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戰史實大揭密—中華名將張靈甫(15)

  人氣: 10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3月24日訊】正是早春二月,乍暖還寒時。

大雁不來,河水不開,屋檐下還挂著長長的冰凌,陰沉沉的天上飄著蒙蒙細雨,雨水順著冰凌滴下來,站台上濕淋淋的,寒气很重。

一列滿載皇軍士兵的火車喘著粗气,即將啟動,旅團長渡邊淳一郎少將腰挎長長的指揮刀,背著手在站台上有些焦急地踱步,不時時地抬起手腕看看表,似乎還在等什么人。

他的部隊已脫离十八師團的編制;而十八師團也于去年十月中旬南調,參加了大亞灣登陸,現駐扎在廣東。日軍大本營將他的旅團留在了杭州,并以此為基礎,組建成為一個獨立的混成旅團。

由于速戰速決的美夢破滅,戰線越拉越廣,時間越拖越長,日軍在中國猶如陷入了一個漫無邊際的沼澤地,兵力捉襟見肘,只得不斷擴軍,先是在武漢會戰之前,動員了一批以“百”字號為順序的特設師團;武漢會戰之后,又開始從甲种師團里抽調骨干,補充新兵,設置了以“二十”、“三十”和“四十” 開頭的乙种師團和一批獨立的混成旅團。

所謂乙种師團,是在保持炮兵、工兵、騎兵、輜重兵聯隊等單位的基礎上,取消了旅團一級,直轄三個步兵聯隊,每個聯隊下轄三個步兵大隊,定員減至1.8万人,配備軍馬2065匹、步騎槍8940枝、擲彈筒216個、輕机槍216挺、重机槍54挺、平射炮18門、山炮12門等武器裝備。

正是在這种背景下,渡邊淳一郎的混成旅團運用而生,全旅團約8280人,下轄五個步兵大隊及炮、工、通、輜重隊,配備軍馬1800匹、步騎槍4050枝、輕机槍120挺、重机槍30挺、擲彈筒120個、平射炮10門、山炮20門、野炮12門等武器裝備,成為一支相當具備野戰能力的獨立單位。這种旅團与中國軍隊裝備最好的德式師相比,除了人數和机槍少于德式師以外,火炮數量依然遠遠超過了德式師12門山炮、4門戰防炮、48門迫擊炮等大小92門火炮的標准,何況德式師已經在淞滬會戰、武漢會戰中消耗殆盡,不复存在。

渡邊淳一郎對這一次進攻南昌充滿了信心。

南昌是江西的首府,位于九江以南,緊鄰浙贛鐵路,系第九戰區重要戰略基地之一,對日軍從蕪湖至武漢的防線和水路构成嚴重威脅。武漢會戰時,日軍就奉有攻略南昌之任務,只因在南潯路方面遭到頑強阻擊,其一零六師團几乎被全殲,所以未能完成任務。為解除國軍對自己的威脅,切斷浙贛路、占領南昌机場,日軍大本營于1939年2月決定:集結第六、第三十三、第三十四、第一零一、第一零六、第一一六等六個步兵師團、重炮四個半聯隊、戰車一個半聯隊以及海軍、空軍一部于3月中旬再次進攻南昌。他的混成旅團,正是作為戰役預備隊,從杭州調往九江參加南昌會戰的。

而這時候的國軍經過前期几場苦戰,天上沒有飛机、水上沒有軍艦、地上沒有重炮,看上去已無還手之力了。

現在,渡邊淳一郎還根本沒預料到自己將會陷在持久戰之中﹐一直到五月九日,南昌會戰才結束。他一邊踱步,一邊開心地想象著戰斗的胜利:支那軍隊已經疲憊不堪了,大日本皇軍只要輕輕一擊,就可以敲斷他們的脊梁骨!當然,還有重要的一支力量未到,只要這支力量一到,士兵們的士气將更為高漲。

雨,還是雨,連日不絕。

七十四軍主力乘火車在風雨中越過湘贛邊界,馳援贛北。五十一師作為先頭部隊,乘汽車首先抵達上高后,又沿著錦江邊的泥濘小路,赶赴50公里開外的高安一線。

瓢潑的大雨。

泥濘的小路。

一雙雙穿著草鞋的腳,踩在泥水中“嘩嘩”直響。身穿雨衣的各級官長都站在路邊,一個勁地揮手,督促著士兵們:“快!快跟上!”

