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英社南樂演出 鹿港文化祭再掀高潮

資深百年館閣-鹿港聚英社在鹿港龍山寺演出傳統南管古樂。(記者林滿促攝影/大紀元)

  人氣: 9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3月25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庭卉彰化報導) 彰化縣文化局25日邀請資深百年館閣-鹿港聚英社至鹿港龍山寺演出傳統南管古樂,為「鹿港文化祭」活動再掀一波高潮。縣長卓伯源表示,鹿港文化祭以猶如開放式博物館的鹿港古鎮為舞台,安排精采多元的展演活動,是文化觀光旅遊最佳選擇地點。

由彰化縣政府主辦的「鹿港文化祭」,自2月10日至4月29日止,於鹿港古鎮舉辦一系列的傳統地方民俗文化活動,踩街、傳統戲曲欣賞、尋訪藝術家、春節廟會活動等,讓民眾遊古街的同時,也聽聽老音樂,度過一個優雅的假日時光。

「聚英社」平常閒居拍管練習的場所為鹿港龍山寺廂房,每週日固定於古色古香的一級古蹟建築中演奏古老的南管樂曲,近年來聚英社每年春、秋二季仍維持舉行郎君祭典的傳統。

民國75年(1986)「聚英社」曾獲頒傳統音樂及說唱類之團體「薪傳獎」。並在國立傳統藝術中心支持之下辦理薪傳研習,廣邀中部及其他社團來參加,不但為南管音樂延續了豐富的生命力,也為南樂的生命注入了不少的新血。

南管老師郭中雄表示,樂器彼此要能和諧,靠的當然是執掌樂器的樂手。南管追求的「和」不只是「樂和」還有「人和」。

郭中雄說,南管承繼了華夏正音,保留了很多漢唐語言,南管不僅可稱為戲曲的活化石,也可說是語言的活化石。「字少調緩,流利、婉轉中又帶柔媚」,這是一般人給南管的評價。



「聚英社」創社於清道光年間,由晉江施抽舍先生創館於鹿港鎮五福街(今中山路),其後原屬於歌管社團「逍遙軒」,與鹿港樂師施羊先生先後加入「聚英社」,並主持館務,負責教習其他逍遙軒之舊絃友,並歡迎其他南樂的同好菁英加入,而成為「聚老聯青賡雅韻,英詞麗曲譜界平」之南樂館社了。

鹿港鎮2006年獲選為台灣「微笑之鄉」榜首,以最友善、最具品味和最具特色三大指標奪冠,是台灣319個鄉鎮中,最具傳統文化之美的城鎮。◇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紀元2月9日訊】(據中廣新聞報導)彰化鹿港小鎮,不僅擁有許多古蹟、美食,還保存即將失傳的南北管戲曲與館閣,縣府文化局為了重振這些民俗雅樂的雄風,將從本週末開始,推出長達三個月的「微笑鹿港文化祭」活動,讓遊客感受喜氣洋洋的新春氣息。
  • 「鹿港文化祭微笑在鹿港」活動今天上午舉行開幕式,首先進行的就是踩街大匯演,鹿港地區的醒獅團、民俗陣頭以及啦啦隊、三輪車等,從鹿港天后宮出發,一邊遊行一邊表演,讓原本人聲鼎沸的鹿港老街顯得更熱鬧。
  • 正當中共肺炎(武漢肺炎)肆虐全球之際,意大利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博切利(Andrea Bocelli)在復活節(4月12日)當天進行獨唱表演,為世界各地的人們傳遞愛、療癒與希望的訊息。
  • 在古代中國,上至天子,下至平民,敬天信神、遵行道德仁義、相信因果報應、知曉禮儀廉恥,是整個社會的共識。然而,自共產黨掌握政權後,通過暴力破壞、批判、輿論誤導,不斷毀壞著五千年傳承未斷的傳統精神文明及物質遺產。時至今日,復興傳統文化已經成為中華民族存續的關鍵,也是中國人刻不容緩、義不容辭的使命。然而,誰又能承擔起這歷史賦予的使命呢?
  • 天上的一盤棋,相當於人間的一個世紀。神仙的一生,相當於人間無數次滄海桑田的變換。「爛柯」、「滄海桑田」、「天上方一日,地上已千年」。這些深入人心的傳說,成為含義深奧的詞彙與俗語,帶著不可抹滅的對美好天界的嚮往,銘刻在中國人的心底。
  • 現實中的人能夠進入畫中嗎?有人將這出舞劇歸類於奇幻故事而付之一笑,不與深究。其實,現代物理學發現,我們看到的所有物體是由分子和原子組成,而原子是由原子核與圍繞原子核的電子組成,原子核是由質子和中子組成,質子和中子則是由更小的粒子——誇克組成。量子力學是一門致力於研究微觀粒子的性質和運動方式的學科。然而,20世紀最傑出的物理學家之一的費曼卻說:「我可以說幾乎沒有人能瞭解量子力學。」
  • 元順帝時期製作了讚美佛的樂舞《十六天魔舞》,舞蹈主要講的是十六位天魔以菩薩的容貌出現,迷惑世人,後來被佛陀降伏的故事。
  • 顧名思義,「鼓」舞的舞蹈動作應當是圍繞著「鼓」展開的。而作為打擊樂器的「鼓」起源很早。傳說遠古時有伊耆氏用土製的鼓,鼓槌是用草紮成的。又傳說夏后氏有一種鼓是有足的。而殷墟出土的甲骨文中已有「鼓」字、「鞀」字,此外還有一面木腔蟒皮鼓,表明遠在三千多年前的商代已經有此樂器。
  • 古代的天竺指的就是今天的印度,唐時將從那裡傳來的樂舞稱為《天竺樂》。《天竺樂》舞大概在公元350年左右傳入中原。
  • 唐朝文宗時,下詔讓太常卿馮定製作《雲韶法曲》。《新唐書·禮樂志》亦記載,這個舞蹈由三百人表演,有宮廷宴席時才表演。唐《樂府雜錄》記載,「樂分堂上、堂下。登歌四人,在堂下坐」,除了表演的三百人外,還有五個穿著繡花的衣服的舞童,各自手執著金蓮花在前面導引,意即「執金蓮花如仙家行道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