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眸流水年華(37)

附錄一:我的人生片斷
張兆太
【字號】    
   標籤: tags: , , , ,

我在上海家裏收到了法院的通知,要我速回阜新:「本院對你宣判。」落款的日期是1979年3月15日。但法院的判決書事實上早已製作好,下面的落款日期是1979年2月21日。判決書上說,我因被定為右派分子不滿,「而用寫『小說』發洩對黨和無產階級專政不滿,雖屬於思想反動,但尚構不成現行反革命犯罪。」儘管撤銷了75年的刑事判決,對我「無罪釋放」,但卻給我留了一條「思想反動」的尾巴,這實際上也是一個不輕的政治帽子,將來如果再搞什麼政治運動,我免不了因「思想反動」而成為活靶子。我在法院讀了這張判決書後,立即提出抗議,並聲明要上訴。法官傅政新先生苦苦勸說,要我息事寧人,說「無罪釋放」就是徹底平反了。我和他辯論。他很尷尬,最後不得不向我攤出底牌:當初判我七年是市政法委書記定的,現在這張平反判決書也是他親自擬定的。傅先生坦言,他雖然名為審判員,實際上只不過是塊橡皮圖章。傅先生還告訴我,他是從軍隊轉業到地方,在工廠擔任保管班班長,後來被上級抽調到法院擔任審判員(即法官),他本人並沒有在正規學校學過法律。應該指出,像傅先生這樣的法官,在當時的大陸中國比比皆是,沒有什麼好奇怪的。我理解傅先生的難處,但也沒有接受他的勸說,而是向市中級法院提出了上訴。

我的上訴狀寫得很長,大約有一萬多字(具體數字我記不清了,因為不是寫在帶格的稿子上,也無法準確計數),從方方面面論證了我的小說不「屬於思想反動」,而應歸入現實主義的文學創作。我的字既難看,又潦草,如同龍飛鳳舞。幸好有朋友賈慶華不辭勞苦幫我謄清。老賈因為家庭經濟困難,在大學時代曾經為學校刻臘版,因而練出了一筆好字:一個個既端正,又美觀。這時,有一位好心的同事悄悄提醒他,我是有問題的人,暗示他不要引火焚身。說這話的是一名大學畢業生。當時在有些人的心目中,我雖然從監獄裏回來了,那是因為黨對我的寬大,我不是沒有問題的,不然,當初怎麼會坐牢呢?而且還當過右派!我是右派兼反革命,雙料反動!在毛澤東極左路線的長期統治下,中國大陸不少知識份子已經喪失了獨立思考和辨別是非的能力,有的精神上都已麻木不仁,更多的畫地為牢,整天龜縮在恐懼症的陰影下。賈慶華雖然也是中國牌號的知識份子,但和上述帶有「中國社會主義特色」烙印的知識份子顯然不同,在當時極左思潮仍然不弱的形勢下,他熱情地為我謄清上訴狀是需要有政治勇氣的,老賈既體現了對我有困難就幫忙的真誠友誼,也顯示出了他與眾不同的政治智慧。

