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與秦始皇PK的軍閥——三論徐才厚

葛眾禾

人氣 4
標籤:

【大紀元1月5日訊】秦始皇,作為中國歷史上第一個中央集權的封建君主,在他執政期間裡瘋狂地對勞動人民進行剝削壓迫,從修築「萬里長城」到修建「馳道」,從建造「阿房宮」到 「焚書坑儒」,秦始皇的種種暴政使他成為中國歷史上公認的專制暴君。跨越時間的隧道,今天,徐才厚這個站在中共塔尖上的軍閥以絕對軍權控制著中共的政權,他以一個特權享受者的身份和秦始皇瘋狂地PK著,徐才厚在世界人民的面前毫無忌憚的重複著秦始皇的那套無民主的專制主義制度,他用殘暴的政治手段來蹂躪百姓,這個中華民族的敗類,公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韙瘋狂地開歷史的倒車,他把昔日發生在秦始皇身上的暴政克隆並且重新如火如荼的在中華大地上重演著,他將自己扮演成現代版的「秦始皇」,歇斯底里地把專制的集權暴政建立在人民的頭頂之上,使中華民族正在遭受著前所未有的苦難!

用長興島PK「阿房宮」

今天,我們站在被焚燬的「阿房宮」廢墟前,這個長約1000米、高約7米的夯土台基讓我們很自然地想到這就是當年秦始皇魚肉百姓的聖地「阿房宮」,以及伴隨這座宮殿的那段秦始皇糜爛的生活史,秦始皇那不可一世壓迫人民的場面同這座廢墟一樣已經永遠的成為了歷史。

當時光流轉到公元1989年,中共的軍隊在鎮壓了學生的「六四」愛國運動之後,雙手沾滿「六四」鮮血的於永波當上了解放軍總政治部主任,鎮壓學生有功的徐才厚被於永波調到身邊工作,從此成了於的指定接班人。在跟隨於永波的日子裡,徐才厚的屁股上象綁了火箭筒一般從解放軍總政治部副主任(兼解放軍報社社長)高昇到解放軍總政治部主任,又從解放軍總政治部主任飛昇到中央軍委副主席,成了中共軍史上陞官最快的記錄者。徐才厚用竊取到的職權控制了軍權,成為中共國家機器的最高統治者。當了大官的徐才厚沒有改掉嗜錢如命的腐敗本性,反而在其家鄉人民的面前作威作福,這個和秦始皇有著相同靈魂的軍閥竟敢用手中掌控的權力大鳴大放地在其家鄉瓦房店市長興島修起了比「阿房宮」還「阿房宮」的「長興島軍閥樂園」。

2005年11月26日,長興島臨港工業區正式掛牌成立,徐才厚的家鄉長興島被劃規成為大連市的一個直轄區,徐才厚自己為自己發去了一封具有歷史意義的賀電,以此標誌著他不可一世的形象工程開始了。從此,長興島成為中國的一個特區。

2005年12月,修建長興島有功的女流氓孫春蘭一夜之間被提拔到中央當了全國總工會第一書記。

在徐才厚瘋狂修建「長興島軍閥樂園」的過程裡,李克強、孫春蘭、夏德仁等這幫官僚與其狼狽為奸,通過掌控的媒體向民眾大放煙幕彈。從李克強的「五點一線」到孫春蘭的「西拓北進」,再到夏德仁的「一島十區」,這些振興東北老工業基地的口號沒有一個不是為徐才厚服務的。李克強、孫春蘭、夏德仁這些佞臣在同徐才厚進行權錢交易的同時完全放棄了黨紀國法,成了徐才厚巧取豪奪的幫兇。

2006年8月7日,一瓶把徐才厚寓義為鳳凰的礦泉水在大連星海廣場出現,這瓶由徐才厚家鄉長興島製造的名為「鳳凰源」的礦泉水以每瓶100元的標價被李克強、夏德仁流氓政府強行指定為「2006中國國際啤酒節唯一飲用水」。

2006年8月29日,大連市發改委、財政局為了認真貫徹實施《遼寧省人民政府關於鼓勵沿海重點發展區域擴大對外開放的若干政策意見》,關於對大連長興島臨港工業區、大連花園口工業園區內的所有企業(含在建和新建)免收涉企的行政事業性收費的政策規定,就有關具體問題做出明確規定。

