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的時空之旅(二)窗

作者:Arnaud

這是巴洛克時期法國凡爾賽宮內的禮拜堂。平行排列在建築物上方的窗戶給廳內帶入了充足的天光。整個禮拜堂明亮而光潔,一舉突破了以往教堂裡深沉無光的色調。同時天頂的壁畫由於優秀的光照而更易於欣賞,引人入勝。(Pixabay)

  人氣: 408
【字號】    
   標籤: tags: ,

伴隨著管風琴莊重悠揚的奏鳴,沉靜的氣息烘托出教堂黑色的基調,五彩斑斕的點點光色透過窗戶上的彩色玻璃馬賽克繪畫撒進深暗的大堂,作為僅有的高調活躍著深色的旋律。然而,這一旋律正逐漸發生著演進。

這是位於法國南部王后堡的聖馬德蘭娜教堂,哪怕在現代科技明亮的聚光燈的照射下,教堂內部仍然在整體上處於黑暗的包圍之中。很顯然,建築物的幾個小窗戶無法完成它們的任務。 (FRANCOIS GUILLOT/AFP/Getty Images)

大約在公元12世紀,正當此時的仿羅馬式建築綜合了各種藝術風格,如近東、羅馬、拜占庭等風格而廣布於歐洲時,另一種被稱作「哥特式」的藝術在法國逐漸形成,而後擴展至全歐洲,並且一直延續到十五世紀。這一風格與羅馬式教堂最大的不同在於它悠深的光色,這與其窗戶設計有直接的關係。此時窗戶不再是像以前那樣只在牆上開一個洞而已,它們開始試圖占據整面牆壁的面積,並且延綿四周,透明建築的概念開始逐漸引入。而裝飾窗戶的彩色玻璃,設計美觀,陽光從外面射入,透過五彩繽紛的色彩,營造出聖潔的氣氛。

一般來說,在哥德式教堂內部的彩色玻璃或者是以複雜的圓形構圖加以裝飾, 或者以耶穌、聖瑪麗亞、聖徒或王族等人物的大型獨身像為彩色玻璃的圖像,或者裝飾以聖經為題材的故事圖像。色彩斑斕,光幻陸離。

早期哥特式建築,巴黎聖母院北面的玫瑰花窗,公元1163~1250年建。(Pixabay)

在盧浮宮有那麼幾塊玻璃畫專門放在玻璃罩之內,然後在玻璃畫後方放上一批日光燈。強烈的人造光線從後面透過彩色玻璃射出來,形成了很強烈很美的效果。但是,這種情況的成功之處在於它的光源是人工射燈製造出來的,只有用非常強烈的人造光源,在玻璃畫後幾厘米的地方照射,才能出現效果。

玻璃彩繪《法國國王給盧昂教堂頒發證書》1540年制於法國盧昂,現藏盧浮宮,屏風內置數個白色高亮度燈管,方達到如此效果。(攝影/李牧)

作為窗戶,其基本的功用就是採光。它的透明度影響著自然光射進室內的程度。在此基礎上窗戶的大小也起了重要的作用。在一些裝修還處於半完工的同類小教堂裡可以看到十分明亮的採光。因為哥特式教堂的窗戶面積巨大,而那些玻璃畫在窗上分布的面積由於沒有完工,繪畫面積較小而純透明玻璃較多,相對總體色彩較淺時,室內的採光自然就很成功了。

那麼在現實中,當窗戶就是玻璃繪畫作品時,戶外的光源強度不可能是每天都處於晴天時的光線,而且縱然每天都有強烈的陽光,這種光線也會時時從東到西變換方位,根本不可能達到類似於盧浮宮展台上的完全人工光照。基於這一原因,在繪製玻璃窗畫時則要求製作者從開始就假設一個光線平均值,即一個平均下來可能會有的自然天光。一般都是不強烈的自然光線,就像一個有雲的天氣中出現的溫和的光線一樣。

今天,有些玻璃畫的色彩很深暗,有些玻璃的透明度很差,有些年代久遠了之後的老玻璃已經完全不透明了,布滿了灰塵的舊玻璃繪畫除了略有一絲的透明度之外,根本就像牆壁一樣,其採光效果可想而知。很多的教堂進去後給人的第一感覺是非常的陰沉黑暗,雖然窗戶很多,可惜現實中的能見度極低,和室外的驕陽形成了強烈的對比。儘管現代科技可以運用強烈的人造光源來緩解這一不足,但流暢的自然光線更能使人心情愉悅。

美術作品中的光感是使人對美產生正面感受的不可或缺的因素。人類對光明的追求其實也是源自於人的先天本性。光明在各族人類文化中都與善和美緊密聯繫著。因此,不論何種建築藝術,宮殿、教堂、居家、商店、歷史建築等等等等,都不是用來表現黑暗,而是為了謳歌光明的,這是一個基本原理。而作為藝術作品的玻璃窗彩繪,對建築室內採光的成敗與否負有極大的責任。

事實上,歷代的能工巧匠們所運用的方法也是多種多樣的,並不僅限於一種模式裡,諸如有人採用純透明的玻璃浮雕來避免使用削弱光線的有色工藝,也有人用玻璃的透明度來作為整體框架式的裝飾性分塊繪畫,或用彩色玻璃裝飾圖案作為框架來修飾透明玻璃和透明淺浮雕,當然整窗全彩玻璃作品以透明的淺亮色調作為基調,也可以保證較好的採光效果。

