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讀《九評共產黨》有感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0月1日訊】二零零四年底,大紀元發表了《九評共產黨》系列評論文章,由於惡黨流氓政府對「真、善、忍」的惡毒迫害和對揭露邪黨做惡真相的嚴密封鎖,至今我才拜讀《九評共產黨》的全文,讀後感觸頗深,幼小時的心靈傷痛被深深的觸及,往事不堪回首。

在我六歲那一年親身經歷的一件事讓我永遠也忘不了,那是在「土改」時期,有一天,天氣很陰沉,我的母親把我和她關在一個房子裡,不讓我說話她搬小板蹬站在同小洞一樣的窗口往外看,她年輕時耳朵被炸彈炸聾了聽不見任何聲音,母親問我聽見了槍響沒有,我不明白啥意思隨口說沒有,母親又繼續向外看,一會要我拿九支筷子,碗裡裝半碗水,把筷子豎立在碗裡然後嘴裡叨叨的念著啥,第一次筷子沒站住,母親讓我重新豎立好,嘴裡又叨叨的念,這次筷子站住了,母親讓我進屋把門關好,過了一會母親下來了,不看了。事過後我才知道那一天是開大會槍斃我的父親。

一直到我上大學,才聽人說起我的父親,父親十七歲就承擔起了家庭的重擔,為了維持家人的生活,拿上家裏僅有的一點錢開始做起了買賣,買了半袋子鹽背在肩上爬山涉水步行到四川(我家在湖北房縣),賣掉後在買點四川的特產回家賣了,在買半袋鹽步行到四川賣。就這樣省吃儉用,積攢點錢就發展做生意,後用擔子挑步行到四川,後又發展用車拉,然後攢點錢買地,那時家裏生活非常簡樸,全家十口老小,一頓飯的的菜只有自制的豆腐乳一塊,吃幾口飯用筷子頭沾一下豆腐乳,一頓飯下來豆腐乳好像還是一塊。父親做生意賺的錢就買地,時間長了地買的多了,開始發展資產,發展了一條街全是鋪子,送給縣裡的一所學校,又建起了碼頭,等到共產黨「土改」時已經發展了十七個土地廟,一個土地廟就是好大一片地。「土改」時邪黨給我們定的成份是商人兼地主,把我們住的四合院沒收了,土地也收完了,所有資產全部沒收了,就連我奶奶床下埋的一罐金銀財寶都挖走了,還理直氣壯。實質就是被惡黨強行搶走的,池塘也不讓我們用了,把母親、三哥和我趕到很遠很荒涼的一片竹林旁邊的茅草屋,我記得晚上睡覺時被子裡盤著臉盆那麼大一條蛇。有一天半夜,房子被挖了一個大洞,進來一個野人,嚇得我們恐懼到了極點。苦澀和心酸伴隨了我們好多年。一九五七年我的大哥二哥都考上了大學,二哥把我們接到了漢口。大哥從武漢大學畢業後被分到西安陝工大二部(原址),後又把我和母親接到西安。

我們家完全是靠我父親勤勞發家的,僱的工人到老了都說我們家人好。我母親是信神的,非常純樸善良,在戰爭年代雙耳被炸彈炸聾了,她從不找別人麻煩,還喜歡幫助別人,地地道道勤勞樸實的中國傳統婦女。「文化大革命」時稱她為地主婆,稱哥哥是「臭老九」,被下放農村去養豬,說我是地主崽子貼我大字報,趕母親回老家供他們批判,母親想不通氣死在醫院裡,醫生說她沒有女兒嗎?怎麼不來看她?

我父親為老大,老二隨蔣介石到了台灣,老三因和我父親做生意,受牽連也被共產邪黨槍斃了。真是人財兩空,家破人亡。「土改」劃成份是怎麼劃的?把靠辛苦勞動、勤儉持家、善待他人發了家的都劃成地主、資本家,把在街頭雙手插在袖子裡轉來轉去不勞而食的人劃為僱農、貧農,並給與照顧優惠,一直到一九八幾年時,我們農村學校給貧僱農出生的子孫照顧不交學費,等等不公的事情。

幾十年來都不敢說一句真話,今天才把實情說出來,大前年開始時我們在北京向中共政府說了一句真話,這個流氓政府就把我們關了七年之久,而且使用各種酷刑強迫不讓我們做好人,去跟它們一起去當強盜做流氓,當有人堅定信仰「佛法」時,就加刑、再加刑,使用歷史上從未有過的毒刑,甚至活摘大法學員的器官焚屍滅跡。嘴裡喊著要「愛護婦女兒童」又是怎樣做的呢?舉一個真實的例子: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六日深夜,五個年輕的婦女還在熟睡中,突然闖進十幾個彪形大漢(便衣),他們是搭梯子翻進來的,進來後不由分說把人連踢帶推的塞進了警車,連鞋都沒穿都光著腳板被強行拉走了,身上的現金一萬多元被搶光,指導我們修煉的大法書被惡人強行沒收。綁架到惡人那裏不分年老年幼,還是婦女,都要受它們的酷刑拷打,甚至被扒光了衣服扔進男牢房裡。

九評共產黨》裡說的很真實,我是從那種真實的環境中走過來的,搞假惡鬥的就是中國共產黨,這幾十年來為什麼會生活的很苦很累貧困交加,年紀不大就得一身病,不能自理。現在我算明白了,中共的黨文化太邪惡了,共產黨為把持政權,不管人民的死活,大搞無神論不讓人相信因果報應,所以中國人啥壞事都敢幹,道德被徹底摧毀,人無善念譭謗佛法,在中共邪黨的帶動下與天斗與地鬥,自然環境一年比一年差。《九評共產黨》把共產邪黨的老底徹底曝光了出來,給中國人亮起了一盞指路的明燈,擺脫共產邪黨的桎梏,找回真正的自我,重塑我們民族的道德,這是我們每個中國人的必經之路。

我願所有的中國人快快認清中共惡黨的邪惡本質,退出這個邪教組織,不管你是明明白白跟黨走的還是稀里糊塗跟黨走的,哪怕是無可奈何跟黨走的,在今天,天滅中共即將到來,退出邪黨可保性命,勿要做邪黨的陪葬,為了你自己也為了你的親人,請抓住這稍縱即逝的良機。(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7-10-01 2:5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