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鍾:發現絃樂聖手

2007年02月06日 | 17:11 PM

【大紀元2月6日訊】觀眾發現本屆全球華人新年晚會,全部節目在發掘中華文化博大精深之內涵,在美國、加拿大演出的幾十場,在中西觀眾普遍的感動之中,又有一種特別的感動,那就是對東方民族樂器二胡演奏的特別感受。

二胡是胡琴的一種,是中華民族融會交流的一朵奇葩,只兩根弦,共鳴箱比小提琴小得多,更甭比中提琴與大提琴,但是把握在戚曉春女士手上,奇跡發生了,每個活躍的音符都有靈動的生命,形成一個藝術空間的場,幽雅的樂音和每一位聽眾在對話,在交流,用中國人的樂器:二胡特殊詩的語言。

04年全球華人新年晚會戚曉春演奏自己創作的二胡曲《春》筆者現場欣賞後,又聽了多遍,奇怪的是,每次感受都一樣,不限於美洲之春,更是中國之春;更奇怪的是,春不在中國今日大陸,沒有掙工資的嶗山道士,沒有喧囂叫賣的旅遊勝地,美妙的旋律使本人全身心地融入祖國的江南,歷代大畫家、大詩人們欣賞的古國江南,地道的中華文化氛圍,從馬常子女士鋼琴泠泠地伴奏開始,似潺潺歡快的流水,大地甦醒!「春風又綠江南岸」,「春來江水綠如蘭」,天人合一,人之情與大自然之景交融,唐人白居易、宋人王安石相繼徜徉而來,陶醉其中流連忘返,彷彿聽到布谷鳥報春的歡快,蟋蟀、紡織娘在織著交響,夜鶯在嬌啼,隨著悠揚的旋律分明展現著唐人杜牧鳥瞰大好河山的畫圖:

「千里鶯啼綠映紅,山村水廓酒旗風;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台煙雨中。」

美!沁人心脾的美!心裡美,與祖國的江山融合為一的美 ,蕩氣迴腸,身心愉悅的美!

琴海中有古寺,有鐘聲,姑蘇寒山寺傳到客船的悠悠古鐘聲;有微風,那是山村飄動的小酒店之旗在波喇喇地翻捲;有細雨,更好!蘇東坡在「何妨吟笑且徐行,一蓑煙雨任平生。」唐朝詩人張志和仰望波喇喇起飛的白鷺,在觀賞「桃花流水,鱖魚肥」,瀟灑地穿戴著: 「青箬笠,綠蓑衣。」 興致極高:「斜風細雨不須歸」。「春來水暖鴨先知」:水禽在嘶鳴,揚起雙翅歡樂地抖動,琴聲又舒緩地在訪問閨閣中的少女,「春風何事入羅幃」春風催人去賞,到花園,去池塘,「風乍起, 吹皺一池春水。 閑引鴛鴦芳徑里, 手挼紅杏蕊。 斗鴨闌干獨倚, 碧玉搔頭斜墜。 終日望君君不至, 舉頭聞鵲喜。」

簡直和女低音歌唱家揚建生的《中土情懷》交融在一起,分不清誰是誰:是戚曉春的琴曲《春》在展現楊建生低徊曼囀的《中土情懷》?還是揚建生的《中土情懷》在解說戚曉春琴中的意境?

新唐人晚會整台節目內在的統一,實在高妙,不怪說有高人指教,每個節目既分門別類,又諧調交織,化為無縫之天衣,令人歎為觀止。

本屆新年晚會,戚曉春的琴韻又是另一番意境,悲壯處如聽到楊建生天安門廣場的慷慨悲歌,深沉處如聞關貴敏的修行之曲,更有女高音姜敏的宛轉傾訴:「落入凡間深處,迷失不知歸路,輾轉千百年,幸遇師尊普度!」以及「得度!得度!且莫機緣再誤。」有醒悟,有堅毅,有轉輪,有綱步,雅韻在沁入聞者心田:「人生如夢彈指間,恩怨情仇似雲煙,今朝得法破迷霧,心如磐石志更堅」,更有女高音白雪清晰如鈴透明如晶的心聲「天地兩茫茫……網開有一面……」

去看去聽,觀眾將得到心靈上的洗禮,身心的愉悅,難得的智慧的啟迪,闔府平安的回報,久遠的深深的回憶。

筆者有幸,聆聽後細賞,餘音不絕,音符漸成小賦:

《胡弦賦》

唐人晚會兮觀者福,
人間那得幾回聞。
仙樂飄飄兮沁身心,
中有絃樂聖手戚曉春。
弓弦語處畫境生:
千里鶯啼綠野平,
鵝黃輕煙籠嫩柳,
翠簪碧螺兮雨後峰,
小橋流水隱又現,
飛雲掩映兮樓榭與閣亭。
信手拈來眸似閉,
鳥瞰江南兮霽後虹,
布谷一聲芳菲醉,
生機盎然兮萬物醒
春到枝頭春意鬧,
雜花生樹燕雀鳴,
月中桂子叮咚落,
姑蘇寒山寺晚鐘,
絃樂聖手破國界,
西人沉醉更忘情,
韻含古境賞未已,
聞者陶然盡忘機,
更上層樓臻化境,
《誓約》、《回歸》兮
爐火純青。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標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