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韻藝術團墨爾本麗晶劇院的第三場演出,再次傾倒逾2000位觀眾 (陳明攝影/大紀元)

神韻藝術 人文都市的洗禮

2007年03月26日 | 11:40 AM

【大紀元3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蕭勤墨爾本特稿)3月23、24日,神韻藝術團在墨爾本兩天三場的演出落下了帷幕,在人聲鼎沸的第12屆世界游泳競標賽和世界一級方程式大賽正激烈進行中,在城中大大小小多姿多彩的娛樂活動中,三場演出共有超過5000名有著不同族裔文化背景的中西人士選擇了走入墨爾本最「古老」的麗晶大劇院,欣賞這一台來自北美的代表純粹中國傳統文化的演出。

然而對於5000多位觀眾當中的許多人來說,這兩個半小時的演出是始料不及的,是顛覆性的,也許甚至將影響到他們今後要走的路。幾乎沒有人覺得,她會是曇花一現。

在對觀眾的大量採訪中,我們看到,對於這樣一個演出,人們對她的反響是縱向多層面的,從表面到微觀。有的人驚嘆於演出形式的華麗純美,有的人認同她所表達的價值理念,有的人在觀望在猜測,有的人真的溶入到了演出當中,無名感動一個演出,能激起這樣豐富多級的反響,這種現象是奇異罕見的。

採訪中,聽到最多的一個詞就是「真沒想到」,晚會整體的形式美征服了幾乎是每一位被採訪者的心。墨爾本人從來不缺乏對藝術的鑒賞力,也從來不吝嗇溢美之詞。

從壯美典雅的舞臺布景,全場和諧的配色、鮮艷透亮的服飾,悅耳上口民風淳淳的韻律,極盡中西樂器之所長的配樂溢彩流光,紮實的舞蹈功底,富於構圖之美的編排,唱功一流的歌唱家,精采幽默的主持人中英文串場,甚至是精準不欺的字幕翻譯這些幾乎被所有的被採訪者提到。

再往深一層去,是多數的華人高度認同以及不少嚮往中國文化的人們對純正中國文化的全新理解。地產開發商RICHARD WONG說:「這是我一生中看過的最好的演出,今晚我們感到非常、非常地自豪。」同樣是華人地產開發商的何宏道夫婦說:「晚會把中國最好的東西都帶來了,她體現了中國人所推崇的忠孝節義,我最喜歡的就是《精忠報國》。」

原大陸媒體人鄭先生說:「晚會真實刻畫了歷史人物,如岳飛、花木蘭,歷史是不容被歪曲的。」古箏表演藝術家雷紅女士在觀看演出後認為,整台晚會旨是在弘揚中華民族古老的神傳文化,純善純美,深入人心,她說,中華民族悠久的歷史和傳統文化被中共邪黨破壞殆盡,時下只有身在海外的華人才有機會通過神韻藝術團的表演、瞭解自己的文化。隨著神韻藝術團風靡全球的演出,希望中國人能找回自己的根,讓真正的傳統文化回歸。

在澳洲長大的帝汶華人Henry Jom看完演出後恍然大悟:「我今天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中國文化。原來我以為唐人街的美食、舞龍舞獅就是中國文化了,今天才知道原來她有那麼深的內涵。」希臘裔的白馬市市長John Koutrs說:「晚會充滿古典韻味。我看到中國傳統文化與希臘文化中有很多相似之處,比如她的價值取向,她的家庭觀念。」

卡迪納郡市長Kate Lempriere 看完演出後,感到中國的文化很不一般,並且「讓我覺得以前做過中國人。」澳土著電台節目製作人表示,很認同這台晚會,她發現中國文化有和土著文化很相似的地方,比如:對大地的讚美,崇尚人與自然和諧,對神的敬仰等。