張靈甫騎著馬上,巡視著部隊的行軍,目光嚴峻。雨水順著馬脖子流到馬背上,已經淋透了他的下半身。

南昌眼看不保,軍情比火急。誰都沒有想到,南昌會戰的局勢會惡化得如此迅速。

万家岭戰斗結束后,敵我雙方以修水河為界對峙。

寬約三百米的修水發源于幕阜山,一路東流,經過武宁、德安、永修匯入鄱陽湖,右翼為湖水,左翼為山地,成為日軍進攻南昌的第一道屏障。

國軍由于火力不足,一個師的防御正面僅為6-8公里,只能沿河水南岸一字擺開五個軍密集防守,并歷時六個月,构筑起長近百里并具有一定縱深的防御工事,特別是在扼守南潯線正面的涂家埠,工事相當堅固、寬敞,里面可以開飯、洗澡,官兵們都親切地叫做“先施公司”和“大華飯店”。

然而,這一條東方的馬其諾防線,畢竟不是鐵打的。

三月十七日拂曉,日軍發起全線進攻。三天后,司令官岡村宁次大將親自指揮,一改以前分散使用炮兵、裝甲兵的習慣,集中兩百門大炮和相當于一個裝甲師規模的机械化部隊猛攻一點,當天夜晚便突破修水,長驅直入。一點突破,全線被動,除涂家埠堅持了一周以外,國軍各部由於日軍集團火力攻擊太猛烈而反應不及,一天之內連失永修、安義、奉新三城,致使日軍前鋒一口气沖到南昌近郊。

南昌危在旦夕。

第九戰區代司令長官薛岳万般無奈,手里沒有重武器,又缺乏二線兵團,要想守住一個大城市真比登天還難。

薛岳的老對手——日軍第十一軍司令官岡村宁次大將,不顧東京大本營的強烈反對,堅持使用第一零一師團、一零六師團作為主攻力量,理由是這兩個師團已作補充,雪恥心切,有打胜仗的強大動力和實力。為進一步加強火力,确保胜利,他還開創了日軍運用閃電戰的先河,將全軍坦克和大口徑火炮集中起來,形成令人生畏的坦克集群和重炮集團。

日軍利用機械化部隊做先導﹐利用集團化的強大火力及國軍裝備的嚴重劣勢﹐只用兩天就推進到南昌城下時。

薛岳堅決反攻,使出最后的殺手劍,動用戰區直屬部隊——七十四軍上場救火,以确保高安要點,屏障南昌左翼。

物產丰饒的高安,位于錦江北岸,四周為丘陵,距离南昌約六十公里,是贛北連接湖南的一個重要支點。北宋文學家歐陽修曾贊譽此地為:“衣被云錦,絕胜聞于天下”。如今,這一“衣被云錦”之地戰云籠罩,狼煙四起。

五十一師風雨兼程趕往前線﹐經急行軍﹐張靈甫的一五三旅終于搶在日軍前面赶到祥符觀。

祥符觀位于高安縣城以東,南靠錦江,位置突出,距南昌只有45公里,是日軍進犯高安的必經之路。這里原本是個集鎮,因有道觀而得名。

雨終于停了,但寒風未止。

也不知道現在几點鐘了,弟兄們已經精疲力盡,肚皮貼到后背,身上的雨水、汗水再被風一吹,透心似的冷。他們把身上的油布往地上一鋪,一屁股坐下去就再也不想起來了。

多想有一堆燒得旺旺的篝火啊……再架上一口大鐵鍋,煮上滿滿一鍋五花肉燒蘿卜,一邊烤火,一邊瞅著菜在鍋里煮得滾燙滾燙的香,那种滋味、享受,別提了,要多美就有多美,就是拿個皇帝老子來換都不情愿!有几個弟兄甚至爭論起來,是五花肉燒蘿卜好吃還是燉粉條好吃,一個個爭得臉紅脖子粗,他們的爭論,逗得孟鐵蛋涎水只流,忍不住跑過去也插了一句嘴,說五花肉燒蘿卜最好吃!

然而,沒等大家喘口气,又傳來旅長毫不留情的命令:“全体拿鍬!搶修工事!!”
張靈甫和團長、營長們像工頭一樣,四處督促,只差提著鞭子驅赶大家開工了。

強敵即將來襲,少挖一鍬土,無疑于多挨一顆炮彈。這道理,誰都懂,可人的体力一旦超支后,惰性就會戰胜理智,連高進都躺在地上不想起來了,一路上,他和蕭云成出自對日軍的憤怒、對旅座的愛戴,張靈甫一有命令便馬上響應、帶頭執行,比托還托。然而,現在連他也頂不住了,蕭云成要拉他起來,他叫饒似的說:“讓我再睡一分鐘,好不好?求你了!”

