快利的刀上行走一樣。王子說,她此後應該永遠跟他在一起;因此她就得到了許可睡在他門外的一個天鵝絨的墊子上面。

他叫人為她做了一套男子穿的衣服,好使她可以陪他騎著馬同行。他們走過香氣撲鼻的樹林,綠色的樹枝掃過他們的肩膀,鳥兒在新鮮的葉子後面唱著歌。她和王子爬上高山。雖然她纖細的腳已經流出血來,而且也叫大家都看見了,她仍然只是大笑,繼續伴隨著他,一直到他們看到雲塊在下面移動、像一群向遙遠國家飛去的小鳥為止。

在王子的宮殿裏,夜裏大家都睡了以後,她就向那寬大的台階走去。為了使她那雙發燒的腳可以感到一點清涼,她就站進寒冷的海水裏。這時她不禁想起了住在海底的人們。

有一天夜裏,她的姐姐們手挽著手浮過來了。她們一面在水上游泳,一面唱出淒愴的歌。這時她就向她們招手。她們認出了她;她們說她曾經多麼叫她們難過。這次以後,她們每天晚上都來看她。有一晚,她遙遠地看到了多年不曾浮出海面的老祖母和戴著王冠的海王。他們對她伸出手來,但他們不像她的那些姐姐,沒有敢遊近地面。

王子一天比一天更愛她。他像愛一個親熱的好孩子那樣愛她,但是他從來沒有娶她為皇后的思想。然而她必須做他的妻子,否則她就不能得到一個不滅的靈魂,而且會在他結婚的頭一個早上就變成海上的泡沫。

“在所有的人中,你是最愛我的嗎?”當他把她抱進懷裏吻她前額的時候,小人魚的眼睛似乎在這樣說。

“是的,你是我最親愛的人!”王子說,“因為你在一切人中有一顆最善良的心。你對我是最親愛的,你很像我某次看到過的一個年輕女子,可是我永遠再也看不見她了。那時我是坐在一艘船上──這船已經沉了。巨浪把我推到一個神廟旁的岸上。有幾個年輕女子在那兒作祈禱。她們最年輕的一位在岸旁發現了我,因此救了我的生命。我只看到過她兩次:她是我在這世界上能夠愛的唯一的人,但是你很像她,你幾乎代替了她留在我的靈魂中的印象。她是屬於這個神廟的,因此我的幸運特別把你送給我。讓我們永遠不要分離吧!”

“啊,他卻不知道我救了他的生命!”小人魚想。“我把他從海裏托出來,送到神廟所在的一個樹林裏。我坐在泡沫後面,窺望是不是有人會來。我看到那個美麗的姑娘──他愛她勝過於愛我。”這時小人魚深深地嘆了一口氣──她哭不出聲來。“那個姑娘是屬於那個神廟的──他曾說過。她永不會走向這個人間的世界裏來──他們永不會見面了。我是跟他在一起,每天看到他的。我要照看他,熱愛他,對他獻出我的生命!”

現在大家在傳說王子快要結婚了,他的妻子就是鄰國國王的一個女兒。他為這事特別裝備好了一艘美麗的船。王子在表面上說是要到鄰近王國裏去觀光,事實上他是為了要去看鄰國君主的女兒。他將帶著一大批隨員同去。小人魚搖了搖頭,微笑了一下。她比任何人都能猜透王子的心事。

“我得去旅行一下!”他對她說過,“我得去看一位美麗的公主,這是我父母的命令,但是他們不能強迫我把她作為未婚妻帶回家來!我不會愛她的。你很像神廟裏的那個美麗的姑娘,而她卻不像。如果我要選擇新嫁娘的話,那麼我就要先選你──我親愛的、有一雙能講話的眼睛的啞巴孤女。”

於是他吻了她鮮紅的嘴唇,摸撫著她的長頭髮、把他的頭貼到她的心上,弄得她的這顆心又夢想起人間的幸福和一個不滅的靈魂來。

“你不害怕海嗎,我的啞巴孤兒?”他問。這時他們正站在那艘華麗的船上,它正向鄰近的王國開去。他和她談論著風暴和平靜的海,生活在海裏的奇奇怪怪的魚,和潛水夫在海底所能看到的東西。對於這類的故事,她只是微微地一笑,因為關於海底的事兒她比誰都知道得清楚。

