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葉:不參與政治還是不參與正義?

楓葉

標籤:

【大紀元12月25日訊】鑒於一些華人朋友們認為大紀元和法輪功參與了政治,因而產生看法和排斥,我想談一下我自己的理解。

政治」是個複雜的話題,每個人對此的定義也許都不同。我個人理解呢,政治可以分為廣義的和狹義的,廣義的政治可以包括廣闊的範疇,比如爭取人權、抗議暴政或者對政治人物的評論,對社會現象的看法等等都可以歸入參與政治的範疇。狹義的政治我認為才是真正的參與政治的定義,狹義的政治就是對政權的訴求或者從中謀求名、利、權力及地位的活動。我個人認為廣義的政治那是人所無法迴避的,電視劇《宰相劉羅鍋》中的歌詞說得好:「天地之間有桿秤,那秤砣是老百姓」,老百姓生活於社會之中,肯定對當權者也好,對社會現象或者人權有自己的看法,遇到不公平的事情還會抗議。如果要求人們連這都不參與,那麼天下就真是當權者的天下,而不是百姓的天下了,社會不就是一個大家庭嗎?我們生活的小家庭中,自己家的事哪樣自己不參與呢?

如果說大紀元和法輪功參與了廣義的政治,我認為是這樣的,因為我們一直在用和平的方式反對迫害,爭取在大陸合法修煉法輪功的環境;同時大紀元也一直在幫助其他被中共迫害的團體(比如六四學生、天主教家庭教會、強行拆遷戶、冤民、各地發生的暴力鎮壓民眾事件受害者等等)聲張正義、曝光各類真相,反對共產黨的暴政。說白了,這些不是參與政治,是參與正義。

如果說我們參與了狹義的政治,那就是誤解了。政治本身離不開人對名利權的追求,我們是修煉的團體,本質關注的問題都是精神領域的,視名利權及政治為骯髒的東西(當然,這是我們自己對自己的要求,但是我們不干涉別人是否搞政治,這有點像我們自己不吸煙不喝酒,但是並不是反對別人抽煙喝酒一樣,因為人各有志)。

其實中國的修煉文化也可謂歷史悠久了,2500年前的佛教創始人釋迦牟尼為了修煉連皇帝都可以放下不當,在我們看來這人間的名利權與人要修煉要返本歸真的願望完全無法相提並論啊。

從我們自身來說,國內的法輪功學員為了向人們講清真相,坐牢的、流離失所的、甚至被迫害致死的都比比皆是。這樣連基本的生活都保障不了,更別提去追逐名利權了;國外的法輪功學員是用自己的工作收入來做這一切事情,付出時間、精力、金錢,還要看不瞭解真相人們的臉色,一直有謠言說我們拿了美國政府的錢,有的還說我們拿了台灣政府的錢來做事,其實這都是無中生有。我們做這些與名利權無關,也根本沒有這些訴求。法輪功學員無論作為團體或是個人,都是對政治絲毫不敢興趣的,我們甚至比其他群體都更加遠離政治,這是由我們的信仰本身所決定的。其實很多的媒體都依附於某個政治勢力,或隸屬於某個黨派,反而大紀元是最純淨的,我們自己不求名利,所以也沒有趨炎附勢的必要了。那些政治家和普通人一樣,都是我們講真相的對象。

「搞政治」一直被中國人所痛恨,其實根本原因是共產黨總用這頂大帽子來作為打擊別人的口實。其實說白了,我們還有很多被迫害的團體都沒有「搞政治」,而是被「政治搞」,一直都是共產黨用政治來整人。我奶奶家是地主,共產黨當政後殺了家裏大部份人,留下的幾位是那些佃農千方百計保護下來的,因為她家平時為人厚道,與佃農關係很好,即便如此也只能留下幾個活命;我姥姥和我大舅舅都是做學問的,反右的時候,我姥姥從一中學校長被打成右派遊街,家裏兒女都被迫和她斷絕母女母子關係,我舅舅原在清華大學,也被打成右派發配到新疆,一直沒有回來,後來和回民結婚生子了。

六四的時候,我表哥在北京上大學,他們那一屆很多同學都因參與了六四而拿不到畢業證書,工作很受影響;我自己在國內的時候,2001年出國之前的一個月被抓到監獄裡兩次,我也沒有違法犯罪,就是因為修煉法輪功而遭此待遇。其實我家的經歷也不算特別的,可能很多中國人自己或者父輩或祖輩都有類似經歷。這些當年被迫害的團體和如今被迫害的法輪功一樣,都沒有「搞政治」,卻被「政治搞」。談歷史很容易,過去的事情人們很容易看清,但是當時卻很難看清,所以對於目前還在被迫害並被以整個國家機器形式來中傷的團體,人們也很難看清這一切。

其實很多華人的不喜歡參與政治的主張其實和我們法輪功堅持不參與政治的主張本來是一致的。只是我感到卻被一些人誤解成了不參與正義。想想從前美國黑人爭取獨立的時候,反對法西斯,還有中國人抗日反侵略的時候,是否每個人憑著良知都會多少參與一些呢?即使你完全不參與,那也沒啥,也是每個人自己的權力,但是在這些大是大非面前,有良知的人至少心裏面有個態度吧。

其實沒有要求大家必須起來作出什麼行動來反迫害,但是如果說有人面對別人被殘酷迫害的事實心裏完全無動於衷甚至立場站到迫害者的一方,我想也不太對勁吧,這不是變成不分是非善惡了嗎?所以我不希望看到不參與政治的良好主張被一些華人朋友們變成了排斥被「政治搞」的團體,或變成不參與正義,及對待一些人冷漠麻木的借口。本來純粹娛樂的團體也是存在的,比如乒乓球協會或網球俱樂部等等,這些團體裡的成員因為共同的興趣愛好湊在一起,但他們首先都是一個人,那麼作為人來講善待他人、尊重別人、真誠與同情、正義良知等都是不可缺少的吧。不是說參加了乒乓球俱樂部的人就變成了純粹娛樂的機器,對他人都不關心,對乒乓球之外的話題都禁止談論,當然重點談論乒乓球是肯定了。

我感覺大多數華人朋友們也不是這樣的,看到大家還提倡移民之間的互助,友愛,禮貌,奉獻等許多美德,我感到很溫馨,像個大家庭一樣。可是為何卻用一個借口來冷漠麻木地對待一群善良的人,一個被迫害的弱勢群體呢?這樣一來,這個本來很好的不參與政治的主張就變質了。

所以說,不參與政治是無可非議的,但是人卻不能不參與正義。在中國共產黨統治的50多年曆史中,有多少參與正義的人士被說成了參與政治?有多少不「搞政治」的人卻被「政治搞」弄得家破人亡?我們這些經歷了這麼多歷史教訓的國人們,難道今天還不能擦亮眼睛看清真相嗎?!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王軍濤:晚會意境純淨 清奇瑰麗
萊斯談話 許添財:可能激化政治冷淡者 
政治現實 日本版國安會壽終正寢
陸委會:中共才是台海和平的挑釁者和加害者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鮑威爾獨立 川普變陣 大戲開演
【微視頻】川普律師團出招 共和黨的最後防線
【財商天下】劉鶴介入債市亂象 亡黨危機逼近
【橫河直播】鮑威爾為何離隊 她為誰而戰
【新聞看點】拜登宣布「內閣」?川普兩線包抄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