“你呀,好好休息吧。”蕭云成充滿同情地把自己的油布蓋在了他身上。唉,也難為高進了,一個大學生、少將公子,何時吃過這种苦?能來當兵就不錯了!他在心里感嘆道,便拿起鍬,和旅部直屬隊的弟兄們一起開挖戰壕。

一五三旅的兩個團,一個擺在公路兩邊的丘陵上,一個布置在集鎮內外,組合成有一定正面和縱深的六道防御線。

按慣例,305團頂在最前面。

張靈甫來到305團机炮連陣地,沒有拴馬,任它自在去吃草。連長魯星野上前敬禮,報告布防概要:“本連控制制高點,三個排呈倒‘品’字型設防,形成交叉火力网,以點制面,對敵實施主要突破方向的山口、道路、谷地重點設防,弟兄們目前正在克服一切疲勞和飢餓,搶筑野戰工事。為迷惑日軍,本連還將挖出的泥土堆在遠處,做成了碉堡狀。”一口武漢話,沒有卷舌音、沒有上下聲,也沒有什么前鼻音后鼻音,听上去直來直去的,給人感覺他說的這些事情就應該是這樣的、毋庸置疑的。

張靈甫一邊听著他的匯報,一邊背著手在陣地上來回巡視,走到那里,那里就一片肅然,弟兄們一見旅長那一張不怒自威的面容,個個打起精神埋頭干活。

孟鐵蛋挎著皮包背著槍,寸步不离地跟在旅座身后。這一段山丘是陳胜利的防線。陳胜利也赶緊上前向旅座立正敬禮。

忽然,張靈甫皺起了眉頭,他聞到了一絲煙草的味道,不抽煙的人,對煙味特別敏感。他一腳越過戰壕,果然發現,山丘另一側,有一個士兵正躺在草叢里、弓著腰背對自己抽煙,一縷縷青煙從他手上的煙杆裊裊升起。

陳胜利正要上前叫他起來,張靈甫伸手一攔,輕輕地說了一句:“他睡著了。”因為他發現,那煙杆歪斜在他攤開的手掌上。

听到說話聲,李欣猛然惊醒,回頭一看,旅座、連長等站在了自己的身后,頓時一個翻身跪在地上,同時又狠狠扇了自己一耳光:“我真渾,一不小心睡著了!!”

張靈甫認出了面前這個渾身泥巴、帽子戴歪的弟兄,也是去年他在漢口招的兵,雖然已經叫不出名字了。他伸手把他的軍帽戴好,又擦擦他紅領章上的泥點,看到只有三顆星,便帶著有些責備的口气說:“你也是老兵了,怎么沒長進呢?”

“報告旅長,我冒得文化。”李欣不好意思地回答道。

這時候,孟鐵蛋在后面歡聲叫起來:“開飯嘍、開飯嘍!!”眾人回頭一看,只見那胖伙夫帶著几個兵、挑著熱气騰騰的大木桶走到了山坡下,陣地上也隨之一片歡騰。

魯星野熱情邀請道:“要是旅座不嫌寒酸的話,就在我們這里吃吧。”

“行!”張靈甫本能地抬腳就走,他也不是鐵肚子,早就餓了。剛走兩步,回頭又看了李欣一眼:“還愣著干什么,走啊。”

旅座還記得自己是老兵、記得叫自己吃飯,這樣的長官沒說的啊。

李欣感激地跟著長官們下了山。

胖伙夫看見旅座在連長的陪同下走過來,連長邊走還邊問他:“大師傅今天有么事好吃的撒?”立刻就窘了,連連擺手:“鹽水煮蘿卜、鹽水煮蘿卜。”

“一點肉也冒得?”魯星野把臉一沉。

“隊附軍需官說早就超支了,錢在長沙為災民用了不少。” 胖伙夫無可奈何地說。

魯星野紅著臉、搓著手,訕訕笑著對旅座說:“要不您回旅部吃吧?”