在月光照著的夜裏,大家都睡了,只有掌舵人立在舵旁。這時她就坐在船邊上,凝望著下面清亮的海水,她似乎看到了她父親的王宮。她的老祖母頭上戴著銀子做的皇冠,正高高地站在王宮頂上;她透過激流朝這條船的龍骨瞭望。不一會,他的姐姐們都浮到水面上來了,她們悲哀地望著她,苦痛地扭著她們白淨的手。她向她們招手,微笑,同時很想告訴她們,說她現在一切都很美好和幸福。不過這時船上的一個侍者忽然向她這邊走來。她的姐姐們馬上就沉到水裏,侍者以為自己所看到的那些白色的東西,不過只是些海上的泡沫。

第二天早晨,船開進鄰國壯麗皇城的港口。所有教堂的鐘都響起來了,號笛從許多高樓上吹來,兵士們拿著飄揚的旗子和明晃的刺刀在敬禮。每天都有一個宴會。舞會和晚會在輪流舉行著,可是公主還沒有出現。人們說她在一個遙遠的神廟裏受教育,學習皇家的一切美德。最後她終於到來了。

小人魚迫切地想要看看她的美貌。她不得不承認她的美了,她從來沒有看見過比這更美的形體。她的皮膚是那麼細嫩,潔白;在她黑長的睫毛後面是一對微笑的、忠誠的、深藍色的眼珠。

“就是你!”王子說,“當我像一具死屍躺在岸上的時候,救活我的就是你!”於是他把這位羞答答的新嫁娘緊緊地抱在自己的懷裏。“啊,我太幸福了!”他對小人魚說,“我從來不敢希望的最好的東西,現在終於成為事實了。你會為我的幸福而高興吧,因為你是一切人中最喜歡我的人!”

小人魚把他的手吻了一下。她覺得她的心在碎裂。他舉行婚禮後的頭一個早晨就會帶給她滅亡,就會使她變成海上的泡沫。

教堂的鐘都響起來了,傳令人騎著馬在街上宣布訂婚的喜訊。每一個祭台上,芬芳的油脂在貴重的油燈裏燃燒。祭司們揮著香爐,新郎和新娘互相挽著手來接受主教的祝福。小人魚這時穿著絲綢,戴著金飾,托著新嫁娘的披紗,可是她的耳朵聽不見這歡樂的音樂,她的眼睛看不見這神聖的儀式。她想起了她要滅亡的早晨,和她在這世界已經失去了的一切東西。

在同一天晚上,新郎和新娘來到船上。禮炮響起來了,旗幟在飄揚著。一個金色和紫色的皇家帳篷在船中央架起來了,裏面陳設的有最美麗的墊子。在這兒,這對美麗的新婚夫婦將度過他們這清涼和寂靜的夜晚。

風兒在鼓著船帆。船在這清亮的海上,輕柔地航行著,沒有很大的波動。

當暮色漸漸垂下來的時候,彩色的燈光就亮起來了,水手們愉快地在甲板上跳起舞來。小人魚不禁想起她第一次浮到海面上來的情景,想起她那時看到的同樣華麗和歡樂的場面。她於是旋舞起來,飛翔著,正如一隻被追逐的燕子在飛翔著一樣。大家都在喝彩,稱讚她,她從來沒有跳得這麼美麗。快利的刀子似乎在砍著她的細嫩的腳,但是她並不感覺到痛,因為她的心比這還要痛。

她知道這是她看到他的最後一晚──為了他,她離開了她的族人和家庭,她交出了她美麗的聲音,她每天忍受著沒有止境的苦痛,然而他卻一點兒也不知道。這是她能和他在一起呼吸同樣空氣的最後一晚,這是她能看到深沉的海和布滿了星星的天空的最後一晚。同時一個沒有思想和夢境的永恆的夜在等待著她──沒有靈魂、而且也得不到一個靈魂的她。一直到半夜過後,船上的一切還是歡樂和愉快的。她笑著,舞著,但是她心中懷著死的思想。王子吻著自己的美麗的新娘:新娘撫弄著他的烏亮的頭髮。他們手攙著手到那華麗的帳篷裏去休息。

