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神傳之音樂讓我淚流滿面

2007年02月21日 | 23:28 PM

【大紀元2月21日訊】隨著鋼琴家馬常子剛勁中帶著輕盈跳動的伴奏,戚曉春採用《浪淘沙》曲牌的二胡獨奏《誓約》奏響。第一個音符悠揚地響起,緊接著我面部充滿強烈的能量,淚水不可抑制地脫眶而出,滿面都是。二胡曲我沒少聽過。我中學班主任老師和我姐姐都是二胡手,都在當地上台演出過,可從沒給過我戚曉春《誓約》裡傳遞出來的能量。是能量,不是激情。淚水漫過面頰時,我滿面熱浪滾滾……

感動到了喉嚨,我從桌上拿過紙巾揩面,喜悅地哭了。我將門關住,書房外兒子如果這時候進來,我還真不好意思呢。可也沒啥不好意思的,正好能讓愛好音樂的兒子來感受一下《誓約》樂曲帶給人的能量和感動。在一氣呵成的四分多鐘的樂曲聲中,我似乎真的體悟到自己是一個從宇宙中帶著誓約而來生命。是的,人的生命曾經多麼偉大,從神界下來,怎麼可能是達爾文進化論所說的猴子呢?當然,地球是個迷宮,肉眼難見真象,困苦中迷中的生命就難免迷惘、彷徨……生命終於覺醒,勇敢地應誓,走出來匡正驅邪,最終戰勝邪惡。我好感動。

我聽懂了,真的聽懂了!戚曉春二胡拉出的音符,一個個帶著慈祥的能量直入人心。我的靈魂在悸動,淚流無聲,哭而無悲。長弓、短弓、顫弓、連弓、分弓、頓弓、跳弓、提弓、碎弓、飛弓和擊弓等弓法,按音、揉音、打音、滑音、顫音、撥弦、泛音和輪指等指法中,二胡奏出的旋律時而舒緩流暢、時而猶豫彷徨、時而堅定剛毅……我的心靈隨之跳躍、感動,而後又有平和,再後是沸騰!真的跌宕起伏、大氣磅礡啊!這是甚麼啊?這就是生命的躍動,能量由面部而遊走全身,有電的穌麻卻絲毫沒有打擊感。樂曲最後悠揚遠去嘎然而止。我閉著眼睛,卻彷彿看到一個來自天際的神應約之後,又飄然地消失在遙遠的天際。

這是我第二次聽《誓約》的感受。第一次聽的時候,我邊聽樂曲邊看文章,聽了有一、兩分鐘的時候,感覺出了這是真正的音樂,這是心靈奏出的樂曲。聽完後,我意識到之前的聽法是對戚曉春的不敬,其實也是對生命的不敬。於是我再聽,再聽的時候我盤上雙腿,輕閉上眼睛,就像煉功時的樣子,感受頓然不同。這是神傳音樂啊,絕對的神傳音樂,演奏者真真切切地走在神路上。我也走著。

於是我再聽第三遍,仍然被能量帶動著由天際而來天際而去,更多莊嚴神聖。

於是我再聽第四遍,從戚曉春二胡演奏的每一個音符中,我見到她的生命。

也許有猴子似的外星人,但包括戚曉春、唐子在內的地球人絕對不是。

不要去理會達爾文的進化論,聽聽《誓約》、看看戚曉春就知道了。戚曉春畢業於上海音樂學院,曾在1991年第十四屆「上海之春」國際二胡比賽中獲表演獎,2003年9月曾演奏好萊塢電影《The Joy Luck Club》的插曲……猴子進化一千億年能走到這一步嗎?絕對不可能。實際上猴子哪有進化,它就是神為人而創造的,因人而存在。地球物質也許有幾十億年,但地球卻似乎難超過一億年。因為一億年裡地球人的文明一次次由興盛而毀滅,最後地球無存。看人類總要競爭,生命總有對立和鬥爭,小小地球怎麼經得起幾十億年折騰?戚曉春是美麗的,音樂如詩,更襯出她的端莊典雅。她走在神路上,因而能演奏出神傳之音樂。

有人曾因為我的文章動了肝火,要我再學實證科學和抽像哲學多少年再來跟他較勁。呵呵……我要堅決告別比贏的生活,建議因我而激動的人聽聽《誓約》。即使沒有淚流滿面的感動,我想我們也應該可以平和握手。聽一次不過四分多鐘,聽三次還不到十五分鐘。人啊,離開猴子,回天吧。這是神的召喚。@(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