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古代聲樂藝術趣談

古代的聲樂大師(二)

作者:陸振巖

古人的教育強調在重德的基礎上均衡發展,孔子教弟子六藝:禮、樂、射、御、書、數,其中的樂就包括聲樂教育。(公有領域)

  人氣: 5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餘音繞樑,三日不絕」:韓娥

中國人都知道形容音樂感染力的一個成語「餘音繞樑,三日不絕。」這個成語出自《列子‧湯問》,說的是戰國時期民間歌唱家韓娥的故事:韓娥來到齊國,因為一路飢餓,斷糧已好幾日了,於是在齊國臨淄城西南門賣唱求食。她美妙而婉轉的歌聲深深地打動了聽眾的心弦,給人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韓娥唱完後一連三天之內,人們還聽到她歌聲的餘音在房樑間繚繞,以為她還沒走呢。

一次韓娥投宿一家旅店,卻遭到了旅店主人的侮辱。韓娥傷心透了,「曼聲哀哭」而去。凡是聽到她哀哭的人,「老幼悲愁,垂淚相對,三日不食」,旅店主人只好又把她請回來唱一首歡樂愉快的歌曲。韓娥「復為曼聲長歌」,眾人聞之「喜躍抃舞,弗能自禁」,氣氛頓時歡悅起來,把此前的悲愁全忘了。由此可見韓娥歌聲感染力之強,乃至於此。

%e4%ba%94%e4%bb%a3%ef%bc%8e%e5%91%a8%e6%96%87%e7%9f%a9%e3%80%88%e6%8c%89%e6%a8%82%e5%9b%be%e3%80%89%e5%9b%bd%e7%ab%8b%e6%95%85%e5%ae%ab%e5%8d%9a%e7%89%a9%e9%99%a2
五代.周文矩〈按樂圖〉(國立故宫博物院)

「餘音繞樑,三日不絕」的故事,可以說是對中華正統藝術所強調的「韻味」的生動詮釋。歌者雖然只唱了寥寥幾個字,可表達的內涵卻可以遠遠超越這幾個字,令人回味無窮。古人講「樂為心聲」,東方藝術特別強調作者、表演者內在的情感、自身的修養,舞蹈講究身韻,唱歌也講究韻味,因此古人尤其注重藝術家本人的修養,因為具有高尚修養的藝術家才可能正面影響聽眾,打動人心。

「響遏行雲」:秦青和薛譚

同為戰國時期、比韓娥晚一些還有兩個很有名的歌唱家秦青和薛譚。薛譚師從秦國著名歌唱家秦青學習唱歌,還沒有學完秦青的技藝,就自以為完全掌握了,便告辭回家。秦青沒有挽留,在城郊的大路旁為薛譚餞行。席問,秦青按著節拍,慷慨悲歌。歌聲高昂、激越,直上雲霄;歌聲振動了林木,使森林發出嗡嗡的迴響;歌聲遏止住了天上飄蕩的白雲,使它們也停了下來,靜靜地傾聽。

%e5%a4%a7%e7%b4%80%e5%85%83%e5%9c%96%e7%89%87%e5%ba%ab
(大紀元圖片庫)

薛譚被這美妙的歌聲所打動,如醉如癡,好半天才醒悟過來,於是向老師謝罪,請求返回繼續學習。後世便以成語「響遏行雲」來形容歌聲高昂嘹亮、震動山林、遏止流雲。

楚地民歌高手:莫愁女

今人形容曲高和寡,常常用一個成語叫「陽春白雪」。《陽春》、《白雪》原是兩首古琴曲,戰國末期楚國歌唱家莫愁女完成了《陽春》、《白雪》的合樂入歌傳唱,從此這《陽春白雪》便成為楚地民歌了。莫愁女是楚郢州(今湖北鐘祥)人,姓盧,名莫愁,貌美如仙,能歌善舞,唱起歌來如流水行雲,跳起舞來如嫦娥奔月。十六七歲時被楚襄王徵進宮作了歌舞姬女。在楚王宮,莫愁女得以與屈原、宋玉、景差結識,受其指導,歌舞技藝日進。後將古傳高曲融入屈原、宋玉的騷、賦和楚辭樂聲,完成了《陽春》、《白雪》、《下里》、《巴人》、《陽阿》、《薤露》、《采薇歌》、《麥秀歌》等楚辭和民間樂詩入歌傳唱。寡和高曲《陽春白雪》成為千古絕唱,對後世的樂賦入歌傳唱產生了深遠影響。後來襄王將其未婚夫放逐到三吳揚州。揚州地面距離郢中有數千里之遙,未婚夫此去實是生離死別。莫愁女悲痛不已,含忿投了漢江。據民間傳說,莫愁女並未死,而是被一漁民所救。此後,她遊歷於楚國的城鎮鄉村,廣泛採集各地民謠,並將楚國宮廷歌舞與民間民謠相融合,將楚國的歌舞藝術推向巔峰。

%e5%8f%a4%e6%a8%82%e9%9a%8a
子夏:「古樂進退齊一,相互配合。奏樂始於擊鼓,舞畢擊金鐃而退。君子聆聽到此,可思索修身齊家,均平天下。」(公有領域)