張靈甫淡淡一笑,扭頭命令孟鐵蛋:“拿碗、裝飯。”然后,找了一塊干淨的石頭坐下。

沒有說添飯,而是說裝飯,一個“裝”字,豪气十足。

雖然不是五花肉燒蘿卜、燉粉條,連油都很少,弟兄們很是失望,但大家還是以班為單位,席地而坐,和自己的長官一樣吃得噴噴香。

正吃著飯,盧醒來了,說派出去的便衣偵察員已經發現大批日軍、十几輛坦克,空气頓時緊張起來,弟兄們馬上加快了扒飯的速度。

盧醒還請示旅座說,前面几公里,有一個集鎮,一個大隊的日軍正在休整,是不是派兵偷襲干他一家伙?

張靈甫想都沒想,連連搖頭:“我們打了就跑,日軍不拿百姓出气嗎?不到万不得已,不可過分刺激日軍,有本事者,擺開陣勢明著干。”他一口喝盡碗里最后一點蘿卜湯,把碗遞給孟鐵蛋,“先擦干淨,回去再洗。”

“哎。” 孟鐵蛋抓了一把野草,開始擦碗。

說話之間,槍聲響了,這是前沿觀察哨在鳴槍報警日机來襲。

“快隱蔽!隱蔽!” 大家四處散開。

“糟糕!我的馬!” 張靈甫跳起身來,雙手攏在嘴邊,朝著在遠處谷地上啃著青草的坐騎大聲呼喊:“虎子!虎子!”

听見主人召喚,這匹雪白得沒有一根雜毛的戰馬昂首一聲撕鳴,撒著歡奔跑過來,孟鐵蛋急忙迎上前去,抓住韁繩,然后和旅座一起牽著馬跳進了山溝里。這時候,天空里已經響起飛机的聲音。

“机槍架起來!給我打!!” 附近山上,魯星野發出了戰斗命令。

“快,虎子,听話,臥倒!” 張靈甫拍著虎子的臉。

馬是站著睡覺的,而不是像其他家畜那樣躺著睡覺,所以它沒有臥到的習慣。但虎子很通人性,又久經戰陣,听得懂主人的話,知道危險正在臨近。它甩著響鼻,孩子似的順從,先是跪下前蹄,然后跪下后蹄,孟鐵蛋再把自己的綠色油布鋪開,蓋在了一動不動的虎子身上。

虎子也是有兩年軍齡的老兵了,自出陝抗戰,便一直忠心耿耿地跟著張靈甫。近朱著赤、近墨著黑,這虎子果不其然也是一身的剛烈之气和矜持之心,任何人都休想降伏它,它對任何人也都是不冷不熱、若既若离的態度,一种寵辱不惊的高傲,惟有張靈甫,才是它知恩圖報的主人。馬愛主人,主人疼馬。一有時間,張靈甫會拿一把刷子跟它洗澡、抓一把黑豆遞到它嘴邊,而虎子這時候又會常常把它的臉伸過來,在主人的胳臂上輕輕蹭一蹭。傍晚的時候,張靈甫還會散步到馬廄,站在虎子的對面,默默地凝視著它。主人看著它,它便看著主人,主人不看它了,它也就將目光偏移,虎子不會講話,主人話也少,然而,又有多少落寞和無助,都在這無言的相顧之中?

飛机轉眼到了頭頂上,槍聲和爆炸聲依次響起。

張靈甫抬頭看看天,只見十几架日机急速地俯沖下來,他心中暗叫一聲“不好”,赶緊埋下頭,說遲時,那時快,劇烈的火光与爆炸在前后左右沖天而起,泥土、石塊又重重地砸下來,几乎把他們都埋進山溝里。

張靈甫感覺到虎子抖了几下。睜開眼睛一看,心里一惊,虎子身上的油布已經被掀翻,臉上、脖子上鮮血淋漓。“快,鐵蛋,虎子受傷了!” 孟鐵蛋赶緊掏出急救包,兩人不顧一切地為戰馬包扎起傷口。

飛机再一次轉過來俯沖,張靈甫抓起油布,一蓋沒蓋好,干脆和鐵蛋一人抓一邊蒙住虎子,然后趴在地上。几顆溫熱的水珠,滴在了他手上,虎子這個不會講話的朋友竟然低著頭哭了,涕淚涔涔。問世間情是何物?張靈甫望著流淚的馬儿,一時間不能自持、潸然淚下!此時此刻,他的心里只想到一個詞,那就是“知音”兩個字。

雨又開始下了。

飛机結束轟炸,日軍開始沖鋒。

由于地勢不高,無法形成障礙,拖著黑煙的七八輛戰車便一字排來,直逼過來,隆隆的鏈條聲、炮聲響作一片。戰車后面,跟著一群群貓著腰沖鋒的步兵。

張靈甫帶著鐵蛋、牽著虎子冒雨赶到盧醒的指揮所,盧醒正在電話里不知對誰發火:“打不透就用集束手榴彈,這還要我教你?!”