按此規定,以下收費項目的收費額由園區或園區所在市財政承擔:頻率佔用費、礦產資源補償費、企業註冊登記費、排污費、出入境商品檢驗檢疫費、海關收費。

以下收費項目免收:畜禽及畜禽產品防疫檢疫費、漁業資源增值保護費、漁業船舶檢驗費、公路養路費、公路運輸管理費、水資源費、水土流失防治補償費、印章防偽網絡登記費、車輛號牌工本費、機動車證書工本費、消防培訓費、工商年檢費、工商管理IC卡工本費、機動車污染排放合格證工本費、產品質量監督檢驗費、計量檢定收費、特種設備檢驗費、計量收費、特種設備人員培訓費、稅務登記費、建設工程質量監督費、工程定額編製管理測定費、城市污水處理費、人防工程四項費用、人防工程易地建設費、衛生防疫檢測收費、防雷檢測收費……。

2006年9月5日,遼寧省批准大連市長興島規劃,按照規劃,長興島臨港工業區起步投資約需60.4億元,開發投資約182.5億元,總投資約243億多元。

如今,在長興島255.5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一處處度假村和一處處別墅群星羅棋布的分散在島內,近三百棟的賓館、酒店和「農家賓館」 盡顯這個島嶼的奢華無度。正是在徐才厚的策化和支持下,長興島被修成了罪惡昭彰的「軍閥樂園」。現在,紙醉金迷的長興島處處都冒著邪氣,成了遼寧幫恣意享受的王朝樂土和徐氏家族斂財之地。

自從遼寧幫的骨幹分子孫廣田(原大連市公安局長、薄熙來助理)升任大連副市長之後,利用其掌管大連旅遊業的職權為長興島大包大攬旅遊生意,一些外省市到大連來旅遊的客人經常被強行拉到長興島進行消費旅遊,遼寧省的一些黨政機關團體成了每年必去長興島遊玩的關係單位,而一些民營企事業單位也被強行攤派到長興島進行旅遊消費,色情業在長興島也呈氾濫趨勢。長興島旅遊業在為軍閥徐才厚賺足銀子的同時也成了中共貪官包養二奶的場所,更為瓦房店市這個遼南小黃城的色情服務業提供了軍事級的保障體系。據有關資料統計顯示,長興島每年旅遊旺季每日接待遊客5萬餘人。

如果說當年秦始皇的「阿房宮」盡顯一代暴君的奢華,那麼今天徐才厚的「長興島軍閥樂園」與「阿房宮」相比可以說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在這場史無前例的腐敗運動中,軍閥徐才厚無視黨紀國法,大興土木,奢華無度,成了一個披著軍皮的政治流氓!

用「軍閥路」PK秦始皇的「馳道」

2005年8月,沈大高速公路第二次擴建工程完工了,全國人大委員長吳邦國來到大連為這條「神州第一路」的竣工通車典禮進行了剪綵。與此同時,和沈大高速公路同時修築的瓦房店至長興島公路也已經進入尾聲,一條由軍閥徐才厚為自己修建的「軍閥路」誕生了。
「軍閥路」,是人們對瓦房店到徐才厚家鄉長興島這條路的稱謂,因為這條路是徐才厚專為長興島徐家莊人所修建的一條特權路。在這條近百公里的「軍閥路」上,平均每一米長的路就用掉了5千多元人民幣,共花費了國家銀行5個多億的人民幣。就是因為修建這樣一條「軍閥路」,全國途經瓦房店市的車輛都得向 「徐氏集團」交納過路費,而受害最嚴重的當屬瓦房店市復州城的那些老百姓,因為即使他們不往長興島走也得向軍閥徐才厚交納那部分不合法的「過路費」,成了軍閥徐才厚直接剝削的路奴。「此樹是我栽,此路是我開,要想此路過,留下買路錢,」這是瓦房店市老百姓對軍閥徐才厚橫行霸道的評價。

作為封建專制的君主,秦始皇修「阿房宮」,築「馳道」,對勞動人民進行深重的壓迫,成了一代罪惡暴君的代表。今天,徐才厚作為中共軍隊、政權最高人物級的統帥,不顧人民怨聲載道,為所欲為的修建功名路,特權路,飛揚跋扈到了極點,他親手用自己的腐敗和奢華為他自己和中共修建了一條背離人民的不歸路。

用長興島上的「萬米長城」PK秦始皇的「萬里長城」

從橫山之顛遠眺長興島,一條「萬米長城」將長興島的西海岸辟出25平方公里的原始林地,成了長興島上一條微型的「萬里長城」。用這條「萬米長城」 與秦始皇PK徐才厚可真是用心良苦。當年秦始皇修「萬里長城」為的是防禦外敵入侵,而今天徐才厚在自己家鄉修建「萬米長城」除了享樂之外,它又為徐才厚防禦的是哪般外敵呢?

