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劇欣賞

【京劇欣賞】—《李陵碑》

楊繼業勘破執著得到解脫
袁榮易
  人氣: 10
【字號】    
   標籤: tags:

《李陵碑》又稱為《托兆碰碑》,幾乎所有的鬚生(老生)演員都要通過這個戲,來表示自己演藝所達到的層次。也可說這戲是品味演員的指標:藉以看出演員境界的大小、悟性的高低。

這個戲描寫了宋代楊繼業 (老令公)在兩狼山被遼軍圍困,因援軍不至,最後滅亡的故事。這次戰役楊繼業本身並無過失,其敗是因他被蒙蔽、被擺弄;主帥為心中的私怨(楊繼業的兒子楊延嗣擂台比武打死了主帥潘洪的兒子)公報私仇,故意陷楊於絕境。楊空有極高的軍事天才,卻落在敵軍的重重包圍中,連天氣都不放過他,挨餓受凍,吃盡苦頭。

松青國劇團演出《李陵碑》,楊繼業(楊學奇飾演)出場,他的髯口是白三。

這樣的情節在歷史上經常重覆出現。遠的有李陵,主帥不派救兵,彈盡援絕,不得已投降;換來全家受戮,司馬遷仗義執言卻受累被處宮刑。李陵的悲劇,讓人不勝噓唏。

最奇異的,莫過於京劇興旺時期盛演此戲,似乎預卜國共三大戰役中國民黨軍隊的處境。以前楊繼業、李陵受困,是因為主帥為「私」的關係,坐視孤軍無援而任由其覆滅。三大戰役國軍被圍,卻主要在於國防部出了問題,陰險的共產黨員郭汝瑰潛伏國防部,擔任軍事佈署的作戰廳廳長。他洩漏行軍路線,讓共軍尾隨攻擊,或先行破壞橋樑路徑遲滯國軍前進;又操縱國軍走入陷阱,使一個一個十數萬人的大兵團,互不能救,全被殲滅。

共軍用慘無人道的人海戰術(最近有部電影「血鑽石」描述非洲叛軍利用少年做前鋒、做砲灰,明顯的是共軍那一套),一來是阻絕援軍、一來是用以圍攻被困住的國軍。時間在十一、二月寒天,雪降下來,糧食耗盡。一代名將如七兵團司令黃百韜、二兵團司令邱清泉等,與楊繼業的命運沒有兩樣,「內無有糧,外無有草(按:指地上的植物)」,一疇莫展,最終自戕殉難。

楊老令公(楊學奇飾演)被敵軍圍困,盼兵不到,盼子不歸,饑寒交迫。老軍行路時不斷發出“冷呀”,“餓呀“的悲聲。

人謀不臧,非戰之罪,常人經常用這種看法,固執的認為戰敗的事實可以避免,把原因歸咎於外在因素。例如說,如果李陵、楊繼業的主帥不那麼壞,或人們早點發現共產黨的真面目,悲劇就不會發生了。但這樣的觀點是悖離現實的,這是事後的解釋,當事情正在發生的時候,往往如墜五里霧中,非常的迷惘,沒有人真正知道該怎麼辦。

中國許多戲曲、文學表現了這種迷惘感,有一句成語「意亂情迷」,最能形容人處在迷的情況中走不出來。楊繼業用大量唱段,反覆唱出心中的疑惑,放大讓觀眾看到楊的迷惘情結;劇中人其念頭浮動的軌跡,引逗觀眾目不轉睛的關切。看戲的觀眾,深入參與其中。

《李陵碑》其實是個「度化劇」,整齣戲裡都是楊繼業在唱(尤其是大段動聽的反二簧),他越唱迷惘越大,對國家、親情、同袍的傷感淹沒了理性。人在迷中,放不下重擔。

楊六郎(廖秋碧飾演)進帳來,發現父親已沉沉入睡。接下來七郎延嗣將給楊令公托兆。

楊唱完「反二簧散板」:「尋一個避風所再作計較」走下場去。接著是蘇武的鬼魂化身成牧羊人上台,他直指人心,勘破楊繼業對情的執著,他說:「今日令公『歸位』之期,不免在此點化於他,待我化一座廟宇,再化一座碑牌,再變一隻老羊,遠遠望見令公來也」。

然後,楊繼業上台,他發現老人在荒寒之地牧羊,十分詫異,就問老羊有何貴處(特殊之處)值得這樣照顧?牧羊人語帶機鋒:「提起此羊有貴處,他的名兒萬古揚。生下幾個羊羔子,烈烈轟轟在世上。前者幾個死,今日一個亡。逃生是妄想,今日死老羊。(白) 老羊與我死!」

牧羊人的話刺激的楊繼業內心十分難受,楊拿起刀要砍牧羊人,結果牧羊人不見了、刀也不見了。楊急忙追尋,追到蘇武廟,廟裡有個李陵碑,碑上刻著一首詩:「廟是蘇武廟,碑是李陵碑,老令公到此,拋甲又丟盔!」,演員念到「拋甲又丟盔」時,將身上的靠掀起拋向身後,同時一抬頭,頭上的盔飛了出去,這是難度很大的表演,要演出來那種掙脫世俗一切束縛的感覺。接著他從容就義碰碑而死。

這個表演有強烈的象徵意味:楊繼業將最後的執著去掉,甩開世間的一切,他歸位了。

楊繼業(余叔岩飾演,他的髯口是白滿,這是早期的戴法)與牧羊人對話,機鋒迸出。

現在有所謂「死亡學」的課程,幫助人能面對死亡。主要是以佛家的講法,教人要放下。如果什麼都放不下,背著那麼多重負,那怎麼走呀?有一首歌「蓮花頌」,有這樣的句子:「割斷千絲萬縷的連繫,慈悲才會升起」。人善盡自己的一生,最終還要拋棄執著,境界才會提升,就能返本歸真,回到上界去。《李陵碑》裡楊繼業承擔重責大任,他吃苦、忍耐、付出,該他走時,他放下世間的糾葛,身子變輕了。以前的演法:演員要站在大雲板上﹐上昇到天井中去,給人看到楊繼業真的上天去了。@*
(http://www.dajiyuan.com)

<--ads-->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