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活誌>:選擇能讓每個人微笑的化妝品

英格麗 . 紐克

人氣 1
標籤:

她的面容好比一座花園,
粉嫩玫瑰和純白百合在其間綻放;
那是一座天上的樂園,
所有可愛的果實從那兒而生。
櫻桃長成不等人採買,
它們自己會開口叫賣:「櫻桃熟了!」
──湯瑪士‧康平《櫻桃熟了》

那雙唇令人好想輕吻,
卻不允許被輕易打開!
──澳洲搖滾團體ABC的歌詞

每隔一段時間我就必須飛到英格蘭出公差,拜訪在倫敦蘇活區工作的設計師老友安東尼‧勞倫斯和希莉‧畢文,這個聚會原本是要討論雜誌出刊的事情,但在開始進行實質探討之前,我們總會到酒吧裡叫點啤酒,好好地敘敘舊。希莉的話題通常是她駕駛著單引擎飛機「小獵犬號」到各處遊歷的奇遇,而安東尼的故事總是關於他如何努力尋找全世界最有意思的女人。除了這場有意思的聚會,這趟行程讓我開心的另一個原因,是我在牛津街圓環地鐵站下車前往希莉和安東尼的工作室途中,都會經過卡那比街。

每次我循著圓環走入這條倫敦最知名的街道,就感覺時光好像倒流了四十年,我一邊踩著卵石路面,仰望著懸掛在小商店上方的彩色旗幟,一邊回想著搖擺六○年代的盛況;那時英國除了有披頭四和滾石這兩大音樂排行榜霸主,也出現了全世界最早的超級名模,任何人只要想打扮得像這些偶像一樣,就會來卡那比街採買行頭。

當時首先發跡的明星模特兒是琴‧詩林普頓,然後是崔姬,這兩位女人的照片皆攝於卡那比街,鏡頭焦點全在眼睛和嘴唇上;她們的嘴唇塗著慘白的顏色,以便搭配迷你裙上的圓形圖案或白色的PVC緊身褲,而在長得離譜的黑色假睫毛下方,還有一道魚骨狀的藍色眼線。

儘管眼妝和唇彩永遠具有舉足輕重的分量,但過去和現在卻有一點不同,現在的人在選購化妝品時不再只是挑顏色而已,還會注重其他事情。

如果你是個反動物實驗者,包裝印有跳躍小兔CSC(關懷動物共同標準)「免於殘酷標誌」產品應該是你選購的目標,這個標誌代表該產品已經通過最高標準,也就是保證任何一項原料都未經動物眼睛測試、或經其他殘酷方法測試過。此外,你也可以檢查廠商是否在產品上印有「不經動物實驗」或「無動物性原料」等字樣,並且大膽詢問化妝品專櫃人員相關問題。舉例來說,倩碧的產品就屬於「免於殘酷」的產品,他們的銷售員都很樂於秀出書面字樣;當你選購任何品牌的化妝品時,如果發現銷售員閃爍其詞或不太確定,可以要求他們提出文字證明。雖然現在已是廿一世紀,動物實驗的殘忍程度仍然跟1920年代一開始被用來測試毒物的粗野手法相去不遠,但事實上替代方案是存在的,而且相當多,選擇這些替代方案的公司也不少。現今人們可以依賴貼膚測試、電腦分析、人類眼角膜、化學物質毒性資料庫和詳盡的檢驗報告更快速地獲得準確資訊;然而有些公司,包括幾家大企業,依舊沒有採用現代化的測試方式。

不僅如此,假如你是個素食者、極端素食者、反對過度捕魚、或者不希望自己的消費行為導致海洋生命受到破壞(包括被誤入漁網的海豹和海龜),或許你需要注意口紅和指甲油裡面的閃亮成分,它可能來自無害的合成物,也可能是所謂的「珍珠精」(pearl essence)。 珍珠精是魚鱗(大部分是鯡魚魚鱗)裡所含的一種銀色物質,它是大規模商業漁獲在處理過程中產生的副產品。鯡魚被拖網漁船捕到之後,一路在船上掙扎碰跳,最後牠們的鱗片會被全部刮除,落進甲板上一個又一個的袋子裡。

另一項令人害怕的原料,是和動物的腦與脊髓組織有關、有傳播狂牛症之虞的腦苷脂,根據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的說法,這是從「牛或豬的腦細胞或其他神經系統組織」取出的一種成分。有些品牌的化妝品會利用這種成分來製造明亮效果。幸運的是,仍然有很多公司拒絕在化妝品內添加任何動物性原料,有些公司則會提供其他選擇。舉例來說,掌握「另類文化」脈動且風格前衛的Urban Decay公司,就採用「以美國都巿風貌為靈感的色彩」自創指甲油等產品,你相信嗎,有的產品色號甚至就叫做「蟑螂」、「鏽色」、「浮油」和「酸雨」!對他們來說,在化妝品裡加入動物性原料的做法毫無疑問地已經落伍了。