高僧歌唱家

三國兩晉南北朝時期,佛教在中土迅速傳播並與中原固有文化廣泛融合。據《洛陽伽藍記》,北魏時洛陽不但寺廟眾多,香火極盛,而且在寺廟中常有各種各樣的音樂表演,使當時的寺廟成了音樂藝術的中心。一到節日或法會,寺廟鼓樂喧闐,觀者如雲,熱鬧非凡,成了一個個規模宏大的劇院。其規模之大和藝術水平之高,甚至可以與宮廷媲美。

今天的人可能會很吃驚:修煉人不是遠離塵世的麼,寺廟怎麼會搞得這麼熱鬧?其實佛門弟子參與音樂藝術表演,並不僅僅是為了娛樂眾生,其最主要的目的是勸人行善積德,廣種佛緣,弘揚佛法。這期間出現了一批以唱誦聞名的高僧們,被稱為「經師」和「唱導師」。他們以其虔誠的信念、出眾的才華、通過音樂弘揚了佛法,同時也娛樂了眾生。《高僧傳》稱讚他們的功績在於「宣唱法理,開導眾心」。

據記載,南朝時宋京師白馬寺有一座般若台,僧人道綜常常在台外一邊唱梵,一邊繞台,路人聽到,「莫不息駕踟躇,彈指稱佛」。同寺的超明、明慧,「亦有名當世」。

齊安樂寺的僧辯善於唱誦,據說他曾在夜裡唱誦經文,引得一群仙鶴飛來集結於階下,一直到他誦畢才飛走,從此名聲大噪。《高僧傳》的「經師篇」、「唱導篇」記載了二十一名這樣的高僧。他們的藝術水平,是那個時期中國藝術的最高水平。

中國古代傑出的聲樂大師遠不止本文列舉的數位而已。本文作為「趣談」,自然也沒有作系統介紹。但從故事中,我們可以看到中國古代藝術家們的高超水平;與當代中國大陸民族聲樂藝術現狀相對比,從中也可以看到中共黨文化對藝術的摧殘。本文希望引起更多讀者對正統中華民族文化的興趣,並希望關注新唐人電視台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和神韻藝術團全球華人新年晚會巡迴表演,支持他們為振興中華正統藝術,引領中華藝術走向新的輝煌而舉辦的一系列藝術活動。@*

——原載《明慧網》

責任編輯:芬芳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中國古代有沒有聲樂大師?對這個問題可能很多人會猶疑。在很多現代人的印象中,講究科學發聲,利用共鳴效果的美聲唱法來源於西方,中國古代中似乎沒有什麼聲樂理論,因而人們的一般印象中,只有西方纔有聲樂大師。其實不然,中國古代有不少傑出的聲樂大師。
  • 2016年10月3日星期一下午,台北中山堂音樂廳現場排成長龍,座無虛席。演出結束時,觀眾一曲比一曲嗨,一曲比一曲喊得熱烈,指揮最後把手指在臉龐敲了敲,似乎在問「還有哪首安可曲可以演奏嗎?」一個小動作逗的滿場開心,全場在四首安可曲中熱烈結束。
  • 今年六月六日在台北舉行的第二十屆金曲獎,傳統暨藝術類最佳演唱獎得主出現一匹黑馬,跌破專家眼鏡,默默無聞的男高音李文智(Peter Lee)勇奪冠軍獎盃,他的個人專輯:聖母哀悼曲(Stabat Master)也拿下最佳宗教音樂獎,消息傳來,華府友人莫不同感興奮與驕傲。
  • 繼上星期輝天介紹了關於新唐人電視台的"首屆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大賽後,聲樂大賽在這星期的10月15日到17日,在美國紐約考夫曼音樂廳舉行。經過為期3天的精彩清彩競賽,在17日下午2點圓已經原滿結束,在星期三的下午三點,大賽公佈頒獎名單。
  • 新唐人首屆全球華人聲樂大賽於2007年10月17日在紐約考夫曼音樂廳圓滿落幕,這次比賽共吸引了來自全球各地70餘名選手參與,報名人數之多、曲目選擇範圍之廣、聲樂水平之高,令人對未來中國聲樂藝術的發展充滿了信心。
  • (大紀元記者戴兵攝影)在紐約上城的考夫曼音樂廳舉辦的首屆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於10月17日下午圓滿結束,20名選手金榜題名。以下組圖是17日下午頒獎典禮的盛況。
  • (大紀元記者辛菲紐約報導)10月15日至17日在紐約舉行的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博得各界好評。大紀元專欄作家章天亮先生17日專程從華盛頓DC趕到紐約觀看最後的決賽。
  • 【大紀元10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辛菲紐約報導)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於10月17日圓滿結束,20名選手金榜題名。參加聲樂大賽的選手們和中西方觀眾當晚觀賞了神韻晚會。
  • 【大紀元10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辛菲紐約報導)10月15日至17日在紐約舉行的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博得各界好評。紐約南威聲樂學院聲樂教授高為量及先生讚譽該次大賽是「聲樂界的奧林匹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