原來,日軍這一次使用的九七式坦克,鋼板厚度25毫米,全重15.3 噸,火炮口徑57毫米,裝甲、噸位、火力都大大超過了以前的九五式、八九式。國軍的重机槍子彈打上去毫無作用,只能敲出一個小凹點,根本不像以前那樣還能以直角平射打穿它。

盧醒在望遠鏡里見日軍坦克直扑上來,便打電話問魯星野怎么一回事,為什么不打坦克,魯星野也是一時急糊涂了,說這一次搞邪了硬是打不穿,還問團長怎么辦。

見旅座親自來坐鎮,盧醒仿佛見到救星,連聲說旅座你來得正好,那我到前面去了。說罷,手一招,帶上自己的傳令兵,掉頭便鑽出指揮所。

各級長官靠前指揮,已經成為七十四軍不成文的規矩。

他拿起電話,一一詢問前沿各連的情況后,向代師長李天霞報告了當前戰況,李天霞也向他通報了最新動態:日軍已經渡過贛江,正在分三面圍攻南昌,軍主力可望明天全部抵達,沿錦江一線作防御部署;在其他方向,國軍各部也正在努力阻擊日軍。

放下電話,拿起望遠鏡,張靈甫的心頓時揪緊了:日軍三輛坦克已經連闖一號和三號陣地,竟然沖上了机炮連陣地!在坦克一躍跨過的戰壕里,陳胜利首先跳出來,手持沖鋒槍猛掃坦克后面的步兵,接著又一群士兵縱身而起,他們有的迎面攔住日軍拼刺刀,有的追上坦克,將集束手榴彈塞進履帶中……

糟糕!一接戰,主陣地就遭敵坦克沖擊,重机槍火力一旦減弱,將很難堵住日軍的突破口。張靈甫操起電話,命令306團迫擊炮對一號陣地前兩百米地帶實施炮火封鎖,并強調一句:不要節省炮彈。

他的擔心馬上變為現實。由于重机槍火力大為減弱,日軍步兵在坦克的掩護下冒著炮火蜂擁而上,輪番攻擊,盧醒招架不住了,傷亡巨增,只得連連求援,要求動用預備隊阻敵擴張。

“你頂住!我這就來!”

張靈甫戴緊鋼盔,親率預備隊,向著最危險的三號陣地直扑而去。

孟鐵蛋赶忙把這一情況用電話報告旅部,然后便尾追而去。

三號陣地上,連綿的雨水都沒有澆熄沖天的火光、滾滾的濃煙,敵我雙方已經扭成一團,兩輛坦克來回碾轉肆虐,陣地眼看就要保不住了。正在苦戰之中的弟兄們,忽然听見背后殺聲四起,人人高呼:“旅座上來了,沖啊!”得知旅座親率援軍殺將上來,不由得士气大振。

一番苦戰、擊退日軍之后,弟兄們這才發現旅座不見了。

盧醒揪住孟鐵蛋,厲聲問道:“旅座呢?你不是一直跟著旅座的嗎?”

“我、我不知道……”孟鐵蛋已經嚇得渾身顫抖。

得到孟鐵蛋的報告,也赶來增援的蕭云成、高進等弟兄,听說沒有看見旅座,都急了,四處尋找,高進忽然听到一聲急迫的馬叫,尋聲望去,只見張靈甫的坐騎正在山下時而仰天撕鳴,時而低頭拱動,似乎是在呼喊什么、找尋什么。

“虎子!” 高進撒開雙腿首先奔過去,眾人見狀,也連忙跟著跑下山坡。孟鐵蛋心里已經明白八九分了,知道大事不好,“哇”地一聲,跪在地上嚎啕大哭,緊接著又爬起來,跌跌撞撞地往山下跑。

果然,張靈甫倒在雨水和血水里。

在反擊日軍中,他的右腿膝蓋不幸被坦克机槍打斷,由于失血過多,已經昏迷不醒。

大家一下子嚇得腿都軟了,七手八腳將旅座抬上擔架。

衛生兵及時赶來,包扎傷口。

在弟兄們一聲聲急切呼喚中,張靈甫終于蘇醒,平日那寒气逼人的眼神,現在是那樣的無辜和疲憊,他喃喃地說了一句:“我好象做了一個夢。”

看到旅座醒過來,孟鐵蛋馬上破涕為笑,連聲直說:“旅座醒啦、醒啦,俺就知道旅座是貓子,不會有大礙的。”旁邊馬上有人反駁道:“咱旅座明明是老虎,怎么會是貓?” 他又理直气壯地回答:“貓有九條命,老虎有九條命嗎?”

