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眸流水年華(35)

附錄一:我的人生片斷
張兆太
【字號】    
   標籤: tags: , , , ,

犯人判刑以後,待湊滿一個數,便被押送監獄或勞改隊服刑。但我卻例外地繼續留在看守所,什麼原因我不知道。直到1976年8月上旬,我這才離開阜新市看守所來到了錦州南山監獄入監隊,在那裏關押了不到兩個月的時間,期間發生了舉世震驚的唐山大地震,監獄當局似乎有些緊張,採取了一些措施防止萬一發生地震犯人趁機逃跑。
遼寧省各地犯人判刑以後,都要到南山監獄「入監隊」集中,一邊對他們進行「入監教育」,一邊等待「分配」(即發送到各勞改單位)。後面將要提到,南山監獄各方面條件都比較好,我內心希望留在這裏服刑可以少吃些苦頭。但我的刑期不夠長(當時要求九年以上),因而被轉押到盤錦勞改隊。我在盤錦勞改隊服刑到1979年1月。
「假如冬天來了,春天還會遠嗎?」
在毛澤東逝世以後不久,一九七六年十月,以江青為首的超級封建法西斯小集團被黨內進步力量一舉擊潰,從而為一九七八年冬天召開的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鋪平了道路,這次會議是當代中國歷史上一個重大的轉捩點,結束了自一九五七年開始的黨內極左路線的統治,停止了對知識份子蓄意的大規模迫害,並且在不同程度上改變了大陸上幾乎每一個中國人的命運。正是在這樣的歷史背景下,我於一九七九年一月以勝利者的姿態,挺著胸脯走出了監獄,而在不到四年以前,我是懷著自豪和鄙夷的心情挺著胸膛跨進監獄的。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我出獄前後,大名鼎鼎的張鐵生先生被押送到曾經關押過我的南山監獄服徒刑。張鐵生原是在農村勞動的知識青年,在一次選拔工農兵大學生的考試中,他因為答不出題交了白卷。但他內心不服,在試卷中塗寫了許多牢騷話,抨擊當時剛開始試行的考試制度。這事被在遼寧坐鎮的毛澤東侄子毛遠新知悉後,便把張鐵生樹為反擊「修正主義教育路線回潮」的「英雄」,一時間,張鐵生的名字紅遍了整個中國大陸。他被欽定為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張鐵生伶牙利嘴,能說會道,到處演講作報告,並出訪過日本。張鐵生訪日歸來,楊麗蘭老師聆聽過他的講話。楊老師是我摯友賈慶華的妻子,她後來告訴我,張鐵生自鳴得意地對聽眾說:「我考日本教授:『一頭老母豬一窩下幾個小豬崽?』他們一個個都傻了眼,誰也答不上來。我一下子就把這些資產階級教授考倒了。」儘管張鐵生被日本報刊恥笑為「白卷英雄」,也有的把他叫作「白卷狀元」,但他卻備受國內當權者的青睞,把他內定為未來的教育部長。可惜好景不長。不久毛澤東去世,「四人幫」隨即垮臺,毛遠新也被逮捕了。張鐵生把「四人幫」的垮臺和毛遠新的被捕看成是「反革命政變」、「修正主義路線復辟」。他到農村知識青年中間去串聯,號召他們挺身而出,「保衛毛主席的無產階級革命路線。」以無產階級革命派自居的張鐵生先生,這時被定性為「現行反革命犯」,被判處十五年徒刑。
自由!自由!我應當感謝人民,感謝歷史,感謝真理,阿門!
