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眸流水年華(49)

附錄二:從判刑到平反
張兆太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附錄二:從判刑到平反——法院歷次判決書和裁定書

判決書一
阜新市海州區人民法院
刑事判決書
(75)刑字第65號

罪犯張兆太、男、四十歲、漢族、家庭出身未劃成分、本人成分學生、大學文化、原籍上海市長寧區蕃禹[番禺]路,捕前住阜新市第一機床廠獨身宿舍,系阜新市第一機床廠技術員。(現職下料工)
上列罪犯因現行反革命一案,業經本院審理完結。查明:

張犯自幼受反動家庭影響,資產階級思想嚴重,早在高中讀書時就寫過「變異記」「愛情與罪惡」等所胃[謂]的小說,從中散佈一些資產階級觀點。於一九五八年在天津南開大學讀書時被定為右派分子後:又寫了「瑪麗路易士小姐的悲喜劇」,並給蘇聯駐上海領事館寫信訊[詢]問莫斯科電影製片廠的地址沒得逞。於一九六五年代[戴]帽畢業後在南開大學農場勞動期間,寫了極為反動的黑書,「」和「信」用以攻擊無產階級專政,攻擊領袖,攻擊我黨對右派分子改造政策。以及書寫什麼「在文化大革命中紅衛兵用彈弓打路燈」的情節等等。寫後長期保存他處,上述犯罪事實張犯捕後,供認不諱,並有親筆字跡原稿在卷,屬實無疑。

查張犯出身於反動家庭,雖經多年的無產階級教育,資產階級世界觀沒有得到改造,在高中讀書時就寫過資產階級方面小說,尤其是上大學被定為右派後,在農場勞動不滿,書寫極其反動的小說,攻擊我黨對資產階級專政。其語言非常惡毒,氣焰十分囂張。核其所為,已構成現行反革命犯罪,應予懲處。但念捕後尚能坦白交代。本院為保衛文化大革命勝利成果,保衛反擊右傾翻案風斗爭取得更大勝利,保衛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順利進行,嚴厲打擊一切階級敵人的反革命活動,鞏固和加強無產階級專政。根據廣大群眾意見要求,按照黨的「坦白從寬,抗拒從嚴」的政策,及罪犯認罪表現。依法判決如下:

罪犯張兆太因現行反革命犯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年。刑期:自一九七五年三月二日起至一九八二年三月一日止。

如不服本判決,可於接到判決書第二天起十天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上訴於遼寧省阜新市中級人民法院。

一九七六年六月二十一日

               (阜新市海州區人民法院印戳)

裁定書一

遼寧省阜新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事裁定書
(1978)刑複字第96號

張兆太,男,四十三歲,漢族,捕前住阜新市第一機床廠獨身宿舍,系一機床廠技術員。現押於盤錦勞改隊。

張兆太於一九七五年六月二十一日經阜新市海州區人民法院以(75)刑字第65號判決,按現行反革命犯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年。執行在案。其母牟寶銓提出申訴,經本院審查認為,原判適用法律失當,特裁定如下:

一、撤銷阜新市海州區人民法院(75)刑字第65號判決書。由原法院進行再審。

二、將張兆太釋放候審。

本裁定為終審,不准上訴。

審判長:孔繁魁
代理審判員:劉慶春
代理審判員:吉樹林
書記員:李玉民

一九七九年一月四日
(遼寧省阜新市中級人民法院印戳)

(法院通知)

張兆太:

速來阜新,本院對你宣判。

法院
(阜新市海州區人民法院刑事審判庭印戳)
79.3.15

判決書二

阜新市海州區人民法院
判決書
              (78)刑申字第2號

申訴人牟寶銓、女、七十四歲、住上海市長寧區番禹路弄四十二號,(系原判被告張兆太母親)(注)_
申訴人對我院(75)刑字第65號判決以現行反革命罪判處張兆太有期徒刑七年不服提出申訴。我院再次審理認為:原判認定張兆太因被定為右派分子不滿。而用寫「小說」發洩對黨和無產階級專政不滿,雖屬於思想反動,但尚構不成現行反革命犯罪。故改判決如下:
撤銷本院(75)刑字第65號判決,對張兆太無罪釋放。