包扎好傷口,將雨衣蓋在他身上,蕭云成和高進一前一后抬起擔架,開始將旅座送下山。

“立正!敬禮!”

盧醒一聲令下,所有在場的弟兄們全都面向擔架,立正敬禮,神情肅穆地目送著擔架的遠去。盡管剛剛經過一場生死大戰,他們衣履不整,但立正敬禮的動作全都一絲不苟,在他們的心目中,自己的旅長就應該值得這樣永遠的尊重。

雨還在下,風還在吹。

躺著擔架上的張靈甫,感覺到好冷、好冷,傷口好痛、好痛,全身都在發抖,牙齒磕得當當響。但他緊咬牙關,雙手死死地攥住擔架,盡量讓自己少抖動一點、再少抖動一點。在部屬面前,即使是受了傷,他也要努力保持自己的那一份尊嚴和矜持,不賣弄哀苦,不嘮叨不幸,不冀求恩典。

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路的兩邊,開始排了兩行許許多多他叫得出名字、或者叫不出名字的弟兄,他們也一個個全都佇立在風雨中,立正立得整整齊齊,敬禮敬得端端正正。听說旅座是親自帶援軍救援而中彈受傷的消息以后,他們自發地火速赶來,說要送一送自己的旅座、再看一看自己的長官;他們還說,以后遇到危險,都要像旅座一樣出手相助,要不然你不救我、我不幫你,那我們就死定了。

望著路兩邊這一張張熟悉或不熟悉的面容,才經過一番慘烈撕殺、心如鐵石的張靈甫,柔情忽然涌動。多好的兵啊,他們一天一夜赶了五十多公里路,沒有吃上一口肉,渾身都是泥巴水,盡管苦、盡管累、盡管有怨言,但打起仗來個個都不含糊。現在我可以逃避戰場了、回后方養傷了,然而,幸存下來的弟兄們照樣還得餓著肚子守陣地。

張靈甫將目光轉到高進臉上,一字一句地說:“你把我的薪水都拿出來,給大家買几頭豬。”他對錢財沒有什么概念,也不善于理財,發了薪水就讓高進保管起來,隔几個月寄回家里,或者買几幅名人字畫。

高進含著淚光連連點頭。

“要是錢不夠……” 張靈甫本想說要是錢不夠,就找師長借,但師長這一次留在了長沙,沒有來,在前線指揮作戰的是李天霞,所以他又改口說:“万一錢不夠,就幫我把虎子賣了。”

孟鐵蛋牽著虎子,跟在擔架后面,听說旅座要買馬,又傷心的哭出聲來,他邊哭邊走,邊摟著虎子受傷的脖子。參軍一年了,弟兄們死的死、傷的傷,但令他最難過的只有兩次,一次是高進、高大哥的受傷,一次就是今天旅座的挂彩。

張靈甫的傷勢耽擱了几天寶貴的時間。

戰地救護所由于條件簡陋,實在取不出卡在骨頭里的子彈,万般無奈,只得開出通知單,轉送設在桂林的陸軍總醫院,而從贛北到桂林,輾轉千里,不僅沒有直達的公路和鐵路,路上還時而有空襲、時而有塞車,勞頓之苦可想而知。

剛剛抵達高安的軍長俞濟時聞訊赶來,望著昏迷之中的愛將,心急如焚,讓出自己的中吉普,交代司机一定要全速將張靈甫送到長沙轉車;又擔心到時候擠不上火車,他從公文包里抽出一張名片,遞給蕭云成、孟鐵蛋他們說:“交通部部長俞飛鵬是我的本家叔叔,万一乘車有困難,你們拿著他的名片找當地站長。”

