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演義(31)聞太師驅兵追襲

陳仲琳
font print 人氣: 64
【字號】    
   標籤: tags:

第三十一回聞太師驅兵追襲
忠良去國運將灰,

水旱頻仍萬姓災;

賢聖太師旋斗柄,

奸讒妖孽喪鹽梅。

三關漫道能留轡,

四徑紛紜唱草萊;

空把追兵迷白日,

彼蒼定數莫相猜。
話說太師驅兵追趕出西門,一路上旗旛招展,鏜鼓齊鳴,喊聲大作不

表。且說黃家子兄弟,過了孟津,渡了黃河行至澠池縣。縣中鎮守主

將張奎。黃飛虎知張奎利害,不敢穿城而走,從城外過了澠池,逕往

臨潼關來。家將徐徐行至白鶯林,只聽得後面喊聲大作,滾滾塵起。

飛虎回頭一看,卻是聞太師的旗號,隨後趕來,飛虎撫鞍嘆曰:「聞

太師兵來,如何抵敵?吾等束手待斃而已。」飛虎見三子天祥年方七

歲,飛虎暗暗嗟嘆:「此子幼稚無知,你得何罪?也逢此難?」家將

來報:「啟千歲!左邊有一枝人馬到來。」飛虎看時,乃青龍關張桂

方人馬。又報:「佳夢關魔家四將,從右邊殺來。」又見正中間臨潼

關總兵官張鳳兵來。黃飛虎見四面人馬俱來,思想不能逃脫,長吁一

聲,氣沖霄漢。
且說青峰山紫陽洞清處道德真君,因神仙犯了殺戒。玉虛正講,待子

牙封過神,方上崑崙,因此閒遊五嶽。一日往臨潼關過,被武成王怒

氣,沖開真人足下祥光;真人撥開雲彩,往下一觀,原來是武成王有

難。貧道不得護救,誰來救濟?真人命黃巾力士:「將吾混元旛遮下,

把黃家父子移到儀淨山中去,待貧道退了朝歌人馬,打發他出關。」

黃巾力士領法旨,用混元旛一罩,將黃家父子盡移往深山去了,蹤跡

全無。
且說聞太師大兵趕至中途,前哨報:「青龍關總兵官張桂芳聽令。」

太師傳將:「令來。」桂芳行至軍前,欠身躬候。太師問曰:「黃飛

虎反出朝歌,必由此關隘,你可曾見否?」桂芳答曰:「末將不曾見。」

太師曰:「速回,謹防關隘,不得遲誤!」桂芳得令去訖。又報:「佳

夢關魔家四將聽令。」太師命:「令來。」四天王步至軍前口稱:「太

師!末將甲冑在身,不能全禮。」太師道:「黃飛虎曾往佳夢關來否?」

四將答曰:「不曾見。」太師傳令:「速回佳夢關守禦,協同捉賊。」

四將得回去訖。又報:「臨潼關守將張鳳聽令。」太師傳命:「令來。」

至騎前行禮,太師曰:「老將軍!叛賊黃飛虎可曾往關上來否?」張

鳳欠身答曰:「不曾見。」聞太師令:「回兵用心防守。」張鳳得令

去訖。
且說太師坐在騎上暗思:「俱道飛虎既出西門,過孟津,為何不見三

處人馬撞來,俱言不曾見?異哉異哉。也罷,待吾將入騎扎住在此,

看他往那裏去?」
且說清虛道德真君在雲裏,看聞太師駐兵不動。真君曰:「若不把聞

仲兵退回去,黃飛虎怎麼出得五關?」真人隨將葫蘆蓋去了,倒出神

砂一捏,望東南上一灑,洗去先天一氣,爐中煉就玄功。少時間聞太

師軍政官來報:「啟太師!武成王領家將,倒殺往朝歌去了。」太師

聞報,傳令:「回兵。」慌忙趕殺,連奔澠池。一路上果見前邊一夥

人簇擁飛走,太師催動三軍,趕過了孟津,按下不表。
且說真君在雲裏,命黃巾力士,把混元旛移到大道,黃家父子見弟,

在馬上如醉方醒,如夢方覺,個個馬上揉眉擦眼。定睛看時,四路人

馬去得影跡無蹤,黃明歎曰:「吉人自有天相。」飛虎忙問,「眾弟

