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巴怪獸」

路易
font print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

今天去托兒所接小女兒的時候, 同班的一個孩子看到我就對著我叫:「嗨!泥巴怪獸的媽媽。」 其他的孩子聽到了,也跟著起鬨,又笑又鬧的喊著「泥巴怪獸」。我對這個全新的稱呼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不知道我是怎麼得到這個頭銜的,我笑著對著那些大呼小叫的孩子點頭,等著其中任何一個小孩給我一個解釋,心裡還暗暗讚佩孩子們的想像力。

還沒等到小朋友們的說明,托兒所裡的一個老師,滿臉笑容的走向我,對我說:「等一會兒,妳看到妳女兒的模樣,應該會很驚訝,因為天氣的關係,戶外遊戲區有一些地方比較泥濘,孩子玩一玩就弄髒衣服了。菁菁的外套很髒,你回去後可能要費一番力氣洗了。不過,我覺得菁菁玩泥巴玩得很快樂。」

我心想,洗衣服事小;也早就有心理準備,孩子在玩耍時,難免會有弄髒衣服的時候,我並不是很在意。我連忙回應老師:「玩得開心比衣服弄髒了還要重要吧!洗衣服真的不是什麼大事。」老師露出贊同的表情,我便往戶外遊戲區走去,準備接女兒回家。

才剛走到戶外,就看到小女兒原本天藍色的外套,沾滿泥巴,好像剛剛在泥地裡滾過一樣,整件衣服已經要被染成黑色了,手套、褲子跟帽子,都染成泥巴色了。我打定主意不去在乎得要花多少時間才能讓她的衣服回復原狀,儘可能的露出我「慈母」的一面。

我蹲下來對她說:「老師說你玩得很開心,看起來似乎是真的。」沒想到,我ㄧ邊跟她說話時,她的眼淚竟然就掉下來了。我趕緊問她:「不是玩得很開心嗎?」 她哭著說:「我們一起玩泥巴,可是林曉華不小心把泥巴濺到我身上,有的小朋友就笑我是『泥巴怪獸』。嗚…嗚…,我不是怪獸啦!」我強忍著不讓自己笑出來, 因為看著玩得盡興、滿臉通紅,但大眼睛下卻掛著兩行淚的女兒,我想著:要是泥巴怪獸都這麼可愛,它也許不能算是個可怕不討喜的綽號。但是看著女兒這麼傷心,我的想法應該安撫不了她。

另一個督導戶外遊戲區的老師走向我們,她一靠近我們,就跟我ㄧ樣蹲在小女兒身邊,她看著女兒的眼睛,用很溫和的聲音說:「菁菁,我知道妳心裡很不舒服,但是我覺得我們處理得挺好的–你跑來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然後我們一起去處理這件事情了。那個弄髒你衣服的小朋友已經知道妳的感受,其他小朋友也都知道妳不喜歡被叫綽號,我想他們應該不會再犯一樣的錯誤了,我希望妳現在覺得好一點。」女兒低著頭,沒有回應,一如她平常思考的樣子。接著,這個督導老師不在乎菁菁身上的泥巴會弄髒她的衣服,給了我的孩子一個安慰的擁抱,然後轉頭對我說了事件的經過情形。

言談中並沒有指出誰是那個闖禍的小孩。我理解的點點頭,告訴老師:「孩子遊戲時彼此胡鬧的狀況,我可以理解。」我同時也謝謝老師的處理方式,並且要老師安心菁菁的心情,因為我已經在心裡盤算著該如何與菁菁談這件事情了。

兩個老師分別採取不同的角度對我說同樣一件事:一個看見女兒和同學玩泥巴過程中的歡樂;另一個對我描述女兒衣服弄髒的情形以及她的心情。這樣同一件事,的確是可以從不同的角度來看,那麼,我要從哪一個角度著手呢? 我ㄧ邊開著車, 一邊要菁菁對我訴說一遍事情的經過。雖然老師已經口述過一遍,但我想,重要的還是菁菁怎麼看這件事。

她說:「我ㄧ開始玩得很開心,我們幾個好朋友一起玩水跟泥巴,我幫曉華用泥巴蓋城堡時,我很小心,所以沒有把水或泥巴弄在她身上。輪到她幫我時,她忘了要小心一點,就把泥巴跟水濺在我身上了。在一旁的小文跟傑傑,他們嘲笑我是『泥巴怪獸』,我很傷心。」「那的確是讓人感到傷心! 然後你怎麼做呢?」 我一邊表達我的理解,一邊想知道後續發展。

女兒接著說:「我跑去請老師幫忙,我跟老師說因為小文跟傑傑說我是怪獸,使我很傷心,我說『我不要當怪獸,我想當小公主』。」 「那老師怎麼做呢? 」「老師把我、曉華、小文跟傑傑都聚在一起,然後老師問曉華、小文跟傑傑:『 妳們覺得菁菁喜歡妳們這樣稱呼她嗎?』他們三個都說知道我並不喜歡他們這樣叫我,他們跟老師說他們覺得我看起來是很難過的樣子。」

「然後呢?」我的好奇一點都沒有減少,想知道老師如何處理這樣的情境。「老師問我想要對他們說什麼,我就自己跟她們說:『我不喜歡當泥巴怪獸,我的衣服不是故意弄髒的』,那三個小朋友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我沒讓他們對我說對不起,就讓他們去玩了。」「嗯,很好啊!他們知道妳的心情,你好像也不去生他們的氣了,對嗎? 」「嗯。」女兒一邊看著車窗外,一邊點頭。

到家的時候,女兒下車後,還特別回頭檢查一下車子的椅墊上,是不是被她身上的泥巴弄髒了。從托兒所到家,不過十分鐘的路程,我覺得女兒已經不在意剛剛在托兒所裡發生的事了。至於她在遊戲區看到我時掉淚的反應,我解釋為是一種想要得到媽媽關心的眼淚,我著重在她的心情反應上,恰好讓她能感受到我的關愛。

我同時欣賞托兒所裡頭老師的處理方式:當老師對家長述說事件時,並不特別指出是哪一個孩子闖的禍,因為每一個孩子都有可能犯無心之過,不需要讓另一個大人對特定的孩子有成見,雖然家長還是可以從自己孩子口中知道誰是犯錯的小朋友,但是老師不刻意指出,是善意的保護孩子,免得闖禍的孩子受到家長不適當的責備,也避免孩子被不明理的家長貼上「調皮搗蛋」的標籤。菁菁的老師的處理方式也創造了一個機會—─她敎小孩子去同理別人的心情和想法;她同時也提供了一個機會讓孩子們用他自己滿意的方式去處理事情。沒有大聲嚷嚷的責備,也沒有荒唐的處罰。

回家後,女兒換下沾滿泥巴的外套後,開心的說:「現在誰想要當『泥巴怪獸』啊? 我的外套借她穿!」好一個「泥巴怪獸」啊!看來,我這個「泥巴怪獸的媽」還不需要急著刷洗她的外套呢!@*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