上一次南京突圍時,就多虧軍座有這一位本家叔叔,搞到一條小火輪,才把弟兄們救出絕境。接過俞部長的名片,就像接到護身符,蕭云成他們連聲致謝。軍座臨別的時候,還從副官那里要了几百元錢,不由分說地塞到了蕭云成的手里,說了一句:“好好照顧你們長官,這是任務。”

吉普車載著擔架,在風雨中向長沙疾駛。

半路上,因傷口被雨水感染,又流血過多,張靈甫發起了高燒,額頭像火炭一樣燙人,而全身卻冷得打起了擺子,把棉被緊緊地裹住也無濟于事。孟鐵蛋已經哭腫了眼睛、哭不出眼淚,只是將旅座不時時抽動的手緊緊攥在自己的胸口上,一路上抽泣著說:“長官呀,俺求你了,再堅持一下吧……”蕭云成急得一會儿用毛巾接點雨水敷到旅座的額頭,一會儿又不停地催促司机開快一點、再開快一點。

司机緊張地盯著前方,不停地來回打著方向盤,避開路上的彈坑和過往的車輛。

油門已經踩到最大了。

飛奔的車輪濺起一道道几丈高的水花。

傍晚時分,他們終于赶到長沙火車站。蕭云成縱身跳下車,直奔售票處,售票處的門窗緊閉,一群群焦急的乘客無奈地望著黑板上一行碩大的字:“今明兩日車票告罄。”

蕭云成掉頭便去找站長,心想幸虧帶了俞部長的名片。

辦公室里燈火通明,人聲鼎沸。

臉色憔悴的站長被圍得水泄不通,每個人都往前面擠,揮動著手里各种各樣的通行證、路條、介紹信,紛紛爭搶著說:“我有急事要去衡陽!”“給我一個車皮,前線正等著被服!”

站長聲嘶力竭地錘著桌子說:“沒有車了沒有車了!”

不能講規矩了,何況大家都沒有排隊。身材高大的蕭云成奮力扒開人群,將俞部長的名片伸到站長面前,斬釘截鐵的就是一句:“我們要去桂林。”

那站長接過名片一看,再一抬頭,只見蕭云成雄赳赳、气昂昂,盡管身穿士兵的軍服,但腰里卻別著手槍,心想連我都沒有部長大人的名片,想必來人十有八九是他老人家的親兵,不可得罪呀,但他又不便當場開口答應,還得裝裝樣子,要不然厚此薄彼,眼前這一幫人會撕了他的。于是,他板起臉把名片往桌子一拍,大義凜然似的說道:“休想拿官老爺來壓本人。” 說著,在桌子底下輕輕踢了他几腳。

那知蕭云成根本沒反應過來,一听他這話急了:“我們長官身負重傷呀!”直到站長又重重踢他一腳,還使了一個眼色,他這才會過神來,便故著很气憤的樣子說:“你跟我裝蒜撒,行啊,我到外面直接打電話給你們部長!”說罷擠出了辦公室,等候在不遠處的路燈下。

果然,過了一會儿,站長快步走出來,帶著歉意連聲說讓老總久等了、久等了。

蕭云成心想軍座果然有先見之明,給了一張他本家叔叔的名片,要不然麻煩可就大了,他十分感激地雙手握住站長,說:“真的謝謝您。”

燈光下,站長忽然看見他伸過來的左臂上,有“74D”的臂章,惊奇問道:“你們是七十四軍的?你們受傷的長官是誰?”

“啊,對呀,我們是七十四軍的,我們長官張靈甫昨天在江西受了重傷,一直到現在不省人事。”

“哎!為什么不早說你們是七十四軍的!長沙民眾誰不知道你們、誰不知道張靈甫?” 站長一跺腳激動起來。“就是跟你們搞個專列都不過分,老子剛才還裝什么蒜!”

淚水一下子盈滿蕭云成的眼眶。任何語言在這個時候都是那樣的蒼白無力,他后退一步,向這位站長深深鞠了一躬。

很快,站長給一列開往桂林的貨車挂了一節車廂,

長長的站台亮如白晝。又一列軍車即將開出,哨聲和鳴笛聲此起彼伏,一群提著開水桶勞軍的市民開始退出站台。當蕭云成和鐵蛋抬著旅座匆匆走進市民中的時候,有一個小女孩拉著她年輕的母親,聲音尖尖地喊了一聲:“媽媽快看!是那個叔叔他病了!!”

