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哉問

張羽良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常言道「人死留名,虎死留皮」,似乎只要肯在人生旅程上奮鬥一番,也許哪一天能因此在某個領域中,留下豐功偉業般的成就,獲得傳世的聲名,那就應該是人生最有意義的事了。但這一切,還得是那些胸懷大志、才能卓著、肯努力也得天命眷顧者,才能有機會,更多的人只能是平凡一生度過。

翻開中國的歷史,從三皇五帝到功臣將相、從志士豪傑到詞人墨客,許許多多的名字流傳百千世而不被遺忘,生命最能顯示存在意義的方式,是不是藉此而得到驗證?

曾經冥想,浩瀚宇宙人類所有的文明與歷史,就在這一顆小小的星球上不斷發生和演變著。假若有一天,一顆冒失的大石頭突然造訪這顆小星球,又假若小星球因而消散化為塵土,那所有曾經發生在這裡的事,任何可歌可泣的事,又有誰還會知道呢?這樣看來,人生存在的價值與意義又是究竟何在?

當年還讀高中,問了教中文的班導師這個問題,老師呀了一聲!笑了笑回我一句「大哉問」。
經此觀照世事,可以瞭解「名」是虛幻的,萬世虛名也只是塵煙一場。名若如是,「利」就更為空渺,詩仙李白曰:「功名富貴若長在,漢水亦應西北流」,不正是最好的註解!
人生本不應迷失於名、利之間,逐名奪利容易忘卻本來的真心,害人害己而不自知,一如韓劇「大長今」裡的崔判述或崔提調尚宮一樣。

但人生也絕不該空過,很久以前曾有人對我說,他做人的原則是「寧可人負我,不可我負人」,對這句話當時少有領悟,而今卻感動至深。是呀!活得沒有負欠、活得心安理得、活得能為別人著想,不正活出了生命存在的價值與意義了嗎!又何苦為名利而汲於營營,自尋苦惱呢?!

多年之後才發現,寫出紅樓夢的曹雪芹早已寫了一首好了歌,給這個「大哉問」預留了答案。

世人都曉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將相在何方?荒塚一堆草沒了!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金銀忘不了;終朝只恨聚無多,及到多時眼閉了!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姣妻忘不了;君在日日說恩情,君死又隨人去了!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兒孫忘不了;癡心父母古來多,孝順子孫誰見了?@*(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寒流來襲細雨紛飛,擋不住我們誠摯的熱情,路邊摘採的竽葉成了臨時的雨傘,那感覺好像又回到了沒有雨傘的小時候,我們開懷大笑一如兒時。這一切只因今天是北河村這個小山村的大日子,土地公的新家落成了。
  • 夜闌漫步石門道,孤星漸隱新月微;壩堤邊上倚欄立,人語正寂。
  • 幾年前第一次遇見她,記得那是個初春天氣清朗的早晨,騎上機車,沿著溪水向山的深處尋訪,就像施孝容所唱的那首民歌「拜訪春天」一樣,我真是為了尋訪春天的氣息而上山「拜訪」,也不知騎了多久?在一處滿山綠意盎然的小谷,見到了這棵花樹。
  • 大年初一,甫忙完除夕的團圓夜,又還不到回娘家的時候,正是進廟祈福的好時機,台北市行天宮的進香人潮,照往年擠滿了正殿大廳,人手一束香,或祈禱或還願,說的是只有神明才釐得清的各式心願。
  • 你像山中的小精靈,淘氣的躲在山凹裡,和北風玩躲貓貓。
  • 是如此幸福又如此奢侈!以富士櫻來遮擋晴天的陽光或避那陰天的小雨,李後主子夜歌「尋春須是先春早,看花莫待花枝老」到此也休!春與花無待尋它,早已佇立在家門口。
  • 全球中文熱正方興未艾,從表面看來這股全球中文熱,似乎是建立在放眼中國市場的一項集體行為,對外國人來說,賺錢雖是學習中文的誘因,但中國豐厚的文化資產 -從歷史到文化的中國所散發的魅力,同樣是讓中文學習熱升溫擴張的推手。
  • 在台灣要想尋找一處擁有青山翠谷、鳥語花香之處去遊玩,並不是件什麼難事,但要能夠找到一處同時擁有三個風格迴異的飛瀑流泉、數條別具特色的森林步道和國色天香的牡丹園,就非杉林溪森林遊樂區莫數。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