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風:高貴的靈魂

華風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4月12日訊】4月6日下午,隔絕了八個月的高智晟律師的聲音,從網路上傳出,他一家被切斷了對外通訊,遭到嚴密軟禁的困境,令人憤慨。不久之後,高律師又沒有了音信,向國際社會公佈電話錄音的胡佳,也再次被軟禁。然而,昇起的自由魂何以滅絕,暗夜寒風中,不消失的是高智晟的深刻反思和錚錚話語:「我瞭解到血腥和殘酷程度,超過了人心兇狠的最深限度。我天真地認為,這些可怕的存在,是依法治國的大敵,我一度的致信國家領導人,正如你們所看到的那樣,那孤單的聲音最終未能解決更未能阻止血腥罪惡的蔓延,我成了一個未被欺騙者,全家的災難也由此開始,且迄今看不到結果。對於我的過去我絕不否定,我也絕不同意他人否定。」……

是的,未被欺騙者,
你的声音正氣凜然,
你的鐵骨頂天立地,
你站在烈燄灼灼的芒尖上,
良知站在你痛苦的拷问裡。

生命和尊嚴,
誠實與真理,
豈能被鐐銬扭曲,
對真相緘默,
對殘暴低頭,
豈是英雄的本性。

遍地孤單吹起悲壯的合奏,
萬千河流向大海奔騰匯聚。
你可知道,
这是一片注定腰斬赤龍的土地,
天安門廣場,
夜夜有甦醒的馬蹄,
踏過城樓血旗。

是的,這是一片腰斬赤龍的土地,
當退黨大潮在黑夜裡決堤,
當高貴的靈魂在世界屹立,
祖國,
你不能說你山河無依,
你不能說你苦難無期。

2007/4/11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自由亞洲電台記者丁小採訪報導)人權律師高智晟上週五通過胡佳打破多個月來的沉默,講述一家人的困境後,引起各界極大反響,也令當局加強了戒備,胡佳因此再次受到軟禁。然而民間繼續用各種方法聲援高智晟,有志願者進一步轉達高智晟近況,還拍了他的近照。

  • 【大紀元4月11日報導】(中央社記者周慧盈台北十一日電)中國人權工作者胡佳今天說,官方要求北京維權律師高智晟不得與中國維權人士、境外媒體與國際社會接觸,否則他的妻兒曾經遭遇的跟監與暴力對待可能再次發生。
  • 中共政權 從關閉高律師事務所,非法跟蹤、騷擾、逮捕、折磨、判刑高律師,從頭至今整個過程都是違法的。高律師於去年
    12月被中共 政權 非法判刑之後,一人判刑,三人陪刑,一家四口關押在一間小房,成了與世隔絕的牢房。高智晟妻子和小孩被當作人質和囚犯。這是高智晟一家四口人目前生活的狀況。
  • 【大紀元4月11日訊】 胡佳在接受BBC中文網採訪時透露,警方明確告訴他這次軟禁他是為了阻止他與外國使館人員商討維權律師高智晟的案件。胡佳上一次被當局軟禁長達214天,至今年2月16日結束。
  • 隔著半個多世紀的時光,常德公寓張愛玲的陽台上,從這個角度看出去的上海靜安,時間依然是張愛玲的,這裡的氣場,仍然是張愛玲的敘事地域——所有的離去都不會再回頭,所有的告別都不會再重逢。
  • 又一個好友父親病況告急,真可以理解她此時憂愁不知所措的情緒。沒想到我居然在這麼短的兩個多月間已經有經驗可以鼓勵别人了。
  • 波洞河,盛產多種魚,諸如油魚、白條、紅燒、鯰鬍子、角角魚、麻勾、色花、鱉〔團魚〕、巴岩江、庵菜頭、鱖魚〔母豬殼〕……
  • 我的家鄉波洞橋,門前那條河,自然就叫「波洞河」。河床平緩,河水流速也不急。人們習慣上把兩條河水交匯的地方,叫做「兩岔河」。波洞橋這條河,有兩個有名的「兩岔河」。其一是在「舞陽湖」水壩處。一條,由上塘河流經此處匯入;另一條,由波洞河匯入。波洞橋河的上游,在甕安地界,有個小地名叫「白沙井」。在「白沙井」坡腳處,又分兩岔,其一是「朱家山」河,另一條是「攔水—樟溝」河,都在這裡匯合。
  • 戴著斗笠,頸肩繫著一條棉織的毛巾,雙手套著一對黑色的手袖,在每日尋常的上班途徑,他也只是路邊常見的一幅風景而已。
  • 接近中午了還下著小雨,天色陰暗,我擠在騎樓下排隊購買飲料的人龍裡,只能望見遠處街道上的車水馬龍,鼎沸人聲都聽不見了。
評論