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劇欣賞

【京劇欣賞】— 《打嚴嵩》

怕啥?毫無恐懼的鄒應龍!
袁榮易
  人氣: 27
【字號】    
   標籤: tags: , ,

成長過程中,不知什麼時候,恐懼已深植內心。如果早一點能夠往內找,有修心的功夫,去掉它也不難。「哈利波特」小說,魔法學校教導一種有趣的去除恐懼的辦法,藉幻形怪,先將你恐懼的對象具體化,真的出現在你面前,然後你再將它變成一個滑稽的樣子,打心底裡,你哈哈大笑,當笑出聲時就能破除那個纏繞你很久的恐懼。

功夫」這部電影,實際也是講恐懼。周星馳扮演一個混混,他為了掩飾小時候植入的恐懼,一心想加入「斧頭幫」這個最龐大的黑社會,讓別人怕他、尊敬他。還沒進斧頭幫,他就用斧頭幫的印記(交叉的兩柄斧頭,這圖形與交叉的鐮刀鐵鎚構意相同,有人說是影射共產黨)唬人,騙吃騙喝。透過他,一個個隱藏避禍的武林高手現身,被斧頭幫殲滅。在他正式加入斧頭幫之後,眼看兩位善良的武林高手又要被殲滅,不忍之心讓他臨陣倒戈,救了兩位高手也救了他自己。

在一篇訪問裡,周星馳被問到,「功夫」這部片子的精髓在哪裡?周星馳答:「勇氣。不錯,《功夫》就是一部關於勇氣的電影。」看過這部電影的人都了解,在黑社會裡好勇鬥狠絕非勇氣,而當主角敢於不認同欺壓無辜,排除恐懼,毅然退出惡黨,這才是真正的勇氣。

「功夫」是部無釐頭的喜劇電影,但其實內含深意;京劇《打嚴嵩》也很無釐頭,但同樣教人用不著恐懼:進士鄒應龍和同年打賭,他敢去懲治陷害忠良的大奸臣嚴嵩。

侯喜瑞畫嚴嵩的臉譜,眉心糾結的勾畫(正常人眉心寬平乾淨),象徵嚴嵩是個用盡心機的「蠢人」,粗尖之長眉象徵佔有慾強大。

一般被恐懼籠罩住的人,總是先想自己的安危,惡勢力鑽了這個漏子,牢牢控制住你,讓你不敢動彈。鄒應龍深知奸臣也一樣具有趨吉避凶的心理,特別壞事做多了,更是心虛與懦弱;而常人卻被他表面的兇殘給嚇住,拘限自己,躲避一旁,任其宰制。鄒應龍不同一般人,他能拆穿邪惡,以邪不勝正的氣勢解體邪惡,這是何等令人敬佩的勇氣。

嚴嵩有個對頭人常寶童,常寶童是「開山府」常遇春的後代,初生之犢不畏虎,也有一股傻乎乎的勇氣,鄒應龍以他為靠山去和嚴嵩角力。

上海俗諺:滬上處處《打嚴嵩》,指周信芳演鄒應龍沉靜洗練,收音機播放廣受歡迎,嚴嵩由金少山飾演。

要去嚴府,要有個理由,鄒應龍投其所好,以密報兩位從嚴府逃跑工匠的下落去討嚴的歡心。即使如此,他也難過門房的第一關,門官嚴俠要求紅包,才給通報。邪惡有一個體系,你要進來,你得先屈膝低頭,你才進的來。當時江澤民在雪夜,為了給來上海的陳雲送蛋糕,伺候門房的臉色,眼巴巴的搭上這條線,後來竟能被陳雲推薦,取代趙紫陽當上總書記。而趙紫陽卻因去看了「無權無勢」的天安門學生,從此被軟禁十五年直到去世。那江澤民,還真是具備邪惡的本質,才摸得著邪惡的門崁,

周信芳演鄒應龍,不向刁鑽的門官屈膝低頭。

鄒應龍掠下話,他要等嚴嵩出門,扯住嚴嵩轎子的轎竿告門官的狀,門官害怕,趕緊進去為他稟報。嚴嵩不認識鄒應龍,就問鄒為何事而來?門官報告是為了「好心獻上」,嚴嵩立即接見。鄒密告說,親見嚴府官差搜捕二匠,追蹤到常寶童的王府,竟被拿住,常寶童不但不放官差,還大罵太師(嚴嵩)您。

鄒應龍成為嚴嵩的「心腹人」,門官趕緊跪地賠罪。

嚴嵩氣壞了,立刻請旨捉拿常寶童,還給鄒應龍升了官,視為心腹人。由於過於魯莽,嚴嵩反被持有免死金牌的常寶童飽打一頓。嚴嵩不甘心,要上朝告狀。鄒應龍提醒,大臣不能脫衣驗傷,而偏偏您臉上無傷,嚴嵩馬上跪下來求鄒應龍這個心腹人,讓他做臉上的傷。鄒說需「假裝」生起氣,才動得了手。最後嚴嵩就像個大白痴,任由鄒又打又罵,讓觀眾看得樂不可支。

《打嚴嵩》具有古代「參軍戲」的味道,由蒼鶻去打愚笨的參軍。雷喜福飾演鄒應龍,侯喜瑞飾演欠打欠罵的嚴嵩。

《打嚴嵩》是古代「參軍戲」的遺制,據傳於五胡十六國後趙石勒時代,因一名參軍官員貪污,而令優人穿上官服,扮作參軍,再由另一優伶從旁戲弄。到唐代,參軍戲的形制已很完備,扮參軍的人,戴柎頭,穿綠衣;另一名蒼鶻,梳髻角,用嘻笑怒罵的表演作弄對方,因此也叫弄參軍或打參軍。參軍後來叫做副淨,蒼鶻後來叫做副末,副末可以打副淨,很像相聲中逗、哏的玩笑動作。

