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演義(29)斬侯虎文王託孤

陳仲琳
font print 人氣: 59
【字號】    
   標籤: tags:

第二十九回 斬侯虎文王託孤

崇虎無謀枉自尤,

欺君盜國豈常留;

轅門斬首空嗟嘆,

挈子懸頭莫怨愁。

周室龍興應在武,

崇家虎敗卻從彪;

孰知不負文王託,

八百年來戊午收。
話說南宮适離了周營,逕往曹州,一路上曉行夜住,也非一日;來到曹州

館驛安歇。次日,至黑虎府裏下書。黑虎正坐,家將稟:「千歲!有西岐

差南宮适下書。」黑虎聽得是西岐差官,即降階迎接;笑容滿面,讓至殿

內行禮,分賓主坐下。崇黑虎欠身言曰:「將軍今到敝邑,有何見諭?」

南宮适曰:「吾奉主公文王及丞相姜子牙之命,拜上大王,特遣末將有書

上達。」南宮适取書遞與黑虎,黑虎拆書觀看:「岐周丞相姜尚頓首百拜,

致書於大君崇黑虎將軍麾下:蓋聞人臣事君,務引其君於當道;必諫行言

聽,膏澤下於民,使百姓樂業,天下安阜。未嘗有身為大臣,逢君之惡,

蠱惑天子,殘虐萬民;假天子之命令,敲骨剝髓,盡民之力,肥潤私家,

陷君不義,忍心喪節,如令兄者。真可謂:『積惡如山,窮兇若虎。』人

神共怒,天下恨不能食其肉,寢其皮,為諸侯之所共棄!今尚主公得專征

伐,以討不道;但思君侯素積仁賢,豈得概以一族而加之以不義。尚不忍

坐視,特遣裨將呈書上達君侯,能擒叛逆,解送周營,以謝天下。庶幾洗

一身之清白,見賢愚之有分;不然,天下之口嘵嘵,恐火炎□(左「山」

右「昆」)岡,玉石無分,倘深為君侯惜矣!倘不以愚言為非,乞速賜一

語,則尚幸甚。萬民幸甚!臨楮不勝企望之至。尚再拜。」崇黑虎看了書,

便連看三五遍,自思點頭:「我觀子牙之言,甚是有理;我寧可得罪於祖

宗,怎背得罪於天下,為萬世人民切齒?縱有孝子慈孫,不能蓋愆尤:寧

至於冥下請罪於父母,尚可留崇氏一脈,不致絕於宗枝也。」南宮适見黑

虎自言自語,暗暗點頭,又不敢問;只見黑虎曰:「南將軍!我末將謹領

丞相教誨,不必修回書,將軍先回,多多拜上大王丞相,總無他說,只是

把家兄解送轅門請罪便了。」遂設席待南宮适盡飲而散。次日,南宮适辭

回周營去了。
話說崇黑虎吩咐副將高定、沈岡,點三千飛虎兵,即日往崇城來;又命子

崇應鸞守曹州。黑虎行兵,在路無詞,一日行至崇城,有探馬報與崇應彪,

應彪領眾將出城迎接黑虎。應彪馬上欠身打躬,口稱叔父曰:「姪男甲冑

在身,不能全禮。」黑虎曰:「賢姪!吾聞姬昌伐崇,特來相助。」崇應

彪感謝不盡,遂並馬進城入府上殿行禮畢。崇黑虎問其來伐原故,應彪答

曰:「不知何故,攻打崇城?前日與西伯會兵,小姪失軍損將;今得叔父

相助,乃崇門之幸也。」遂設宴款待,一宿已過。次日,黑虎點三千飛虎

兵,出城至周營索戰;南宮适已回過子牙,子牙正坐,忽報崇黑虎請戰,

子牙令南宮适出城,南宮适束結至陣前,見黑虎怎生妝束?九雲冠,真武

