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子劍:面對中共謊言暴力

──有感於《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中的某些情節

李子劍

【大紀元3月19日訊】近日我讀了一些有關中共前黨魁毛澤東的文章,深感中共如此邪惡、罪不可赦,很大成度上中共的所為同毛幾十年的變態統治有著密不可分的關聯。下面的幾段話源自《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是李志綏先生的親身經歷和真實感受,想必在中國大陸生活過的人有過類似經歷和感受的人一定不在少數。

「我很同情我那些醫生同事。我知道他們沒有做錯事,他們絕對不是反黨分子,但我只能保持沉默,如果我很公開替他們辯論,我也會被歸為反黨分子。」

「走筆至今我仍感到良心不安。一九五二年的「三反運動」中,我大哥、堂哥都受到波及。他們是我的親人,我清楚他們是無辜的,但我不敢站出來為他們辯護。」

「四十年後的今日,我在美國安全的環境下,追憶這些往事,我知道我當年還是會這樣做,我沒有餘地,我那時得保護我的家人,無路可走。如果今天我回了中國,政府要我支持一九八九年血腥的天安門事件,我也必須同意。不管是在過去還是現在,只有一直違背自己的良心,才能在中國生存下去。」

很明顯,李醫生能揭露出中共的真相,他的勇氣是可敬和令人欽佩的,李醫生本人也決非無情無義之人,但在那樣一種恐怖的氛圍裡,他為了保全自己和家人不得不出賣自己良心說一些違心的話,儘管他出賣的比起別人來說很少,儘管他同情那些無辜的受害者,儘管他不願這樣做。

回想起來,中國這片具有幾千年光輝文明歷史的土地上,自從中共奪取了政權並加以統治以來,這樣的不幸發生了多少次,恐怕已經沒人能數的清。從李醫生的文字中我們不難看出他內心的無奈和對這個邪惡政權的屈就。李醫生正是中共多年用暴力打壓、用黨文化灌輸後的可憐的中國民眾中的很普通的一員。我身邊的人談起話來也基本都具有這樣的對中共的恐懼心理,尤其是上了些年紀的、經歷過中共運動的人更是談中共暴政色變。是不是所有的人都被這個邪惡的強權嚇倒了呢?當然不是。當今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法輪大法的修煉者們。而我本人就是一個歷史的見證者。

當時迫害發生時我正在重點大學唸書,對於低收入的雙職工家庭來說供一個大學生是多麼的不易,對於我父母兩邊的整個大家族唯一的這個大學生是多大的份量!

面對中共強權對法輪功的無端誹謗法輪功修煉者們無法迴避的面臨著同一選擇:是選擇良心與正義還是選擇甘作歷史的罪人苟同中共。如果堅持正義良知則面臨失業、挨整、臭名、坐牢,甚至死亡,相反,如果出賣良心對中共稍作合作姿態,則可免除禍患繼續過那原本平靜的生活。

和千千萬信仰真善忍的大法弟子一樣,我選擇了為大法說句公道話。

說來輕鬆,但是你可知道,中共當時想三個月徹底剷除法輪功,它動用了一切可動用的國家資源,開啟了一切可開啟的國家機器開足了來迫害法輪功,在這樣一個環境下,在這樣一個氣氛中,一個人想要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需要多麼大的勇氣!

後來的遭遇就不用我說了,明慧網上的被迫害的故事太多了,那都是我們親身經歷過的。

我的思想中是裝了法輪大法的法理的,這個力量是人所無法估量的洪大,就是這樣的力量,使之前「無堅不摧」的中共的謊言、暴力機器統統玩不轉了。邪惡想戰勝正義永遠都只能是壞人的夢幻。

法輪功學員當時所遭遇的、所承受的來自中共邪黨暴政的壓力和恐怖遠大於李醫生所遭遇的,但是他們卻沒有屈服,在極端瘋狂的邪惡鎮壓面前他們體現的卻是大善大忍的胸懷,他們沒有屈服強權,沒有聽信中共的謊言,沒有採用以惡治惡的暴力手段,沒有捲入權力政治的泥潭。8年來他們分秒不懈的向全世界的民眾訴說著他們所遭受迫害的真相,卻無所求,在被誣陷中還在想著挽救他人免受毒害。

不管出於甚麼原因還無視中共迫害民眾事實的人們,是到了您清醒的時候了,想想下一個直接或間接遭受中共毒手的會不會就是你自己,想想如此驚天動地的歷史大事件的發生怎會與您無關,想想如果不是神的力量怎能做到面對中共殘酷暴行的迫害卻能做到堅持信念不動搖?只要您認真的想一想、找一找,真相既會展現。 @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共產黨謊言概覽
清平:中共解體是大勢所趨
怕伯的信(八):凡是被批判的都是好的
曾金燕:讀《謊言帝國》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川普特赦名單?佩洛西彈劾受挫
【微視頻】拜登首日改川普政策 傳統美國不再?
【新聞大家談】中情局刻意淡化中共干預大選?
【時事縱橫】拜登就職草木皆兵 歐洲民眾抗封鎖
【財商天下】羅斯柴爾德 全球最神祕最富有家族
【拍案驚奇】拜登就職禮三反常 FBI查DC美軍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