這是巴洛克時期法國凡爾賽宮內的禮拜堂。平行排列在建築物上方的窗戶給廳內帶入了充足的天光。整個禮拜堂明亮而光潔,一舉突破了以往教堂裡深沉無光的色調。同時天頂的壁畫由於優秀的光照而更易於欣賞,引人入勝。(Pixabay)

其實哪怕在古代,建築光學也是一門複雜的學科。其中光源和受照面的光特性、建築物表面和內部的亮度差別、光的吸收、反射、散射、折射、偏振的介質變化規律、光源色和物體色的基本特性等等都在漫長而豐富的歷史中為人們所逐漸掌握。尤其在文藝復興之後,窗戶的大小高矮位置及其在建築物上的排列和分布狀況也就更為合理。

此圖為法國凡爾賽宮鏡廊。不但巨大的牆壁般高的窗戶平行排列,走廊另一邊也安排了同樣巨大的一排鏡子。殿外射入的光線不受阻礙地照到鏡子上再由鏡子反射到長廊的每一個角落,明亮的光芒交相輝映,不愧為世界建築史上的精品。(François GUILLOT / AFP / Getty Images)

現代科技可以利用人造光源來維持光明,甚至連白天也不例外。這當然可以有效地增加室內的明度,但由於人類神經的先天機能,電燈永遠也無法取代自然光線給人帶來的情感愜意和思想歡愉。人的真性需要來自造物主所賜予的自然光,而不是24小時不變的人工電力模仿。從這一點上看,傳統的建築光學在科技高度發展的今天,仍具有非常高的人文價值。@*#

——轉自《正見網》

點閱《藝術的時空之旅》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文藝復興的古典風格達到了高峰之後,宗教革命的衝突與激情,權勢之間的競爭與豪誇,孕育出一顆畸形而碩大的珍珠——巴洛克。
  • 范艾克, Jan van Eyck
    目前全世界所知范艾克的作品僅有23件,而此次比利時根特美術館(Museum of Fine Arts Ghent)《范艾克:一場視覺革命》(Van Eyck: An Optical Revolution)的展覽中,就展示了范艾克的13件作品。這些作品有的來自范艾克工作室,有的則是遺失真蹟的複製品。這是一個前所未有的能夠親眼一睹范艾克的作品的機會。同時展出的還包含與范艾克同時期的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作品,像是安傑利科修士(Fra Angelico)、保羅·烏切洛(Paolo Uccello)、畢薩內洛(Pisanello)、馬薩喬(Masaccio)與貝諾佐·戈佐利(Benozzo Gozzoli)的作品。
  • Rembrandt and Amsterdam Portraiture exhibit at the Thyssen-Bornemisza Museum in Madrid, Spain( THYSSEN-BORNEMISZA MUSEO NACIONAL, SPAIN)
    秀才不出門,能知天下事。為了躲避瘟疫您出不了門,歐洲來找您!世界各地著名的博物館、歌劇院正通過虛擬展覽開放門戶,讓大家在世界任何地方都能免費上網觀賞。養生最高境界就是養心,祝福您日日是好日!
  • 菩提, 紐約大都會博物館
    七位僧人披著色彩明亮的粉紅和紫色色調的袈裟,整幅畫精巧地畫在一片葉子上。他們站在林木蔥鬱的小峭壁旁,看起來好似有神奇的能力,能夠打開連接天上世界的通口。
  • 1890年代,善畫動物的法國寫實主義女畫家羅莎·波訥兒(Rosa Bonheur,1822~1899)正瞅著她的一幅素描煩惱呢。這是一幅描寫一群野牛為逃離大火迎面奔來的壯觀場面。如同往常,畫家非常忠於解剖地把這群壯碩動物描繪得真實且充滿生命力,但是始終無法令她滿意的是前景的草地。事實上她對北美大西部的草原長什麼樣完全沒概念。
  • 悲傷的聖母不但顯得年輕美好,而且表情相當平靜,並未像一般喪子的母親那樣涕淚縱橫、號啕大哭。除了不破壞美感,米開朗基羅同時也藉此表現了聖母超然的神性。
  • 雷歐納多·達·芬奇的多才多藝經常為人所樂道,他身兼藝術家、科學家、發明家、音樂家、工程師於一身,是文藝復興最具代表性的全才人物。不過,多才多藝也可能成為一個缺點。人生有無數的選擇,而人的生命有限,要做什麼才是最重要的?這一點,即使天才如達芬奇者,也不一定能掌握得好。我們可以從達芬奇一些生平事蹟來看看他怎麼對待自己的才華。
  • 喬托(Giotto)是14世紀期佛羅倫斯最偉大的畫家,也是最早突破中世紀偶像式的描繪,而以真實表現自然和人類情感的手法創作的畫家,對文藝復興繪畫的成熟影響深遠,因而被推崇為文藝復興之父。
  • 從小莫扎特的家庭充著滿音樂氣氛,父親雷歐波德.莫扎特在薩爾茲堡大主教的宮廷內擔任管弦樂的副隊長,也是一位音樂教育者,他的著作《基礎小提琴演奏法》至今還佔有一席之地。雖然,後世對莫扎特的父親揠苗助長的栽培方式有所責難,但是不可否認的,如果沒有這位父親的慧眼和用心,莫扎特也不一定能成為莫扎特。
  • 米開蘭基羅在完成大衛像之後不久,一位收藏家安喬羅·東尼表示希望能擁有一件米開蘭基羅的作品來充實自己的收藏。於是米開蘭基羅便著手繪製一幅圓形構圖的蛋彩畫《聖家族像》。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