我出獄不久,便去上海探望父母。往事如煙,歷歷在目。那天下午,我背著手被扣上手銬告別母親的時候,我的心裏沒有一丁點兒傷感的成分,有的只是憤怒、鄙夷和自豪。然而,傍晚踏進提籃橋監獄第十二號牢房,當牢房的鐵門哢嚓一聲上了鎖,我的第一個思想便是:我再也見不到母親了。她已經七十四歲了,而且又有嚴重的心臟病,哪裡能夠承受得住這麼大的打擊呢?當我從十二號牢房被叫出來,扣上手銬,押解著就要離開上海的時候,我曾要求他們從人道主義考慮,讓我和母親見一次面。
「快走!誰叫你當反革命啊?」丁志良獰笑著,把我推進了吉普車。那位穿著漂亮警服的胖子,卻在一旁笑咪咪地說:「只要你坦白交待,揭發別的牛鬼蛇神的罪惡,就可以把你放了,讓你回家。你認識很多牛鬼蛇神,知道的事很多,你可以立功贖罪嘛!」
犯人判刑以前關押的地方叫看守所,在看守所是不允許和外界有任何接觸的,只有在判了刑、到了監獄或勞改隊服刑以後,才准許和家屬通信甚至見面。我到了盤錦勞改隊,給家裏發出了第一封信。我母親還在人世嗎?她現在怎麼樣了?我父親雖然也是七十多歲的老人,但每天鍛煉,身體很結實,飯量比我大得多,而且一向比較豁達,很少為兒女的事愁心,我相信他一定還活著。我忐忑不安地等待著家裏的復信。我的心情是矛盾的,既滿含疑懼,也懷抱希望——但,說到底,我還是相信母親已經去世了。我希望快快地收到家裏的復信,又希望這封信永遠也不要到達我的手裏,好讓我心中永遠懷有一線希望。寄給勞改隊犯人的信,不是一寄到就交給犯人的,必須彙集到一定數量,由管教人員統一審查過後,才發到各個犯人手裏。因此,這段等待的時間,要比正常情況下長好幾倍。過了大約一個多月,我終於見到了家裏的信。是母親寫來的,我一看信封就知道了。她還活著——我高興得心臟幾乎要蹦出胸膛。
母親在信中對我沒有一句責備的話,只是限於當時的形勢和我所處的具體環境,帶上一筆希望我「努力勞動,好好改造」的話。她表示很想來看望我,實在因為年齡太大,腿腳不靈,加上交通又不便,沒法來了,希望我原諒。最後,她又問我需要一些什麼東西。
一個陷在危險境地的人,在發出求生呼喚的時候,大概是考慮不到「羞恥」二字的。儘管我母親經濟很困難,我還是去信向她要東西。由於長期關押,備受虐待,我當時體重不到八十斤,走路搖晃,小便失禁,生命依然岌岌可危。我迫切需要營養品。但勞改隊有規定,不許犯人向家屬訴苦要吃的東西,這類信件一概不給發。怎麼辦呢?我想了一下,在信中說,因小便失禁,並且牙疼,需要一些藥物治療。什麼藥物呢?我用英文寫上「牛奶」和「蜂蜜」,冒充藥物的名稱。勞改隊的管教人員當然不懂英語,但大概也聽說過有些藥物是用外國字寫的,因而我的信便順利地蒙混過去了。母親給我寄來了一個大包裹,內有四袋奶粉,兩個用大塑膠瓶改裝的蜂蜜,還有蜂乳片、白糖、藥物牙膏,以及內衣褲、手套、毛巾、牙刷等不少衣物和生活用品。此外,包裹裏還有一支嶄新的、帶有精緻盒子的高級鋼筆和兩雙漂亮的尼龍襪子。
一九七四年秋天,也就是我被捕前的半年,經好心人介紹,我認識了F,一位元外科女醫生。那時我三十多歲,臉上皺紋當然沒有現在這麼多,除了個子略微矮一些,長得也不比別的男人難看。也許,更可能是我的坦率和談吐使她感到吃驚和新鮮,總之,這位長得雖然並不漂亮、但性格有些孤芳自賞、不入俗套、說話喜歡帶點幽默的女醫生,常常打電話邀我去看戲,看電影,逛公園,每次戲票、電影票都是她提供的,而且都是上好位置。她還主動把自己的自行車借給我,希望我在她值夜班的時候騎自行車去和她多聊聊天。她的父親知道了,焦急得夜夜睡不好覺,血壓上升了。她的妹妹已先她結婚,而且有了孩子;妹夫是政工小幹部,惟恐攀上右派親戚影響他的前程,天天到岳母面前挑撥。她的弟弟快要中學畢業了,希望畢業後去參軍,因此也用誠惶誠恐的眼睛注視著他的大姐。唯獨她的母親力排眾議,堅持邀請我去吃飯,居然擺上豐盛的酒菜,看來是想承認這位大家都反對的未來的准女婿,因為在她作母親的眼睛裏,她的大女兒早就該結婚了。
一位堂堂的外科女醫生,竟然和賣臭力氣抬鋼材的工人搞對象,特別還因為這個工人是被打入另冊、永遠抬不起頭的右派,這件事,難免引起部分知情人的轟動和議論,流言蜚語自然少不了。F終於經受不住內外的壓力,不到三個月就和我分手了。分手之後,她又悄悄托人送給我鋼筆和襪子留作紀念,還表示她想一個人過一輩子,永遠不結婚了。我1975年回家,向母親談起這件事的始末,現在母親把我從未動用過的鋼筆和襪子寄到勞改隊,顯然是想喚起我對生活的美好回憶,從中汲取安慰和力量。啊,母親的心!
