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中國中央芭蕾舞團,專業舞蹈演員李金曼(攝影:李佳/大紀元)

看中西藝術不同 欣賞中國古典舞

2007年03月24日 | 20:11 PM

【大紀元3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李佳多倫多報導)由新唐人電視台舉辦的首屆「全球中國舞舞蹈大賽」即將在5月20-27日在紐約召開。如全球「中文熱」一樣,這一活動也引發世人對中華文化中的中國古典舞蹈的關注。

前中國中央芭蕾舞團,專業舞蹈演員李金曼女士就中西方藝術風格、民族文化審美的不同特點,講述了她對中國舞的理解和如何欣賞中國舞蹈。

1967年李金曼年畢業於北京舞蹈學院,在中央芭蕾舞團擔任專業芭蕾舞舞蹈演員30多年,後移居海外。近年來一直活躍在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的藝術指導及籌備工作中。2007年的晚會裡由她編導的藏族舞蹈「雪山 白蓮」以其優雅、奔放熱情地韻律,在北美、歐洲、澳洲及亞洲的巡迴演出中獲得了眾多觀眾的喜愛。

李金曼以東、西方兩種不同藝術風格、文化為背景,從建築及繪畫藝術的角度,延伸談到了以芭蕾為代表的西方舞蹈和中國舞蹈的特點。

她說,藝術風格、審美的不同源於民族文化的不同,中國文化特點不在於人的表面而著重內涵、神韻和道德,講究文化的融合、並存與天人一體性, 而西方的藝術強調人表面的文化,著重物、實證科學和宗教,突出技能上的高超和把握。

西方藝術風格

李金曼舉例:傳統西方建築以石塊為主,石頭使建築有雕刻化的特徵,著眼於兩度的平面與三度的形體,給人以冰冷、筆直、大氣和嚴肅的感受。西方的繪畫則注重表面技法上對結構、透視、明暗的準確,力求逼真的效果。

回到舞蹈上來看,芭蕾舞對技巧的訓練是非常嚴格的,有完善的一套體系,身體每塊肌肉都要練到。動作有限,多用於四肢,線條非常清晰、垂直,按照力學、解剖學體現訓練,動作固定化,但非常嚴謹。芭蕾不講韻味,基本動作到位即可。內容上以傳統劇目為主很難創新。

東方藝術風格

李金曼介紹,東方傳統建築以木頭為構架。木製建造很重視人在建築環境中的步移景異、小橋流水、亭台樓閣,曲折迂迴、柳暗花明又一村等等這些對意的表現。如中國畫也一樣著重意境和內涵的表現,給人以想像的空間。比如齊白石畫蝦時,運用留白的技法,並沒有畫水,但人們能感受蝦在水中游。

李金曼說,韻味是中國舞蹈特色,體現在舞蹈中手勢、腰部、上身的豐富表現、講究手、眼、身法、碎步圓場、細膩、跳舞很迂迴,欲左先右,不像芭蕾舞就是很直接了當的感覺。

在今年的晚會裡,中國東北舞蹈「彩虹」,當舞蹈演員舞動綵帶時,就像中國畫裡的線條藝術,像書法的筆觸讓你感覺流暢,靈活漂亮。你可以想像她是花,是流水、雲朵、彩虹……,各種彩綢的美麗造型讓你不斷琢磨和想像。

還有舞蹈「草原牧歌」,舞台上並沒有馬,但是通過演員一招一式,一連串維妙維肖的舞蹈動作,你就能意會蒙古少年們在草原上揚鞭、駕馬、奔馳,暢飲美酒的歡快場面。這和中國繪畫留白的手法是同出一轍的。

中國舞的精、氣、神

李金曼介紹,中國舞也稱中國古典舞,一直流於民間,人們從壁畫、文字、出土的藝術陶器上獲得靈感,並沒有系統的教學和理論,50年代後有了正式的中國舞教學,加進了、戲曲、武術、太極、毯子功等動作,舞蹈中有了跳、轉、翻騰、飛躍,使其更加豐富多彩 。

中國舞的特點就是身法:舞蹈動作和姿態,身韻:表現舞蹈內涵和韻味。李金曼理解,身韻是中國舞的精華,她體現在精、氣、神中。

精:表現舞蹈演員的精神面貌:面目的表情喜、怒、哀、樂、眼神的投射、內心情感的傳遞,表現節目內涵的力度和深度,如京劇中的亮相。

氣:中國舞講究呼吸,表現一種內力,內在的氣如何用的自如流暢,行雲流水,一氣呵成。例如舞蹈「花仙」,當演員表現蓮花從花骨朵慢慢綻開到完全開放的過程就是運用了運氣中的「提」、「沉」。而在芭蕾不講運用呼吸,最多只是要求放鬆。

神:韻味是意境的表現。身法是舞蹈的外形,身韻是舞蹈的靈魂。演員能否將舞蹈內涵表達到位是韻味的關鍵。這不僅要求動作到位,對作品理解和感覺到位,能控制舞蹈動作之間的圓、順連接,運用自如也很關鍵。

欣賞舞蹈要看編導和演員想表達什麼,傳遞什麼樣的信息,是歡樂是憂傷、是懲惡是揚善、是忠是孝,是敬天敬地、是表現女子的柔美還是男子的陽剛,是訴說歷史還是展現未來等等,這都是神的一部分。

李金曼說,中國5千年歷史,大千世界所要表達的題材太多了,而中國舞的包容性使她可以表現不同的人物特徵,不同民族風俗與文化和不同的社會階層。

她說:「高品質的舞蹈節目絕不是純粹娛樂性的,人們對美的正確感受應該和人的道德基準是息息相關的,藝術家不可迎合世風日下的潮流。真正表現光明、表現正、純善純美的舞蹈內涵是我們的責任。」

李金曼最後表示,新唐人晚會之所以幾年裡能在全球獲得如此大的成功和震撼,也是基於他們堅持了5千年華夏神傳文化的正統性。這次的舞蹈大賽也將推動全球中華文化熱的大潮。◇(http://www.dajiyuan.com)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