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的時空之旅(十一)傳統油畫技法探究(四)

作者:Arnaud

1801年,巴黎畫家François-Andre Vincent所繪。題為《金字塔之戰》(La bataille des Pyramides)的未完成作品。(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298
【字號】    
   標籤: tags: ,
雅克-路易·大衛(Jacques-Louis David),1801年為朋友的妻子所作的肖像畫(Portrait of Madame Marie-Louise Trudaine)。(公有領域)

這是法國新古典主義代表畫家大衛於1801年為朋友夏爾-路易·圖丹(Charles- Louis Trudaine)的妻子所作的肖像畫,作品雖未完成,但卻對今天的人提供了對古代繪畫過程和繪畫技法研究的不可多得的良好範例。從畫中我們可以看到藝術家在底層以快速鬆動的筆觸迅速建立畫面的過程,由於用筆快速,平整的牆上和平滑的衣裙部分反而填滿了跳動的筆觸。而且整幅畫面沒有任何細節,為的是在下一步能夠放手畫下去而不顧慮弄壞前期做好的細部。雖然如此,但我們可以看出畫家對人物臉部和頸部的刻畫是要明顯多於其它地方的。此作現藏於盧浮宮。

面對空白或只有幾根形體線的畫布,建立畫面的過程是一個迅速的過程,是一個快速舖滿的過程,就像擊劍中的飛快行動一樣。這種過程在一幅畫中往往被稱為第一步舖大關係。不計小節、細部和一切有可能影響快速出現整體效果的因素,就是要迅速舖滿整塊畫布,出大形,並且能夠在很短的時間內得以實現目的。

但正如一個擁有良好基本功的畫家,他的技法也完全可以多變而不拘一格。通常的整體——局部——整體這樣的步驟對於優秀的藝術家,完全可以隨心運用。比如開始的整體建立完全可以在大腦中呈現,一上手就可以進入局部刻畫——只要最後完成時各方面能協調統一,造型完美,又有何不可?事實上,壁畫,尤其是濕壁畫創作全都是類似這樣畫的,只是後來的油畫家們認為整個作畫過程需要加入更多的考慮而已。但是一上手就進行局部推移以完成作品的方法可以快很多,這也是許多高產畫家的選擇——但前提是基本功必須紮實,才能應用自如。

需要說明的是,儘管努力求得儘量好的效果,也不可能在第一遍的局部得到滿意的結果,這是很自然的。因為細節是在中、後期才全面出現的,尤其是最精細的部分。但開始時如果能有能力達到對少數細部的描繪而又不影響以後的自如發揮(一般情況下開始時努力地繪製細節會使作畫者在後來的深入過程畫不開,因此這裡指的是擁有高超技藝的藝術家)那是更好,不過整幅畫於一遍之內便大功告成是不實際的。

在具體作畫過程中,一個部分一個部分有條不紊地繪畫可以使畫者逐漸靜下來,因為不必操太多其它部分的心——雖然整體意識是要把握好的。這就好像攻城戰一樣,一塊一塊地攻占,一座一座城池地去攻取,逐漸地擴大戰果,到最後完全統一勝利。這樣做往往也可以節約很多顏料,但需要有一點緊迫感,明白其它的地方還沒畫,時間不要拖得太久。

在繪畫中,對於每一個環節的處理上儘量保持一定的簡單方便相對來講是很重要的。因為在每一步驟中的目的單一一點兒就容易專心致志以達到成功。比如說在白紙上畫一個什麼東西,如果什麼輔助線、大體形狀、整體計劃都沒有,一上來在一遍之內就要求全因素全部到位那就太難了。但是,如果把一個個的步驟都拆開來,一步一步地,開始先定好位,再勾准體型,再上大關係,再一件一件地每個部分深入,局部推移一直到完成,最後潤色。這樣每一步解決一件或少量幾件簡單的工作,就使得逐步成功完成作品成為可能。所以那些一開始什麼都靠在心裡想好,一上手就局部深入,或期望形與色同時同步出現於畫面的藝術家,他每下一筆都要同時考慮大量的因素,這時如果沒有很優秀的基本功和經驗,其面臨的難度也就更大。

1801年,巴黎畫家François-Andre Vincent所繪。題為《金字塔之戰》(La bataille des Pyramides)的未完成作品。(公有領域)

