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二胡演奏家戚曉春(大紀元)

戚曉春二胡醉倒澳洲觀眾小探

2007年03月24日 | 02:02 AM

【大紀元3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堪培拉報道)被譽為集古典美和詩意於一身的神韻藝術團的二胡演奏家戚曉春,她創作並演奏的二胡曲”緣”自然純淨,時如行雲流水,時而又如奇峰突起,有極強的穿透力和震撼力,在澳洲巡回演出中令觀眾如癡如醉,似乎封塵已久的心靈得到了甘露的淨化,觀眾的感受正如杜甫的詩句:”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難得幾回聞”真實寫照。


青年二胡演奏家戚曉春(大紀元)

《緣》是戚曉春在2005年創作的,分上下兩部,上部曲調平緩低沉,表達生命在迷失中的痛苦、彷徨和無奈;下部則是生命在找到歸宿後的開朗、歡樂和美好,緣表達了作者對人生的感悟和對生命的熱愛。

生命中最珍貴的緣份是跟大法的緣份


在美國華府新唐人華人新年晚會上的演出(大紀元)

當問起緣的創作過程,戚曉春淡淡道來:”緣”創作過程比較簡單,加上自己練習時候就有旋律,靈感來了之後就把它記錄下來。人生當中有各種各樣的緣份,也有很多過不去的關和各種甜酸苦辣,其實也都是跟姻緣和緣份有關係,但是我現在特別是想告訴大家的是,這個生命中最珍貴的緣份其實是跟大法的緣份。

二胡的表達的意境比較接近於人生

當問到二胡是中國的樂器,為何西方的人士能聽懂而且如癡如醉,戚曉春認為音樂本身不存在哪種語言背景的人能聽懂、那種人來欣賞,音樂其實是通的。在音樂當中觀眾們聽懂了他們能聽懂的部分。二胡儘管構造比較簡單,但表達的意境比較深沈、比較接近於人生,也確實比較能體現中國人的苦難。大家在人生當中都有比較不順心的時候,當他們聽到音樂的時候,就會有一個共鳴。

感動觀眾不是她的演技 而是音樂本身的內涵

當問到作為年輕的演奏家,她怎麼能創作這麼美好的的曲目,並在演出中將它得展現得淋漓盡致,戚曉春說:這都源自我修煉法輪功有關,心裡面比較有話說。演奏者對生活的感知越深,內心的體會越豐富,樂曲就越有感染力。我是一個藝術家也是二胡演奏家,我就想通過自己的琴聲來說話。小時候打下的基礎,技巧對我來說不是問題,而且旋律也是我自己寫的,也是我心裡最想表達的東西,感動觀眾的並不是我的演技,而是音樂本身的內涵。

她還表示這次神韻藝術團的每個節目都是有她的力量和內涵,缺了哪一個部分都會覺得不完美。她希望澳洲的觀眾都來看他們的演出,從中受益。

最後問起她對澳洲的印象,戚曉春表示很喜歡澳洲,她說澳洲的氣候很好,環境也很乾淨,澳洲的水質很軟,因此她的頭髮這些天也變得很軟。

戚曉春小傳

戚曉春畢業於上海音樂學院,六歲學藝,無論春夏秋冬、嚴寒酷暑,每天她爸爸下了班,就帶著她到外面的馬路邊或附近的小公園裡練琴,就這樣練就了一身過硬的”童子功”,使得日後的她能技法純熟得心應手演繹音樂的內涵。曾在1991年第十四屆”上海之春”國際二胡比賽中獲表演獎。近年來常在北美各地,如紐約、華盛頓、休斯頓、佛州、多倫多等城市受邀表演。2003年9月在Treasures of China 演出中曾和好萊塢交響樂團合作電影《The Joy Luck Club》的插曲,受到觀眾熱烈好評。
(http://www.dajiy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