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劇欣賞

【京劇欣賞】戰太平- 花雲死於庸主之手

袁榮易
  人氣: 35
【字號】    
   標籤: tags:

通常要演出戰爭場面,首先想到的是如何製造出千軍萬馬的感覺;但是舞台的範圍有限,無法用到太多人,可是京劇用幾個龍套,加上劇情的安排,就能刻劃出大型戰爭的慘烈。例如《戰太平》這齣戲,以非常簡潔的手法,塑造出大軍壓境,守軍潰敗的故事:兵荒馬亂之間,一城之主的主帥失去鬥志,不知該戰該降?結果兵敗如山倒,連累部屬與人民遭殃。

元末群雄並起,朱文信(朱元璋姪子)奉命駐守安徽的太平城,陳友諒攻勢凌厲,來奪太平城。朱文信不審情勢,反守為攻,結果戰敗。初戰失利,當求扳回,大將花雲力主突圍至金陵朱元璋處搬請救兵。可是朱文信只圖保住自己的家眷,不願再戰;主帥執意如此,花雲勸說無效,完全使不上力。

朱文信住的是王府,樹大招風,當他回家,發現母親與妻子俱已身亡。趕緊回過頭來找花雲,好讓他保護自己去逃亡。朱文信做事步步差,剛才想突圍時還有足夠的人馬,這回部隊早散光了,花雲只好丟下家人不管,保住主帥突圍。但是寡不敵眾,最後雙雙束手就擒。

被擒後,朱文信只想活命(花雲斥他:「懦弱無剛呀!」),不惜跪地求饒;陳友諒看不起他,把他給殺了。陳友諒卻很敬重花雲,再三勸降,戲裡用很多情節描述,然而花雲不允而死。

這齣戲明白說到一位領導,如果他只知維護自己的利益,最終必定害己也害人。在中國大陸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舉世震驚;胡錦濤在白宮草坪也親耳聽到王文怡女士的嗆聲,他依舊裝聾作啞。無非為了維護自己的政治利益,胡拼命低頭護著曾慶紅、江澤民這批殺害人民的兇手,為他們掩飾。還好意思說自己親民愛民,教導大家八榮八恥。曾江二人趁胡出國,大肆補捉法輪功學員,故意讓胡也沾上迫害法輪功的污名。胡回來不聞不問,似乎默許曾江的操弄。那麼明顯的為自己利益而不顧百姓利益,可稱得上是朱文信的翻版了。

《戰太平》最難演的角色是花雲,李少春幾乎是公認演得最好的。這不只是唱工、做工的問題,而是內心戲的問題。李少春自小學戲是被父親李桂春(也是京劇演員)打出來的,唱工、做工稍微錯一點都不行;但他宅心仁厚,一點也不記恨,知道父親是為他好。接著他從上海到北京跟隨余叔岩學戲,第一齣教的就是《戰太平》。李少春很聰明,外表都學到了。可是余卻說他「裡邊」全不是那麼回事情。從「瀟灑、乾淨、氣度大方、好說笑話」的余叔岩身上,李少春學到戲的好處是在「裡邊」,舉手投足都要從「裡邊」出來。

李少春表演花雲,能將一位忠臣的內心:不服、忠摯、氣度、激昂全給唱出來、做出來,所以京劇要演好,僅有唱工、做工是不夠的,要緊的是「裡邊」的東西。

文革時李少春被大掃蕩:批鬥(一個月內頭髮全白了)、抄家、住牛棚、勞動改造,無一倖免。李少春非常不解,他是一個全然不怕苦的人,他常說:「只有享不到的福,沒有受不了的苦」,批鬥勞改傷不了他,可是像他那樣殫精絕慮為黨做事的人,卻遭此摧殘,使他傷透了心。(例如他協助創造「白毛女」楊白勞這個角色,雖然這是個灑狗血的劇本,但他安排人物的唱工、身段合情合理,照樣能感動人)。從牛棚回來他變得沉默寡言、楞楞痴痴地,時常喃喃自語:「我想不通—-」,安眠藥越吃越多,拖到1975年9月21日過世。死前這幾年他被惡黨「控制使用」,惡黨說讓他選第四屆全國人民代表時,要求他退黨。因對黨感情深厚,受不了而成痴呆云云。共產黨害人如此,卻還敢說沒共產黨,人就不行了,天底下還有比這更無恥的事嗎?@*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