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建利任畹町等論中國時局 王丹:放棄對中共幻想

人氣 5
標籤: ,

【大紀元11月9日訊】(大紀元記者高淩、劉玲美國舊金山報導)11月3日下午,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舉辦了「中國崛起與民主化」研討會,由美國西東大學亞洲學系教授楊力宇主持,邀請民運領袖楊建利、任畹町、王丹及美國羅賈斯特理工大學歷史學教授朱用德為演講人,主要討論了對中共十七大的解讀,對「中國崛起」與中國的民主化的看法。

楊建利:人民有尊嚴才算崛起

楊建利認為,「中國崛起與民主化」這個題目非常好,因為這是關心中國的人們最主要的兩個題目。當初,很多人出於純樸的愛國熱情走向民主運動。小的時候,對人權的關注,理念的認識是非常不清楚。當時想在中國貧、弱,覺得近代史給中國帶來屈辱,中國崛起是一個長期的夢。

經過這麼長時間的民主運動,現在回過頭來就要思考一個問題:中國為什麼要崛起,為了誰而崛起,承受國家利益的個體(最小單位)是誰?

楊建利認為,一個國家的崛起,歸根到底,是這個國家的人民生活的有尊嚴有價值,如果一個國家崛起沒有民主化做基礎,崛起不一定是件好事,也可能像海浪一樣,很快就會跨下去。

中共是一個合法性資源枯竭,經濟上全面掠奪,具有黑社會運作方式的,在政治上處於守式的一黨專政的統治集團。

中共統治集團是一個利益、特權非常清晰的集團,共產黨官僚有很多黑社會運作方式,但還要試圖證明它的合法性,就像一個入室搶劫的人要證明自己是這個房子的主人,這是個相當難的任務。這是它和黑社會的不同之處。

中共一方面從理論上證明它是合法,從馬列主義,到毛澤東思想,到鄧小平理論,到三代表,到科學發展觀,到和諧社會,無非是要證明它的合法性;另外,它要靠經濟發展維持合法性。

中共的經濟掠奪,在中央是駐守式的,而地方政府是遊走式的掠奪。即使胡錦濤想改革,也會被這些官僚捆綁住。中共長期拖延改革,積怨越來越深。向上,它捆綁想有作為的改革家,向下,它捆綁老百姓。

中國崛起的困難在於:對內,老百姓對政治權利的需要。共產黨一直說生存權是主要的,但實際上沒有政治權利,生存權是無法保護的。對外,如果中國按這樣子發展下去,沒有民主化,大家都感到威脅;人權的普世價值進入中國,中共抵禦很困難。

中國的民主化是世界最大的事情。


楊建利博士。(攝影:馬有志/大紀元)


楊建利和王丹。(攝影:馬有志/大紀元)

中共的非法性有三個層次:憲政的合法性,政權是怎麼拿下來的;惡法,法律之間互相不協調;任意執法性。中國的民主運動也應該針對這三個層次進行工作。

中共抓利益卻不承擔利益的責任。提倡搞納稅人革命,用政治權利保護生存權利。我們希望民主化在我們這一代完成。

九評對共產黨的本質剖析十分透徹。中國地下教會的基督徒對共產黨的認識很深刻。基督徒應該感謝法輪功,沒有法輪功學員的承受,基督徒會被打押的更厲害。

王丹:中國的崛起傷害的是正義的原則

王丹認為,中國崛起和其他發展中國家有很大不同,它不是全面崛起,它是單極崛起,就是經濟發展。它是以社會不公正為代價,傷害的是一個正義的原則。

作為中國人,都希望中國強大,但是作為一個負責任的中國人,就要問一問,是什麼樣的崛起?從十七大可以看出,中共不會搞政治改革,中國崛起,對內對外並不真的是好事。


王丹。(攝影:馬有志/大紀元)

真正的崛起,是國家強大,人民自由,社會公正,民族和諧。從十七大,我們要得出一個結論,我們要放棄對宮廷政治的幻想。我們現在已經到了從如其給北京領導人提意見,還不如想想我們自己能做什麼呢。因為中共並不打算做什麼採納。十七大給我們的教訓是,以後不管什麼十八大,十九大,我們誰都別再關心這條新聞了,沒什麼意義。

「春江水暖鴨先知,社會不穩黨先知」。今天的中國,當有一天民間力量強大到和政府力量抗衡的時候,就是民主運動的開始。中共面臨社會穩定問題,僅靠經濟發展,社會不會穩定;不解決社會不公、腐敗問題社會不會穩定。

只有政治改革,才能解決社會不公正。私有化沒有民主和監督,就會變成權貴集團在瓜分私有財產。社會研究裡有一個相對剝奪感的存在,不是說人人吃飽了社會就不會亂。相對剝奪感產生的6項指標:(1)成長衰退、(2)通貨膨脹、(3)收入不均、(4)剝奪人權、(5) 地方差距、(6) 外資依賴。

如果這6條都具備的話,相對剝奪感就會形成,一個社會動盪的基礎。中國的成長衰退現在沒看到,但指日可待,其他5個指標統統都具備。中國不穩定的觀察指標現在就是看成長速度。真正的成長速度要下降的話,相對剝奪感一定會積成很大的社會不穩的基礎。

汪兆鈞致胡溫公開信是一個很好的信號,公民社會在逐漸增長。

楊力宇:結束一黨專政

楊力宇教授認為,十七大非常讓人失望,在制度上沒有做任何改革說明,人事上和過去完全一樣黑箱作業,對未來沒有任何承諾。民運需要整合,最大的公約束是打倒一黨專政。要結合西方力量,強化維權運動。


楊力宇教授。(攝影:馬有志/大紀元)

美國對中國的崛起,有兩方面對應:軟的方面積極和中國交往合作,盡量開放和中國的交流。2005年美國到中國訪問團有三千多個,中國到美國的訪問團有兩千多個。美國希望通過交往合作這些改變中國,希望中國走向民主化,迫使中國和美國人權對話,還有經濟戰略對話,中美外交戰略對話。

硬的方面,美國採用對抗、圍堵、壓制和拉攏。如美日軍事同盟,美國和外蒙古簽訂戰略夥伴關係,和印度簽訂核子協定,和5個中亞、西亞國家積極合作;拉攏東南亞國家: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


大陸民運人士任畹盯。攝影:馬有志/大紀元

任畹町:維權是傳統民運的基本實踐

從中國大陸來美國考察的中國民運人士任畹町表示,當代中國民主化的動力在於三大鐵窗:受迫害的民運人士、基督徒和法輪功學員。他們是中國社會現代化、進步化的主要動力,他們應該享有中國最高的道德榮譽。他們有四大屬性:他們是民主化的中軍前鋒、本源動力、主角角色和貢獻主體。

朱永德:十七大報告中沒有實質內容


朱永德教授。(攝影:馬有志/大紀元)

朱永德教授則認為,十七大報告中出現了64次「民主」的字眼,但沒有實質的內容。(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王丹:十七大後中國可能出現集體領導
香港《開放》雜誌主編金鐘專訪楊建利博士
王丹訪問新西蘭 談中國政治改革
前六四領袖評十七大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習博鰲逞強 川普一語點穿台烏迷局
【時事縱橫】拜習將同場 美推全面抗共法案
【微視頻】江蘇醫生堅稱:非法摘取器官是公派
【秦鵬直播】澳洲廢一帶一路 戰狼扮奶牛被罵翻
【新聞看點】肖文罪成背後 美國防業遭駭涉中共
【思想領袖】希金斯:如何應對科技巨頭審查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