兄!方纔人馬俱不知往那裏去了?乘此時速行,過臨潼關方好。」眾

將聽令」,速策馬前行。來至臨潼關見一枝人馬扎住團營,阻住去路。

黃飛虎令軍輛暫停,正要上前打聽,只聽得砲聲響處,吶喊搖旗,飛

虎坐在五色神牛上,只見總兵張鳳全裝甲冑,八札九吞,怎見得?鳳

翅盔壓黃金重,柳葉甲掛紅袍控;束腰八寶紫金鑲,絨繩雙叩梅花鏡。

打將鍊鞭如豹尾,百煉鎚起寒雲迸;斬將刀舉似秋霜,馬走臨崖常取

勝。大紅旛上樹威名,坐鎮臨潼將張鳳。
話說張鳳聽報黃飛虎領眾已至關前,張鳳上馬,來到軍前大呼曰:「黃

飛虎出來答話!」武成玉飛神牛至營前欠身口稱:「老叔!小姪乃是

難臣,不能全禮。」張鳳曰:「黃飛虎你的父與我一拜之交,你乃紂

王之股肱,況是國戚,為何造反?辱沒祖宗,今汝父任總帥大權,汝

居王位。豈為一婦人而負君德?今日反叛,如鼠投陷阱,無有昇騰,

即老拙聞知,亦慚愧無地,真是可惜。聽我老拙之言,早下坐騎,受

縛解朝歌,百官有本,當殿與你分個清濁,辨其罪戾,庶幾紂王姑念

國戚,將往日功勞。贖今日之罪,保全一家性命。如迷而不悟,悔之

晚矣!」黃飛虎曰:「老叔在上,小姪為人,老叔盡知。紂不荒淫酒

色,聽奸退賢,顛倒朝政,人民思亂久矣!況君欺臣妻,逆禮悖倫,

殺妻滅義,我兵平東海,立大功二百餘場。定天下,安社稜,瀝臢披

肝?治諸侯,練士卒,神勞形瘁,有所不恤。今天下太平,不念功臣,

反行不道,而欲臣下傾心難矣!望老叔開天地之心,發慈悲之德,放

小姪出關,投其明主。久後結草啣環,補報不遲,不識尊叔意下何如?」

張鳳大怒道:「好逆賊!敢出此污衊之言?欺吾老邁。」手起一刀砍

來。黃飛虎將手中鎗架住:「老叔息怒,我與老叔皆是一樣臣子,倘

老叔被屈,必定也投他處,總是一般。從來有言:『君不正,臣投外

國。』理之當然。老叔何苦認真,不行方便?」張鳳大喝曰:「好反

賊焉敢巧舌!」一刀劈來,飛虎大怒,縱騎挺鎗,牛馬相交,刀鎗並

舉。戰三十回合,張鳳力怯,撥馬便走,飛虎逞勢趕來,張鳳聞腦後

鈴響,料飛虎趕來。鳥翅環掛下刀,揭開戰袍,取百煉鎚,紫絨繩理

得停當,發手打來,怎見得好鎚?圓的好,冰盤大,碗口小,神見愁,

鬼見怕,傷人心,碎人腦,斷筋骨,真稀少。
順手輕持百煉鎚,

暗帶隨身人不曉;

大將逢著命難逃,

撞著人亡併馬倒。
話說張鳳回馬一鎚打來,黃飛虎見鎚相迎,用寶劍望上一掠,將繩截

為兩節,收了張鳳百煉鎚。張鳳敗進帥府,黃飛虎也不追趕,命家將

將車輛圍繞營中,就草茵而坐,與眾弟兄商議出關之策。
且說張鳳敗進關,坐在殿,自思:「黃飛虎勇冠三軍,吾老邁安能取

勝?倘然走了,吾又得罪於天子。」叫:「蕭銀在那裏?」蕭銀上殿

見張鳳曰:「末將聽令。」張鳳曰:「黃飛虎力敵萬夫,又收吾百煉

鎚,似不可以力敵。你可黃昏時候,傳長箭手三千,至二更時分,悄

至敵營,聽梆子響,一齊發箭,射死反賊,將首級獻上朝歌請功,方

保無虞。」蕭銀出府,乃自忖曰:「黃將軍昔在都城,我在他麾下,

荷蒙提攜獎薦,陞用將職,未曾以不肖相看。今點臨潼副將,我豈敢

忘恩?忍令恩主一門反遭橫禍,我心安忍?」蕭銀隨改粧束,暗出行

營,黑地潛行,來至黃飛虎營前問曰:「可有人麼?」巡營軍曰:「你

是何人?」蕭銀答曰:「我原是老爺門下蕭銀,特來報機密重情。」

巡營軍急進營報知,飛虎命:「速令進見。」蕭銀黑地參見下拜曰:

「末將乃舊門下蕭銀,蒙老爺點發臨潼關。今日張鳳密令末將二更時,

帶領攢箭手,射死老爺滿門,將首級獻上朝歌請功。末將自思背恩欺

心,有傷天道,故此改粧先來報知。」飛虎聽畢大驚曰:「多感將軍

盛德,不然黃門老少死於非命,實係再生之恩,何時能報。為今之計,

事屬燃眉,將軍何以救我?」蕭銀曰:「大王速上馬,領車輛殺出臨

潼關。末將開關等候,事不宜遲,恐機泄有誤。」飛虎等急忙上騎,

各持兵器,喊聲殺來,勢如猛虎。時方初更,未及二鼓,士卒皆未有

備,蕭銀開了閂鎖,黃家眾將一擁殺出關門去了。
且說張鳳正坐廳上,忽報黃飛虎將兵闖關殺出去了。張鳳厲聲叫苦曰:

「是我用錯了人。蕭銀乃黃飛虎舊將,今日串同黃飛虎,斬關落鎖而

去,情殊可恨。」張鳳急上馬提刀,來趕飛虎,不防蕭銀乘馬隱在關

傍,聽得馬鈴響處,料是張鳳趕來。不期果然張鳳走馬出關門,蕭銀

一戟刺張鳳於馬下。有詩為證:「凜凜英才漢,堂堂忠義隆;只因飛

虎皮,聽令發千弓。知恩行大義,落鎖放雕籠;戟刺張鳳死,輔佐出

臨潼。」
話說蕭銀殺了張鳳,走馬趕來,大叫:「黃老爺慢行!末將蕭銀已刺

死了張鳳,大王前途保重,末將如今將臨潼扎板下了,命兵卒將士壅

塞,恐有追兵趕來;再去了扎板,可以羈遲時候。及至來時,大王去

之已遠,此一別又不知何日再睹尊顏?」飛虎稱謝曰:「今日之恩,

不知甚日能報?」彼此各分路而行。後來蕭銀要會在十絕陣內,此是

後話不表。
且說黃飛虎離有臨潼八十餘里,行至潼關。潼關守將陳桐。有探馬報

到:「黃飛虎同家將至關,札住了行營。」陳桐笑曰:「黃飛虎你指

望成湯王位,坐守千年,一般也有今日。」傳令將人馬排開陣勢,但

阻咽喉。」陳桐全身披掛,結束整齊,打點擒拿飛虎。
且說黃飛虎扎住行營,問,「守關主將何人?」周紀曰:「乃是陳桐。」

黃飛虎半嚮不言,長吁曰:「昔陳桐在我麾下,有律犯吾軍令,該梟

首級,眾將告免。後來准立功贖罪,今調任在此,與吾有隙,必報昔

日之恨,如何處治?」正沉思間,只聽外邊吶喊之聲甚急。飛虎上了

神牛,提鎗至營前,只見陳桐耀武揚威,用戟指曰:「黃將軍請了!

