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委會幕後賄選 孫不二參選受挫

標籤:

【大紀元9月6日訊】(大紀元記者古清兒/艾清採訪報導)近期,準備競選武漢市基層人大代表的中國泛藍聯盟負責人孫不二及武漢其他2位參選的泛藍成員萬里、倪江峰,多次遭到武漢公安及社區安保等不同程度的跟踪和監控。孫不二指出,當地有關部門使用各種手段阻撓這種民間參選,因此,在政治上、經濟上受到很大的壓力。此外,有選民接受記者訪問時,證實了選舉委員會賄選的事實。

孫不二此次用原名文炎參選,並開始在江漢區內進行競選宣傳,介紹參選綱領、派發印有孫中山頭像以及要求平等均富等口號的文化衫。他宣佈參選後,頻頻遭到選舉單位及公安施壓,競選活動被破壞。

孫不二表示,原來只是派出所暗中破壞,然後是公開的搶、公開的收;再來就是召開所有黨員大會,派出所還上門做選民工作,說「我們是海外派來的。」現在又出一招,每個選民只要按照它們的方式投票,每人發50塊錢人民幣。這不等於賄選嗎?

有選民指出,選舉委員會在發選票時說,如按照他們的要求參加選舉,每人發50元錢人民幣。 對此,記者採訪了該區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選民,他證實了以上事實。

「這種選舉在一些地方是非常普遍的現象,都是暗箱操作。他們將選票發到每家的時候,就口頭傳達『你們去參加選舉,每人有50塊錢,以當時到場的人數為准。』我所看到的不是第一次了,而且選民還在說這次選舉錢怎麼這麼少?」

選民說:「關於文炎精選綱領的東西,他在前面發,社區安保的人就在後面收。武漢市政府公佈了這三個人要由公安、社區盯住他,把他作為犯人監控,對他採取了刑偵的措施。錢從哪來的呢?選舉委員會出。共產黨有一些東西,不敢形成書面的東西,都是通過口頭傳達。」

選民還批評,「共產黨的選舉,誰也不知道有多少選民,從不公開參選率有多少。我從沒有參加過選舉,也沒有選舉過別人。為什麼共產黨搞選舉,民眾參與的積極性不大呢?因為都知道誰當區長,該誰還是誰。用錢來買官,背後有公安部門直接操縱。」

孫不二還描述了這幾天的拜票情況,發選舉傳單時,派出所派專班對付他們。「我貼,他在後面撕,我貼一張,他們當著我的面撕掉了。我們走到什麼地方,他們就搶到什麼地方,搶的過程中還發生了推擠的肢體衝突,萬里不給他們,但資料還是被搶了一部份。」

孫不二說,選民偷偷告訴他,「你們貼的時候,坐在警車(車號:鄂AP6736)的公安在後邊拍照。後來,孫也學他們,片警拍孫,孫就拍他們。後來跟蹤的人太多了,孫沒有辦法,就離開了。」

據選區居民透露,「他們有6000份傳單,派出所全部都知道,你們發多少,他們就收多少,一張都不會讓選民知道的。有關部門還給社區安保隊、社區的一些工作人員加了工資,加班加點的搞,基本上全面監控了。」

據說,社區有一個安保隊,是派出所出經費雇的安保隊來協助居委會搞社區管理,他們負責收孫的傳單。孫不二說:「居民都非常同情我,我發傳單時,他們說『我們支持你,但沒有辦法,我支持你,又能怎樣?支持你,他就上門做我們工作。』」

孫不二表示,他們做了很多工作,全面監控,我們所有的傳單都很難流到民間,一發的話,沒有2分鐘,安保就跟著,就沒收了。貼也不能貼,發也不能發,完全沒有辦法來做這個事情。「上級下了一個命令,派專班小組來對付我們,非常恐怖啊!」

跟蹤孫不二的特務。(大紀元)


跟蹤孫不二的車輛。(大紀元)

青山區的參選人倪江峰,目前被公安貼身跟蹤及監控,走到哪公安就跟到哪,他要出去買什麼東西都是國保叫車,帶他去買。據說,跟蹤的都是過去抓中國民主黨湖北省支部發言人秦永敏的人。倪江峰的父親在單位也被國保找到派出所,對他進行思想教育的傳訊,給他父親很大壓力。

孫不二表示,因為我退出了共青團,我現在參加了國民黨精神黨員,創辦了中國泛藍聯盟。我們是做實事,我們發的傳單是說選紅色權貴還是選人民代表,上面寫道我不是共產黨員。散發的話對共產黨的負面影響是相當大。所以它是非常恐懼的。

孫不二也無奈表示,媒體對他們的報導還是非常有限,這樣對他們的安全,有一種孤立的感覺。孫不二說:「邪惡是無法戰勝正義的,他會努力走下去。同時,他呼籲國際社會關注此事的發展,給予他們更大的支持。」(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隨州民師和司機集體上訪 以過激處罰
湖北仙桃5名少年溺水失蹤
劉曉蓮老人被赤壁市精神病院迫害成啞巴
河南省發現患失眠致死症家族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鮑威爾獨立 川普變陣 大戲開演
【微視頻】川普律師團出招 共和黨的最後防線
【財商天下】劉鶴介入債市亂象 亡黨危機逼近
【橫河直播】鮑威爾為何離隊 她為誰而戰
【新聞看點】拜登宣布「內閣」?川普兩線包抄
【遠見快評】史詩級訴訟開打 鮑威爾為何單挑?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