審判員:傅政新
書記員:彭德全

一九七九年二月二十一日
(阜新市海州區人民法院印戳)

如不服本判決,可於接到判決書第二天起十天內向本院提出,上訴到遼寧省阜新市中級人民法院。

裁定書二

遼寧省阜新市中級人民法院
二審刑事裁定書
(1979)刑上字第18號

上訴人張兆太,男,四十三歲,漢族,系阜新市第一機床廠技術員。

上訴人不服海州區人民法院(1978)刑申字第二號判決書,以所寫「小說」不屬於思想反動為由,上訴到本院。

經本院審查認為:一審判決書中認定上訴人因被定為右派分子不滿,而用寫「小說」發洩對黨和無產階級專政不滿,屬於思想反動。此種論述不當,應予取消。但原審判決無罪的結果是正確的。特此裁定如下:

取消海州區人民法院(1978)刑申字第二號判決書中「而用寫『小說』發洩對黨和無產階級專政不滿,屬於思想反動」之論述;維持原審判決結果。

本裁定為終審,不准上訴。

審判長:孔繁魁
審判員:段紀元
代理審判員:吉樹林

一九七九年七月九日
(遼寧省阜新市中級人民法院印戳)

書記員:羅翠萍

(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當遭遇到人生的困境時,該是勇敢的面對問題?還是避開這個困境?如果勇敢的面對問題卻遇到不少挫折,該要堅持多久?如果避開了這個困境,是不是一直要活在恐懼畏縮之中?
  • 1984年夏天我去過天津,見到了徐明。他那時已經離休兩年多了,但仍然工作著。他現在還在工作,不計報酬,天天去上班,風雨無阻。他對我說:「在家裏閒不住,還不如幹點好。」——沒有誇張的革命辭藻,但像老黃牛一樣實實在在地幹著,這正是徐明的特點。
  • 在文革中關押的「牛鬼蛇神」,和監獄裏的犯人沒有本質上的區別。我雖然當過「牛鬼蛇神」的組長,但前面已經提到過,我這個組長不同于監獄裏的「監蓋子」。因為有過生物站「烏龜房」那段緣分,1986年我在校園裏邂逅L先生時,他心裏不但沒有任何芥蒂,反而非常高興,彼此說話都是敞開心扉毫無顧忌。
  • 新華社發表署名文章,指過去五年中共積極推進黨內民主建設的重要成果之一就是黨的集體領導進一步加強。
  • 台北市議會民進黨團今天指出,中國國民黨台北市黨部十月二十四日舉辦返聯活動逾期申請,稱「依法行政」的台北市政府卻予核准,言行不一。台北市黨部主委潘家森表示,黨部依法向市府提出申請,至於核不核准,是由有行政權的台北市政府核定,黨部尊重市府的決定。
  • 向來不喜媒體、特別是境外媒體的中共,今次十七大卻大幅度對中外媒體開放。各國記者只要申請就可採訪省部級高官,記者會上可自由提問,設在梅地亞飯店的新聞中心免費提供茶點和網路等服務,這出乎尋常的開放,令人覺得詭異。中時報指,看著各國記者奔波於大小會議室,赫然發現,記者們全被綁在梅地亞,根本沒人在外頭挖掘負面新聞。
  • 蘇聯帝國坍塌之後,堅持一黨專政的中共,撿起落地的紅旗,成為獨裁陣營當仁不讓的領袖。最近爆發的緬甸“袈裟革命”,卻讓這個當仁不讓的領袖,陷入前所未有的尷尬。
  • 今天是中共非法綁架高律師的第28天
  • 中共十七大的議程已接近尾聲,明日(21日)將選舉產生新一屆中央委員會和中央紀律檢察委員會。外界普遍關注中央委員會委員和候補委員名單的「出爐」過程。據報導,新一屆中央委員會中將有逾半是新面孔,而一大批超過63歲的十六屆中委將會卸任。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