作為軍閥頭子的徐才厚,為了其能萬壽無疆的永存在這個社會上,修建「萬米長城」成了他最好的選擇。這個自命不凡的軍魁老二不顧遺臭萬年的罵名用自己軍閥的淫威向自己家鄉人民開始了宣戰!

2005年的下半年,隨著長興島工程建設的需要,沙土成了大連境內最搶手的資源,一場瘋狂掠奪土地資源的高潮活動在遼南大地上演了,作為養育瓦房店百萬人民的復州河也沒能逃過軍閥徐才厚的掠奪。隨著復州河被挖得瘡痍滿目、觸目驚心,當地民眾紛紛自發地投入到這場保護復州河的戰役中,在同「徐氏集團」帶有黑社會性質的打鬥中,許多村民不畏強暴英勇地負了重傷,在遼南大地上開始了一場掠奪與反掠奪的護地運動。

與此同時,瘋狂地挖沙運動在大連開發區魏家村也未曾停止過,一夥人打著平整河道的幌子進行大肆的采沙活動,防洪隱患給這裡村民的生命和財產造成了嚴重的威脅。

在大連普蘭店市雙塔鎮一塔村,農婦不讓挖沙竟被扔進稻田,打成重傷住進了醫院……

……

隨著「長興島軍閥樂園」工程不停的建設,挖沙運動猖獗而瘋狂地進行著,一時間,遼南大地充滿了血腥味,籠罩在白色的恐怖陰影之下。

如果說挖地運動讓遼南人民受到皮肉之苦,那麼徐才厚把大連變成騙子基地讓你家破人亡的騙錢運動更是讓數十萬人飽受剜心之痛。

打著「建設東北亞航運中心,大連港建造工程」的幌子,把子虛烏有的工程吹得山響,到外地瘋狂的集資,受騙者明知是非法集資就是不報案,騙人者口出狂言沒人報案誰敢抓我……上述這些都是2006年在《大連晚報》上最搶眼的新聞詞條。這些以徐才厚等修建「長興島軍閥樂園」為背景的社會新聞真實地記錄了遼寧幫對人民所犯下的滔天罪惡,徐才厚與李克強、孫春蘭、夏德仁等這幫政治惡棍親手用「五點一線」這個陷阱把大連變成了騙子基地。騙人白騙,沒人敢報案,更沒人敢抓,這句話是對遼寧幫明火執仗搶奪老百姓錢財的最精闢總結。

2006年5月18日,《大連晚報》A3版刊載《工程子虛烏有牛皮吹得山響》的新聞:「工程」子虛烏有,「牛皮」吹得山響,一婦女用假工程在瓦市某鎮集資……

2006年5月26日,《大連晚報》A2版刊載《明知非法集資為啥就不報案》的新聞:金州區華家屯再現巨額非法集資,據稱總額達4000多萬元……

2006年5月28日,《大連晚報》A5版刊載《謊稱大連港的人跑到撫順瘋狂集資》的新聞:打著「建設東北亞航運中心,大連港建造工程」的幌子,冒充大連企業外地瘋狂集資……

2006年5月30日,《大連晚報》A5版刊載《沒人敢報案誰敢抓我?》的新聞:僅一個鎮,就存在「松木島」等大小近10種集資項目,一些鄉鎮農民參與非法集資成風,非法集資者竟口出狂言……

據有關權威部門的數據顯示:近兩年來,遼寧省共發生非法集資案件50多起,涉案金額25億余元,受害群眾達數十萬人次,造成直接經濟損失15億元。以上這組保守數據是官方有據可查的,加上沒有報案的和沒有立案的那部分數據,實際上的受騙數字遠不止這些。

把長興島這座「軍閥樂園」堂而皇之的建立在萬民痛苦之上,在光天化日下把遼寧數十萬家鄉父老騙得傾家蕩產,家破人亡,徐才厚、李克強、夏德仁等此舉和強盜、土匪又有什麼區別呢?