我把上訴狀親自送到市中級法院。法院雖然收下了,但一直拖著不開庭,我去查詢也是愛理不理的。在中國大陸要想解決什麼大問題,往往需要黨政領導出面干預。於是我去找市委第一書記邱新野。阜新地方不算大,他的家我很快就打聽出來了。當時已經開始平反冤假錯案,在老百姓中間傳說邱書記家門前有許多員警嚴加把守,誰如果要想去他家申訴案情立即就被員警架走。這個消息激怒了我。我非去他家找他不可。我暗自下了決心:如果他竟然無理地讓員警把我架走,我一定要寫信向《人民日報》反映,我已經覺察出政治風向對平反冤假錯案有利。我第一次去他家是在傍晚。我脫下了在廠裏穿的工作服,換上了我用補發的工資在上海買的一身呢制服。我把賈慶華為我謄清的上訴狀(當時阜新好像還沒有複印,老賈特意用複寫紙謄寫,一式四份)裝在一個牛皮紙大信封裏,來到了邱新野家。他家門前並沒有員警把守,看來老百姓的傳說是不屬實的。我叩門後,出來了一個二十來歲的漂亮女孩子。我把大信封遞給她,說:「這份材料請邱書記看一下。過幾天我再來。」她接過信封,很有禮貌地說了一聲「謝謝!」我後來琢磨,她根據我的衣著和年齡,可能把我誤當成是市里一個中層領導幹部,所以態度比較客氣。幾天之後是星期天。上午我再次去叩邱新野家的門。出來開門的還是那個漂亮女孩。我問她邱書記在家嗎?她認出我就是上次送材料的人,冷冷地答了一聲不在家,並且想關門,態度和前一次判若兩人。我立即把一隻腳伸到大門裏面,非要進去不可。我們發生了爭執。邱新野的夫人劉助民出來接待了我,讓我進了一個小房間,還沏了茶。我和劉助民談了不少時間,說話很費勁。劉助民告訴我,她在海州區人民政府工作,她的耳朵有些背,我的話有許多她不是聽不懂就是聽不清楚。我無果而返。又是一個星期天的上午,我第三次去叩邱新野家的大門。這次開門的是邱新野的兒子。我通報了自己的姓名和來意,他立即把我請進了他自己的房間。看來他似乎已看過我的上訴狀,對我的態度頗熱情,並且作了自我介紹:他是瀋陽魯迅藝術學院的學生,學的專業是舞臺美術設計。他對我的事好像有些興趣。他告訴我,他父親只抓礦上的生產,常常在礦上過夜不回家。即使他父親今天在家,也不會親自管我的事,最多把我的材料交給他的秘書于曉生。他建議我去找市委書記處書記張英華,說張書記負責平反冤假錯案的工作。如果張書記找不到,不妨去找於曉生,說他多少也起點作用。

我在機床廠有一位女同事叫王鳳琴,一直像老大姐一樣關心著我,還常常把我請到她家吃飯。她愛人叫王克奇,是礦務局教育處的科長,對我也很好。王姐認識張英華的愛人,便把我領到了她的家。我把複寫的上訴狀交給了張英華的愛人。第二天早晨,王姐又領我去張英華家。張英華剛從家裏出來,立即有一個老頭兒從旁邊竄出來跪在他的面前大叫:「張青天!我冤枉哪!我冤枉哪!」張英華慌忙彎下身子要把他扶起來。但他硬是不肯起來,跪著用兩隻胳膊緊緊抱住張英華的一條大腿號啕大哭,邊哭邊嚷:「我兒子是個好會計,他不肯造假賬被撤職。他是因為向省領導寫信揭發工廠書記貪污公款才入獄的啊!他不是反革命喲!張青天你救救他!」王姐見狀和我一商量,我們兩人便打道回府。後來通過王姐的穿針引線,張英華約好和我在辦公室見面的時間。到了約定時間,我去市委找到了張英華的辦公室,接待我的是他的秘書。這是一個長得很英俊的高個子青年,他對我說:「英華書記和我兩個人對你的申訴材料研究了整整一個上午。你的問題解決了。」我問:「怎麼解決法?」他說,英華書記在申訴材料上簽了自己的名字,把它轉給了法院。

幾天以後,我收到了市中級法院的二審刑事裁定書:「取消海州區人民法院(1978)刑申字第二號判決書中『而用寫「小說」發洩對黨和無產階級專政不滿,屬於思想反動』之論述;維持原審判決結果(即無罪釋放——作者注)。」

此裁定書的最後一行是:「本裁定為終審,不准上訴。」

我後來就這一行文字請教我的父親,他說:不准上訴是對我有利,不然,區法院也可以不服中級法院的裁定而向更高一級法院提出上訴,要求維持原來「屬於思想反動」的結論。

至此,我終於算割掉了「尾巴」,徹底平反了。

似乎有必要指出:被平反的「現行反革命分子」,幾乎人人都在判決書上留了一條「尾巴」。「改正」的右派也是如此。很多右派為此提出申訴,但都沒有結果。後來根據胡耀邦任總書記的中共中央指示精神,幾乎每個右派的「尾巴」都在1984年的復查中徹底割掉了,這就為在「右派」中提拔幹部掃除了障礙。