母女倆調頭手牽手跟著擔架跑。

擔架上的叔叔眼睛緊閉,全身都在發抖,他會死嗎?會把他救活嗎?小女孩哭出聲來,邊跑邊伸出自己的一只小手要抓住擔架。爸爸病重的時候,她整日整夜地陪著病床旁,生怕一眨眼睛爸爸就不見了。可是有一天,她實在困了,媽媽把她抱回了家,就這一次,就只离開過這一次,等她醒來,爸爸就永遠地走了,再也睜不開眼睛逗她笑了。

今天,她說什么也要抓住叔叔不放。

“坨坨乖啊,來,把手松開,讓叔叔他們上車。”媽媽勸著自己的女儿。

一兩分鐘后,這列貨車也拉響了一聲長長的汽笛,徐徐啟動。

站長站在月台邊,向開動的列車舉手敬禮,這既是鐵路上的行規,也是他作為一個長沙市民對七十四軍愛國將士表達的敬意。而那一個可愛的小女孩,摟著自己的媽媽,已經傷心得放聲大哭。

列車遠去后,站長走過去問:“他們是你家的親人嗎?”

“不是。只知道他們幫我們蓋過房子、捐過棉衣。”年輕的母親臉上也挂著淚光,搖搖頭回答道。于是,站長很是認真地說:“哦,那我告訴你們,那位受傷的軍官名叫張靈甫,就是話劇《德安大捷》中的張靈甫。”(待續)(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對於我來說,這並不是一個新觀點。但對於大多數讀者,這個觀點還很新。

    起初讀到這個觀點,一般人都難以理智地去思考,會由於堵心而皺眉地一掃而過,過後也少思量。因為拒三退者有許多反共鬥士,他們跟法輪功也彆扭著;更有許多維權人士和公民憲政學者,他們甚至都從沒考證過中華之人權‧公民運動在中共國的起點,就在那裏大談特談維權、公民和憲政概念了。這些人裡就曾經有我,很搞笑。人啊,就是這樣篩選著自己喜歡和不喜歡的文字,從而在不經意中讓許多真理從眼前滑過,讓自己長久地過著中共邪魔強加給的生活。

  • 【大紀元3月23日報導】(中央社記者陳倖嫚香港二十三日電)紡織品配額制度取消後,全球紡織業者都同時面對原料價格上漲及同業競爭的壓力。不過,中華民國紡織業拓展會秘書長黃偉基表示,台灣以自行研發的功能性紡織品,今年逐漸在市場上斬露頭角,在業界一片不景氣聲中,平均單價上升兩成,讓人鼓舞。
  • 【大紀元3月23日報導】(中央社記者韓婷婷台北二十三日電)為縮短城鄉知識差距,持續深耕閱讀的影響力,讓全台灣偏遠地區小朋友們有更多機會閱讀好書,中華汽車今年再捐贈以「親子共讀」為概念改裝的「希望閱讀專車」二號,邀請家長們加入親子共讀行列,陪伴孩子們同遊書海。
  • 【大紀元3月23日報導】(中央社記者蔡素蓉台北二十三日電)中國國民黨主席馬英九提出兩岸暫行架構,總統府秘書長陳唐山今天表示,這並無新意,是討好美方的說法,美國學者曾提出類似建議,但美方重要官員曾質疑可行性;而馬英九在美國講「一中是中華民國」,美方應該沒人會接受。
  • 外傳聯合國未來使用中文時將採用簡體字,如果屬實,勢必對淵源流長的正(繁)體字教育傳播工作造成強烈衝擊,也令亟盼保存中華文化者深感憂心。不過,學者認為,繁體字在國際上或將式微,但不會被簡體字完全取代。
  • 【大紀元3月23日報導】(中央社記者李安東台北二十三日電)杜哈亞運中華高球代表隊第三階段第三次選拔,今天在苗栗皇家球場進行?
  • 【大紀元3月23日報導】(中央社記者管中維台北二十三日電)行政院農業委員會今天表示,中華民國是法治國家,將依華盛頓公約及野生動物保育法等國內外規範審理貓熊是否輸台案,預定4月3日前完成准駁與否的決定。
  • 中華民國駐教廷大使杜筑生今天表示,梵蒂岡與中國就雙方建立外交關係的接觸很早就有,但目前尚未達坐上談判桌程度,建交也沒有時間表。
  • 西元二○○六年,中華民國九十五年三月二十四日,農曆二月二十五日,回顧歷史上這一天,國內外發生的大事輯要如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