以自己家鄉為基地,對自己家鄉的人民進行殘暴的政治迫害和瘋狂的經濟掠奪,徐才厚的雙手沾滿了人民的鮮血,他將中國社會的民主、公平和正義都鎮壓在自己的槍桿子之下,成了一個十足的劊子手、屠夫。在這場史無前例的「長興島軍閥樂園」修建運動的背後,有徐才厚與李克強、孫春蘭、夏德仁等贓官不可見人的權錢交易,還有徐才厚等在光天化日之下公開搶奪國家和人民錢財的陰謀,更有在徐才厚鐵蹄政治下的人們痛苦地呻吟和憤怒地吶喊!
同秦始皇的「萬里長城」相比,長興島上的「萬米長城」象徵的是徐才厚的軍國主義精神,也是徐才厚與全民為敵的象徵,它防禦的是在其暴政下人們的反抗!

用「封報坑讀」PK「焚書坑儒」

「焚書坑儒」自秦始皇就有之,而徐才厚版的「封報坑讀」又有誰見過呢?

正當徐才厚的「長興島軍閥樂園」在如火如荼地修建時,敢於直言的《半島晨報》對瓦房店沒人管的民生問題進行了曝光,將矛頭直指軍閥徐才厚。

2006年3月8日,大連《半島晨報》以《擔心教室塌了學生練習鑽桌子》為題,對瓦房店閆店鄉遲家中心小學的孩子們為擔心教室倒塌而每天進行鑽桌子訓練的事情進行了報導。

2006年3月13日,大連《半島晨報》又以《少女寄養敬老院莫名失身》為題的報道深入揭示了軍閥徐才厚家鄉民生問題惡劣的狀況……

《半島晨報》數篇有關軍閥徐才厚家鄉醜聞的報道在社會上引起了廣大讀者的強烈反響,但同時也招來了夏德仁流氓政府對他們的橫加指責和帶有黑社會性質的威脅。在被逼無奈的情況下,《半島晨報》於2006年3月16日在《半島晨報》A3版上發表了一篇《我們做了「虛假報道」麼》的文章。

文章說:孩子們呆在頂棚漏了天光,牆壁裂開大縫的教室裡上課,需要練就「防空」的本事,他們能在一兩秒鐘內鑽到書桌下。《半島晨報》報道了此事,央視《馬斌讀報》摘播之後,已是「滿城風雨」。有人說,《半島晨報》報的不符合事實,並對做後續報道的記者橫加指責:「誰給你權利到學校採訪」、「是誰認定這是危房的」!?後來,教室被鎖了,原來接受採訪的教師也三緘其口;現在,還有人說,那學生鑽桌子的場面是記者安排的,《半島晨報》造假有方……

關於《半島晨報》「胡說八道」的說法我們聽了許多,最近又甚囂塵上,……給我們扣了許多帽子,說我們的報道影響太壞了,真是令人困惑啊……我們一貫要求記者展示深入調查的真相,並要求記者要有嚴密的取證意識,為什麼,因為我們意識到,我們介入的一些報道,難免會惹上是非,難免會招惹上官司,我們要做最壞的打算……

如果上面的這篇文章是《半島晨報》發出的吶喊,那麼接下來的事足以讓《半島晨報》連喊都喊不出來,因為徐才厚要用暴力讓《半島晨報》從大連這座城市上消失。以下暴力事件發生在遼寧幫骨幹分子孫學斌所掌控的大連沙河口區。

2006年5月18日,《半島晨報》全面改版,升級擴容,改版後的報紙引起濱城讀者好評如潮,報紙零售大幅增加。但從改版之日起,《半島晨報》發行工作即遭到一系列干擾,幾天來,同城媒體的發行人員有組織、大範圍對《半島晨報》的零售發行工作進行干擾破壞,多個報攤上,本報配合改版配備的彩旗、綬帶和展版等被搶走或損毀,多名發行人員遭到野蠻毆打。一些市民因此反映看不到《半島晨報》。

2006年5月22日,位於沙河口區春柳農行附近及中山區解放路桃源橋至石葵路兩側等數十報攤擺放的《半島晨報》展版及彩旗被同城某媒體零售人員無故拿走、損毀。

2006年5月23日凌晨4時左右,同城某媒體一零售發報員威脅勝利橋附近一零售報攤不允許其銷售《半島晨報》,遭到拒絕後,該零售發報員又找來兩人繼續對該報攤攤主進行威脅。在場的《半島晨報》女零售發報員對其行為進行譴責,卻招致該同城媒體3名男性工作人員的野蠻毆打。