威,黃金甲,霞光吐;大紅袍上現團龍,勒甲絨繩攢九股。豹皮囊內抽狼

牙,龍角弓彎四尺黑虎面如鍋底,海下一部落腮紅髯,兩道黃眉,金睛雙

暴,來至軍前厲聲大叫曰:「無故特強犯界,怎般猖狂,非王者之師。」

南宮适曰:「崇黑虎!汝兄惡貫天下,陷害忠良,賤虐善類。古云:『亂

臣賊子,人人得而誅之。』」道罷舉刀直取。黑虎手中斧急架相還,獸馬

相交,刀斧併起。戰有二十回合,黑虎在騎上暗對南宮适曰:「末將只一

陣,只等把吾兄解到行營,再來相見;將軍敗下陣去罷。」南宮适曰:「領

出君侯命。」隨掩了一刀,撥馬就走;大叫:「崇侯虎!吾不及你了;休

來趕我!」黑虎亦不趕,掌鼓回營。
話說崇應彪在城上敵樓觀戰,見南宮适敗走:黑虎不趕,忙下城迎看黑虎

曰:「叔父今自會兵,為何不放神鷹,拿南宮适?」黑虎曰:「賢姪你年

幼不知事體,你不聞姜子牙乃崑崙山上之客,我用此術,他必能識破,轉

為可惜。且勝了他再作區處。」二人同至府前下馬,上殿坐下,共議退兵

之策。黑虎道:「你修一表,差官往朝歌見天子,我修書請你父親來設計

破敵,庶幾文王可擒,大事可定。」應彪從命,修本差官,併書一齊起行。
且說使命官一路無詞。過了黃河,至孟津往朝歌來。那一日進城,先來見

崇侯虎,兩邊的家人啟:「千歲!家將孫榮到了。」崇侯虎命:「令來。」

孫榮叩頭,侯虎曰:「你來有甚麼話說?」孫榮將黑虎書呈上。侯虎拆書:

「弟黑虎百拜王兄麾下:蓋聞天下諸侯,彼此皆兄弟之國;孰意西伯姬昌

不道,聽姜尚之謀,無端架捏,言王兄惡太過深,起猖獗之師,入無名之

謗,伐崇城甚急。應彪出敵,又損兵折將。弟聞此事,星夜進兵;連敵一

陣,未見勝員。因差官上達王兄,啟奏紂王。發兵勦叛除奸,肅清西土;

如今事在燃眉,不可羈滯,弟侯臨兵,共破西黨,崇門幸甚。弟黑虎再拜

上陳。」侯虎看罷,拍案大罵西伯曰:「老賊!你逃官欺主,罪當誅戮;

聖上幾番欲要伐你,我在其中尚有許多委曲,今不思感恩,反致欺侮;若

不殺老賊勢不回兵!」即穿朝服,進內殿朝見紂王「宣侯虎至行禮畢,紂

王曰:「卿有何奏?」候虎奏曰:「逆惡姬昌不守本土,擅生異端,領兵

伐臣,談揭過惡,望陛下為臣作主。」紂王曰,「昌素有大罪,逃官負孤,

又敢凌虐大臣,殊屬可恨。卿先回故地,朕再議點將提兵,協同勦捕逆惡。」

侯虎領旨先回。且說崇侯虎領人馬三千,離了朝歌,一路而來,有詩為證:

「三千人馬疾如風,侯虎威嚴自姓崇:積惡如山神鬼怒,誘君土木士民窮。

一家嫡弟施謀略,拏解行營請建功;善惡到頭終有報,衣襟血染已成空。」
且說崇侯虎人馬,不一日到了崇城,報馬來報黑虎;黑虎暗令高定:「你

領二十名刀斧手埋伏城門裏:聽吾腰下劍聲響處,與我把大王爺拿下,解

送周營轅門會齊。」又令沈岡等:「放我出城迎大千歲去,你把大千歲家

眷拿到周營轅門接駕。」崇侯虎馬出轅門,笑容言曰:「賢弟此來,愚兄

不勝欣慰。」又見應彪三人同行,方進城門;黑虎將腰下劍拔出鞘,一聲

響,只見兩邊塞將一擁上前,將侯虎父子二人拿下綁縛其臂。侯虎大叫曰:

「好兄弟反將長兄拿下者何也?」黑虎曰:「長兄!你位極人臣,不修仁

德,惑亂朝政,屠害萬姓,重賄酷刑,監造鹿臺,惡貫天下,四方諸侯欲

同心勦滅崇姓,文王書至,為我崇門分辨賢愚;我敢有負朝廷,寧將長兄

拿解周營定罪。我不過只得罪與祖宗猶可,我豈可得罪於天下,自取滅門

之禍?故將兄解送周營,再無他說。」侯虎長歎一聲,再不言語。黑虎隨

將侯虎父子解送周營,至轅門;侯虎又見元配李氏同女站立,侯虎父子見

了大哭曰:「豈知親弟陷兄,一門盡絕!」黑虎至營門下騎,探事馬報進

中軍;子牙傳令請黑虎至帳行禮,子牙迎上帳曰:一「賢侯大義,惡黨勦

除,君侯乃天下奇大夫也。」黑虎躬身謝曰:「感丞相之恩,手札降臨,

照明肝膽,領命遵依,故將不仁之兄拏獻轅門,聽候軍令。」子牙傳令請

文王上帳;彼時文王至,黑虎進禮口稱大王。文王曰:「呀!原來崇二賢

侯,為何至此?」黑虎曰:「不才家兄,逆天違命,造惡多端;廣行不仁,

殘虐良善,小弟今將不仁家兄,解至轅門,請令施行。」文壬聽罷,其心

不悅,沉思:「是你一胞兄弟,反陷家庭,亦是不義。」子牙在傍言曰:

「崇侯不仁,黑虎奉書討逆;不避骨肉,真忠良君子,慷慨丈夫!古語云:

『善者福,惡者禍。』天下惡侯虎,恨不得生啖其內;三尺之童,聞而切

齒。今共知黑虎之賢名,人人悅而心服,故曰:好歹賢愚,不以一例而論

也。」子牙傳令將崇侯虎父子推來;眾士卒將崇侯虎父子,簇擁而至中軍,

雙膝跪下。正中文王,左邊子牙,右邊黑虎;子牙曰:「崇侯虎!惡貫滿

盈,今日自犯天誅,有何理說?」文王在傍,有意不忍加誅;子牙下令,

速斬首回報。不一時推將出去,寶纛旛一展;侯虎父子二人首級斬了,來

獻中軍。文王自不曾見人之首級,猛見獻上來,嚇得魂不附體;忙將袍袖

掩面曰:「駭殺孤家!」子牙傳令將首級號令轅門。有詩為證:「獨霸朝

歌恃己強,惑君貪酷害忠良;誰知惡孽終須報,梟首轅門已自亡。」
話說斬了崇家父子,還有崇侯虎元配李氏併其女兒,黑虎請子牙發落。子

牙曰:「令兄積惡,與元配無干。況且女生外姓,何惡之有?音侯將令嫂

與令姪女分為別院,衣食之類,君侯應之,無使缺乏,是在君侯。今曹州

可令將把守,坐鎮崇城,便是一國,萬無一失矣。」崇黑虎遂釋其嫂,使

子牙之說。請文王進城,查府庫,清戶口。文王曰:「賢侯令兄既死,即

賢候之掌握,何必孤行?」姬昌就此告歸,黑虎再三款留不住。有詩曰:

「自出磻溪為首相,酬恩除暴伐崇侯;一封書信擒侯虎,方顯飛熊素著名。」
話說文王、子牙辭了黑虎,同兵往西岐來;文王自見斬了崇侯虎的首級,

文王神魂不定,身心不女,鬱鬱不樂。一路上菜飯懶食,睡臥不寧,合眼

朦躘,又見崇侯虎立於面前,驚疑失神。那一日兵至西岐,眾文武迎接文

王入宮。彼時路上有疾;用醫調治,服藥不愈,按下不表。
話說祟黑虎獻兄周營,文王將崇侯虎父子梟首示眾,崇城已屬黑虎,北邊

地方俱不服朝歌。其時有報到朝歌城,文書房微子看本,看到崇侯虎被文

王所誅,崇城盡屬黑虎所佔,微子喜而且憂。喜者喜侯虎罪不容誅,死當

其罪。憂者憂黑虎獨佔崇城,終非良善,西伯擅專征伐,必欲剪商,此事

重大,不得不奏。便抱本來奏紂王。紂王看本怒曰:「侯虎屢建大功,一

旦被叛臣誅戮,情殊痛恨。」傳旨命:「點兵將,先伐西岐,拿曹侯崇黑

虎等,以正不臣之罪。」旁有中大夫李仁,進禮稱臣奏曰:「崇侯虎雖有

大功於陛下,實荼毒於萬民,結大惡於諸侯,人人切齒,個個傷心。今被

西伯殄滅,天下無不謳歌。況大小臣工,無不言陛下寵信讒佞,今為諸侯

又生異端,此言恰中諸侯之口;願陛下將此事徐徐圖之。如若急行,文武

以陛下寵嬖倖,以諸侯為輕,侯虎雖死,如疥癬一般,天下東南,試為重

務,願陛下裁之。」紂王聽罷,沉吟良久,方息其怒。按下紂王不表。且

說文王病勢日日沉重,有如無減,看看危篤。文武問安,非止一日,文王

傳旨:「宣丞相進宮。」子牙入內殿,至龍榻前跪而奏曰:「老臣姜尚奉

旨入內殿,問候大王貴體安否?」文王曰:「孤今召卿入內,並無別論:

孤居西北,坐鎮一方,統二百鎮諸侯元首,感蒙聖恩不淺。方今雖則亂離,

況且還有君臣名分,未至乖戾。孤伐侯虎,雖得勝而歸,心內實有未安。

今明君在上,不奏天子而自行誅戮,是自專也。況孤與侯虎一般爵位,孤

竟專殺,大罪也。自殺侯虎之後,孤每夜聞悲泣之聲,合目則立於榻前,

吾思不能久立於陽世矣。今日請卿入內,孤有一言,切不可忘。倘吾死之

後,縱君惡貫盈,切不可聽諸侯之唆,以臣伐君。丞相若違背孤言,冥中

不好相見。」道罷流淚滿面。子牙跪而啟口:「臣荷豪恩寵,身居相位,

敢不受命?若負君言,即係不忠。」君臣正論間,忽殿下姬發進宮問安。

文王見姬發至,便言曰:「我兒此來,正遂孤願。」姬發行禮畢,文王曰:

「我死之後,吾兒年幼,恐妄聽他人之言,肆行征伐,縱天子不德,亦不

得造次妄為,以成臣弒君之名。你過來拜子牙為尚父,早晚聽其指令,聽

丞相即如聽孤也。可請丞相坐而拜之。」姬發請子牙轉上,即拜為尚父。

子牙叩首榻前泣曰:「臣受大王重恩,雖肝腦塗地,粉骨捐軀,不足以酬

國恩之萬一。大王切莫以臣為慮,當宜保重龍體,不日自愈矣。」文王謂

子發曰:「商雖無道,吾乃臣子,必當恪守其職,毋得僭越,遺譏後世。

睦愛兄弟,憫恤萬民,吾死亦不為恨。」又曰:「見善不怠,時至勿疑,

去非勿處。此三者,乃修身之道,治國安民之大略也。」姬發再拜受命,

文王曰:「孤蒙紂王不世之恩,臣再不能演八卦羑里化民也。」言罷遂薨。

亡年九十七成。後諡為周文王,時商紂王二十年之仲冬也。贊美文王德,

巍然甲眾侯;際遇昏君時,小心翼翼求。商都三進諫,羑里七年囚;卦發

先天秘,易傳起後周。飛熊來人夢,丹鳳出鳴州;仁風光后稷,德業繼公

劉。終守人臣節,不逞伐商謀;萬古岐山下,難為西伯儔。
話說西伯文王薨,於白虎殿停喪,百官共議嗣位。太公望率群臣奉姬發嗣

立為周主(後諡為武王)。武王葬父既畢,尊子牙為尚父,其餘百官皆加

一級。同心協力,繼志述事,盡遵先王之政。四方附庸之國,皆行朝貢西

土;二百鎮諸侯,皆率王化。且說汜水關總兵官韓榮,見得邊報文王已死,

姜尚立太子姬發為武王。榮大驚,忙修本差官往朝歌奏事。使命一日進城,

將本下於文書房,時有上大夫姚中見本,與殿下微子共議。姬發自立為武

王,其志不小,意在諸侯,此事不可不菜奏。微子曰:「姚先生!天子諸

侯見當今如此荒淫,進奸退忠,各有無君之心。今姬發自立為武王,不日

有鼐沸山河,擾亂乾坤之事。今就將本面君,昏君決不以此為患,總是無

益。」姚中白:「老殿下言雖如此:各盡臣節。」姚中抱本往摘星樓候旨。

不知凶吉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忠臣孝子死無辜,只為殷商有怪狐;淫亂不羞先薦恥,真誠豈畏後來誅?寧甘萬刃留清白,不愛千嬌學獨夫;史冊不污千載恨,令人屈指淚如珠。
  • 自古權姦止愛錢,搆成機彀害忠賢;不無黃白開生路,也要青蚨入錦纏。成敗不知遺國恨,災亡那問有家庭?孰知反覆原無定,悔卻吳鉤錯誤撚。
  • 話說文王離了朝歌,連夜過了孟津,渡了黃河,過了澠池,前往臨潼關而來不題。且說朝歌城館驛官見文王一夜未歸,心下慌忙,急報費大夫府得知。
  • 話說文王聽散宜生之言,出示張掛西岐各門,驚動軍民人等,都來爭瞧告示。只見上書曰:「西伯文王示諭軍民人等知悉:西岐之境,乃道德之鄉;無兵戈用武之擾,民安物阜,訟簡官清。孤囚苃里羈縻,蒙恩赦宥歸國,因見邇來災異頻仍,水旱失度;及查本土,占驗災祥,竟無壇址。
  • 話說武吉來到溪邊,見子牙獨坐垂楊之下,將漁竿飄浮綠波之上,自己作歌取樂。武吉走至子牙之後,款款叫曰:「姜老爺!」子牙回首,看見武吉,子牙曰:「你是那一日在此的樵夫!」武吉答曰:「正是!」子牙道:「你那一日可曾打死人麼?」
  • 話說韓榮知文王聘請子牙相周,忙修本差官往朝歌;非止一日,進城來差官文書房來下本。那日看本者,乃比干丞相,比干見此本姜尚相周一節,沉吟不語,仰天嘆息曰:「姜尚素有大志,今佐西周其志不小,此本不可不奏。」
  • 話說比干將狐狸皮硝熟,造成一件袍襖,只候嚴冬進袍。此時九月,瞬息光陰,一如彈指,不覺時近仲冬;紂王同妲己宴樂於鹿臺之上。那日只見彤雲密布,凜烈朔風,亂舞梨花,乾坤銀砌;紛紛瑞雪,通滿朝歌。
  • 話說黃元帥見比干如此不言,逕出午門,命:「黃明、周紀隨著老殿下往何處去?」二將領命去訖。且說比干走馬如飛,只聞得風聲之響;約走五七里之遙,只聽得路旁有一婦人,手提筐籃,叫賣無心菜。
  • 話說紂王同文武欣然回至大殿,眾官侍立,天子傳旨:「釋放費仲、尤渾。」彼時微子出班奏:「費、尤二人,乃太師所奏繫獄聽勘者,今太師出兵未遠,即時釋放,似亦不可。」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