船上現在是很安靜的了。只有舵手站在舵旁。小人魚把她潔白的手臂倚在舷牆上,向東方凝望,等待著晨曦的出現──她知道,頭一道太陽光就會叫她滅亡,她看到她的姐姐們從波濤中湧現出來了。她們是像她自己一樣的蒼白。她們美麗的長頭髮已經不在風中飄盪了──因為它已經被剪掉了。

“我們已經把頭髮交給了那個巫婆,希望她能幫助你,使你今後不至於滅亡。她給了我們一把刀子。拿去吧,你看,它是多麼快!在太陽沒有出來以前,你得把它插進那個王子的心裏去。當他的熱血流到你腳上時,你的雙腳將會又聯到一起,成為一條魚尾,那麼你就可以恢復人魚的原形,你就可以回到我們這兒的水裏來;這樣,在你沒有變成無生命的鹹水泡沫以前,你仍舊可以活過你三百年的歲月。快動手!在太陽沒有出來以前,不是他死,就是你死了!我們的老祖母悲慟得連她的白髮都落光了,正如我們的頭髮在巫婆的剪刀下落掉一樣。刺死那個王子,趕快回來吧!快動手呀!你沒有看到天上的紅光嗎,幾分鐘以後,太陽就出來了,那時你就必然滅亡!”

她們發出一個奇怪的、深沉的嘆息聲,於是她們便沉入浪濤裏去了。

小人魚把那帳篷上紫色的簾子掀開,看到那位美麗的新娘把頭枕在王子的懷裏睡著了。她彎下腰,在王子清秀的眉毛上親了一吻,於是他向天空凝視──朝霞漸漸地變得更亮了。她向尖刀看了一眼,接著又把眼睛掉向這個王子;他正在夢中喃喃地念著他的新嫁娘的名字。他思想中只有她存在。刀子在小人魚的手裏發抖。但是正在這時候,她把這刀子遠遠地向浪花裏扔去。萬子沉下的地方,浪花就發出一道紅光,好像有許多血滴濺出了水面。她再一次把她迷糊的視線投向這王子,然後她就從船上跳到海裏,她覺得她的身軀在融化成為泡沫。

現在太陽從海裏升起來了。陽光柔和地、溫暖地照在冰冷的泡沫上。因為小人魚並沒有感到滅亡。她看到光明的太陽,同時在她上面飛著無數透明的、美麗的生物。透過它們,她可以看到船上的白帆和天空的彩雲。它們的聲音是和諧的音樂。可是那麼虛無縹緲,人類的耳朵簡直沒有辦法聽見,正如地上的眼睛不能看見它們一樣。它們沒有翅膀,只是憑它們輕飄的形體在空中浮動。小人魚覺得自己也獲得了它們這樣的形體,漸漸地從泡沫中升起來。

“我將向誰走去呢?”她問。她的聲音跟這些其他的生物一樣,顯得虛無縹緲,人世間的任何音樂部不能和它相比。

“到天空的女兒那兒去呀!”別的聲音回答說。“人魚是沒有不滅的靈魂的,而且永遠也不會有這樣的靈魂,除非她獲得了一個凡人的愛情。她的永恆的存在要依靠外來的力量。天空的女兒也沒有永恆的靈魂,不過她們可以通過善良的行為而創造出一個靈魂。我們飛向炎熱的國度裏去,那兒散布著病疫的空氣在傷害著人民,我們可以吹起清涼的風,可以把花香在空氣中傳播,我們可以散布健康和愉快的精神。三百年以後,當我們盡力做完了我們可能做的一切善行以後,我們就可以獲得一個不滅的靈魂,就可以分享人類一切永恆的幸福了。你,可憐的小人魚,像我們一樣,曾經全心全意地為那個目標而奮鬥。你忍受過痛苦;你堅持下去了;你已經超升到精靈的世界裏來了。通過你的善良的工作,在三百年以後,你就可以為你自己創造出一個不滅的靈魂。”

小人魚向上帝的太陽舉起了她光亮的手臂,她第一次感到要流出眼淚。

在那條船上,人聲和活動又開始了。她看到王子和他美麗的新娘在尋找她。他們悲悼地望著那翻騰的泡沫,好像他們知道她已經跳到浪濤裏去了似的。在冥冥中她吻著這位新嫁娘的前額,她對王子微笑。於是她就跟其他的空氣中的孩子們一道,騎上玫瑰色的雲塊,升入天空裏去了。

“這樣,三百年以後,我們就可以升入天國!”