2006年5月23日,由於該同城媒體零售人員的干涉,沙河口區華北路市場內3家報攤停售《半島晨報》。為滿足市民讀報需要,《半島晨報》發行人員臨時在市場內支起報攤銷售《半島晨報》。當天7時左右,同城某媒體2名零售人員及不明人員共4人來到《半島晨報》在華北路市場臨時設立的售報點對零售人員進行群毆,《半島晨報》另一個零售人員見狀前來阻止,也遭到4人野蠻毆打。《半島晨報》2名零售人員被打傷,其中1人頭部縫了6針。(參見2006年5 月24日星期三頭版的《半島晨報》的嚴正聲明)

經過徐才厚流氓政權的一番封殺和打壓,《半島晨報》新聞的銳利被磨得蕩然無存,終於投降成了軍閥徐才厚禍國殃民的幫兇工具。當《半島晨報》以大連公宣統一口徑為政府說話的時候,他已經在人們的心中死去,徹底成了一個「胡說八道」的媒體。《半島晨報》是軍閥徐才厚在光天化日之下封殺的一份敢說真話的報紙,但卻使大連市的600多萬讀者再也看不到有關市民對政府知情權的新聞報道,大連政府自此成了一個沒有人監督的純流氓政府。同秦始皇相比,徐才厚的 「封報坑讀」與「焚書坑儒」並沒有本質上的不同,他們都是為了消除異己而實行一言堂,唯一有區別的是,秦始皇當年最多不過坑了460多個儒,而徐才厚坑害的卻是大連市600多萬個讀者啊!

徐才厚統一世界PK秦始皇統一六國

自八九·六四以來,遼寧幫勢力迅速壯大,以於永波為首的解放軍總政治部結黨營私,腐敗成性。剛上任不久的政治部主任於永波為了壯大自己的勢力,把自己的同鄉徐才厚調到身邊為自己掌管總政部主任副職工作(兼解放軍報社社長),把自己的同鄉谷善慶任命為北京軍區政治部主任。中共十六大前夕,徐才厚順利接上了於永波的班,谷善慶的同鄉鄶萬增順利的接上了谷善慶的班,而來自瓦房店近30多人被封為將軍安插在各大軍區任要職。自此,中共軍隊的權力被遼系軍閥所控制,而於永波指任自己家鄉人來接班的方式也成了中共軍隊的世襲制度。於永波在黨內大搞結黨營私為遼寧幫日後的腐敗奠定了基礎。十六大之後,徐才厚終於當上國家軍委副主席,這個集黨、政、軍權力於一身的軍魁老二將中南海的那些沒有靈魂的行屍走肉完全圈養起來,成了中共傀儡政府的幕後軍控者。

2005年,在修建「長興島軍閥樂園」的同時,徐才厚利用朱成虎在國防科技大學上發表了其要統一世界的白皮書——中國「核威脅論」。

在這篇系統而又科學的論文中,充分的體現了徐才厚及當今中共對未來世界的整體規劃和構想,其想利用核武稱霸世界、統一世界的野心再一次讓世界人民看清了中共反人類的真實面目。

在這篇「核威脅論」中,中共沒有把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放在眼裡,從亞洲到歐洲,從非洲到美洲,沒有一個國家不是他打擊的目標,就連他的戰略夥伴俄羅斯也沒放過。為了統治這個世界,中共不擇手段的列舉了從核武器毀滅到人肉炸彈等攻擊方法,把人類的種種恐怖行為都列為他殺人的武器,甚至用犧牲中國西安以東領土上人民的性命為代價來換取統一世界的大業。

中共的「核威脅論」在國際社會上發表後,受到了以美國為首一些國家的強烈抗議,而中共也並沒有因此向世界人民做出任何有誠意的道歉,因為在這次對世界人民的思想理論進攻上中共取得了初步勝利,中共變成了一個合法擁有「核威脅論」的國家。

當朱成虎的「核威脅論」在世界上發表的時候,中共核武器的建設已經進入了具體實施階段。2005年,在徐才厚家鄉長興島的北面,瓦房店市紅沿河三步一崗,五步一哨,戒備森嚴,這裡已經開始了核工程的建設,國務院給其命名為紅沿河核電站。從徐才厚上台當軍委副主席開始,大修長興島,在其家鄉建核設施,這一切和其要統治世界的計劃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把修建「長興島軍事基地」作為防禦和打擊南韓與日本的軍事工程,可以說是徐才厚把侵略世界、統一世界的目標落在了實處。因為徐才厚有統治世界的目標,所以中共就容忍和放縱徐才厚的種種腐敗行為。在中共的眼裡,秦始皇統一的只是六國,而徐才厚要統治的是全世界,如果徐才厚統一世界的夢想成功了,那麼秦始皇又算得了什麼呢?