這裏附帶提一下。傅政新先生曾向我透露,市政法委處理我的問題很慎重,曾專門找了市文聯兩位搞文藝創作的人審讀了我的小說,徵求他們的意見。他們兩人一致認為:小說《》確實有問題。我曾要求和他們兩人面對面辯論有什麼問題,希望他們收回自己的意見。但市文聯這兩位先生始終避而不見。
(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前幾天初次去拜訪一家新客戶廠商時,原本與該公司的幾位主管相談甚歡,他們都很喜歡我們所提供的服務,並且很有意願進一步討論合作機會。結果,該公司老闆恰好走過會議室外,看到會議室內有人,也就走了進來了解一下。
  • 共產黨的教條既害人又害己,實在既愚蠢,又可笑,這裡我講一個真實的笑話,讓茶樓酒肆裡的老饕們開胃解頤。
      文革後期,張春橋的胞姐突然要動手術,據說原本只是一個婦科手術,但因為她是張春橋的姐姐,按照共產黨的習慣邏輯,這件事就變成了政治任務, 不可小覷。上海衛生局的那班馬屁蟲,從全市各大醫院,精心挑選「出身根紅苗正,政治思想過硬」的醫生班子,不用說,這套班子清一色的都是共產黨員。孰料天 公偏偏與張家過不去,這位尊貴的病人一上手術台上就嗚呼哀哉,嚥了氣。這可不是小事,一時在上海醫務系統引起了不小風波,北京
  • 【大紀元10月8日報導】(中央社記者郝雪卿台中市八日電)柯羅莎颱風襲捲全台,造成台中市區多處路樹傾倒,台中公園內多棵百年老榕樹也在強風中受損,有些幾乎連根拔起,復原困難。副市長蕭家旗今天下午前往勘災,將採取搶救行動,希望能讓百年老樹再現生機。
  • 【大紀元10月8日報導】(中央社記者陳明隆雪梨八日專電)由於因應反恐所實施的液態物品攜帶規定,導致澳洲免稅店的生意銳減、叫苦連天,澳洲今天宣布放寬遊客攜帶免稅品入境的限制,希望藉此刺激澳洲觀光業並提振免稅店商機。
  • 【大紀元10月8日訊】(據中廣新聞報導)一名大陸維權人士遭中共關押後,由於不肯向中共認罪,遭到刑求。
  • 【大紀元10月8日報導】(中央社記者倪國炎金門八日電)針對遭到有意參選立法委員的胡偉生公開說是「丟人的將軍」及涉嫌「期約賄選」,金門縣政府社會局長許乃權今天向金門地檢署遞狀告發對方涉嫌誹謗,捍衛自己名譽。胡偉生則表示,將對許乃權和金門縣長李炷烽、立委吳成典一併提起涉嫌期約賄選的告訴,讓一切在司法檢驗下找出真象。
  • 有些人之所以對中共至今仍抱有幻想,是因為在他們看來,毛時代的共產黨固然不好,但文革後它已經吸取教訓,改正了不少以前的錯誤,在一點一點的變好。那麼,事實是否真的如此呢?
  • 【大紀元10月8日報導】(中央社記者林惠君台北八日電)財政部今天公布9月海關進出口貿易概況,統計長李麗雪表示,1到9月累計出口總值1787.4億美元;進口總值累計1613.0億美元,出進口相抵,貿易出超174.4億美元,較去年同期成長28.1%,創歷年新高。
  • 【大紀元10月8日報導】0中央社記者王淑芬高雄八日電)高雄加工出口區管理處長曾參寶今天拜會市議會議長莊啟旺,尋求支持楠梓加工區部分乙種工業區變更為「加工出口特定專用區」,可結合捷運做商業使用。莊啟旺盼楠梓加工區正名為「多附加價值園區」,以增加產業競爭力。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