另一家不使用動物性原料的公司是 Aveda ,它是由一位奧地利美髮師霍斯特‧瑞查巴徹所創立的,霍斯特原本過著放蕩靡爛的生活,後來在醫生的忠告下,決定離開他第一份壓力沉重的工作,到終年白雪覆頂的喜瑪拉雅山旅行,在那裡他學習到阿輸吠陀養生術,並認識了藥草、精油等其他印度古老民間療法。

霍斯特後來與他新結交的印度夥伴施夫‧納斯合作,開始在美容界推廣環保意識,這也就是為什麼 Aveda 會全部仰賴植物原料,並用精油、純花和植物精華製造皮膚清潔與保養產品的原因;他們甚至為胭脂蟲的福利著想,在其中一本型錄裡就寫著這麼一段話:「舉例來說,有些顏色如果不用胭脂紅,幾乎很難調配得出來,但我們覺得為了提煉這種原料而把蟲子壓碎是不道德的行為。」

Aveda這個字有著梵文「宇宙知識」和古希臘文「健康」的意思,但其產品都有著超現代感的顏色與風格,例如能強烈表現自我的巧克力或洋李色口紅,或者能增添柔和感的玫瑰與燕麥色眼影。更棒的是, Aveda 所有口紅都散發著迷人香氣,因為它們含有辣薄荷、肉桂、羅勒和洋茴香等令人口氣清新的植物精華。

講到古老的美容知識,不曉得你有沒有試過眼墨(kohl)?如果有,千萬不要像我的朋友琳達一樣把它塗在嘴唇上!眼墨是中東地區大人與小孩使用的一種傳統眼影,它能突顯眼睛輪廓、保持眼睛涼爽並預防沙塵感染,幾年前它也開始出現在美國巿場。不久前我到印度去,挑了一支外表像口紅的黑色眼墨膏並送給琳達,結果她竟然把它誤認成潤唇膏,塗滿整片嘴唇,直到看到鏡中一嘴漆黑的自己,才曉得為什麼大家都用奇怪的眼神看著她。

M.A.C. 是愈來愈多利用眼墨製造眼線筆的化妝品公司之一,不過你也可以在許多亞洲雜貨店或網站買到「純」墨液或眼墨膏。

在這裡我不能不提一下彩妝刷具。巿面上很容易找到人工合成的鬃毛刷,但要注意其他彩妝刷具的刷毛通常來自真正的動物毛,包括從髒亂的毛皮工廠出來的貂毛,以及從養豬場出來的豬毛(美其名為豬鬃)。有些銷售人員會告訴你,馬毛刷裡的毛都是在梳理馬匹時收集起來的,但事實上它們都來自馬匹屠宰場。 Urban Decay 是其中一家提供優良非動物毛刷的化妝品公司,他們不僅挽救了大局,也挽救了動物的生命。

人家說美麗得要從頭到腳才行,當然腳趾也不能忽視,現在就讓我以一件發生在勞因‧哈克尼斯這位二十出頭的大學生身上的趣事來做個結束。

話說勞因正準備搭機去應徵一項重要工作,兩位姊姊跟他說:「你知道嗎,勞因,男孩子如果把腳趾塗上指甲油可以帶來好運。」由於姊姊們堅持自己沒有在開玩笑,而且似乎是個無害的提議,一向不做蠢事的勞因就火速趕往女友家,請女友幫忙塗指甲油。勞因的女友於是拿起 Miss Glitter 的「海洋綠」和「牽牛紫」,兩色交替地將勞因十根腳趾塗上顏色,不曉得是不是這招發揮了作用,勞因的確得到了自己夢想的工作,他說雖然從此再也沒塗腳指甲油了,但有機會還是會再試試看。

無論我們塗不塗指甲油,從勞因的故事裡都可以學到一個關鍵詞,那就是「無害」。不管我們今天化妝是為了應徵工作、還是出外赴約,我們都知道自己的選擇不會危害任何一個生命。@

摘自<樂活誌> 野人出版社 提供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人生難得知己 你是否高估了這段友誼?
研究:兒童在自然環境中玩耍 可增進免疫力
朋友隔天才回訊息 這行為犯了多大禁忌?
6種美味高蛋白早餐 有飽足感又不增重
最熱視頻
【珍言真語】黃偉國:港八大學遭赤化 分三類型
【紐約調查】美國選戰白熱化 恐持續到明年1月
【有冇搞錯】拜登中國生意危害美國安全
【薇羽看世間】加強版川普 頻說錯話的拜登
【重播】FBI:逮捕5人 中共獵狐行動令人髮指
【重播】川普亞利桑那演講:永遠不要社會主義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