萬里長城今猶在,不見當年秦始皇!

從大興土木修建「長興島軍閥樂園」到用國款鋪設「軍閥路」,從修「萬米長城」到「封報坑讀」,最後到修建「長興島軍事基地」,中共軍隊帶頭禍國殃民,將民眾矛盾激化成國際醜聞,軍閥徐才厚完全蛻變成一個非驢非馬的畜牲,成了人民的公敵。作為一個中共軍中的領導人物,徐才厚打著軍隊的旗號,稱霸一方魚肉鄉里,鎮壓民主,作威作福,罪不可數:他用特權制定強權,指示軍嫂強行進社區掌權、上大學,公開踐踏社會民主公平;他用100元一瓶的「鳳凰源」礦泉水在國際上招搖撞騙,明目張膽的踐踏社會經濟秩序;他囂張地自己為自己發賀電,成了一個無法無天的兵痞;他利用朱成虎到國際上宣傳「核威脅論」,揚言要用西安以東中國人民的生命為代價將美國消滅,把中國軍隊變成了一個要消滅中國人民的軍隊!

軍閥徐才厚在中共的眼皮底下公開大興土木,奢華無度,塗炭生靈,腐敗至極,胡錦濤真的一點都不臉紅嗎!?胡錦濤敢否認徐才厚家鄉存在 「萬米長城」的事實嗎!?胡錦濤敢否認徐才厚家鄉修建「軍閥路」的事實嗎!?胡錦濤敢否認徐才厚利用「五點一線」的長興島工程為自己修建「軍閥樂園」的事實嗎!?胡錦濤敢否認徐才厚「封報坑讀」的事實嗎!?胡錦濤敢否認徐才厚家鄉100元一瓶的「鳳凰源」礦泉水在大連國際啤酒節上強賣的事實嗎!?胡錦濤敢否認「蘇家屯集中營」建在瀋陽軍區管轄範圍內的事實嗎!?胡錦濤敢否認「大連哈根斯」人屍工廠存在的事實嗎!?胡錦濤敢否認徐才厚鎮壓中國民主的事實嗎!?胡錦濤敢否認徐才厚給長興島發去賀電的事實嗎!?胡錦濤敢否認徐才厚以大連為基地做出向全國推廣大連軍嫂進社區、上大學的批示嗎!?胡錦濤敢否認中共軍隊利用朱成虎向世界發佈 「核威脅論」 的事實嗎!?……

今天,秦始皇玩過的那一套已經成為了歷史,而為了加深對秦始皇的理解和學習,徐才厚不惜以身試法,又倣傚起秦始皇的作法和中國人民玩起了築「萬米長城」、建「軍閥路」、修「長興島軍閥樂園」、「封報坑讀」、「統一世界」的遊戲……軍閥徐才厚玩出了國際水平。為了統一全世界,軍閥徐才厚正在瘋狂的同秦始皇PK著……

「萬里長城今猶在,不見當年秦始皇。」這是秦始皇留給後人的遺訓,而徐才厚能給人民留下什麼呢?是把秦始皇的遺訓改成「萬里長城今猶在,不見當年徐才厚」還是改成「萬里長城今猶在,不見當年共產黨」呢?

(轉載博訊,原題爲:敢與秦始皇PK的軍閥——三論敗類徐才厚)(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老軍官披露徐才厚等「遼寧幫」黑幕
項雲:中共的流氓無恥與反動是其滅亡加速器
金浴鳳:中共病毒賦
【網海拾貝】中共本身就是病毒 只能滅除
最熱視頻
【紀元播報】川普:不想和習通話 掌握武毒所不好信息
【紀元播報】內幕:兩會內鬥激烈 中共高級軍官觀望
【拍案驚奇】中共紅爪緊逼 30萬港人有望居英
【直播回放】5.26疫情追蹤:美確診逾170萬
【十字路口】美推機密武器 港國安法藏權謀算計
【新聞第一現場】對港毀諾 30年前電影預言成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