“我們也許還不須等那麼久!”一個聲音低語著。“我們無形無影地飛進人類的住屋裏去,那裏面生活著一些孩子。每一天如果我們找到一個好孩子,如果他給他父母帶來快樂、值得他父母愛他的話,上帝就可以縮短我們考驗的時間。當我們飛過屋子的時候,孩子是不會知道的。當我們幸福地對著他笑的時候,我們就可以在這三百年中減去一年;但當我們看到一個頑皮和惡劣的孩子、而不得不傷心地哭出來的時候,那麼每一顆眼淚就使我們考驗的日子多加一天。”

【明慧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有一天來了兩個騙子。他們說他們是織工。他們說,他們能織出誰也想像不到的最美麗的布。這種布的色彩和圖案不僅是非常好看,而且用它縫出來的衣服還有一種奇異的作用,那就是凡是不稱職的人或者愚蠢的人,都看不見這衣服。
  • 加拿大是一個多族裔國家,由於工作的緣故,我經常接觸到來自五湖四海的朋友。談起理財,東西方文化的差異帶來理財觀念的不同倒是一個十分有趣的現象。
  • 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 Bounaroti,1475-1564)是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著名雕刻家、畫家及建築家,一位多才多藝的博學的藝術大師。他集雕刻家、畫家、建築家、詩人、作家於一身。他畢生致力於創作,在長達70餘年的創作生涯中,歷經坎坷,創造了許多具有代表性的精美作品,為人類文明增添了不朽的篇章。他的雕塑作品《大衛》直到今天還是每一個學畫的人必須臨摹的教材。
  • 蘇格拉底無論是生前還是死後,都有一大批忠實的崇拜者和一大批激烈的反對者。他一生沒留下任何著作,但他的影響卻是巨大的。哲學史家往往把他作為古希臘哲學發展史的分水嶺,將他之前的哲學稱為前蘇格拉底哲學。作為一個偉大的哲學家,蘇格拉底對後世的西方哲學產生了極大的影響。
  • 2006 年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於巴黎議會宮演出了最後一場後圓滿的落下了帷幕。此次以「神話與傳說」為主題,結合了中西方文化的精髓的晚會,讓很多法國人和海外華僑們耳目一新。不少觀眾都表示如果再有新唐人電視台的演出,一定還會來看。
  • 二月的梵賽斯宮殿(Palazzo Versace),空氣裏也瀰漫著夏日的激情。當喜慶的華人新年慶典在美杜莎宴會廳與之觸碰的時候,迸發出的當然是東西方文化合璧的悠長韻味。二月四日,農曆正月初七的夜晚,新唐人澳洲電視臺為光臨的賓客們獻上了以這悠長的韻味編織成的新年賀禮。
  • 傳統的藝術表現形式,主題都來源於對神的讚歌,對神的敬畏,而這種表現形式也是神傳文化的一部分,這一點在東西方文化中都能找到清晰的源頭。西方流傳下來的很多傳世之作,不管是音樂和繪畫,都是在展現神的偉大,所以一定是莊嚴肅穆的,創作者與欣賞者都會在其中感受到對神的敬仰所帶來的身心愉悅。而東方的這種表現形式則可以在中國最早的詩歌總集《詩經》中找到。風、雅、頌其中大部分都是集體的樂舞,古樸、莊重。頌多見於祭祀。因為中國人自古就非常的重視祭祀,不管是祭天、祭神與祭祖,都要求誠心正意,還要齋戒,所以用於祭祀的樂舞也一定是很嚴肅的。雅則多為朝廷樂歌,也是莊正典雅的。就是民間的風,也講究純樸、自然。靡靡之音亡國,更是禁止登上大雅之堂的。
  • 被美國媒體譽為亞洲最佳明星的Rain,即將在美國曼哈頓麥迪遜廣場花園舉行演唱會,對Rain來說,這是無尚的光榮,但更為重要的是,他志在搭建東西方文化的橋梁。
  • (大紀元記者謝欣園╱高雄報導)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昨(20)晚在高雄場次的表演非常成功而有特色,據藝術總監吳宏璋表示,高雄場次演出安排包括了舞獅、旗鼓、舞蹈、合唱、鋼琴協奏曲等各種節目,揉合了中西方文化的精華,呈現出令人耳目一新的全新感受。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