同樣於1801年,巴黎畫家弗朗斯瓦-安德雷·萬桑(François-Andre Vincent)畫了這幅未完成的題為《金字塔之戰》(La bataille des Pyramides)的作品。從畫面可以看出,作品中的近景部分仍為一些線條勾勒的素描形體,而作者已開始在遠景區域使用亮部提白技法逐步進行局部推移,逐漸完成遠景的描繪。這種先出基本形體,再畫遠景,再畫近景……這樣一步一步具體深入完成的技法簡化了每一步所需要考慮的內容,使技法的運用更為流暢。此作現藏於盧浮宮。

有些為技藝而技藝的人是在增加其自身的困難。技藝的方便與實用是每個藝術家都希望的,但技藝是為了表達而出現的,而絕不是為了肌理效果和求得觀眾對技藝本身的感觀感受、認同感。因此藝術家都有自己方便實用的技藝,但好的畫家並不在於他懂得某種特殊的密技,而是他能合理地、出神入畫地運用那些實用的技巧來直接作用於所畫的內容,以達到他真正的藝術表達。

當然,這裡所談及的問題是針對那些已經具備了一定的甚至於相當功夫的藝術家。作為一個普通的作畫者,如果還不能熟練掌握繪畫的技巧,那麼還得努力地去研究這一必修課——站在著眼於大處的基點上去學習繪畫所必不可少的技法。@*#

——轉自《正見網》

點閱《藝術的時空之旅》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梯田很好看,很入畫——看它們有秩序地一字排開,由上而下,整齊的橫向排列,農田間點綴些許的農作物或一些草綠色的稼作,頗真是「豐草‧鮮美」。尤如在春天引水灌田之際,田間波光瀲灩,銀白色的水田被細小鐵線條似的田埂隔開成大小不同的塊面圖案,更是賞心悅目。
  • 英國藝術, 丹佛美術館, 收藏家, 威廉·伯格, William M.B. Berger, 伯納黛特·伯格, Bernadette Berger, 繪畫
    感謝丹佛出生的藝術收藏家威廉·伯格(William M.B. Berger)和伯納黛特·伯格(Bernadette Berger),現在我們在美國也有機會親眼見到莎翁眼中輝煌的英國。
  • 李白詩:「暮從碧山下,山月隨人歸。」——傍晚,我從山上走下來,月亮伴隨著我,跟我回家。
  • 大都會藝術博物館
    隨著城市逐漸解封,焦點再度回到促進經濟發展上,這場展覽或可啟發我們開拓新的商機,讓我們再次成為傳統工藝和古典美學的支持者。
  • 日本, 浮世繪, 葛飾北齋, 查爾斯·蘭·弗利爾, 弗利爾美術館, 美術館
    很多人應該都看過日本浮世繪大師葛飾北齋(Katsushika Hokusai,本名中島時太郎)的《神奈川沖浪裏》(Great Wave off Kanagawa)這幅畫。正如葛飾北齋在自己簽名裡的題字,他是一個「對繪畫狂熱的人」,國際交流基金(Japan Foundation)的日本藝術助理策展人弗蘭克‧費爾滕斯(Frank Feltens)在電話訪問中說道。
  • 我差不多每天都會去桃園市蘆竹區的鄉下散步,經常看到有些愛花人士在他們家的前院栽種各類花草或小灌木。
  • 在桃園縣大溪、龍潭甚或是新竹縣的關西、竹東一帶,因為臨近中央山脈,且都是丘陵地,地形多變,美景處處。往往此時看是一景,繞個彎卻又是另一處截然不同的景色,令人目不暇給。
  • 晚上,一彎上弦月出來了,烏雲在月亮四周湧動,月兒時而露臉,時而被遮掩,天空頗不寧靜。
  • 大約在創作《三賢士的朝拜》的前後,達文西也在進行另一幅油畫《聖‧傑洛姆》的創作,但是確切的時間、創作的背景與委託人至今不詳。雖然幾世紀來的學者經常為達文西作品的真偽爭論不休,但這一幅卻從來不曾被懷疑過。
  • 《蘭亭集序神龍本》
    過去的歷史能夠給我們教訓與參照,使人不重蹈覆轍,明心正見,洞悉宇宙的智慧與奧妙,這也是人類研讀歷史的諸多重要意義之一。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