你昔享王爵,今日為何私自出關?吾奉太師將令,久候多時。乞早早

下馬,解送朝歌,免生他說。」飛虎曰:「陳將軍錯矣!盈虛消息,

乃世間常事,昔日你在吾麾下,我一片誠心,待如手足。後汝犯罪,

是你自取,吾亦聽人而免你之罪,立功有贖。我亦不為無恩,今當面

辱我,莫非要報昔日之恨麼?快放馬來,你三合贏得我,便下馬受縛。」

言罷搖鎗直取,陳桐將畫戟相迎,二騎相交,雙兵共舉,一場大戰。

只殺的:四下陰雲慘慘,八方殺氣騰騰;長鎗閃得亮如銀,畫戟旛搖

擺動。鎗挑前心兩脅,戟刺眼角眉叢;咬牙切齒面皮紅,地府天關搖

動。
話說二將撥馬,往來衝突二十回合:陳桐非飛虎敵手,料不能勝,掩

一戟撥馬就走。飛虎怒氣沖天,大喝一聲,誓拿此賊,以泄吾恨,望

前趕來。陳桐聞腦後鸞鈴嚮處,料是飛虎趕來,樹下畫戟,取火龍標

拿在手中。此標乃異人祕授,出手生煙,百發百中,一標打來,飛虎

叫聲:「不好!」躲不及,一標在脅下打來。可憐萬丈神光從此滅,

將軍撞下戰駒來。標發飛煙燄,光華似異珍;逢將穿心過,中馬倒埃

塵。安邦無價寶,治國正乾坤;今日傷飛虎,萬死落沉淪。黃飛虎被

火龍標打下五色神牛,黃明、周紀見主帥落騎,催馬向前大喝曰:「勿

傷吾主,待吾來也!」兩騎馬兩柄斧飛來直取,陳桐將畫戟急架相迎,

飛彪將飛虎救回時,已是死了。二將戰陳桐,恨不能將陳桐碎屍萬段。

陳桐掩一戟就走,二將為飛虎報讎,催馬趕來,陳桐又發標打來,把

周紀一標打落馬下。陳桐勒回馬欲取首級,早被黃明馬到,力戰陳桐。

陳桐見已勝二人,便回軍掌鼓進營去了。
且說飛彪把飛虎屍骸救回,三子見父死大哭。黃明將周紀也停在荒郊

草地,眾家將無不傷感。眾將見死了二人,心下無謀,前無所往,退

無所歸,羊觸藩籬,進退兩離。正在慌亂之間不表。
話說青峰山紫陽洞清虛道德真君,在碧雲床運元神,忽心下一驚,道

人袖裏捏指一算,早知黃飛虎有厄。道人忙命:「白雲童兒!請你師

兄來。」白雲童兒即時請出一位道童,生的身高九尺,面似羊脂,眼

光暴露,虎形暴眼,頭挽抓髻,腰束麻□(左「糸」右「條」)犾,

腳登草履,至雲榻前下拜,口稱:「師父!喚弟子那裏使用?」真君

曰:「你父親有難,你可下山走一道。」黃天化答曰:「師父!弟子

父親是誰?」真君曰:「你父乃武成王黃飛虎是也。今在潼關被火龍

標打死,著你下山,一則救父,二則你父子相逢;久後仕周,共扶王

業。」天化聽罷問曰:「弟子因何到此。」真君曰:「那一年我往崑

崙山來,腳踏祥雲,被你頂上殺氣沖入雲霄,阻我雲路。我看時你纔

二歲,見你相貌清奇,後有大貴,故此帶你上山,今已十三載。你父

親今日有離,該我救他,我故教你前去。」真君先把花籃兒與天化拿

下,又將一口劍付與,吩咐速去救父。天化方欲問故,真君曰:「若

會陳桐,須得如此如此,方可保你父出潼關。不許同往西岐,可速回

來,終有日相會。」天化領師父嚴命,叩頭下山。出了紫陽洞,捏了

一撮土,望空中一撒,駕土遁往潼關來;迅速如風,父子相逢,潼關

大戰。未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話說文王離了朝歌,連夜過了孟津,渡了黃河,過了澠池,前往臨潼關而來不題。且說朝歌城館驛官見文王一夜未歸,心下慌忙,急報費大夫府得知。
  • 話說文王聽散宜生之言,出示張掛西岐各門,驚動軍民人等,都來爭瞧告示。只見上書曰:「西伯文王示諭軍民人等知悉:西岐之境,乃道德之鄉;無兵戈用武之擾,民安物阜,訟簡官清。孤囚苃里羈縻,蒙恩赦宥歸國,因見邇來災異頻仍,水旱失度;及查本土,占驗災祥,竟無壇址。
  • 話說武吉來到溪邊,見子牙獨坐垂楊之下,將漁竿飄浮綠波之上,自己作歌取樂。武吉走至子牙之後,款款叫曰:「姜老爺!」子牙回首,看見武吉,子牙曰:「你是那一日在此的樵夫!」武吉答曰:「正是!」子牙道:「你那一日可曾打死人麼?」
  • 話說韓榮知文王聘請子牙相周,忙修本差官往朝歌;非止一日,進城來差官文書房來下本。那日看本者,乃比干丞相,比干見此本姜尚相周一節,沉吟不語,仰天嘆息曰:「姜尚素有大志,今佐西周其志不小,此本不可不奏。」
  • 話說比干將狐狸皮硝熟,造成一件袍襖,只候嚴冬進袍。此時九月,瞬息光陰,一如彈指,不覺時近仲冬;紂王同妲己宴樂於鹿臺之上。那日只見彤雲密布,凜烈朔風,亂舞梨花,乾坤銀砌;紛紛瑞雪,通滿朝歌。
  • 話說黃元帥見比干如此不言,逕出午門,命:「黃明、周紀隨著老殿下往何處去?」二將領命去訖。且說比干走馬如飛,只聞得風聲之響;約走五七里之遙,只聽得路旁有一婦人,手提筐籃,叫賣無心菜。
  • 話說紂王同文武欣然回至大殿,眾官侍立,天子傳旨:「釋放費仲、尤渾。」彼時微子出班奏:「費、尤二人,乃太師所奏繫獄聽勘者,今太師出兵未遠,即時釋放,似亦不可。」
  • 話說姚中上摘星樓見駕畢,紂王曰:「卿有何奏章?」姚中曰:「西伯姬昌已死,姬發自立為武王,頒行四方諸侯,歸心者甚多,將來為禍不小。臣因見邊報,甚是恐懼,陛下當速興師問罪,以正國法。若怠緩不行,則其中觀望者皆效尤耳。」
  • 話說南宮适離了周營,逕往曹州,一路上曉行夜住,也非一日;來到曹州館驛安歇。次日,至黑虎府裏下書。黑虎正坐,家將稟:「千歲!有西岐差南宮适下書。」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