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花與花的故事】惟遠惟繁始足看的—-李花(上)

陳運造

人氣: 23
【字號】    
   標籤: tags:

桃花和李花,自古以來經常是被雙提並論的。譬如《詩經》裏所載:「何彼儂矣,華如桃李」。意思就是說:彼此的條件都很好,與桃花、李花般的相稱和諧,儘可放心的結合吧!同時,一直到今天,我們仍然用「桃李滿天下」來形容老師們的成就;也用「投我以桃,報之以李」來比喻彼此間的互相尊重。可見過去在我們中國人的心目中,桃花和李花大致是居於平等地位的。

然而,經過長時間不斷演變的結果,這種均衡關係,近代似乎有了改變。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使得人們逐漸寵愛桃花,而把李花給冷落了。叫李花的倩影不但在各地庭園裹消失,甚至連自認雅士的文人和畫家們,也極少寫她晝她!

其實,和其他花卉比較起來,李花亦有許多獨到之處。古時侯有一批愛好李花的雅士們,就曾經分析比較點出李花的優點有:香、雅、細、淡、潔、密、宜月夜、宜綠鬢和宜白酒等達九項之多哩!

李花的香,並不濃烈、也不撲鼻,而是好像有、又好像沒有的淡淡清香。李花的雅,也是平易近人的雅,而不是孤寂的高雅。李花的細,不是嬌小,也不是細碎,而是細中有緻的細。李花的潔,不像梨花般使人有悽愴感的素;也不像梅花般的白,令人感到十分的嚴肅;而只像是普通的白紙般,可以任人題繪;不是皎潔,也不是高潔,只是家常的潔。而其淡,也是一種真正的平淡。梅花以疏為貴,李花卻偏以密勝。梅花如果長得密集,便不夠撫媚;李花如果長得稀疏,看起來也會使人產生淒楚和憔悴的感覺。在如此平易近人而又超脫塵俗的李花下,如果能和溫柔撫媚的少女,對著月光,小酌白酒,傾心交談,那真是人生至高的享受啊!所以說李花「宜月夜、宜綠鬢、宜白酒」,既入俗又脫俗。

在我國歷史上,堪稱李花知己的,當推唐朝的韓愈和宋朝的楊萬里兩位大文豪。

韓愈除了創作不少詠李詩如:「江陵城西二月尾,花不見桃惟見李;風揉雨練雪羞此,波濤翻空杳無淡;君知此處花何似,白花倒燭天夜明……」和「當春天地爭奢華,洛陽園苑尤紛絮;誰將平地萬堆雪,剪刻作此連天花,日光赤色照未好,明月暫入都交加,…‥」等,把李花盛開的情景,描寫得淋漓盡致以外,並且曾經在李樹下為李花「泫然為汝下雨淚」呢!真是十足的李癡。


(網路圖片)

(維基百科)

至於楊萬里之所以愛上李花,可能是受到韓愈的影響。因為根據古書上的記載,當他讀到韓愈「江陵城西二月尾,花不見桃惟見李」的詩句時,起先並不懂什麼意思,直到一天自己登高遠望,看見隔江的桃花皆暗,而李花獨明以後,才猛然理解到:「近紅暮看失臙脂,遠白宵明色更奇,不見桃花惟見李,一生不曉退之詩」 (註:退之是韓愈的字號),從此對李花倍加喜好,不僅提出欣賞李花的獨特見解說:「李花宜遠又宜繁,惟遠惟繁始足看,莫學紅梅作疏影,家風各自一般般」,而且更進一步的把感情託寄在李花當中說是:「山莊又報李花儂,火急來看細雨中,除卻斷腸千村雪,別無春恨訴東風」。

完成於明朝末年的花卉專書──《花史》,曾經提到一個姓劉名叫公幹的人,也是桃和李的花迷。他在住宅四周種了許多的桃和李樹,愛護有加。有一年,當桃、李花盛開,紅白相映燦爛如錦的時侯,園子裏來了幾個頑童逗留很久才離去,公幹知道以後,就責問佣人說:「他們來摘花是不是?」僕人回答:「沒有,只是前來欣賞而已」,才放心地說:「還好!還好!他們沒有折損我心愛的花,也沒有掃老夫的酒興!」於是,在花下痛飲一場。天下竟有這麼一個愛護李花的人,李花若有知,怎能不感激涕零?

另外,在《神仙傳》裏記載說:老子的母親,在李樹下生下老子時,不但老子馬上會說話,而且還指著李樹說是他的姓。我不知道,現在姓李的,是不是都以老子為始祖?@*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7-04-18 12: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