「參軍戲」的搞笑,被視為具有「言論免責權」。言之者無罪,聞之者足戒,達到諷勸的作用。就像古代朝廷,設置御史,官階很低,卻可以自由發言、評論,朝廷不怪罪他,為的是保持言路暢通,有利朝政的改進。晚清張佩綸上書罵李鴻章,李鴻章不但不生氣,反把女兒嫁給他,張佩綸就是個御史。(名作家張愛玲即張佩綸的孫女)

到了共產黨主政中國,肚量小到連「封建」朝廷都不如,不允許任何不同的聲音,黨文化洗腦全中國人,箝制言論視為理所當然,媒體規定只能歌功頌德以及掩蓋真相,再不然就是做發起鬥爭的傳聲筒。邪黨殺害良善做惡多端,也該有「蒼鶻」諷刺教訓,「九評共產黨」正是現代蒼鶻,將邪黨之醜,盡皆揭穿。@*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古典小說名著「西遊記」,有許多人說它其實是一本講修練的書。例如西方取經路上歷經八十一難就是闖關、過關的歷程。而人的妄念就像猴子,一刻也停不下來,我們常用心猿意馬來形容,孫悟空在書中就被簡稱心猿。京劇裏有許多「西遊記」的戲段,《安天會》是經常演出的一齣,戲裏包括偷桃盜丹,以及神仙齊集抓拿孫悟空的神仙大排場也就是所謂的安天會。
  • 《四郎探母》大概是有京劇以來,演出率最高的一齣戲,儘管台灣禁過、大陸也禁過,但在觀眾的極度渴望中,還是解禁。大家愛看總有個原因,從清朝咸豐年間名老生余三勝擅長此劇算起,一百五十年來依舊緊緊牽繫觀眾的心。禁演的理由,是用政治問題考慮的:楊延輝被俘擄卻沒自殺,政治立場可議。
  • 楊貴妃在宮內備受寵愛,一個月圓的晚上,她在御花園百花亭設盛筵,等待君王共渡浪漫的夜晚。出乎意料唐玄宗卻往西宮梅妃那裡去了,她自己無法排解,賭氣而喝得醉醺醺,最後吐得一片狼籍。
  • 打魚殺家描寫一對漁家父女的生活,一葉扁舟,悠然河上。舞台上靠著唱詞與身段,虛擬出在船上打魚、招待客人、夜裡渡河等情境。著墨不多的細節,刻畫出父女默契(如打魚時合作無間)、心電感應(如父親告官,女兒彷彿聽到官府打人的聲音)、關懷與支持(女兒膽小卻要去為父親壯膽)。
  • 杜文學的「好」朋友鳳承棟,一見杜家遭嚴嵩陷害,立即轉變立場,巴結嚴家,落井下石幫嚴家大主管嚴年去奪杜文學的妻子;而周仁赴湯蹈火救好友、救嫂子,匪夷所思用自己的太太去頂替,卻不知是掉入鳳承棟的陷阱,遭來所有好人的誤解,把他和鳳承棟,看成賣友求榮的一丘之貉。
  • 《虹霓關》很早就揚名海外,1924年梅蘭芳劇團應邀赴日演出,受歡迎之餘,日本「寶冢」電影廠拍攝了《虹霓關》中「對槍」一段電影。1935年梅蘭芳到蘇俄的莫斯科演出,著名電影導演愛森斯坦(1898-1948)也拍攝了《虹霓關》中「對槍」 這一段電影,不過這次不是默片而是有聲片。愛森斯坦與梅蘭芳結成好友,他稱讚梅蘭芳是「最偉大的造型大師」。「對槍」是男女對打,可是更像是男歡女愛的求偶舞,身段之優美、唱腔之動聽,連外國人都目眩神迷,愛慕不已,還以當時最時髦的電影拍錄保存。
  • 《五花洞》又叫《掃蕩群魔》,由小丑、小旦(花旦)擔綱演出,是所謂的「小戲」形式。京劇裡有許多小戲,例如打花鼓、打櫻桃、小上墳、小放牛、鋸大缸、探親相罵、荷珠配……,都是小戲的形式,通常是醜男、美女的組合,一俗一俏,相映成趣。市井小民的鮮活描繪,讓人感覺輕鬆與舒服;尤其那種麻俐的對話,現代人甚至無法相比。現代人埋首電腦、應對退化,情緒容易煩躁與消沉,表現不出乾淨利索;而小戲那種樸素的對手戲,卻具有聰明伶俐的挑戰與交流,是更真實的人生。
  • 「奇雙會」利用節氣作為背景,巧喻出人事隨著天象遞變。原本舊的、不如意的生命,因為大地春回的更新作用,最後成為奇妙與美好的結局。
  • 「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來時各自飛」,剛在京城考完試的范仲禹,與妻小一行三人,在山上突遇猛虎,慌亂過後,妻與兒不見了。范仲禹山前山後尋找半月,一無所獲;整個消息好像被封鎖,一點也打聽不出來。「瓊林宴」是專業演員才有辦法演出的一齣戲,要將遭逢巨變,心理失常、瀕臨瘋狂的狀態詮釋出;同時在線索出現後,因著急不理智,將情況搞得更糟,越陷越深、越做越錯以致喪命的過程,更要交待得具有說服力。
  • 京劇「五臺山」演的是分別多年的兄弟在神前會面的故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