有人說,所謂的人文精神其實更確切地說是一種人格上的高度獨立,墨爾本的觀眾對於晚會中涉及的法輪功的節目,給予了高度的關注和直言不諱的正面評價。

前中國警官郝鳳軍表示,楊建生的歌聲讓他非常感動,他說:「我知道有些西方人士也很喜歡楊建生的歌,可是沒有在中國大陸那個地方待過,你就不會有那麼深沉的體會。我在國內時,看到過很多關於法輪功學員到天安門廣場去的內部資料,有的人真的是『再也沒有回來過』,法輪功學員他們付出了太多太多,而天安門廣場也見證了太多太多。」

從北京移民到墨爾本已8年的王女士一家四口人,在觀看完演出後,仍流連在麗晶劇院入口大門處,回味著演出的盛況。王女士說:「我們震驚於法輪功在受迫害中,仍無私無怨的對全世界講真相,並為廣大民眾奉獻上如此盡善盡美的高水準演出,真是太了不起了。」

中國留學生齊心說:「我深感晚會的全體工作人員很齊心,為了這麼一台晚會他們付出了很多很多,第二是我聽説演員多是法輪功學員,這些大法弟子他們是那麼多才多藝。」

《自由神的眼淚》書作者齊家貞女士認為,「神韻藝術團的演出從報幕到每一個演員,到舞臺設計,到背後的背景,可以說是非常的專業,表現了一種能力,一種意志,再是一種信仰,我從頭到尾都非常的感動。」

前聯邦議員Andrew Theophous說,晚會傳遞出一個重要的資訊,那就是信仰自由。通過這場美妙的演出,我深感震撼的是這些中國人對信仰的堅定信念,以及他們可貴的精神價值。這個世界上最大國家的政府不能不尊重他的人民的信仰,「我會為此而奔走。」而麗晶劇院的財務工作人員,澳洲長大的馬來西亞華人DESMOND CHEAH,更直截了當的表示:「整台晚會中我最喜歡的就是關於法輪功的節目。我在墨爾本,經常看到法輪功學員的遊行集會,講述迫害真相我覺得他們是很特別的一群人。」

神韻藝術團的演出似乎還有一種很奇妙的功效,墨爾本大學學生小珊主動向記者提及,自己在入場前一直感到喉嚨刺痛,連口水都吞不下去,可是半場演出看下來,她驚異地發現,喉嚨的不適竟消失得無影無蹤。還有一位演出前一天才做完胸背部切除癌細胞手術的米樂先生,在他堅持在3月23日看完首場演出後,一直也沒有需要吃止痛藥的感覺,當晚整夜睡眠很好,好像不曾做過手術,一切都是那麼祥和順暢,他深感自己幸運,還相信能觀看到演出的人一定都是幸運兒。

在大多數人還在欣賞神韻藝術所帶來的形式美,為節目中法輪功學員所體現出來的真誠善良堅韌而感動的時候,有一部份觀眾卻已悄然「入戲」,把小舞臺放大到天地之間,把自己融進了節目中去。民主黨領袖Lyn Allison感覺到「晚會中似乎有一種非常強烈的資訊要告訴人們。」

身為旅行社經理的越南華人林瑞芬,當聽到姜敏演唱的第一首歌《為何拒絕》的時候,眼淚就流出來了,觀看演出的過程中淚水就再也沒有停過。她說看著看著覺得把自己看到了節目中去,完全融入了那個境界,內心充滿無名的感動。大陸移民SUE和賈文立先生,以及不少西人觀眾也都有同樣的經歷。

這台晚會到底要告訴人們什麼呢?從第一幕千佛下世萬祖臨凡,大明宮前盛世開,到岳飛精忠報國,木蘭代父從軍,到法輪功學員圓滿歸位,到最後回到大明宮前的神鼓隆隆,這台晚會留給墨爾本人的思索實在是太多太多。事實上,演出結束後,有的觀眾已經開始在找真相。

沒有人能確切估計,神韻藝術給這座富於人文精神的城市帶來了怎樣的靈性滋潤,但3月23、24日這兩天,墨爾本久旱的大地迎來了一年多以來最慷慨的一場豪雨。(http://www.dajiy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