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文化100個為什麼

為什麼女子以擲果投瓜表示愛慕?

作者:心語 整理

中國文化,博大精深。(大紀元)

  人氣: 1033
【字號】    
   標籤: tags: , ,

中國古典文學作品中常用「擲果」或「擲果盈車」來形容女子愛慕俊俏男子,或貌美男子受人歡迎。如明朝梅鼎祚《玉合記‧第九齣》:「其人如玉,空教擲果盈車,當此春景融和,不奈鄉心迢遞。」唐朝駱賓王《豔情代郭氏答盧照鄰》詩:「擲果河陽君有分,貨酒成都妾亦然。」而「擲果」當然是有其來源的。

魏晉時期多美男子,其中最負盛名的當屬西晉潘岳。唐朝司空圖《馮燕歌》:「擲果潘郎誰不慕?朱門別見紅妝露。」《幼學瓊林‧卷二‧身體類》:「擲果盈車,潘安仁美姿可愛。」詩文中的潘安仁、潘郎指的就是潘岳,也就是我們熟知的潘安。

《晉書‧潘岳傳》上載:「岳美姿儀,婦人遇之者皆連手縈繞,投之以果。」《世說新語‧容止》:「潘岳妙有姿容,好神情。少時挾彈出洛陽道,婦人遇者,莫不連手共縈之。左太沖﹙左思﹚絕醜,亦復效岳遊遨,於是群嫗齊共亂唾之,委頓而返。」《世說新語》注引用裴啟《語林》:「安仁﹙潘岳﹚至美,每行,老嫗以果擲之滿車,張孟陽至醜,每行,小兒以瓦石投之,亦滿車。」這些記載都說明潘岳長得極為俊美,容貌出眾,少年時期住在都城洛陽時,每次乘車出遊,總是有一些女子手牽著手繞著他的車打轉,還爭相著向車裡丟水果,每每滿載而歸。而被作為反襯的張孟陽或左思,也學潘岳坐車出遊,但簡直是男子版的「東施效顰」,張孟陽被小孩兒扔石頭亂砸,左思則更慘,被婦女們一頓亂唾。因此,後人就用「擲果潘郎」、「擲果潘安」、「擲果河陽」、「擲果盈車」稱讚潘岳,也做為「美男子」的代名詞。

可是,為甚麼女子要以投擲瓜果來表示愛慕之意呢?這要追溯至遠古時代,是當時的一種傳情方式,和那個時代的生活條件、背景有關。上古時代的男人養家以狩獵為主,女人則採根莖果實的植物類為輔,因此,花果就演變成女性的象徵。所以男女交往時,女子往往就用贈送果實、花草作為定情物。

《詩經‧衛風‧木瓜》篇︰「投我以木瓜,報之以瓊琚。匪報也,永以為好也。投我以木桃,報之以瓊瑤。匪報也,永以為好也。投我以木李,報之以瓊玖。匪報也,永以為好也。」古時候的未婚女子,可以將木瓜、桃子、李子這些瓜果,投擲給喜歡的男子以引起他的注意,被投瓜果的男子,如果也中意她,便解下腰間的佩玉來回贈她以定情。後來因為這個典故,文人們便在詩作中用「投瓜」、「木瓜」表示女子的愛情。如漢秦嘉《留郡贈婦》詩有︰「詩人感木瓜,乃欲答瑤瓊。」晉陸機《為陸思遠婦作詩》︰「敢忘桃李陋,側想瑤與瓊。」都已將《木瓜》詩視為男女贈答了。南朝宋何承天《木瓜賦》︰「願佳人之予投,想同歸以託好。顧衛風之攸珍,雖瓊瑤而匪報。」則更以木瓜為定情詩了。

不管是「擲果」或「投瓜」,儘管投擲的物品不同,但要表達的含意卻是一樣的。因而,後來還衍生出拋蓮子、拋荷包等多種不同的形式。所以,女子擲瓜果以傳達愛慕之情的風俗,在我國源遠流長,已留傳幾千年的歷史了。@*

責任編輯:方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這兩句大意:在個人修養中要始終把自己當作荑稗那樣,保持謙卑的品德。這樣修煉出來的道德品質才會與眾不同。
  • 日居月諸,照臨下土。 乃如之人兮,逝不古處。 胡能有定?寧不我顧?
  • 燕燕于飛,下上其音。之子于歸,遠送於南。瞻望弗及,實勞我心。燕子從南邊飛回,忽上忽下嘰嘰喳喳地叫。姑姑要出嫁,我送她到國都的南郊。直到看不見她的送親車隊,(此時燕子的叫聲)聲聲讓我揪心。
  • 綠色為間色(閒色),黃色為正色。現在把黃色當成了陪襯,綠色當成了主色,這顯然有違古代聖人留下來的禮制,看過去也很不協調。
  • 汎彼柏舟,亦汎其流。用柏木做的小舟在水中漂浮,(而且)它隨波逐流。
  • 在那些葭草初生的春季,(天子田獵時)對五隻野豬只射出一發箭矢。言外之意:天子仁慈,有好生之德,田獵時不忍心把所有野獸都殺了。
  • 用一顆「獨繭」來繅絲,抽出來的絲最均勻,每一縷絲都是一樣的粗細,一樣的強度;這樣合股織成的綸線的強度及韌性最好,釣魚才能釣得多。以此來借喻王姬和姜得的婚姻好合(如絲合成綸)、德行及容貌般配;他們組成的家庭會興旺發達,他們將來治理的諸侯國會國泰民安。
  • 由於儒家修煉體系中認為,人是從天上美好的世界中掉到常人這個苦海中來的,必須經過修煉才能返回天上的家園,因此把這個修煉過程稱為「歸」。由於學校四周環水,因此〈江有汜〉才以沿長江行舟東去來借喻大學的學習或修煉的過程。
  • 朦朧的小星星隨著圓月的西沉已經漸漸隱去,天空中只見參星和昴星橫於中天。軍隊的官兵揹負著棉被及衣服等行李,敬慎而迅疾地趕了一夜的路。每個人的天命均不相同。
  • 「摽有梅」的本義就是「落梅(子)」,題目為甚麼不用「摽梅」,中間為甚麼要加一個「有」字呢?「有梅」其實是「有媒」的諧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