一個月以後,母親又給我寄來了第二個郵包。此後,平均每隔兩到三個月,我總能收到母親的郵包,裏面都是昂貴的高級營養品和衣物、生活用品。母親知道我在勞改隊要挑擔,怕我肩膀受不了,還特地寄來了墊肩。我怕英語荒疏了,請她寄《毛澤東選集》的英文譯本。母親心領神會,又給我寄來了。但事實上,我在勞改隊並沒有時間看書。我們是種水稻的,每天天不亮就起來,傍晚才歸監號,星期天也很少休息。至於晚上,時間也不是由自己支配的。同樣是服徒刑的犯人,農業勞改隊(尤其是種水稻的)和監獄工廠有天壤之別。例如,我在錦州南山監獄待過,那是一座監獄工廠,有模範監獄之稱,赫魯夫曾去那裏參觀過。赫魯雪夫建議政治犯和刑事犯有所區別,應該分開關押。根據他的建議,南山監獄一度成為專門關押政治犯的監獄。但後來不知什麼原因又把政治犯和刑事犯混在一起了,這和北京秦城監獄始終關押清一色的政治犯不同。南山監獄可以看成是一個獨立的小社會,犯人的物質生活水準(包括文化娛樂和衛生條件),據我客觀比較,實際上優於當時阜新市大多數居民。這是外人很難相信的。如果我不是身曆其境的囚犯,也許會被人誤認為是替共產黨作宣傳。犯人們的痛苦主要是精神上的壓抑,也包括性的苦悶。
(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十月第一個週末,全球退黨服務中心義務工作人員在聖地亞哥華人集中的99大華超市舉行活動,聲援兩千六百萬勇士退出中國共產黨及其附屬組織,得到民眾廣泛支持, 退黨義工們欣喜地感到華人已經清醒,明白天滅中共在即,中國將迎來沒有中共的 新中國。
  • 中共十七大不會啟動人們期望已久的政改,但政策層面會有微調,將胡錦濤的一些新提法寫入黨章。胡上台後中共政壇團派人材濟濟,一派獨大,但有隱憂。
  • 中共最近出台管制活佛轉世的新法規,規定活佛轉世靈童需經政府審批,達賴在內的重要活佛轉世則要由中南海定案。中共統治西藏五十七年,為甚麼現在會推出此開歷史倒車的法規?
  • 雲南省曲靖市富源縣竹園鎮順興煤礦昨日早上六時發生氣體事故,造成井下作業人員七死五傷,一人失蹤。
  • 中共十七大專題報導 會前觀察(四)(中央社記者黃季寬台北特稿)中共總書記胡錦濤將於十月十五日揭幕的中共第十七次全國代表大會上,首度代表中共中央委員會提出工作報告,這份報告將就中共對台政策做出概括性表述,由於十六大以來兩岸關係發展多變,報告中所揭露的對台政策將走為何,深值注意。
  • 【大紀元10月7日報導】(中央社記者黃瑞弘台北七日電)民主進步黨全黨敦請總統陳水扁回任黨主席,陳總統今天表示,他還沒有決定接任,他一個人真的扛不動,希望大家一起做轎夫,一起扛轎,大家幫忙承擔,他當主席才有意義;「大家如果願意一起來扛,他責無旁貸、義不容辭,絕對不會推諉、卸責」。
  • 早前有指南非西北省一個小型礦場發掘出一顆像椰子般大的全球最大鑽石,但礦場股東說,這顆鑽石其實是塑膠。
  • 「共產黨裡固然出了許多壞人,但也有不少好人,所以不能說它是邪惡的,也不能說它已經壞到了不可救藥的成度。」這種觀點在當下對中共抱有幻想的人當中有相當的代表性。
  • 踩碎乾枯葉
    脆裂聲訴說
    久缺雨灌溉

    樹兒沒怨懟

  • 英國先進科技集團(Advanced Technologies Group),有意開展往返牛津和劍橋兩個歷史名城的氦氣飛船服務,只需一小時就能抵達。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